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首长 > 第八百七十三章 新模式

正文 第八百七十三章 新模式

书名:首长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呵呵!”大家听了包飞扬的话,会意地笑了笑,然后将各自分管工作范围内预计可能需要的信贷资金额度报了出来。

    由于望海县苇纸一体化项目的推进和陈港临港工业园区的建设,原本在各方面条件都比较差的望海县必须加大对这些方面的投入,以改善原本不利的条件,满足在新的环境下望海县经济发展的要求。

    比如因为随着陈港工业园区的建设进度的进行,相关务工人员的大量涌入,而这些人员很大一部分将会带着自己的子女随自己来到陈港生活以方便照顾,海望县当地的教育部门就要考虑扩大陈港乡对于中学的招生规模,而在面临大量新生涌入的情况下,有些学校以前比较落后的相关硬件设施也必须要进行增加。

    而对于望海县交通方面来讲,除了已经在规划中并即将要启动的临海公路这条主干道,当地政府还要适应经济发展需求和实际情况,围绕这条主干道修建一些支线道路和辅助道路,除了以上所的教育、交通两个方面之外,另外卫生、治安、供水供电系统等等很多方面也都需要要政府投入,改善自身条件,以应对新形势下的发展,综合这种种方面加起来,整个望海县现在对资金极度渴求。

    这些公共投入和基础设施基本上都需要政府进行投入,当最终的数字被工作人员祥细统计出来之后,大家刚刚轻松一点的心情顿时一扫而空,资金缺口规模大得吓人。

    以前担任望海县县长助理,后来因为工作出色而得到提升,现在担任望海县副县长的于晨风对刚刚夸下口的望海县县长杨松平笑了笑道:“松平县长,看来你得跟孟市长好好。让市里多给一点额度给我们。”

    杨松平到了望海县以后,在有着强大政治背景的县委书记徐平,实干能力卓越,有着广泛人脉资源善长抓经济的强势的副县长包飞扬,以及有着以曹逊为首的望海县本土官员的铁三角组合,这种比较复杂的当地政治格局下。聪明的他表现得非常低调,尤其是当原来不服因包飞扬改革触及了自己利益,而蹦达的比较厉害的本土官员苟亮学的落马事情发生以后,和以前刚刚到望海县的那段时间相比,现在的他甚至连唱反调的次数都不多,在工作上也与改革派一系的包飞扬等人表现的非常配合。

    听到级别还低于自己的副县长于晨风带着一些奚落语气的话,到望海县就任以来一向就保持比较低调的县长杨松平也并没有因此而生气,原本想在资金缺口问题上表现一下能力的杨松平,却没有想到数额会如此巨大。这已经不是他能力范围内所能承受的了,他用手摸了摸梳的一丝不苟的光亮的头发,脸色微微赧然,在众人的目光中有些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了两声,眼神先在于晨风身上落一下,随后又在众人身上转了一圈,轻轻摇了摇头:“这个恐怕很难,靖城那么多县区。孟市长也不好太偏袒我们,我看这事还得包县长想办法。也只有包县长,才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听到刚才还在夸下海口的杨松平面露难色,在工作人员计算出汇总的统计数据后,似乎也没有之前的信心去解决这么大的资金缺口问题,大家将充满期盼的的目光不约而同地都落在在众人心目中能力超强的包飞扬的身上,大家的想法也都差不多。如果在望海县当地执政官员中还有人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话,肯定非这位望海县政坛新星,全县最为年轻有为的副县长包飞扬莫属。

    看到大家都将期盼的目光聚集在自己身上,包飞扬并没有马上发话,而是看了自己在望海县工作以来一向就配合比较默契的副县长杨承东一眼。杨承东倒没有因为杨松平这句貌似推诿的话有什么意见,他低着头一边思索一边将在手中一直转动着的签字笔在桌上无意识的轻轻敲了敲,然后抬起头将目光转向包飞扬,对包飞扬点了点头:“包县长,那你就吧,我们现在要怎么办?”

    包飞扬倒是波澜不惊,沉稳地回答道:“方法有很多,但是要怎么用,可能还是要灵活一点。”

    “大家应该都知道县建筑公司的改制,原本县建筑公司就是一个空壳,要钱没钱,要设备没有设备,要人也没人,就是下面挂靠了几个施工队。这次改制,县里将建筑公司的壳子拿了出来,然后吸纳了海州市六建、方夏纸业、梁大山等个人的投资,现在是要钱有钱、要人有人、要设备有设备。”到这里,一向持重沉稳的包飞扬那双目光灼灼的眼里流露出笑意,带着一些询问的语气对正在看着自己的众人道:“那这个变化是怎样发生的?”

    “道理其实很简单,那就是力分则弱、合力则强,如果我们将一建捂在手上,一建就永远只能是个烂摊子,我们将这个盘子拿出来,让大家参与进来,参与的人多了,一建就变成了新的一建,面貌立刻就焕然一新。”

    对包飞扬刚才提到的这一切变化都看在眼中,心领神会的于晨风笑着道:“是啊,这样一搞就活了。不过也有人存在疑问,认为这样一搞新的大地建筑公司就已经不是一建了,甚至都已经不能算县属企业,而变成了私人企业,跟县里没有关系了,甚至有人会觉得这是国有资产的流失……”

    于晨风和包飞扬配合密切,他这样,当然不是想要反对或者质疑包飞扬的法,而是配合包飞扬继续解,主动提出众人心中的疑问,避免会场成为包飞扬的单口相声。

    包飞扬将双肘撑在会议桌上,身体向前倾了倾,笑了笑,继续道:“是啊,是有这种法和疑虑。不过我们仔细算一下,就会发现大地建筑公司虽然不是县里的了。但是县里掌握的那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所对应的资产,相比原来的县建筑公司反而增加了。而且随着大地建筑公司的发展,这部分资产不但不会减少,反而会越来越多,实现增值。”

    “县里是不再直接控制大地建筑公司,但是大地建筑的业务能力要远远超出原来的县建筑公司。所以县里的建筑能力也没有被削弱;县建筑公司原来的职工到了大地建筑以后,工资也涨了……无论从哪个方面来,国家和职工都没有损失,反而是好处有很多。”

    杨承东曾经和包飞扬深入交流过,知道他心里对县属企业的一些规划和想法,顺着接应道:“县建筑公司的改革,目前来看是有积极意义的,包县长你是想将这种模式在县里推广?那样做对解决我们当前的资金紧缺也应该起不到什么作用吧?”

    包飞扬道:“县建筑公司的改革告诉我们,有些事情。我们不能够总是捂在自己手里,只要我们将门打开,引入外部资源,很多问题就不再是问题。”

    “比如供水问题,水务公司那边没有资金,那我们就可以引进外部的资金,与外部的资金合作,具体的合作方式可以是借贷。也可以是合股。”

    “供水问题涉及到千家万户,恐怕不宜交给私人企业来办吧?而且供水工程前期投入大。回报慢,恐怕也很难有人愿意投资啊!”正在听着包飞扬畅谈想法的另一位望海县副县长张联升不以为然地道。

    包飞扬继续解释道:“我只是举个例子,至于水厂能不能交给私人来办,可以再讨论。不过我觉得没有问题,水厂实行股份制,不是完全私营。有国有股在里面,可以起到一个监督制衡的作用。另外我们政府不直接管理水厂了,从管理者变成监督者,也可以继续监督水厂的价格和质量,不见得就比现在的效率低下。”

    “当然。除了借贷和合股,还有其他办法,比如工程建设上常见的bot模式,也就是由建设方首先垫资负责工程建设,建成以后由建设方运营一段时间,然后再移交给政府,这种方式经常用在收费路桥的建设上。我们也可以灵活一点,比如直接采用bt模式,工程垫资建成以后,再移交给政府,这样我们就可以等一等再给钱。”

    如果望海县的高速发展让县里的基础设施显得捉襟见肘的话,那么这样的发展对县里的干部来也同样是一个严峻的考验。包飞扬提出来的这几种新模式,有的大家都没有听过,有的虽然听过,却没有想到过如何变通方式,既然还可以这样用。

    “会不会步子迈的有点大?”杨承东出了大家的心声,脸上有些担忧,其他人此刻脸上的表情也差不多。

    包飞扬摊开双手,道:“当然,要不要做、能不能做,我们再商量,我认为判断的标准其实很简单,那就是有没有用,以及法律政策有没有禁止和反对,如果没有,又不违背大的原则,那就能够做,大家觉得是不是这样?”

    在一旁一直静静听着包飞扬和杨承东二人的对话,很长时间没有出声的望海县县长杨松平笑了笑道:“呵呵,包县长总是这么出人意表,不过事情恐怕也没有这么简单。”

    “也不会很复杂。”包飞扬道:“中央首长过,只要有利于发展社会主义社会的生产力、有利于增强社会主义国家的综合国力、有利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那我们就可以去做,就这么简单。”

    “好了,这个问题大家回去再想一想,私下里再沟通一下。”杨承东及时开口打断了大家关于这个问题的讨论,这些措施都很有突破性,已经不是办公会议上能够所决定的,要做出最后的决定,恐怕至少也要拿到常委会上进行讨论通过,他看了包飞扬一眼,道:“现在银根收紧,市建行已经不能够足额支持冠河大桥项目,项目在交通厅那边会不会有什么意外?”

    包飞扬道:“冠河大桥与临海公路牵涉到靖城市和海州市两个地级市的地区发展战略,省里应该是会支持的。”

    杨承东皱了皱眉头:“可是都这么多过去了,省里一点消息都没有,我们可等不起啊,我昨去了一趟工业区,那边的建设速度很快,几乎一一个样子,要是路和桥再不开始建,恐怕就跟不上进度了。”

    杨松平道:“我前两在市里开会,倒是听了一点这方面的消息,听省交通厅计划处负责靖城、海州和宿城这几个地方的副处长被纪委双规了,我们的这个项目已经通过计划处的审核,分管的副厅长也签字了,报告已经交到刘厅长那里,但是被刘厅长压下来了。”

    “松平县长还有没有听到其他消息?”杨承东看了杨松平一眼,杨松平是市长孟凡均的嫡系,与鹿鸣县常务副县长卜光学关系密切,而卜光学和省交通厅那边的关系也很好,因此杨松平在这方面的消息一向比较灵通。

    杨松平摇了摇头:“这事的内情有些复杂,可能和罗闻喜被双规这件事有关,听罗闻喜被双规跟我们这个项目有关,纪委直接带走了罗闻喜,并没有跟厅里打招呼……”

    杨松平知道的情况显然不止这些,不过有些话他也确实不方便,刘道勤对纪委没打招呼就将他的亲信罗闻喜带走调查非常不满,因此迁怒到望海县的身上,故意将这个项目压了下来,实际上正常来,项目的通过也没有那么快,只是望海县这边的情况比较特殊,希望省厅能够快一点批复,省厅现在暂时压一压,刘道勤作为交通厅一把手,有这样的权力,谁也不能够他什么。

    虽然杨松平没有透,但是大家都久历官场,也大致知道是怎么回事,所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就是这种情况。

    现在项目融资又出现问题,刘道勤就更加有理由将这个项目压住,甚至让望海县重新修改方案和补充材料。

    会议结束以后,杨承东又将包飞扬叫到办公室,就冠河大桥与临海公路的事情表达了他的担忧。包飞扬笑了笑道:“县长,你就放心吧,我估计就在这几,项目就能批下来,至于资金的问题也不用担心,不定省里还会支持我们一点!”未完待续。。

    ...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首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