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首长 > 第八百七十九章 新的任命

正文 第八百七十九章 新的任命

书名:首长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一九九七年初,靖城市进行了一系列人事变动,原靖城市委一把手齐少军被调到省里担任省代表大会常务副主任,其留下来的位置由原市委副书记范晋陆担任;原市长孟凡均由靖城市调宿城担任宿城市委一把手,省里派原省政府副秘书长胥保林到靖城市接替孟凡均的位置。》頂點小說,..o同时,靖城市原市委组织部长宋毓德前进一步,担任靖城市市委副书记,原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张山河干了十多年的老组工,终于得以转正,担任靖城市市委常委、组织部长。

    几天后,靖城市新上任的市委一把手范晋陆率领市委组织部长张山河等一行人来到望海望海县。看到坐在主席台上的强大阵容,参加全县干部大会的望海县干部很快就意识到望海县里将有重要的事情要发生,顿时也顾不得新任市委书记范晋陆就坐在台上,在下面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范书记现在是市里的一把手,刚上任没两天就到我们望海县来考察,看来从咱们望海县出去的老书记心里面始终都还是有我们望海县的。”

    “你没看到市委新任的组织部长也来了?我估计这次会有重要的人事调整,你们说,会不会是包县长他要转正?”

    “应该是吧,以包县长的能力和他做的那些事情,早就应该转正了。”

    “对,包县长转正,我举双手赞成。”

    “老杨啊,我刚想说你的政治敏感性很强,可是现在看来,好像也不怎么样啊,你们没听说包县长要走吗?这空穴来风,未必无因啊!”

    “那怎么可能?”立刻有几个人从旁边出来反驳说道:“包县长怎么会走。为什么会走?我们望海县现在的局面这么好,但也就是刚刚开了个头,包县长要是走了,咱们望海县里的工作怎么办?”

    “嗨,我也不希望包县长走,可是我听说有风声说包县长要走。据说还是包县长身边最亲近的人传出来的。包县长他这次真的可能要走。听说要去省里任职,你们也知道,主持省委工作的省长王虹锋最近连续两次来我们望海县考察,而且多次肯定我们望海县的工作,王省长对包县长非常欣赏。你们说,这次王省长会不会要把包县长调去去省里,给他当秘书?倘若这件事情是真的话,你们说包县长要不要去?”

    所有人顿时都沉默了,虽然大家都觉得包飞扬在望海县的成绩这么好。很快就能当上县长、县委书记,可是跟江北省省长的秘书比起来,望海县这么一个小县的县委书记又算什么?

    虽然所有人都希望包飞扬能够留下来,但是大家也都知道他们不能够阻挡包县长的仕途向更高的层次发展。显然,和望海县县长甚至是县委书记相比,江北省省长秘书无疑是更好的选择——更别说在省委书记胡遥林因病到京城301疗养之后,王虹锋这个省长甚至有可能出任省委书记,成为江北省真正的一号人物呢!

    干部大会开始后。由望海县委书记徐平亲自主持这次望海县科级以上干部会议。作为望海县委一把手,徐平显然已经得到某些消息。纵使他表面装得再淡定,内心里还是压抑不住自己的激动!

    虽然说这段时间徐平这个县委一把手和包飞扬的配合还算不错,也因此得到省市领导的肯定,但是徐平作为县里的一把手,只能看着一个副县长主导县里的工作,他的心里总还是有些不舒服的。

    现在包飞扬终于要被调走了。这也就意味着从此以后作为望海县县委书记,徐平这个县委的一号人物终于可以重新掌控望海县里的政经大局。一时间徐平不由开始踌躇满志。

    “各位,范书记是望海县的老书记、老领导,范书记现在担任市委一把手,他刚上任。就来我们望海视察工作,这是范书记对我们望海的关心和重视,下面,就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范书记为我们讲话。”徐平大声说道,并带头用力鼓掌。

    在全场热烈的掌声和目光中,范晋陆接过话筒,轻轻咳嗽了一声:“各位同志,大家好……”

    范晋陆在讲话中,对望海县过去这一两年间的工作给予了高度肯定,尤其肯定了望海县班子的团结。

    范晋陆说道,望海县在过去的一两年取得了极为辉煌的成绩,望海县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原因有很多,但是最主要的有三条。一是班子团结、干部群众都团结,团结就是力量,团结一心才能够将事情做好。

    二是大家团结一心,而且有一个强有力的核心,这个核心就是县委县政府领导班子,是班子里的重要成员。

    三是望海县勇于创新、敢于创新,敢于走前人没有走过的道路。当然这种勇敢并不盲目,而是饱含智慧。

    范晋陆强调,江北省委将望海县列为试diǎn,对望海县的工作给予了高度的肯定和关注,望海县一定要继续坚定不移地将现在的工作做好,并延续下去。千万不能够半途而废,不能够因人施政,因人而废。

    听到范晋陆特意强调因人而废,下面的许多干部纷纷用目光交流,表情既惊讶又黯然。

    这些望海县科级干部在大局观和眼界上和县委市委这些核心领导可能差距很大,但是论起政治敏感性来讲,他们一diǎn都不比徐平、杨乘东差。虽然范晋陆这边尚未正式宣布,但是望海县这些科级干部仅仅从范晋陆这些话语中就已经判断出,包飞扬即使暂时不被调离望海县,但是距离正式调离望海县也不远了。否则,王虹锋也不会如此讲话。

    范晋陆讲话结束以后,会议现场一片寂静,竟然没有一个人鼓掌,甚至连徐平这个县委书记也没有。等徐平反应过来,不由得顿时吓了一跳。他瞥了范晋陆威严的国字脸一眼,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地带头鼓掌,下面才响起稀稀拉拉的掌声。

    徐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他有些尴尬地看了范晋陆一眼,看到范晋陆微笑着向他diǎn了diǎn头。似乎真的没有责怪他的意思,范晋陆他才真正松了一口气:“下面,请靖城市委常委、市委组织部张部长给大家讲话。”

    徐平拍了两下手,这一次下面拍手的人更少,间或有几个人拍手,受到其他人的影响,也很快停下来。

    徐平不由更加尴尬,刚要说什么,市委组织部长张山河已经不慌不忙地开口说道:“看来。大家并不欢迎我。”

    徐平吓了一跳,连忙探身过去低声解释道:“张部长——”

    张山河摆了摆手,示意徐平不用解释:“我是一个老组工,在组织干线工作了很多年,这些年我送过很多干部离开,也送过很多干部上任,但是像今天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见到。”

    “我知道。大家并不是对我个人有意见,应该是大家已经猜到我来是干什么的。大家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

    “这个场面,让我的感触很大,这正说明一句话,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我相信,倘若我们的干部如果真的做出了成绩,干出了实事。那是一定会得到大家的拥戴和肯定。对于这样的肯沉下心来,扎根继承,认真踏实的做事干部,我张山河想问一问大家,市委是不是应该给予重用?”张山河大声问道。

    大家顿时面面相觑。坐在前排的副县长于晨风向左右看了看,这才大声回答说道:“张部长,您说得对,对于这样的踏实肯干干部是应该得到重用。不过呢,对于我们望海县广大干部群众来说,心中更多的却是舍不得。”

    于晨风这句话说出了台下望海县绝大部门干部们的心声,他们纷纷出响应。

    “是啊,包县长他为我们望海做了那么多事情,现在却要走了,范书记、张部长,我们是舍不得包县长离开啊!”

    更有人站起来大声冲着台上喊道:“范书记、张部长,包县长他能不能不要走,我们望海县还需要他,我们广大望海县人民离不开他啊!”

    这些言语就像打开了一道阀门,下面不断有干部站起来大声说话,向新任市委书记范晋陆和新任组织部长张河山表露自己的心声。。

    作为望海县委一把手,徐平的脸色不禁有些复杂。包飞扬不过是望海县的副县长,却获得了下面干部这么多赞誉,这说明了什么?下面干部这一声声的挽留声,是在表达对包飞扬肯定的同时,何尝不是在表达对他徐平这个望海县县委一把手的不满?倘若他徐平在望海县社会经济建设发展中尽到全力的话,望海县这些干部又何至于对包飞扬的离开发出这么强烈的挽留之声?

    看着望海县这些干部们一个接着一干站出来表明自己的态度,希望市委能够改变决定,让包飞扬继续留在望海县,范晋陆也不由得颇为感慨。他甚至是艳羡看了包飞扬一眼。作为靖城市市委书记,范晋陆何尝不希望自己能够像包飞扬这样,在离开靖城市的时候也能够赢得几乎所有同僚的肯定与挽留。这不仅仅是范晋陆个人的梦想,也甚至可以说这几乎是每个有diǎn良知的为官者的梦想,但范晋陆也知道,这个梦想几乎很难实现,哪怕是范晋陆自己付出全部努力,想在离任的时候获得这么多下属人员的挽留,也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光是范晋陆和徐平,张山河面对眼前这样的情形,也异常感慨,他想起第一次见到包飞扬时,就已经觉得这个年轻人不同寻常,但是也没有想到他能够在短短的不到两年的时间内做出这样的成绩,并赢得这么多同僚的支持。

    当然,或许一个真正做事情的人,一个做出事情的人,总是能够得到大家的支持。

    范晋陆轻轻咳嗽了一声,示意大家安静下来:“大家的心情,我能够理解。不过,组织上有组织的考虑,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我认为,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大家要将望海现在的路走下去。将望海正在做的事情做好了。”

    范晋陆向张山河diǎn了diǎn头,张山河拿出一张公文纸,对着话筒大声念道:“下面,我宣读省委组织部的任命通知……”

    听到张山河这样说,大家都不由心里一沉,意识到包飞扬这恐怕是真的要到省里去了。

    张山河宣读的通告其实是两份。一份是市委组织部的通知,从即日起,包飞扬不再担任望海县县委常委、副县长。另外一份是省委组织部的任命通知,包飞扬调任海州,担任海州市临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党组书记。

    现场顿时一片哗然,如果说包飞扬调到省里,大家还能够理解,为了包飞扬的前途,大家也只能够默默支持。但现在包飞扬竟然是去海州。这让很多人都无法接受。

    “去海州?为什么要去海州,难道我们望海县、我们靖城市就不能留下包县长吗?”

    “是啊,海州市开发区管委会主任也就是正处级,我们可以让包县长担任望海县县长或者县委书记,甚至兼任也可以,靖城市还没有那么位置,难道就容不下包县长?”

    会场上顿时议论纷纷,虽然有些话大家只能小声在下面说。坐在主席台上的徐平、杨承东等人也听不见,但是徐平、杨承东等人。包括范晋陆、张山河等人从只言片语中就知道大家在想什么。徐平对着话筒大声说道:“同志们,我和大家一样,都舍不得包县长离开,不过组织上对包县长的新任命,也是对包县长的信任和重托——下面我们请包县长讲话。”

    徐平本来想多说两句,可是他发现自己的讲话根本没有办法平息下面的议论。索性将话筒交给包飞扬。

    看到包飞扬拿起话筒,下面的声音迅速变小,并最终归于安静。

    “各位领导、各位同僚、同志们,大家好!”包飞扬拿着话筒,目光从下面会场上黑压压的人头上缓缓划过:“在望海的这段时间。我很高兴能够与大家共事,也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与配合。”

    包飞扬站起来,对着大家深深一躬。

    “在这个时候,从我个人的一diǎn私心来讲,我是不愿意离开的,如果说我们在春天种下了一棵树,那么现在这棵树还刚刚抽出几根细枝嫩芽,以后还要经历更多的风雨考验,而我却不能够跟大家一起共担。不过我相信,有大家在,我们曾经共同的梦想,一定可以在望海这片大地上,继续茁壮成长……”

    *******************

    海州市依山面海,其西部地区为丘陵,北部地区是连绵的群山,中部地区和南部地区为平原,东边则是面朝大海,既有山川的奇美秀丽,又有平原的广阔通畅,更有大海的辽阔和壮丽。

    从地理位置来讲,海州市位于江北省东北,北面与齐鲁省接壤,西面是徐城市,西南是宿城市,东南就是靖市城。

    海州市境内有华夏十大港口之一的海州港,以及横贯华夏大陆东西的连海铁路,沿着这条连海铁路一路向西,甚至可以直通东中欧,最后抵达西南欧,故此连海铁路又号称是亚欧大陆桥,海州市自然就是亚欧大陆桥这座大桥的东桥头堡。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海州市的条件真可谓是得天独厚,既是旅游城市,又是交通枢纽,工农业的发展水平也一直很不错。

    不过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讲,海州市的地位又一直比较尴尬。海州地区的北边有琴岛港、呂州港,海州市和琴岛港、吕州港中间不但隔着大山,而且分属江北省和齐鲁省两个省,行政区域的阻隔,让齐鲁省的经济资源很难为海州市的社会经济发展提供助力……

    而海州市的西边徐城市又是华夏国老牌工业基地,同事又是陆上铁路枢纽,江北省北部地区的经济中心。从这个方面来讲,徐城市可谓是集中了江北省北部地区优势的经济资源,海州市很难从经济和社会层面跟徐城市进行竞争。

    海州市南边的宿城市在大多数情况下又会向徐城靠拢,另一侧的靖城市则一心向南,在向省城凤湖市靠拢的同事,更是积极谋划融入大江三角洲,接轨沪城市大经济圈。

    所以海州市的经济发展一直不温不火,发展虽然不算落后,和周边宿城市、靖城市这些地方相比好一些,但是从再大的范围来看,海州市就没有什么可以拿得出手的地方,与徐城市的差距也不小。

    历任海州市的领导班子都要强调海州市的地理优势,要将海州市打造成为华夏重要的旅游城市、海港城市和桥头堡城市。理想很丰满,但是现实很骨干。虽然说每一任海州市领导班子都雄心勃勃地去按照自己的规划去努力一番,但是具体到海州市具体的经济发展条件,海州市的情况一直都难有起色。

    这并不能说海州市不努力,不过受制于政治、经济等各方面特殊的原因,就是一直发展不起来。(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首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