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首长 > 第八百六十五章 当场停职

正文 第八百六十五章 当场停职

书名:首长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罗闻喜真希望王跃伟一直都不知道自己的名字,虽然在官场中很多人都希望领导能记住自己的名字,甚至为此做一些与众不同的事情来博得领导的眼球,在领导心中留下一下印象,不管怎么说,领导对你有了一定的印象,你以后才可能被领导想起,才有可能在有合适的机会的时候得到进一步的重用。¤↗顶¤↗点¤↗小¤↗说,w∧ww.23w↖x.c≥om

    可是今天显然不是一个好机会,今天被领导记住,可不是以后能得到提拔的机会,恰恰相反的是,今天这样的状况被领导记住,很可能就是自己这个名字已经被列入黑名单了,不要说以后还能进步,甚至可能逮住机会就被清算,轻则是在权力部门的彻底边缘化,重则就不知道是什么后果了,停职查办也不是没有可能,要是领导真记恨上自己了,这年头上面有人真心想办你 ,又有几个人真正经得起查的,谁屁股底下没有几坨屎,更何况他罗闻喜也不是多么廉洁奉公严于律已的人。可是王跃伟已经开口问了,他也不敢不回答:“我、我是罗闻喜!”

    “是你负责这个项目方案的初审工作?”王跃伟问道,他的声音不大,语气也很平淡,听不出有什么怒气,可是听在罗闻喜的耳朵里,却好像打雷一样,真是好的不灵坏的灵,自己最担心的事情要发生了。

    “是、是我负责的!”罗闻喜哆嗦着回答,一边心中急速的盘算,难道真的说是这个包飞扬与王省长有什么关系,这是王省长要关照的项目吗,可是在这之前上面也没派人给自己打过招呼啊,要真跌到这,自己可是太冤了。早知道是王省长想要关照的项目,说什么自己也不敢有这个胆儿故意和对方为难啊,自己在交通系统工作却跟分管交通的副省长作对,这不是拿自己往枪口上撞吗。

    “按照规定,下面的项目方案提交上来,最多一个月内要完成初审。这个方案是什么时候报上来的,现在程序进行到哪一步了?”王跃伟盯着罗闻喜,并不去顾及他的满脸紧张的神态,接连追问道。

    罗闻喜浑身好像刚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大汗淋漓。他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王跃伟的这个问题,如实回答,说还没有初审结束吧,王跃伟刚刚也强调了,按照规定。一个月内必须完成初审。

    初审其实只是对项目方案资料的完整性进行审查,是项目审查所有环节中最简单的一环。方案经过初审以后,计划处才会对方案的可行性进行进一步祥细的分析和论证,然后再从中筛选,交给上一级领导做出决策。所以初审是很简单的一件事,只要项目方案资料符合规定,完整无缺,就必须在项目递交之日起计算的三十日内通过初审。初审的工作人员是没有权力对项目的其他方面进行审查的,但罗闻喜为了要胁包飞扬。想以此为条件迫其答应就范自己提出的苇田项目,故意刁难,在初审就将靖城市与海州市联合提交的方案给卡住了,这个问题从实质上来讲已经非常严重。

    可如果说初审已经通过,罗闻喜又担心薛海风那边没有办法交代,而且他刚刚也当着包飞扬的面说了方案还没有通过初审。甚至还被王跃伟听到了。当着分管副省长的面说瞎话,他也没有这个胆量。

    “还、还没有,因、因为有些材料刚刚才交过来。”罗闻喜断断续续地说道,勉强说了一个过得去的理由。

    不过,王跃伟显然没有这么容易放过他。就像包飞扬认为的那样,如果罗闻喜没有提到他也就是算了,偏偏罗闻喜提到了他王跃伟的名字,要是王跃伟轻轻放过,没有一点说法,他这个副省长的权威在哪里?

    “有些材料刚刚才交上来?是什么样的材料?为什么交的这么晚,是下面拖延了,还是让补交的时间晚了?”王跃伟追问道。

    “是、是……”罗闻喜嘴唇打着哆嗦,却连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对包飞扬他可以说自己事情多,没有时间,可是在王跃伟面前还这样说,那就跟自杀差不多了。

    你事情多,一天到底有多少事情要忙,列出工作清单来,如果以你的工作能力实在忙不过来现在的工作,也就不要再在这个职务上做下去了,领导会安排其他有能力做的人做这项工作,对不能胜任的人给你换一个清闲的岗位,一边凉快去吧。要知道王省长可是分管交通口的副省长,对交通系统的工作可是门儿清,不可能糊弄过去。

    看到罗闻喜张口结舌,已经紧张地说不出话,包飞扬开口接过话说道:“我们是前天接到罗处长的通知,说还有一些情况需要了解,罗处长并没有说我们提交的方案不全,而且罗处长想要了解的情况原来的方案中也有详细的描述。由于昨天当面交流的结果罗处长并不满意,所以我们今天特地准备了一份书面材料送到计划处,但是罗处长却说他没有时间看,要等他将其他事情做完,起码要到下个月才能继续看我们这份补充材料。”

    交通厅掌握交通项目建设的计划、审批和监督大权,下面有什么猫腻,作为分管副省长,王跃伟自然清楚得很,也清楚包飞扬提到的当面交流是怎么回事。不过水至清则无鱼,王跃伟也不可能让下面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是既然让他遇上了,他就不能不过问到底。

    王跃伟点了点头:“我刚刚在门口,听到你说你很忙,事情要一件一件做,应该就是针对这件事?那么我想问一问,你到底有哪些事情要做,以至于都不能在一个月内给两个地级市联合提出来的项目进行初审,请你给我讲出来,现在就给我讲出来。”

    罗闻喜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大脑一片空白,已经完全不知道要说什么,刚才心中最为担心的状况果然出现了。看样子领导肯定不会放过自己,这是要一查到底的节奏啊。

    “王、王省长……”

    罗闻喜的办公室里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很快就惊动了整个交通厅,计划处处长刘源中的办公室距离最近,听到消息以后,他吃了一惊。连忙一边让处里的人向上面汇报,一边赶过来。

    “你是哪一位?”王跃伟抬头看了一眼,板着脸问道,一看就知道他现在的心情很不好。

    刘源中虽然找人打听了一下情况,但是时间紧迫,他还没来得及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只知道事情跟望海县的一个副县长有关,好像是罗闻喜想要卡他们的项目。这种事情在计划处其实很常见,无非是借机敲敲竹杠或者换取一些什么好处。大家都已经司空见惯了,这要放在平时根本不算什么事儿,但是今天却偏偏让分管副省长给撞上了,那就是大事情。

    刘源中也不知道王跃伟是恰好碰到,还是说根本就是来给望海县那个副县长撑腰来的。在他看来,事情不可能发生的那么凑巧,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大,否则的话堂堂副省长怎么会去一个副处长的办公室。而且正好碰上这样的事情?

    不管怎么样,既然王跃伟已经插手了。刘源中就必须认真对待,按照所设想的最坏的情况打算,当成后一种情况来处理。

    刘源中连忙说道:“王省长您好,我是交通厅计划处的处长刘源中。”

    “你是计划处的处长,你来得正好,你们这位计划处的罗副处长说。他手头的工作很多,要一项一项地处理,以至于不能够按照规定,在一个月内完成一个项目的初审,而且就算我来了也要排队——当然。我来了是要排队,但是我想知道这位罗副处长到底在忙些什么事情,是不是你们处里的分工不合理,以至于让罗副处长忙得连任务都没有办法如期完成?”王跃伟淡淡地说道。

    刘源中却让王跃伟的话吓了一跳,罗闻喜竟然说出让王跃伟排队的话,而且还让王跃伟听到了,这个家伙平时看起来挺机灵的,今天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居然说出这样藐视领导的话来,这种话不管是当着领导的面还是背着领导的面都不能说啊,就算你在领导不在场的时候说这种话装装威风,也难保不会有人把这话传到领导耳朵里去。这个罗闻喜脑子里是不是进水了,这不是明摆着给领导上眼药吗?而且说的时候还偏偏就让王跃伟本人亲耳听到,逮了个正着,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就算罗闻喜跟薛海风走得比较近,这次也肯定完蛋了。

    想到这里,刘源中立刻就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他不顾罗闻喜投过来的可怜巴巴的求助目光,马上说道:“处里对于下面报上来的项目,都是规定一周内进行初审,十五个工作日内给出初步反馈,只要下面配合,及时递送材料,均要在一个月内完成初审,并通报结果。按照分工,几个副处长分别负责几个地区,罗闻喜副处长负责的是海州、靖城、和宿城这三个地级市,应该说相比其他副处长的工作量并没有更大。”

    罗闻喜虽然跟薛海风的关系比较好,也得到厅长刘道勤的信赖,但是他的资历浅,能力有限,在计划处这个关键部门掌握了一定的权力,不过工作量并不是很大。

    “罗副处长,刘处长刚刚说的这种情况是不是属实?”王跃伟转过头问道。

    罗闻喜心里恨极了刘源中,要是刘源中这时候帮他说两句话,他还能保住一点希望,可是刘源中根本没有这个意思,也彻底将他逼到了绝境。

    当然,要是刘源中真帮罗闻喜说话,那就是故意跟王跃伟作对了,别说是刘源中跟他罗闻喜没有什么关系,就算赏识提拔他的刘道勤在这里,也不敢当着王跃伟的面睁眼说瞎话。

    王跃伟问话,罗闻喜不敢不回答,他也不能否认刘源中的话,因为刘源中说的都是实情:“是、是差不多,不过我前段时间身体不舒服,积压了一些工作,最近比较忙……”

    罗闻喜还试图挣扎,王跃伟却不愿意再听他那些胡扯编造的理由,毫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话,直接说道:“既然是这样,那就说明你不能够按照要求完成你作为副处长的工作,不能胜任这项工作。为了厅里的工作正常有序进行,我现在宣布,罗闻喜你立刻将手上的工作交给其他人来做,刘处长,你看能不能马上安排,确保相关工作不被耽误。”

    “噗通!”罗闻喜再也坚持不住,一屁股坐到地上,没想到事情最坏的结果居然就这么快的发生在眼前,让他根本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刚刚自己还是占尽优势,颐指气使,手握权柄的政府官员,现在就要沦为一枚弃子,成为一个没有任何权力,也不可能再有任何前途的人。他明白,不管他以前跟厅领导关系如何好,交通厅的领导也不可能为了他一个小小的副处长而得罪省里大员王副省长的。

    王跃伟这句话,相当于宣布罗闻喜就地停职,虽然真要撤掉罗闻喜副处长的职务,还要经过一定的组织程序。但是作为分管副省长的王跃伟说出这句话,已经意味着罗闻喜再无翻身的可能。

    刘源中鄙夷地看了一眼跌落在地上的罗闻喜,连忙说道:“没有问题,我亲自落实这一部分工作。”

    “很好,我要看到交通厅的效率,看到交通厅为人民服务、为现代化建设服务的精神面貌!”王跃伟挥了下手,大声说道。

    “是,请王省长放心,我们保证完成任务,为人民服务,为现代化建设服务。”刘源中也连忙大声说道。

    这时候,闻讯而来的交通厅的几位副厅长出现在办公室门口,只有去燕京开会的厅长刘道勤因故未能过来。交通厅常务副厅长赵勇文躬了躬身:“王省长,您好!”

    赵勇文的目光飞快地在刘源中、包飞扬等人的身上扫过,他们接到消息就赶过来,还没有弄清楚情况。不过看到这个局面,赵勇文也知道事情跟罗闻喜有关。

    “你们来得正好!”王跃伟冷冷地点了点头:“是这样的,这位罗副处长刚刚亲口承认他没有办法按照规定完成手头上的工作,我已经让刘处长重新安排这份工作,你们厅里商量一下,看看要怎么给这位罗副处长安排工作。”

    赵勇文虽然还不清楚情况,但是立刻点了点头说道:“王省长明察秋毫,是我们的工作没有做好,出现了这种纰漏,我们一定马上给予纠正。”

    “罗闻喜不能胜任工作,马上将手上的工作交出来,回去休息两天,然后由厅里安排他进行学习提高。”赵勇文转头对刘源中说道:“罗闻喜原来负责的工作,请刘处长在计划处内进行合理安排。”(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首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