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首长 > 第九百零一章 初次会面

正文 第九百零一章 初次会面

书名:首长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一秒记住www.,为您提供高速文字首发。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dd”并加关注,给《一路青云更多支持!

    不过让人奇怪的是深受华夏文化影响,并且拥有大量华裔的东南亚各国并没有因为文化上的一些共同而与华夏国有亲近之感,相反他们都不约而同的有排华的现象,众所周知今天繁荣发展的花园城市新加坡当年就是这样被马来西亚排挤出去而被迫独立的,虽然保持着华夏优良传统的勤劳聪明的华裔商人在东南亚各国的经济当中扮演了极其重要的身份,但是另一方面他们在政治上却没有因为经济中做出的贡献而在当地取得相应的权力和地位,此外再加上历史上曾经发生过的一些事情,令这些有着雄厚实力的华裔商人在脑海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深刻印象,使得那些比较大的华裔商人都比较注意向外投资,以尽量减少他们在当地所受到的不利因素的影响。

    华夏国改革开放到现在为止已经将近二十余年,随着国内经济的持续高速发展,以及积极开明政策的日趋稳定,也越来越成为包括东南亚华裔商人在内的世界华裔商人的一项预期发展前景不错的投资选择。而且近期国际游资又在蠢蠢欲动,外汇市场上对泰铢等东南亚主权货币的卖空合约已经在不断累加,真正冷静的人都开始关注如今的金融市场下一步可能会面临的的巨大风险。

    如果曾经缔造了陈氏鼎锋集团飞跃式发展的商业奇才陈永智在看清国际形势后真的有这样的想法,倒是足够见其明智过人,只可惜对一个大的财团来需要处理方方面面的关系和因素非常多,如果真要转移投资重,并不仅仅是集团的当家人做出一个决定那么简单。

    “如果鼎峰集团有意到国内投资。我们当然欢迎。”由于不知道陈雅君话里的真实成份到底有多少,包飞扬只好想了想从礼节上客气热情地说道:“不过述杰兄说的情况我也知道,所以这一次我并没有想要谈具体的项目,就算鼎峰集团不会投资,以后有机会,大家还可以有其他方式的合作。”

    “那当然没有什么问题。家父让我代为发出邀请,他明天中午设宴款待包主任。”陈雅君莞尔一笑,轻声说道。

    “那怎么敢当?”包飞扬原本以为陈氏家族和黄氏家族态度一样。作为鼎峰集团的当家人,陈永智应该也是像其他的大型财团一样对一些尚未明确的意向会谈不会亲自出马,而都是让第三代子弟出面先行接触。做为日理万机的陈氏集团的最高层,陈永智肯定是有很多更为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处理的,但是包飞扬这一次却没想到陈永智竟然要亲自出面接待,由此可以推见陈氏家族对于这次会面的重视程度。包飞扬心中思忖,或者说像陈雅君所说的。陈氏家族其实已经对到大陆进行临港相关产业的投资筹谋良久,只是一直在等待寻找一个最为合适的契机进入大陆地区,谋求临港产业链投资的突破口。

    这时坐在陈雅君身边的黄述杰却是闻弦歌而知雅意,直接就笑道:“有什么不敢当的,陈氏家族想要提升方夏陶瓷集团在马来半岛业务代理权的级别已经想了很久,对你当然是欢迎还来不及。”

    醉翁之意不在酒,陈雅君被黄述杰揭穿了老底,有些不好意思。白净的脸上隐隐出现了一抹红晕,不由得对黄述杰娇嗔道:“述杰哥你还是这样。说话不给人留面子,父亲确实是想认识一下包主任,这次大概也不会谈什么陶瓷代理权的问题。”

    东南亚商圈中做为一母同胞、有着相同文化背景的华裔商人之间经常有各种形式的合作,这些华商身处海外,离开故国万里,心中多多少少也会有一种同胞情节。而这种血脉相通的情义也可以增加华裔商人在整个东南亚商圈的凝聚力和商场的竞争力,但是在另一个方面,如果是大家在面临同样商机的时候,做为商人逐利本质的他们竞争也不少,比如嗅觉灵敏的黄氏家族最早跟方夏陶瓷集团进行合作。拿下了东南亚市场的方夏陶瓷业务的总代理权,而做为实力并不输于黄氏家族同样是东南亚商圈中的巨头的陈氏家族就只能做东南亚市场中的一份-----马来西亚市场,所以正如同刚才黄述杰口中所说的一样,他们一直希望从方夏陶瓷集团的手上拿到直接的代理权,而不是总是做为二级分销商的地位屈居人后。

    黄成成与陈雅君私交非常好,见黄述杰有些不留情面,直接就当着陈雅君的面揭穿了陈氏家族的老底,嚷出了鼎峰集团当家人要见包飞扬的真实意图,让陈雅君有些难堪,不禁有些为自己的闺蜜感到不满,于是有些不高兴地撇了撇嘴道:“二哥他就是这样,雅君我们去别的地方瞧瞧!”

    爽快外向的黄成成为了给身处尴尬境地的好朋友解围,不由分说拉着脸上有些窘迫神色的陈雅君的手离开刚才他们谈话的桌子,两道苗条美丽的身影转眼就转到酒会的其他地方去吃东西,包飞扬和黄述杰则相视笑了一笑,坐在原处不动继续谈事情。

    酒会上不乏一些华裔商人带来的家属和美艳秘书,时时吸引着在座众人的目光,不时有人在底下悄悄的评头论足一番,不过年轻靓丽,而又气质出众的黄成成和陈雅君还是在这些衣香鬓影美女如云的酒会上成为了其中最耀眼的一对明珠,很快就遇到几个人上前搭讪。

    酒会这样的场合,看似平等,其实最能体现等级和圈子,大部分人都在外围,与相熟的人交谈走动,最级的人都在内圈,虽然偶有交流,但基本上都是外圈的人走到内圈去。内圈的人就很少到外面。

    陈氏家族是马来的级华商,所谓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普通华裔商人在平时也没有机会接触到陈氏家族的人,陈雅君又长期在国外上学,同时帮助家里打理国外的生意,两个人在外面转了一圈。还真没有人认出来这两位明艳动人的美女就是黄氏家族和陈氏家族的大姐。

    “没意思,里面净是些老头子。”过了一会儿,黄成成又一个人跑了回来,兴致怏怏地说道。

    黄述杰道:“陈雅君呢,你们怎么没在一起?”

    黄成成撅了撅嘴道:“雅君要注意形象,我才不愿意跟那些人啰嗦呢!”

    黄述杰对这个一直被家人宠爱着的任性直爽的妹妹也没有办法,他转过头对饶有兴趣正在看着黄成成发埋怨的包飞扬说道:“陈永智没有儿子,就只有陈雅君这一个女儿,不过陈雅君也不简单。年纪轻轻,就开始帮她父亲打理家族生意了,所以陈永智这一支虽然人丁单薄,但是在陈氏家族却是声威日隆,如果能够说服陈雅君,陈永智那边倒是都好办。”

    包飞扬不置可否地笑道:“难道陈雅君还能够帮她父亲陈永智做决定?”

    “那倒不会,不过陈雅君做出的决定,陈永智通常都会支持。”黄述杰见包飞扬有些不相信他的话。立马回答道。

    包飞扬了头,知道黄述杰的意思是让他尽量说服陈雅君。以通过陈雅君说服陈永智拉到鼎峰集团在海州的投资项目,不过在现在这种形势下包飞扬也确实不一定要急着说服陈永智,实际上面对即将到来的亚洲金融危机,提前进行投资和产业的转移,对陈氏家族更为有利。

    实际上就和在几年前人们就已经经历过的墨西哥金融危机爆发前的形势一样,早有熟谙金融规律的经济界的人士指出东南亚国家经济发展中存在的一些问题。比如金融市场的管制过度宽松,经常项目存在巨额的贸易逆差、国内经济存在严重的泡沫等。当然最重要的还有一,就是这些国家普遍实行固定汇率制,而本币汇率又过份高估,这就使得国内产品出口缺乏竞争力。而又要消耗大量外汇储备。

    如果比较一下就会发现,其实现在的东南亚国家的情况和当初的墨西哥有很多相似的地方,虽然从哲学的角度来说历史不会踏进同一条河流,但很多时候都会在客观因素类同的情况下重演。

    包飞扬刚要说话,突然看到对面的黄成成皱了皱眉头,看样子想要站起来,却被坐在她旁边眼明手快的黄述杰拉了一把:“飞扬,陈姐好像遇到一些麻烦。”

    包飞扬连忙回头,只见陈雅君一副要向回走的样子,但是一个身材不高、皮肤微黑的马来西亚华人自以为很帅气的用手捋了捋那梳的乌黑油亮的头发,端着酒杯摆出一副很有风度的笑容挡在她的面前:“这位美丽的姐,请问我可以请你喝一杯酒吗?”

    陈雅君有些愕然会中途被陌生人拦住敬酒,略怔了怔,但随后有着良好教养生性恬静温柔的她脸上还是出于礼貌性地带着微笑,举了举手中的酒杯,然后低头抿了一口晃了晃手中的酒杯向对方示意道:“谢谢。”

    那位马来西亚华人端起酒杯放在唇边,喝酒的时候,目光依然灼灼盯着陈雅君,喝完酒也没有让开道路,依然挡在陈雅君的面前。

    “雅君,这位先生是?”他刚要说话,想进一步搭讪的时候,包飞扬已经从原来坐的位置上走了过来,站在陈雅君的身旁,看似不经意却很巧妙地用自己相对高大的身躯将身材娇玲珑的陈雅君挡在身后。

    对方这时才将那灼灼放光的眼神从陈雅君身上收了回来,抬头看了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包飞扬一眼,从他的着装外貌上很快就判断出他是一个华夏人,在他心目中华夏国就是封闭落后的代名词,这个年纪轻轻的子肯定是不可能有实力与自己抗衡的,心中有着那份轻视,脸上也不由的就表现出来了,他略显倨傲地笑了笑:“哦,对了,忘了自我介绍。我是巴生霍家的霍利成,利普公司,你们应该听说过。”

    “久仰大名。”包飞扬只是礼貌地笑着了头,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表面上虽然客气,但是通过对方表情和神态。久经商场的霍利成又岂会看不出来他并没有把自己自以为声名显赫的利普公司放在眼里。简短的招呼之后,随后包飞扬居然就直接转身对陈雅君说道:“雅君,我们去那边!”

    听到包飞扬嘴里说久仰大名,但实际上却半尊重也欠奉的态度,长久以来在东南亚商圈一向受人尊敬倨傲惯了的霍利成的脸色顿时变得非常难看。

    他转过头看了一眼包飞扬刚刚走过来的方向,看到那里坐着两个很面生的年轻人,自己以前在东南亚商圈的商人聚会中从未见过。知道他们应该就是包飞扬和陈雅君今晚一起来赴酒会的同伴。霍利成在马来华商中交际广泛,自诩认识不少人,而黄述杰等人今晚偏偏坐在那么偏僻的地方。并没有很热络的与酒会中其他商人交谈走动,心中暗暗估量或许是哪个没怎么见过世面很少有机会参加这种聚会的商人,这些从华夏来的官员对招商引资非常渴求,不管是大投资还是投资,只要是能拉到一笔也能算上是自己的招商成绩,这里就不乏一些实力并不是很强鱼目混珠的人。

    想到这里,霍利成很快又笑了笑看似有些漫不经心地说道:“你是大陆来的官员,像你这样年轻的官员可不多。我刚刚还和你们的徐省长一起喝酒,并且达成了一项上亿元的项目投资意向。以后到了内地,还要请你们多多关照。”

    霍利成嘴里说着请对方多多关照,但是显然并没有怎么将眼前这个不起眼的年轻人包飞扬放在眼里,他觉得包飞扬这个年轻人应该只是此次来马来的大陆招商代表团当中一个非常普通的干部,比如是哪个领导的秘书之类的。霍利成这几天见过太多的领导了,从省长到市长。再到县长,不管是什么级别的官,对他们这些手握投资能为自己的履历上添抹政绩的商人态度上都非常谦恭和热情,见惯了大人物的他自然不会将一个他心目中的秘书放在眼里。

    包飞扬被他拦住了去路,阻的停滞了片刻。之后仍是和刚才一样,再次礼貌性地朝对方笑了笑:“好的,如果没有别的事,那我们就先失陪了。”

    包飞扬将霍利成挡在旁边,示意陈雅君先走,陈雅君笑了笑,刚要走,这时候旁边响起一个声音:“霍总,您怎么来这里了,我刚刚还到处找您。”

    两个手中端着红酒杯的身影来到三人跟前,正是熟人鹿鸣县代理县长卜光学和靖城市招商局的副局长罗建中。

    “原来包主任在这里,告诉包主任一个好消息,霍总的利普集团今天上午刚刚与我们鹿鸣县签订了投资协议,将会在我们鹿鸣县投资建一个电子厂,投资额将会达到一个亿。”卜光学看到包飞扬,笑着说道,上一次在荷花节上他招商成绩远不如包飞扬,此次来组团马来招商知道海州近日来并无意向性的投资达成,终于感觉到扳回了一面子,此时的表现就颇有一些显摆的意思。

    在包飞扬刚刚到江北省的时候,卜光学已经是全省最年轻的常务副县长,堪称江北省明星官员。但是在年纪更轻的包飞扬来到江北省以后,很快就抢走了本来属于他的光芒,不但比他年轻,级别上却相差无几,而且做出的事情更加引人瞩目。

    而一直以来春风得意前程光明的卜光学事业上最大的一次挫败也是在包飞扬的身上,本来上一次就算没有印尼金光集团的投资,但是以鹿鸣县在市里的政治地位以及获得的支持,他也有信心让苇纸一体化项目落户在县里,但是没想到印尼金光集团不仅没有来鹿鸣县投资,反而跑到之前并不放在眼里的竞争对手望海县去了,这一下子就奠定了望海县在苇纸一体化中不可动摇的优势。

    虽然这两年卜光学无论是在地方经济发展上和官场职位上都取得了一些成绩,但是却依然无法与包飞扬相提并论,包飞扬现在已经是海州市临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党委书记,是名副其实的一把手,而他这个县长上面不但有县委书记,并且还是代理的,始终要差一截。

    不过在这次招商活动中,太过引人瞩目的包飞扬代表的海州市临港开发区发却不知为何成为整个招商团的众矢之的,到目前为止,所取得的成绩寥寥,而他的鹿鸣县却在自己的努力下取得了不少成绩,尤其是这家在马来西亚当地来说名气不的利普公司,就是通过种种优惠政策和关系从海州临港开发区那边硬生生地抢到的,这让他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说《一路青云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d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首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