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三国重生马孟起 > 第二一八章 中奸计三人殒命(上)

第二一八章 中奸计三人殒命(上)

书名:三国重生马孟起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身为属下自当为主公分忧才是!”

    说完了这句话后,成公英此时已来到了韩遂近前,然后在他的耳边低声耳语了几句,“属下之意是,主公只需如此……如此……如此……即可!”

    韩遂听着是不住地点头,表示很赞同。而且他从成公英的话中是看出了大的把握,如此一来,他对此是更有信心了。

    “嗯,好,好,嗯,不错!”

    等成公英把他的想法都说完了之后,韩遂狠狠地点了点头,“好,就依先生之意!!”

    之后的日子里,成公英按照自己的意思展开了行动,当然韩遂都同意了,所以自然是很顺利地就开展了。成公英的第一步很简单,那就是让韩遂的属下去收买北宫伯玉、李文侯还有边章他们的属下,当然这个也是有选择性的去收买。因为不可能谁都能被韩遂一方拉拢过来,而且万一要是泄露了那可就不好办了。

    所以成公英的意思就是,首选是去收买那些在北宫伯玉、李文侯还有边章手下干,但却不怎么受他们重视、重用的人。当然前提是这些人也没什么忠心,所以这部分人是最容易收买的了。对此,韩遂有命,说不管用什么方法,只要能收买到这样的人就好。

    然后其次就是在他们手底下举足轻重或者身居要位的人,这个身居要位怎么说呢,可以是大帐的守卫,这个对韩遂他们来说算是要位了,也可以是军中的探马斥候,这个也算是,等等吧。当然前者举足轻重的这些人绝不是轻易就能收买得了的,这些韩遂还有成公英都很清楚,所以事可为则为之,而实在不可为的话,那当然也就不用再搞什么小动作了。

    为此,可以说韩遂他是下了血本了,几乎是把家底都给掏出来了,大有一种孤注一掷的意味。要说韩遂确实为此是下了狠心了,而成公英心里对此则表示非常满意,因为在他看来,凉州名士,号称是“九曲黄河”的韩遂就该有这种魄力才是,如此自己投靠他,拜他为主才算没错,这样才不会埋没了自己的本事。

    而这段时间一来,韩遂的几个心腹属下都挺忙,都忙着和其他营的人拉关系。当然了,这些都是在暗中进行的。虽然是心腹,但韩遂可没和自己的属下说自己的目的,就说是要他们拉关系,最好能笼络住别人,越多越好,反正是来者不拒。尤其是他的女婿阎行,可把他是忙坏了,阎行此人的武艺不错,所以在其他的大营也算是能吃得开,就属他认识的人最多。可虽说他不太明白自己的岳丈大人到底要做什么,但岳丈大人有命,他这做女婿和属下的可不敢不听,所以他是很卖力地暗中进行着笼络。

    其实要说这样的事儿以前韩遂也不是没让手底下的人做过,不过他没有哪一次比这次更加的下本钱,而且还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可以说如今的韩遂就是如此了。

    “恭喜主公,贺喜主公!”

    此时韩遂的大帐中,成公英笑着对他说道。

    “不知先生,这喜从何来啊?”

    韩遂这已经算是明知故问了,他本来知道,但却不点破,其实他就是想让成公英自己说出来。

    成公英闻言则是一笑,“呵呵,主公,如今我们的计划暗中进行地很顺利,至北宫伯玉、李文侯还有边章他们都没有发现,所以属下认为,距离主公统领十万大军的日子是指日可待了!如此,还会远吗?”

    韩遂听他这么一说也笑了,他心中高兴,“这,北宫伯玉和李文侯也就算了。但边章此人可绝非易与之辈,所以能不能瞒过他,如今我还是没底啊。”

    “主公,我们的人收买他人可都是暗中进行的,就算边章他有所察觉,但也绝对不知我方的用意。更何况,我们早已收买了边章大帐的守卫,还有他身边最近的一个人,所以边章他有什么动作,我想我们都会在第一时间知晓的!!”

    “但还是‘小心驶得万年船’啊,一切定当小心谨慎才是!”

    “主公所言不错,不过属下以为,如今的时机已然成熟,所以请主公定夺!”

    成公英坚定地说道,他觉得如今已经是万事俱备了,所以就差韩遂这最后的一哆嗦了。

    “好,既然如此,那么也该是我出手的时候了!”韩遂暗中给自己鼓劲儿,此次必要成功。

    韩遂从来都不是那么优柔寡断的人,所以一下就做出了决定。说着,他紧握右手成拳状,眼中闪过了一道寒芒。正所谓是“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如今为了自己的利益,韩遂当然可以牺牲北宫伯玉他们三个人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要说当初自己可差点儿没被北宫伯玉给杀了,还好自己算是艺高人胆大,所以平安无事直到现在。而自己和李文侯的关系更是不怎么样,相互看对方都不顺眼,虽说还没到不死不休的那个地步,但想想,其实也差不多少了。最后,至于说边章嘛,反正表面上两人的关系还算可以,看样儿好像是不错,但实际的情况却只有两人的心里是最清楚的了。

    --------------------------------------------------------

    北宫伯玉这些时日以来,心情是特别不爽,就是因为自己遭逢了大败,家底算是都没了,所以他心里是一直都在滴血。要说他手下的士卒死多少,他都不会为了人去心疼什么,但遭逢如此的惨败,家底儿都没了,没兵的话自己还拿什么去获得利益啊,所以他心疼的是这个。

    好在败的又不是他自己一个人,那是四个人一起败了,所以他如今这心里算是稍微平衡了点儿。而且就凭借着自己在凉州的名声,只要再给自己些时日,那么自己一定还能拉出来几万士卒。如今这不就已经有不少人来投自己了吗,虽然战力比不上之前的队伍,但好歹有人马就行啊。反正是有人总比没有人强,这样儿也比自己当个光杆儿的大帅好千万倍。

    如今北宫伯玉想得最多的就是赶紧拉起来一支三四万人的队伍,然后好再去找汉军报仇,一雪前耻。因为之前的大败实在是太耻辱,太窝囊了,自己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所以无论如何也得报仇雪恨才行啊。

    要说平时在行军打仗的时候,北宫伯玉倒是很少在军中饮酒的,一个是喝酒容易误事,还有就是,毕竟身为主帅,所以他还得是以身作则。本来手下的人就不怎么好管理,自己要是再约束不好手下的话,那就更完了。但如今没有战事,而且又遭逢了大败,所以如今的北宫伯玉可以说是日日饮酒,借酒浇愁。虽说不至于每天都喝醉,但喝得绝对不少就是了。

    而这天晚上,北宫伯玉依旧是独自在帐中饮酒,而旁边则有人给他盛酒。北宫伯玉让人服侍惯了,所以他能不自己去做就不会自己去做,旁边得有人给他盛酒才行。而给他盛酒的这人也算是他的一个心腹吧,此人名叫王根,因为他老爹是老年得子,而且就他这么一个孩子,所以他可以说是他老爹的命根,他老爹就给他起名儿叫根。

    而他老爹老娘早都已经不在了,况且还没有别的亲人,所以说如今的王根就只有妻儿两个亲人,再多就没有了。而此时在一旁负责给北宫伯玉盛酒的王根心里正在做着斗争,因为有人交给了他一个非常艰巨的任务,那就是趁着盛酒的机会毒杀北宫伯玉。

    这个事情还得回到几日前,在几日前有个王根不认识的人秘密把他找了出来,“王根?金城的王根?”

    王根一看找他的人看样儿是个文士,但自己却不认得,所以就疑惑地问道:“你是何人?”

    结果来人一笑,“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你是谁就行了!”

    王根对此人并不感冒,不耐烦地说道:“你找我何事,没事儿的话可别烦我!”

    谁知来人摇了摇头,“王根啊,找你自然是有事,你倒是先来看看这是何物?”说着,来人从怀中掏出了一件物事来。

    要说王根本来对来人是没什么兴趣的,但一看见来人手中之物,他终于是按耐不住了,“这,这,这此物你是从何得来?快说!!”

    说着,他的手紧紧地抓住了来人的手,而此时来人的手上则拿着一支铜钗。而这只钗王根认得,那正是自己用了多年的积蓄给妻子买的,而且期间还因为意外损坏过,不过最后又被修补好了,这个是做不了假的,所以他一眼就认了出来。可是那支钗一直都戴在自己妻子头上的啊,那为何此时却在此人的手中?

    来人又是一笑,“我想我还是不来打扰你的好啊!”

    王根一听急了,“不,先生,小的刚才嘴贱,您可别在意,您给小的说说这支钗,先生是从何处得来的啊?”

    “好,既如此,那我就讲讲吧。王根,你可听好了,如今这支钗的主人正在我们手中,所以你要是听话的话,那么一切都好说,如若不然,呵呵……”

    王根听后打了个冷颤,不然的话,那么自己的妻儿就要再也见不到自己了。

    “这,先生,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啊!您可千万别……”

    对王根来说什么最重要,绝对不是金钱,权利什么的,对他来说,就是自己的妻儿最重要,所以无论如何自己都不能失去他们。

    “王根,之前都说了,只要你肯配合我们,那么一切都好说,所以你却也不必心急。说句实在话,如今你妻儿的性命可都在你的手中握着,却不在我们这儿,你说是也不是这个道理?”

    “是,是,没错,先生所言不错啊!”

    王根此时点头如捣蒜,看对方想要什么吧,自己一定会尽力满足他们。

    来人闻言点了点头,“好了,言归正传吧,我们要你做的事情其实很简单,那就是……”

    此时来人贴着王根的耳边说着,王根听得是浑身颤抖,本来他胆儿就不是很大,而如今一听对方居然找他干这么危险的事儿,他更是害怕得不得了。北宫伯玉那是什么人,不只是自己的大帅,其人更是心狠手辣,瞪眼就宰活人啊。这事儿要是被他给发现了,那自己的后果不堪设想。就算是成功了,可就凭自己这两下,能从大营中逃出来吗,最后还不得死吗。

    “这,这,先生,非,非要小的去做这个不可吗?”

    如今王根说话是直打颤,没办法,实在是把他吓得不行。

    来人缓缓摇了摇头,说道:“王根你可以拒绝,但是如此的话,我就只能说很遗憾了!”

    说完来人就转身要走,“别,别,别啊,先生留步,留步啊!小的答应了,答应了还不行吗!”

    王根此时都快要哭了,不答应的话自己妻儿就要死,而答应了最多就是自己死,可妻儿却能活,所以自己当然知道要如何做选择。

    王根一咬牙,说道:“先生,此事小的答应了,但请先生也务必要答应小的,那就是无论结果如何,还请先生保住小的妻儿性命!!”说着,王根给来人跪了下来,磕了好几个响头,来人想拦但却没拦住。

    “唉,此事我应下了,你放心就是!不管结果如何,绝不害你妻儿性命,若为此言,天地不容!”

    “谢先生,谢先生啊!”王根这才把心放了下来,至少妻儿的命是保住了。

    古人重誓,尤其是王根觉得像来人这样的,看样应该是读书人,那么更应该看重这个了。所以对方既然都立誓了,那么一切都没有问题。

    王根站起来后,来人又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瓷瓶,“这个给你,什么时候行动,自会通知于你!”

    王根是颤抖着双手把小瓷瓶给接了过来,他知道,这个小瓶里装得那就是毒药了,自己这命怎么就这么苦呢。

    王根接过了小瓷瓶后,来人就马上离开了,而王根呢,他则是怀着忐忑的心情回去了。

    再说北宫伯玉的大帐,此时王根的心里斗争不是为了别的,要说北宫伯玉对他王根可没有什么恩情,所以杀他不杀他,在王根的心里根本就没什么太大负担。只是他在想,如果北宫伯玉死了,那么自己到底要怎么才能逃跑,要不北宫伯玉死了,然后自己也死了,这有多不值啊。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dd>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三国重生马孟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