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三国重生马孟起 > 第五十九章 崔安马超战吕解题

第五十九章 崔安马超战吕解题

书名:三国重生马孟起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介绍完吕布,吕布也和众人见礼过后,崔安也上了已经给他准备好的战马。

    公平比试,自然是都不可用自己的战马,而双方骑的都是徐州军中随机选出来的最为普通的战马。

    崔安上了马后,对吕布一抱拳,“扶风崔安崔福达,前来领教!”

    “五原吕布吕奉先!”

    话音刚落,两人就开始了战斗。要说两人都是用戟的高手,而且招式上基本都是以攻击为主的,所以两人战斗得是相当激烈。战了三十几个回合,不分胜负,你来我往,好不热闹。两人是都用上了真本事,都把对方当成了一个好对手。

    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像陶商曹豹这号人,只能说是在看热闹,而马超则心里清楚得很,别看如今两人看似未分胜负,不过一会儿崔安就会顶不住的。

    果然,好像是为了证实马超所想,场上有了变化。

    吕布对崔安说道:“崔福达,你就这些本事了吗?””“

    崔安一听这个气啊,心说俺这本事你看不起怎地,“少废话,吕奉先,吃俺一戟!”

    说着,崔安又加紧了进攻,一柄画戟是上下翻飞,但吕布防御他的进攻那是滴水不漏,他那些招式对吕布没什么太大影响。

    吕布见对方加速进攻了,自己也开始加了进攻的速度。如此一来,崔安已经慢慢吃不消了,吕布的本事可不是吹出来的,那是有真本事的人,毕竟人家实力在那呢,绝不是崔安能胜得了的。

    十个回合,二十回合,三十回合,两人打斗了六十回合依旧是胜负未分。不过崔安已经显出败势来了,果然在第六十四个回合的时候,吕布一戟扎死了,当然不是崔安,而是崔安坐下的战马。

    崔安看似能保证自己不让吕布伤着,但却没能保住自己的马。马超见状连忙对吕布喊道:“吕奉先,不用再战了,此战我们败了,我认输!”

    吕布一听,自然也就没有了下一步的动作。而崔安因战马的死而从马上落地后,他也听到了马超的话,知道主公是在保护自己。

    他对吕布说道:“吕奉先,你赢了!但俺还是不服你,以后俺还是会再找你的!”

    “随时奉陪!”

    确实是对手难求,如今的吕布已经是不知有多少年没有今日这般畅的感觉了。他倒是也希望自己天天能战个几十几百回合,可惜却没对手。

    别人也许看不出什么来,但马超心里清楚,吕布本来是能伤到崔安的。但他却手下留情了,只是杀了战马,马超知道,这是吕布在还当初自己在弾汗山鲜卑王庭帮他忙的情。他对吕布点了点头以示感谢。

    不过吕布只是看了马超一眼却什么都没表示,但马超明白,不管吕布以后会是什么样,但至少目前他还是那个恩怨分明,知恩图报的吕奉先。至于他一点儿点儿的转变,也多少和他的种种经历有关,吕布的一些地方,马超还算是很欣赏的,只是大家还没可能成为朋友。

    崔安回到了马超身边,“主公,俺输了。”

    “福达,这不怪你,换谁都得输!”

    马超对这些看得倒很淡,胜败乃兵家常事,他自然不会因为一局的输赢而怎么样。还有最后一局,在他看来,全力以赴去拿下最后一局才是最重要的。

    此局武比的胜利也在陶谦的意料之中,他对吕布那是非常感谢。…,,.

    “陶刺史,布还有事回晋阳,只能先行一步了!”

    吕布是急着回并州,他可不喜欢看什么公平竞争。今日看到了马超,吕布想马上赶回去把这消息和好友张杨说说。他知道张杨很关心马超,所以如今有了他的消息,吕布觉得自然是第一时间通知张杨。

    其实张扬在当初马超跑了之后,还是挺担心他的。而马超觉得自己一天居定所,在各个州来回游荡,他觉得也没什么联系张杨的。而等以后回凉州了,自然是一定要联系。

    陶谦见吕布执意要走,也就没做挽留。毕竟吕布不是他徐州的人,而是请来帮忙助阵的客人,而既然人家执意要回去,自己这边也不便挽留了。

    他亲自把吕布送出了校场,吕布不只是帮了自己一个大忙,重要的是吕布的身份。他身为好友丁原丁建阳的义子,出于对朋友的敬重,陶谦也是必须要送送吕布的。

    临分别前,陶谦还说了代我向你义父建阳老弟问好之类的话,吕布答应后,就踏上了回并州的路。本来陶谦是想送吕布点财物以示感谢,但又一想好友丁建阳那脾气,最后还是算了。

    他送吕布走后,就该开始第三局了。此局自然不能还在校场比试了,于是众人又回到了刺史府,到了会客厅后,分宾主落座。

    过了片刻,陈珪说道:“这第二局,大家有目共睹,此局武比,陶家陶商胜!”

    陶商这小子可乐坏了,好不容易扳回了一局,虽说没自己什么事,但那也是自己当刺史的父亲找的人不是。这吕布实在是太帅了,不光是人长得帅,关键是人家那武艺,估计是天下第一吧。

    这回陶商还真想对了,他长这么大,没判断对过几件事,但这事算是其中之一了。

    陶谦在陈珪说完后说道:“诸位,如今只剩下这最后的关键一局了。想必各位也应该有所了解,这最后一局是由我们徐州最德高望重的长者,名老者来出题!”

    只听名老人说道:“老朽不惜远道而来,就是因陶刺史之请。前两局老朽其实也看了,不错,很不错,也不枉老朽远道而来。如今这第三题由老朽来出,那老朽就当仁不让了。诸位请听好了!”

    还没说题,名老人先是扫视了下众人,其他七人倒是都在看他,不过心里想得东西那就差太多了。

    陶谦想的是,一切都在自己的意料之中,估计这第三局也不会有变数。只要第三局双方平手,那么就将进行自己的最后一步计划。

    而陶商和马超都是全神贯注地在听名老人说话,都在想着一定要赢得第三局。但他们想要的却不同,陶商想着的是抱得美人归,而马超则想的是钱粮。之前早就说好了,自己这次帮糜家,糜家事成之后会把所有的钱都去当屯粮的本钱。

    崔安想的是,今日自己败给了吕布,印证了当初老师说的话,而且确实是人上有人,天外有天。今后自己还得练好武,以后也好有机会再战吕布。

    而曹豹呢,他想的则是这吕布吕奉先也太厉害了,当时听刺史说的那些话自己还以为是吹牛,但结果还真不是吹,吕布真算是天下双了吧。

    旁边的陈珪是这么想的,这回这个公平比试,三局已经过了两局,双方各胜一局,最后这局千万别是陶家那小子赢。就他那样怎么配得上糜家那丫头,要自己看,他和马家那小子可没法比。…,,.

    而要说心情最糟的,那就当属糜太公了。他是万万没想到,陶谦居然请了个如此的狠人,连自己看好的崔安都不是对手。他只希望马超能一举拿下这最后一局,如此一来,也不枉自己得罪陶谦了。

    名老人继续说道:“前几日,老朽想出了一个问题,不知大家谁能解答下?”

    说着他不知从哪拿出个物件来,然后往案上一放。马超看到就是一愣,太像了,像什么,像前世的天平。他倒是不知道这大汉有没有天平这东西,但名老人拿的确实就是天平,不过是竹制的而已。

    这确实是马超孤陋寡闻了,天平这东西在古代早就有了。这时的天平是以竹片做横梁,丝线为提丝,而两端各悬一铜盘。

    接着名老人又说道:“老朽这一共有十二枚外观一模一样的玉佩,只是其中之一在重量上与其他十一枚皆不相同,而其他十一枚重量则完全相同,只有那一枚却不知其轻重。请问如何用天平最多称量三次就可把与众不同的那枚找出来?”

    众人一听问题,头都大了。不知轻重,最多用天平称量三次就能找出那不一样的出来了?这也太难了吧,其他人都在那冥思苦想,到底怎么能至多三次就找出那枚不知轻重的玉佩来。

    陶商听了问题后他是完全没辙,至于马超,他对这题倒是有些印象,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要想记起来怎么去称量的,也只能是慢慢想。

    要说众人里表情最轻松的就是陶谦,因为一切他的掌握之中,都是按照他的预料所发展的。如今名老人出了一道这么难的题,试问天下又有几人能解答出来。

    他是非常满意的,心说糜太公啊糜太公,你如今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本来你以为用你想的这公平比试的主意就能让那马家小子赢,但我请来了并州第一武将,而名老人又出了这么一个难题,看你如今还能不能笑到最后。

    这时马超站了起来对众人说道:“各位,在下不才,刚想出了办法,还请让在下去演示给各位!”

    名老人听了马超的话后也来了兴趣,“小友请!”他对马超的印象还是很好的。

    “请陶刺史为小子准备笔,小子要用到!”陶谦让下人拿过了笔给他。

    马超来到名老人身前的案前,“先把玉佩编号分组,第一组一、二、三,四。第二组五、六、七,八。第三组则是九、十、十一,十二。”他说着边用笔在玉佩上标记着。

    “而第一种情况是,第一步先把随便两组分别放到天平两边,要不就是平衡,要不就是不平。”马超边说边做,众人听后见后都齐齐点头,确实只能是这样,这点大家都没疑问,都明白,而且还都看到了。

    “是平衡,那么这两组的玉佩就是那一模一样的玉佩,而与众不同的那枚就在最后的那组里。”天平依旧平衡,马超看到天平的状态后接着说道,众人继续点头,这个都明白。

    “那么第二步,就从最后的那组里随便拿出三枚玉佩,再从其他两组中随便拿出三枚玉佩,分别放在天平的两边。各位看到了依旧是平衡,那这只能说明那枚与众不同的玉佩就是最后的那组里剩下的这枚了。”说完马超拿起最后那组里剩下的那枚玉佩对众人说道。

    众人除了崔安外都明白,而且这种情况他们也都想到了。这时陶谦说话了,“这不过是一种情况罢了,请问其他种情况如何呢?”…,,.

    马超笑了笑,“陶刺史莫要着急,请听小子一一为各位道来!”

    “刚才刺史所言不错,这非是一种最为简单的情况而已,还有几种情况请听在下说完。”说完马超把与众不同的那枚玉佩又放了回去。

    “我们还是从第一种情况平衡之后开始说,各位都知道了平衡后,那么与众不同的那枚就在最后的那组里。那么第二步,还是从最后的那组里随便拿出三枚玉佩,再从之前两组中随便拿出三枚玉佩,分别放在天平的两边。各位看到了,这次却不是平衡,那么这说明那枚与众不同的玉佩就在刚才从最后那组里拿出的三个玉佩里,而这时我们也知道了那枚玉佩的轻重。”

    众人一看,可不是吗,装着最后那组拿出来的三个玉佩的铜盘是比另一个低了些,这就说明那枚与众不同的玉佩比其他的都轻。

    马超一笑,“那么第三步,我们从最后那组的三枚玉佩中随便拿出两枚来,再分别放在天平的两边。又是平衡,那么这枚就是那枚与众不同的玉佩了!”说着,他拿起了三枚中的最后一枚。

    停顿了一下,马超又说道:“当然还有这么一种情况,还是从最后那组三枚玉佩中随便拿出两枚来,分别放在天平两边。但却是不平衡,那么之前我们知道了那枚玉佩要比其他的都轻,所以这枚就是那枚玉佩了!”马超拿起了那稍低些铜盘里的玉佩来。

    “不错,这也是一种情况。请问其他情况如何呢?”问话的是陈珪,这两种情况他都想到了,他想了解其他情况是怎么用三次就找出那枚玉佩的。

    “好,我们继续说其他的情况。第二种情况的第一步还是随便拿出两组,分别放在天平两边,可这回各位也看到了,是不平衡。那么这就说明,那枚玉佩必在此二组中,这边标记的是一到四,那边标记的则是五到八。而我们不知道那枚玉佩的轻重,所以一定要记住此时天平的状态!”

    马超把随机两组玉佩的编号和众人说了,而且让大家记住天平的状态。这时众人都记住了,是一二三四那边低于五六七八那边。

    “第二步则把一、五、六,七玉佩组成一组,八、九、十,十一玉佩组成另一组,分别放在天平两边。这回依旧是两种情况,各位看到是平衡的情况,那则说明那枚玉佩必在二、三,四玉佩中。那么第三步我们还是按照之前第一种情况的第三步做就可找到那枚玉佩了!”马超边说边做,最后又成功地找出了那枚玉佩来。

    名老人笑着点点头,“不错,很不错!”

    马超这回却没有再演示,只是继续说道:“那么如果在第二步中各位看到了不平的情况,而且天平的状态和之前没有改变的话,那么那枚玉佩不是一就是八了!最后第三步则随便拿出一枚玉佩和一或者八来称量,平衡的话,自然是剩下的那个。不平的话,那自然就是正常玉佩以外的那个了嘛!”

    “我们继续第二种情况,如果在第二步中各位看到的还是不平,但天平的状态有所改变的话,那么那枚玉佩一定就是五、六,七中的一个。而这时候那枚玉佩的轻重也知道了,我们只要还是依照第一种情况的第三步做就可以找到那枚玉佩了!”

    话音刚落,响起了掌声,这掌声来源不是别人,正是出题者名老人。

    “所言不错,完全正确!”接下来名老人又简单地讲了讲如何用最多三次就能称量出那枚与众不同的玉佩出来。

    众人听了两人的话后,都明白了,按照马超的思路那么一想,还确实是这么回事。原来是这样啊,听得众人是心服口服。

    名老人对马超是赞不绝口,说自己也是想了一个多时辰才想出来的,没想到马超能这么就想出方法来,真是后生可畏啊,把马超说得都不好意思了。

    要说心情最差的那绝对是陶谦,他怎么也没想到连这样的题马超都能解答出来。他只能想这就是天意啊,天意难违,谁也没办法。

    ,,.

    多小说最章节请:57小说或直接访问57xs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三国重生马孟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