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战气凌霄 > 第51章 不可能

第51章 不可能

书名:战气凌霄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呃……”在一阵锥心般剧痛中,陆天羽幽幽睁开了双目。

    刚睁眼,立刻见到一张天仙般的脸,出现在自己面前。

    但看清楚眼前这张脸的主人装扮时,陆天羽不由大吃一惊,没想到拥有这绝世容貌之人,竟然是个男子,身穿一袭干净的白袍,给人一种飘然出尘之感。

    “你醒了。”白袍男子声音很是平淡,仿若一谭平静的湖水般,不起任何波澜。

    陆天羽不由纵目四顾,这才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陌生的房间中,屋内,还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好闻的香味。

    陆天羽再次望向白袍男子,只见他手中拿着一块白色的纱布,其上沾着一些黑色的粉末,此刻正向着自己腰身位置贴来。

    “啊!”那纱布刚一贴上,陆天羽立刻感觉到一股撕心裂肺般的剧痛,忍不住张嘴大声哀嚎起来。

    “忍一下,你腰身位置的皮肤全没了,我为你上点断续膏,很,便能长出的皮肤了。”白袍男子见状,立刻缓缓道。

    “你是谁?这又是哪里?”陆天羽闻言,立刻强忍着那撕裂般的剧痛,疑惑的追问了一句。

    “我叫司马业,这里,是黎化城的一间客栈!”白袍男子立刻淡淡道,说完,继续取出一块白纱布,粘上点黑色的断续膏粉末,贴在了陆天羽腰身之上。

    “司马兄,谢谢你救了我。”陆天羽立刻真诚的道谢了一句。

    在胡老正准备剥他脸上的皮之际,陆天羽虽然闭上了双目,但却听到了司马业的声音,后来他昏死了过去,并不知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不必问,也知道是这名叫司马业的白袍男子救了自己一命。

    “呵呵,只是举手之劳罢了,不必放在心上。”司马业立刻淡淡一笑,又是一块纱布贴在了陆天羽的腰身。

    陆天羽正准备说话,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腰身位置,像是被蚂蚁撕咬一般,传来一阵奇痒难忍之感。

    陆天羽右手一抬,忍不住就想去抓几下。

    “别抓,这是断续膏的药力发作,若是一抓,那你这腰身位置,就得被抓出一个血洞来了。”司马业见状,立刻出言阻止。

    “好。”陆天羽艰难的答了句,只得咬牙忍受着那种奇痒之感。

    时间慢慢过去,在陆天羽的忍耐到了极限之际,猝然,那股奇痒之感陡然消失踪,随之一阵清凉感传来,陆天羽不由感觉十分的舒服。

    “行了,断续膏的药力已经全部渗透进你体内,只须三个时辰,便可生出的血肉,你要记住,在这三个时辰内,千万不可动一下,如若不然,就会前功尽弃的。”司马业交代了一句,立刻起身向着门外走去,边走便丢下一句话:“我就住在旁边的客房内,三个时辰后,你好了就来找我。”

    “好的,司马兄。”陆天羽立刻答了句,就这么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不敢动分毫。

    回到自己的房间,司马业立刻将房门关牢,随手在房内一挥,布置下一层形禁制。

    “但愿我没有看错人,这小子不但掌握了那门消失了近万年的绝学,而且还是难得的五行灵根之体,应该符合条件。”司马业自言自语的喃喃嘀咕了一句,立刻一跃跳上了床,开始闭目凝神修炼起来。

    时间悄然飞逝,三个时辰很便过去了。

    除了初始之际有着一阵阵的剧痛感传来,陆天羽难以忍受外,最后的两个时辰,却是没有半点感觉。

    时辰一到,陆天羽立刻抬起右手,慢慢撕开了贴在腰身位置的一块纱布。

    看清楚纱布下的境况,陆天羽不由震惊的睁圆了双目,只见那纱布下,亦然生出了一层的皮肤,而且显得异常的晶莹雪白,仿若初生婴儿的肌肤一般。

    撕下一块块纱布,每一处位置,都生出了的肌肤,陆天羽不由暗暗感叹不已,这司马业给自己用的断续膏,还真是逆天之物,竟然有着如此奇效。

    一跃下了床,陆天羽已半点不适,走到墙角位置,取下架子上的那盆清水,陆天羽简单的擦拭了一下身子,立刻从储物袋内取出一件干净的青色长袍,穿在了身上。

    做完这一切,陆天羽想起司马业临走前交代的事情,立刻开门而出,来到旁边的客房门口,敲响了房门。

    “进来把。”司马业霍然睁开双目,随手一挥,立刻将房门打开。

    陆天羽进入房中,反手将门关上,转身之际,那司马业也已下了床,走到桌边坐定。

    “坐下把。”司马业为陆天羽倒了杯茶,指着身旁的椅子淡淡道。

    “小弟再次多谢司马兄的救命之恩。”陆天羽并未落座,而是对着司马业深

    深一躬,极为真诚的行了一礼。

    这次若不是司马业出手,自己定会被那变.态的胡老活活剥皮,折磨致死,此等大恩,已然不是言语能够表达的。

    “不必客气,不知小兄弟如何称呼?来这黎化城又有何事?”司马业眼皮也没抬,只是淡淡的问道。

    “小弟陆天羽,只因要去流云派,路经此地,想暂时在这里歇歇脚,没想到却是误进了黑店,差点性命难保。”陆天羽立刻脸带愧色的道。

    “这也没什么,想必是陆兄弟你初次出门,经验尚浅,这才不小心中招了把,日后小心点便是了。”司马业立刻淡淡道。

    “恩。”陆天羽立刻点了点头,虚心受教。

    “冒昧的问一句,陆兄弟,你这次前去流云派,是不是想去参加流云派每年一度的弟子选拔大赛?”司马业突然抬头望向陆天羽,疑惑的问道。

    “恩,小弟正有此意。”陆天羽立刻据实答道。

    “呵呵,正好,我也是前去流云派,参加弟子选拔大赛的,我们正好搭个伴,路上也不会太孤独了,不知陆兄弟意下如何?”司马业立刻笑着道。

    “那当然好,只要司马兄不嫌弃小弟愚钝,小弟自是乐意与你结伴同行。”陆天羽闻言,心情大好的笑着点了点头。

    陆天羽正担心没机会报答司马业了,既然他也是与自己一样,一同前去参加流云派弟子选拔大赛的,那就太好了,日后若是有机会,定好好报答他才行。

    “说好了,明日我们便启程,到时候我去叫你。”司马业似乎不愿再交谈下去,立刻淡淡的道。话中,已然隐含着逐客之意。

    “恩,司马兄,那小弟不打扰你了,告辞。”陆天羽立刻听出弦外之音,站起身来,离开了司马业的房间。

    “这司马兄倒也有趣,喜欢和女子一样,在身上洒些香粉之类的东西。”陆天羽出了门,心中不由暗暗嘀咕了一句,刚才,在和司马业交谈之际,他又隐隐闻到了那股不知名的淡淡香味,正是从司马业身上散发出来的。

    回到房间,陆天羽立刻关紧房门,开始运功修炼起来,他得好好的养精蓄锐,为明日启程前去流云派做好准备。

    夕阳,洒下最后一缕余辉,缓缓沉入西方天际,逐渐将黑暗,笼罩大地。

    黎化城外,迅速驶来一辆极为豪华的马车,驾车之人,竟然是个独臂老者。

    “驾!”马车来到城门口之际,那独臂老者立刻一拉缰绳,让马儿停了下来,然后扭头向着车内之人询问道:“大小姐,我们已经抵达黎化城了,此时天色已晚,我们是在这城内留宿一晚呢,还是继续赶路?”

    “在城中留宿一晚把,我正好去见见堂兄,直接去我堂兄的府邸便行了。”车内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

    “好的,大小姐!”独臂老者闻言,迅速一挥手,丢出一枚黑色令牌,直接落在了为首那名守门士兵的手中。

    “请进!”那为首士兵看清楚手中令牌,立刻脸色剧变,连忙恭敬的将令牌归还,对着独臂老者做了个请的姿势。

    “驾!”独臂老者一脸冷漠的点了点头,猛然一拉缰绳,马车立刻卷起一地飞尘,呼啸着驶进了城中。

    不久,马车便停在了王氏酒楼前方,车内走出一名女子,身后还跟着几个白发老者,这些人,正是王翠娥一行。

    但刚一出马车,王翠娥仰首望向酒楼旁边那座豪华的府邸之际,不由脸色剧变,只见府邸大门两侧,竟然悬挂着两匹白幡,迎风招展中,发出阵阵沙沙脆响,在落日的余辉下,吓得格外的凄凉。

    “莫非堂兄家里出事了?”王翠娥的脸色立刻变得阴沉起来,带着众王家供奉,直奔前方府邸。

    很,王翠娥一行,便在开门小厮的带领下,见到了这座府邸的主人王全发,此人,正是王翠娥的堂兄,也是那死去的王少父亲。

    “堂兄,到底发生何事了?为何贵府大门前挂起了白幡?”王翠娥开门见山的问道。

    “堂妹啊,你不知道,我那可怜的儿,今天被人杀死了。”王全发闻言,顿时忍不住悲从中来,老泪哗哗洒落。

    “是谁这么大胆?竟敢杀我侄儿?”王翠娥顿时暴怒的厉喝起来。

    “此事,还是让胡老向你细述吧。”王全发悲痛的指了指身旁的胡老。

    “大小姐,事情是这样的……”胡老立刻带着悲愤之情,将白天发生的事情详细的讲述了一遍。

    “你说那小子使用的战技很是诡异,竟然是右手成斧形?不可能,这绝不可能,那小畜生明明已经死了,怎么可能还会出现在这里?”王翠娥听完,立刻失心疯似的尖声大叫起来。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战气凌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