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首长 > 第九百零三章 前倨后恭

正文 第九百零三章 前倨后恭

书名:首长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一直紧跟在旁边准备看好戏的卜光学脸上的闪过一丝奚落嘲讽的神情,他其实很理解包飞扬现在心里的感受,像他们这种人,出身显贵,当然不愿意受一些莫明其妙的气,尤其是当着曾经是竞争对手的卜光学等人的面,这种情况下换成是卜光学他自己,也会觉得难以接受。︽頂點小說,..o

    只是不管他们这边如何声讨或劝告,包飞扬始终摆出这样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注定这件事不可能会如同某一些人希望的那样有一个很好的解决结果,最后甚至会到无法收拾到地步。

    看到高敬良在发火,待机而动的罗建中却眼珠一转,在一边阴阳怪气地冷笑道:“呵呵,看来高主任你跟我也一样,说起来包主任的级别还比咱们高一级呢!”

    高敬良并没有仔细分辨鼎峰集团到底是个什么性质,想当然的认为包飞扬认识的不过是小公司而已,他恼火地瞪了一脸淡定从容不迫的包飞扬一眼:“什么陈总,你们开发区到现在一个大单都没有,哪里能跟霍总比?”

    与初来马来的高敬良不同,身为马来商圈中的一份子,霍利成却是十分了解鼎峰集团的份量的,听到包飞扬的话他心里却是有些惊疑不定,难道这个在自己心目中不起眼的大陆小官僚居然会认识鼎峰集团的当家人陈总,他皱了皱眉头,微黑的圆胖脸上浮现出一种怀疑的神色,用一种不太肯定的语气试探着问道:“你、你认识陈总?”

    包飞扬简短利落地回答道:“当然!”随即反问道:“霍先生也认识陈总?”他认为同为马来商圈的霍利成如果以前也与陈永智在生意上打过交道倒也不奇怪。

    霍利成狐疑地看了看包飞扬,眼珠子一直在转来转去,突然间好像想到什么,表情好像受到什么重大的惊吓一样,他原本一直趾高气昂的脸色一瞬间变得一片苍白。就连那肥厚的双唇都在微微哆嗦:“刚刚、刚刚你说的雅君、雅君,是、是陈雅君?”

    看到霍利成惊慌的表情,包飞扬一片了然,现在当然明白他并不像自己原先猜测的那样真的认识陈永智,但也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只是轻轻diǎn了diǎn头。脸上却故意装做误解对方意思的样子说道:“看来霍先生早就认识陈小姐。”

    “不不不,我刚刚并不知道她是雅君小姐。”霍利成连忙摇了摇头,额头大汗淋漓,赶紧用右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手帕擦了擦额头的汗。他在马亚西亚虽然也算是事业上小有成就的华裔商人,但那也要看和谁比,和生意场中普通的小商贩来比,他目前也算是春风得意事业有成,但是他现在手中的那diǎn在普通商人中引以为豪的“巨额”家业,在鼎峰陈氏家族面前。就什么也不是了,那就像是一座普普通通毫不起眼的小土丘与巍耸入云气势磅礴的珠穆朗玛峰之间的差距。

    虽然利普公司与鹿鸣县在这次招商活动中确实如同卜光学所说的签了高达亿元的投资意向,但是这种协议的数额往往浮夸,而且现在还是一个意向性的项目,到目前为止其实并没有签订什么有法律效力的协议下来,实际上以霍利成目前真正的经济实力也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

    以霍利成这样的层次,他还没有机会接触马亚西亚商圈中的巨头般存在的鼎峰集团陈氏家族的高层人员,自然在这以前也没有机会见过身为陈氏三代弟子中的翘楚人物陈雅君。他刚开始在酒会中来来往往衣香鬓影的人群里无意间猛一看到如同满天微弱星辰映衬下愈发显得皎洁明亮皓月般光辉照人的陈雅君,只觉得陈雅君漂亮有气质。美女他不是没有见过,甚至在他曾经抛弃的交往过的女人中也不乏各种款式的美女,却不知为何觉得这个女人有种难言的魅力,不由自主的被她靓丽的外形所吸引,心跳如擂鼓般“咚呼咚”加速,体内荷尔蒙激素迅速上升。当时只是想不能让可以让自己怦然心动一见钟情的佳人就此消失在生命中,这一定就是自己一直以来想要找到的真爱,一定要找到机会与之结识,当时想以自己的财力、身份和地位应该可以抱得佳人归,但到了这个时候自己再细细回忆一番。越想越觉得陈雅君身上那种无法掩饰不同于众人的贵族气质不是一般人能够有的,也不是普通有钱人家的大小姐的感觉,那是一种有过多代积累的真正的公主才会拥有的贵族气质。

    如果说这时候包飞扬有可能说谎以摆脱眼前的麻烦,那么刚开始包飞扬喊的就是“雅君”,当时他还并没有联想到太多,只觉得雅君这个名字不错,比较清新脱俗,但现在和陈氏集团的姓氏一结合,才意识到这个“雅君”那很可能就是马来西亚华裔商圈中盛传的陈氏家族的天才少女陈雅君。

    在一边听着两人对话的卜光学等人很快发现刚才还一幅咄咄逼人架势的霍利成现在的表情却突然间有些不对,他们也很快想到应该是包飞扬刚刚话里所提到的鼎峰集团的缘故。

    鼎峰集团在马来西亚可谓是大名鼎鼎,他们也都知道,作为招商团的成员,他们在来之前就对整个马来西亚商圈进行过一番详细的调查和了解,可是刚刚包飞扬说话的时候,一直轻视包飞扬在马亚的招商能力的他们并没有将他口中的鼎峰集团与那个如雷贯耳的鼎峰集团联系起来,直接的忽略了过去,偶尔心中闪过一道念头,也只是认为可能是同名的公司或者是听起来发音相同的公司。毕竟大家都在声讨包飞扬,这时候却冒出一个什么鼎峰集团来,似乎与现场的氛围不大对。

    可是看到霍利成脸上一片错乱变幻的表情,听到他和包飞扬之间的对话,他们也意识到包飞扬说的鼎峰集团很可能就是那个众人周知大名鼎鼎的华商巨头鼎峰集团。

    而且鼎峰集团现在的当家人陈永智也不是什么籍籍无名之辈,那是现在陈氏家族二代一时风头无两的领军人物。此刻鼎峰集团的一个经理正在包厢里面被当做贵宾和江北省副省长徐盛教等人相谈甚欢,但要论起份量。这个集团下面小小的经理显然是远远比不上高高在上的集团的掌舵人陈永智。

    卜光学一口气憋在胸口透不出来,觉得实在是没有办法接受这样的结果,他这一次在马来西亚也算是动用了很多关系,使尽浑身解数,除了利普,还签了其他几份投资意向书。意向金额达到了五个多亿,在这次代表团的县级单位中,排名前列。而他最在意的就是压过了曾经让他挫败过的竞争对手包飞扬的临港开发区,并且从临港开发区的手上硬生生地挖来了利普的投资。

    但是这一切在包飞扬可能联系上华商巨头鼎峰集团的耀人光环面前,立刻就变得黯淡无光,甚至就是一个笑话,难道自己这一次如此的努力也还是会再次沦为包飞扬的手下败将么?

    沮丧万分的卜光学心底发出一阵无奈而深远的叹息,有一种很无力的感觉,甚至突然之间想到了一句话:既生瑜、何生亮!

    “包主任。你的意思是说,你联系上鼎峰陈氏家族的人了?这可是一个重大消息,我想徐省长听到一定会很高兴。”卜光学涩声说道,想尽量掩饰住自己心底深处那份深深的失意,让语气平和一些。

    “对对对,包主任,怎么也没有听你说起过这件事。”原本要过来指责训斥包飞扬的后知后觉的高敬良听到这里终于恍然大悟,马上见风使舵的说道。还连忙向周围看了看:“陈小姐她人呢?”光环万丈的陈氏家族三代领军人物陈雅君显然比他们之前待为上宾的霍利成要耀眼的多,要好好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说不定此行招商会有巨大的收获,如果真的能与陈氏家族谈成项目,自己这次回去后肯定是前程一片光明了。

    包飞扬当然明白高敬良变色龙般的表现所为何来,似笑非笑地看了霍利成一眼:“陈小姐说她不习惯这样的场合,就先走了。”

    “啊,怎么会这样。飞扬你怎么没有拦住她?”高敬良急得差diǎn要跺脚,显然能有机会能与之见面交流的陈氏家族三代杰出人物陈雅君会是撬动鼎峰集团能来大陆投资项目的一根最好杠杆,怎么能让她走掉,机会可是转瞬即逝啊,至于原本他极为重视的霍利成和利普公司。早就已经被他远远地抛到脑后了,只要这一次能真的能够跟陈氏家族搭上关系,就算有什么其他的负面影响,也足以抵消掉了。当然,陈氏家族的号召力也不是区区一个霍利成能够比的,陈氏家族只要稍微地摆出一个姿态,满怀恼怒的霍利成就算再怎么说,到最后肯定还是相信陈氏家族的人多。

    高敬良虽然知道副市长韩起文对新来海州工作的包飞扬并不待见,但是海州市这一次来马来西亚招商引资的成绩非常地不尽如人意,甚至还被往年成绩并不如自己的邻居靖城市给超越了,海州市的压力非常大,海州市的市领导丢不起这个面子,做为负责海州市经贸工作的外经贸委副主任高敬良也没少被韩起文训斥,这时候包飞扬联系上马来鼎峰集团陈氏家族,无疑是针强心剂,让大家的日子都好过一diǎn。

    卜光学、罗建中虽然有些想法,可是也不敢在这个关键时候破坏整个江北省的大局,卜光学毕竟还是沉稳一些,他目光闪动了几下,勉强笑了笑对站在旁边还没回过神来一脸苍白的霍利成说道:“霍总与陈小姐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有包主任从中转圜,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卜光学没有办法阻止包飞扬和陈氏家族的联系,但至少也要保住自己目前的招商成果,甚至不得不看包飞扬的脸色。

    霍利成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要不是这些天被这些华夏官员围着,吹捧得他有些飘飘然,他也不会犯这样对他来说在马来商圈以后发展很可能是致命的错误。要是真的让陈氏家族知道他竟然企图对他们的一向宠爱和引以为傲的公主动手动脚,恐怕整个马来甚至是东南亚都不会再有他的立足之地。

    “是是是,包主任。这件事还要请你向陈小姐解释,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认识一下。”霍利成连忙一改那副高高在上咄咄咄逼人的态度,一脸讨好和谦卑地对包飞扬说道。

    听到他二人的对话,从字里行间咋磨出其中意思的高敬良这时候也有些反应过来,敢情所谓的卜光学和罗建中嘴中所说的包飞扬冲撞霍利成的事情还是因为陈氏家族的大小姐而起。似乎是这位姓霍的试图对陈氏家族大小姐不轨,然后做为陈雅君的朋友包飞扬站出来阻止,才引发了后面这一系列的事情,要是这样的话,那就更没有问题了,要追究责任那也是为虎作伥站在霍利成一边的卜光学、罗建中等人的责任。

    可恨的是被这两人一面之辞的蒙蔽,他刚才差diǎn就让两人当了枪使 ,就算是现在,他试图极尽以一种亲近的态度和缓关系。也不知道包飞扬到底心里会怎么想,会对自己是什么态度,能否尽去刚才的自己的一番言行中而导致的对自己的嫌隙。

    “嗯,我知道了,这句话我会转告的,如果霍总没有别的事,那么我就先告辞了,陈小姐她们应该还在外面等我。”包飞扬很轻松地笑了笑。让心里忐忑不安的霍利成更加捉摸不透,他又转身对一脸讨好笑容的高敬良等人说道:“高主任。那我就先走了,这件事你可以向韩市长汇报,不过这次跟陈总会面,只是礼节性的拜访,不一定会谈及投资和具体的项目,所以还是不要大张旗鼓比较好。”

    看着包飞扬扬长而去的背影。高敬良等人默然良久。回过神来的高敬良看了看卜光学和罗建中,冷笑了两声说道:“呵呵,高主任、卜县长,你们真是好手段,高某差diǎn就没看清楚。”

    高敬良对卜光学与罗建中刚才趁机拿他当枪使的做法非常不满。他到现在想想还有些后怕,如果真为此事与很可能拉来鼎峰陈氏家族投资的包飞扬闹翻了,同时还得罪了陈氏家族大小姐,并进而造成这次江北市招商工作中的一大损失,那就是上了一个大当啊,不管自己后台再硬,回国之后肯定是被放到冷板凳上了。

    罗建中连忙嘿嘿笑了两声,立马想要撇清自己:“高主任,你作为海州市里的领导都不知道包主任他认识鼎峰陈氏家族的人,我们原本也是不知道的啊!”

    卜光学却淡淡地说道:“高主任,这次是为了省里招商引资的大局,否则以包飞扬对待霍总的态度,我们是肯定要追究到底的。”

    “霍总,我向您保证,只要你有意,这件事我们还是会追究到底,一定要让包飞扬给你道歉。”卜光学转身对霍利成说道:“你是我们鹿鸣县的投资商,我们就不能够让你受委屈,不过还请你能够在考虑我们招商工作的基础上,等这次的活动告一段落,再行追责。”

    “不用了不用了!”心怀不安余悸未消的霍利成连忙摆了摆手:“只是一个误会,是误会,就这样算了吧!”这次可真是冲撞上了一尊大神了,他只怕是没有地方买后悔药吃,哪还敢再像以前那样气势汹汹的要找人算账。

    高敬良不由意味深长地看了鹿鸣县代县长卜光学一眼,他虽然没有目睹整个事情发生的经过,但是也大概能够猜出具体的过程是怎样的。级别还不够格的霍利成没认出陈氏家族的大小姐陈雅君,行为言语有所不当,就算是包飞扬确实有所冲撞,也和陈氏家族大小姐陈雅君有关,是为了维护陈雅君,如果主动挑事儿的霍利成要是还敢揪着不放追究这件事,那就是等于自己在找死。

    卜光学当然也很清楚,他刚才所说的这一番话等于给了霍利成一个下来的台阶,而且让自己好不容易招引资过来的利普公司与鹿鸣县更加紧密地绑在了一起,可谓手段非常高明。

    不过任何阴谋诡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是一个笑话,高敬良大概也知道卜光学曾经作为全省最年轻的常务副县长在省里也有一些关系,但是和包飞扬比较起来,似乎还是包飞扬的能量更大。眼前的事情就很能说明问题,卜光学只能拉拢霍利成这样的人,而包飞扬前几天都没有什么动作,原来人家是直接冲着最大的项目投资去了,就算这次不一定能够签订什么协议,但是能够和陈氏家族的核心人物会谈,也足以向方方面面交代。(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首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