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三国重生马孟起 > 第二一三章 马孟起求人寻人

第二一三章 马孟起求人寻人

书名:三国重生马孟起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今天应该发两章,但也是两章写一起发出来了,就不再分两章发了。

    ------------------------------------------------------

    如今张飞都已经投奔了自己,马超知道,此时自己手下的队伍是又一次地壮大了。

    其实想想如今自己的属下,这人确实也不算太少了。先不提青州的管亥他们,就说此时自己的属下吧。武力上有崔安、张飞和武安国他们,这几人都当得是沙场大将,而练兵,统筹全局有陈到这么个人才,至于有勇有谋的,那还有庞德。虽然庞德自己没有把他带到陇县安排官职,但自己父亲马腾留给自己的五千私兵必须要有人管着才行,所以庞德他一时半会儿他确实还脱不开身。但庞德他也是自己的属下,而自己对他也是很看重,这个都是没错的。要是再加上管亥、臧霸还有廖化他们,那人可就更多了。

    不想不知道,一想,这人确实也不算少了,至少在武力上来说,马超暂时还是挺满意的。

    等到了晚上,马超在刺史府设宴宴请张飞,而崔安、陈到和武安国他们几个也自然都作陪。毕竟大家以后都是一个主公,都是同僚了,所以马超此时也有意让他们好好多接触接触,先熟悉一下更好。

    “主公!”众人给马超见礼。

    马超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双手对着众人向下轻按,说道:“各位,都坐吧!!”

    “谢主公!”别看就只有四个人的声音,但那声响确实不小。

    众人分宾主落座,这次设宴宴请张飞,来的都是马超的嫡系,加上张飞一共是四个。

    马超自然是坐在最上位,然后他的左右边第一位当然就是今rì刚来投奔他的张飞,而张飞的旁边则是崔安。马超的右手边的第一位则是陈到,而陈到的旁边当然那就是武安国了。

    “好,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

    案上都摆好了吃食后,马超对众人说道。主公发话了,众人自然都不能不认真听了。

    “这位是刚从涿郡涿县而来的张飞张益德,以后益德就与大家一样,都在我的手下做事,望大家能多亲多近,互相帮助!!”

    马超抬手一指左侧的张飞,笑着对众人说道。而众人在听了自己主公说的之后也点了点头,而张飞则对几人一拱手,算是先行的见礼了。

    然后马超指向了崔安,对张飞说道:“这位益德都认得了,扶风崔安崔福达!至于福达的武艺就不用我再多说了吧,益德你是知晓的!”显然,马超也想起了当初的事儿来。

    张飞赶紧施礼,“飞见过福达兄!福达兄之武艺,飞佩服之至!!”

    以前在涿郡的时候,张飞就和崔安有些交情。但交情归交情,在如今的这种场合,该见礼还得见礼。而崔安是所有人里年纪最大的,张飞呢则是年纪最小的那个,所以这一声福达兄,叫的倒是没错。

    崔安听了张飞的话后,则是咧嘴一笑,“哈哈,主公说今儿有熟人来了,俺之前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小子啊!俺这都……”

    “咳咳……”

    马超赶紧咳嗽了两声,是想提醒崔安一下,那意思是你也注意一下场合,如今这么正式引荐益德呢,你要是想叙旧的话就等完事再说。

    崔安明白自己主公的意思,他倒是不敢再吱声了,话锋一转,拱手说道:“见过益德老弟!”

    张飞对此则是一笑,尽管他和崔安接触的时rì不多,但他却知道,崔安和自己的xìng格也差不了多少。同样都是豪爽,直爽的人,可是要想和他称兄道弟,那么就必须得是他能认可你才行,无论是认可你哪个方面,反正只要是他能认可你了,那是什么都好说。但要是反之的话,那可就什么都不好说了。如此崔安的一句话,就代表着认可了自己,张飞对此明白得很。

    崔安这边是介绍完了,马超又一指陈到,“益德,这位就是汝南陈到陈叔至!叔至在练兵的方面很有水平,绝对是个中翘楚!!”

    张飞一听马超所说,心里清楚,自己主公可不会随随便便地就去夸人,可如果他要是说谁哪方面怎么好了,那对方的本事只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而如今的张飞对谁也不敢轻易小看,对自己主公的手下他就更是不敢小看了。

    他忙拱手说道:“飞见过叔至兄!以后有什么需要叔至兄的地方,还望叔至兄不吝指教!”

    陈到闻言则是一笑,“益德可别听主公说的什么个中翘楚,到的本事自认为还是不如主公多矣啊!不过益德要是不嫌弃的话,大家有机会倒是可以互相探讨探讨!”

    “哪能,飞求之不得啊,在此先谢过叔至兄了!”

    陈到这边也介绍完了,最后马超则一指武安国,说道:“益德,这位便是北海武安国,手中一柄长柄铁锤,沙场之上令敌胆寒!!”

    张飞明白,马超的这几句话的意思就是,武安国有勇力,武艺不错,但绝对没崔安高,但也是一员沙场大将。而且以他的经验来看,武安国确实是不可小觑。

    “飞见过武安兄,飞自小便喜好习武,望今后武安兄能不吝赐教!”

    武安国心说,主公您这不是害我吗,那福达兄能看得上的人,武艺还能差到哪去?还说我是沙场之上令敌胆寒,那这么说的话,福达兄可都让敌人尿裤子了,我这算个什么啊。

    不过他也不敢反驳马超什么,连忙对张飞抱拳说道:“赐教不敢当,以后和益德切磋武艺,共同进步,共同进步!”

    马超心中暗笑,还共同进步,你不被三爷虐就不错了。如今来说,马超能感觉出来张飞武艺又有所进步,但要说具体的比武安国高上多少,那他可就不知道了。所谓“是骡子是马,牵出来遛遛”,如此才行啊。

    可无论是陈到还是武安国,就算是连崔安也是明白一点儿的,那就是自己主公如此郑重地把张飞和几人彼此做了介绍,这就说明自己主公确实是很重视张飞其人,要不也不会如此了。其实确实是这么回事儿,马超他就是这么想的,他也想让几人明白自己的意思。

    一顿晚宴,众人吃得那确实是宾主尽欢,当然这时候其实已经没人再把张飞当客人了,早就都是自己人了吗。而且在酒桌上确实能增进感情,虽然说如今众人并不是在一张桌上,但效果却是没什么太大区别的。人都是一回生,两回熟,三回是朋友了,所以都是这么回事儿,慢慢也就熟悉了。而且几人的xìng格都不错,还有马超在其中起的作用,所以算是意气相投了。

    晚宴过后,马超给张飞安排了住处,然后两人在屋中谈着这些年所发生的事儿。当然因为今天最开始马超听了张飞讲,所以这时候是他给张飞讲,而张飞则是听马超讲。当然马超他也不会所有的事儿都讲,那样儿的话时间也根本不够,太多了。所以他此时只是挑了重点的重要事件对张飞讲了,比如说在凉州敦煌郡玉门关剿灭马贼,然后是之后自己带兵围剿黄巾等等,这些往年的战绩。

    作为主公来说,马超倒不是在张飞面前炫耀自己,因为他觉得这些都没必要。但就因为自己是主公,所以必须要给自己属下一个跟着自己就能有前途的这么一个信心吧,至少要让自己的属下能看到前途是一片光明的,而马超就是这么个意思。世人哪有不图名利的,就算有不为名儿的人,但绝对是会为了自己的利益的,跑不了这个。就像那话说得一样,“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其实就是如此了。

    而马超所说的确实有效果,张飞听后,那是很向往今后的rì子。虽然他早就知道马超的一些所作所为,但外人传言和亲耳听当事人所说,这个感觉明显是不一样的。张飞同样也向往着,有朝一rì能和自己主公征战沙场,那也不枉男子汉大丈夫在世间走一遭了。而像如今张飞这个年纪的热血男儿,而且还有着高超武艺的,要说不向往征战沙场,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张飞其实就是如此,以前还因为自己的老爹健在,而且师父也还都在,所以他这样的心思还差了一些,毕竟有所牵挂嘛。想着一切等自己长大了,自己到时自然会有所选择,选好自己的道路。但他父亲和师父都不在了之后,张飞的这种心思就重了,因为再也没什么牵挂了,而且自己老爹还就希望自己能出人头地,跟随着自己主公,并且张飞再也没有人约束他了,他自然就更加地向往着沙场征战。在他的想法中,男儿本当如此才是。

    -----------------------------------------------------

    第二rì一大早,马超几人在院中练武,还有就做些简单地切磋。毕竟张飞来了嘛,所以增进感情除了在酒桌上之外,同样身为武将,切磋一下其实也是可以有如此效果的。

    而马超在见到了张飞的兵器后,他突然想起了当初答应张飞的一件事来。因为记得好像自己以前在涿郡临离开的时候和他说过,说他要是来陇西的时候,自己会给他一个惊喜。但如今的这个情况,是张飞给了自己一个惊喜,可自己却没能给人家一个惊喜啊。唉,自己这当主公的,居然是食言了。

    想当初在涿郡的时候,马超想得其实很简单,因为记得马家先祖马援公给马家后人留下了一块天外陨铁,重达一百二十斤。而当时马超的意思就是,用这块一百二十斤的天外陨铁打造出两件兵器,一件自然就是自己所用的长枪,而另一件则是要送给张飞的长矛。

    而马援留下的那块天外陨铁,马超自然不会把它背在身上,他是一直都把它放在了陇西的家中,而一直都是在箱子里放着的。不过马超却是一直都在寻找能用天外陨铁打造兵器的铁匠,不过他之前走了那么多个州郡,也经过了那么多个铁匠铺,但却从来也没见过一个能用天外陨铁打造兵器的铁匠。而就因为马超很关注铁匠铺,所以在青州他才发现了当时还在做铁匠的武安国。

    于是就这样,在走了那么多个州郡也无果后,久而久之,马超就把天外陨铁的事儿给抛到脑后了。因为后来他当上了敦煌太守,致力于剿灭马贼,之后又进了京,然后奉命去围剿黄巾,马超的事儿太多,他也太忙,所以也就没再想起来天外陨铁的事儿。直到今rì他看到了张飞还有他的兵器后,马超这才想了起来,还有这么一回事儿呢,自己却是给忘了啊。

    可自己想得倒是挺好,想用那块天外陨铁来打造兵器,但上哪儿去找能用天外陨铁打造兵器的匠人啊。要说马超他对打造兵器,打铁这方面的事儿,可以说是七窍通了六窍,是一窍不通啊。所以他哪懂这些啊,但这时候既然想起来这事儿了,自己也不能不再好好想想了。

    几人练完武后,马超把张飞他们几人给叫到了屋中,他准备好好问问他们,没准他们能知道些什么也不一定。一人智短,多人智就长点儿呗,三个臭皮匠还赛过诸葛亮呢,对不。

    “主公!”

    “好,都坐吧!”

    “诺!”

    “各位,不知你们谁知道哪儿有技艺高超的铁匠?”

    几人坐下后,马超是先开口询问。他如今是急需知道这个,这样儿的事儿是宜早不宜迟啊。之前是自己给忘了,不过这时候既然都想起来了,那么如果能解决的话就赶紧解决了吧。

    几人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为何主公问了这么一句。这技艺高超的铁匠,还真就是不知道啊。最后几人都不约而同地看向了武安国,那意思你以前可当过铁匠,所以应该知道一些吧。就连马超最后也是看向了武安国,那意思,你倒是说两句啊。

    武安国一看众人都看着自己,自己也不能不说话,于是说道:“回主公,属下虽然是做过一段时rì的铁匠,但对这个确实还不算是太了解,您让属下再好好想想!”

    马超听后,眼前一亮,心说有门儿啊,武安国可没说一点儿都不知道,他说再好好想想,那么没准他能想起来什么也说不定。但马超对他也没抱什么太大的希望,但有希望总是要比没有希望好啊,毕竟有希望总是好的是吧。

    听了马超的话后,此时的武安国坐在那儿是冥思苦想,而其他几人也知道,所以自然也都没打扰他。武安国这时候也是绞尽了脑汁,但就是没想出来什么,而且他动作也一点儿不少。一会儿是用手拍拍脑袋,一会儿又用手挠挠脸的,崔安看着他,是想笑也不敢笑,只能强憋着,生怕自己笑了之后被马超说。

    突然,武安国一怕桌案,大声说道:“主公,属下想起来了!!”

    就这么一下,把崔安吓了一跳。刚才这小子是憋着没笑,不过之后又走神了,结果被武安国这么一下给吓了一跳。

    “俺说武小子,你不能轻点儿拍啊!!”

    “好了,好了,都别说了,听武安国一人说!武安你说吧,你是想起什么来了?”

    崔安听了马超的话后,一缩脖子,他是不敢再说什么了。

    “诺!”武安国也没管崔安,他稍微组织了一下语言,想着该如何回复自己主公。

    “回主公,事情是这样的!记得当年属下还在青州当铁匠的时候,曾见过一位老铁匠打造兵器,然后属下当时很是佩服,就说了一句:‘您老可真是技艺高超啊!’可谁知道老铁匠听后却撇了撇嘴,对属下说道:‘小子,你这话说得,可见你还是见识短浅啊!我这算什么,人家郑浑,那才是真正的技艺高超,技艺非凡之辈,我不如人家多矣!!’说完之后,他还不住地摇头。属下想说的就是这件事,不知对主公有没有什么帮助,至于其他的属下就不得而知了!”

    如今武安国把自己所知道的都和马超说了,再多的他就不知道了。

    “郑浑,郑浑……”

    马超嘀咕着郑浑的名字,这名字你还别说,他还真就听说过,不过就是印象不深刻罢了,要不不可能想不起来什么啊,但知道确实还是知道的。

    马超一拍桌案,对武安国说道:“好,很好,此事武安你算是立了一功!不过郑浑此人,武安你知不知道他到底是何地方之人?”

    “这,属下听老铁匠说,他好像是河南人!”武安国确定地回答道。

    “河南郑浑,好,我要找的估计就是此人了,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

    此时的马超已经想到了关于河南郑浑的一些东西,要是自己没记错的话,郑浑他最后做到过将作大匠,而且对打造兵器方面,据说很有研究,那就是他了。

    不过稍微想了一下之后,马超这是又犯了难了。是啊,不得不为难,虽说如今是知道了河南郑浑,但河南那地方可不是自己的地盘啊。要说郑浑是凉州人的话,那么作为凉州刺史的自己,就算是以权谋私一下吧,相信不出多少时rì,就能把他找到的。但河南那地方是属于司隶的地方,自己的手可伸不到那块啊,所以要想找到郑浑此人,还得去求人才行,而且郑浑如今在不在河南还两说呢。他要是不在河南,没准就找不到了,也不好说啊。

    “武安啊,至于那河南郑浑,你还知不知道此人的一些详细的东西?哪怕是一点儿也可以!”

    “这……”

    武安国心说,我的主公啊,我都说了再多的东西就不得而知了,这,没有再多的东西了。

    “主公,这,还请让属下再多想想,想想!”

    武安国又开始冥思苦想了,没办法,时间太久远了,就算是有,估计也想不起来了。而马超则是抱着最后的一丝侥幸问他一次,要是真有什么,哪怕就只有一点儿,那对自己也是有用的。

    又过了一会儿,武安国眼睛一亮,“主公,记得老铁匠说过,那个郑浑好像他的祖父是什么大儒,对,就是大儒!当时老铁匠还说呢,怎么大儒的孙子却喜欢匠人的东西呢?而且他对此还特别的不理解!”

    马超狠狠地一击桌案,“好,武安你算是立了大功了!此事事成之后,我有重赏!”

    “属下为主公分忧是应该的!”

    “好了,不必谦虚,不必推辞,这都是你应得的!”

    这事完事了之后,几人都各忙各的去了。而马超则提笔写了封信,他这是要找人帮忙。没办法,不找人帮忙是不行,自己在司隶在河南根本就没什么势力,所以找郑浑的事儿必须得求人啊。虽然马超不想求人,但为了天外陨铁的事儿,他觉得求人一次也值了,是值得的。

    马超这封信既不是写给刘宏,也不是写给张让,而是写给何进的。对,就是给他的。因为在司隶,势力最大的你可以说是当皇帝的刘宏,但绝对不是十常侍之首的张让,不过曾经当过屠户的何进,他的势力其实也不小。

    但要说在司隶,尤其是河南找一个人的话,马超不可能让刘宏去找,而张让自然也没有何进更合适。何进他可是做过河南尹的人,所以让他在河南找一个人,这事儿对别人来说可能很难,但对他何进来说,其实也就是几句话的事儿。

    马超对何进能帮忙此事,他是有九成九的把握能成。因为何进如今正是想要好好笼络自己,自己对此也是很清楚的,所以此时有事儿正好求到他了,而且对他来说也并不是什么特别困难的事儿,那么这个人情,如果自己是何进的话,自己也很乐意送出去的。

    信写好后,封好了。然后马超就派了专人,让他把信送到雒阳的大将军府,而马超自然就在凉州等着何进的消息了。

    m.阅读。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三国重生马孟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