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三国重生马孟起 > 第四七五章 直臣谏言命消殒

正文 第四七五章 直臣谏言命消殒

书名:三国重生马孟起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回到更衣室冲了个澡后便开车往家赶了,回家的路上,杨沫收到了陆雪漫的短信,短信内容是工作安排,杨沫在全明星期间得配合几个赞助商参加几个活动,到时候公司会有专人安排。只不过在短信的末尾放上了一个心形图案。

    这是陆雪漫的爱意,杨沫完全能感受得到。

    回到家中,杨沫拨打电话过去,发现陆雪漫的手机早已经关机,打电话去公司询问助理才知道她又得飞跃重洋去国内处理电影院线的事情。

    眼见陆雪漫忙成这样,杨沫忍不住就有些心疼,同时还有许多愧疚。在感情上,杨沫觉得亏欠陆雪漫许多。

    正当杨沫为陆雪漫感到愧疚的时候,陆雪绯已经飞扑了出来,一把跳在了杨沫的身上,然后故弄玄虚的说道:“姐夫,你猜我给你准备了什么惊喜?”

    “嗯?”杨沫皱了皱眉头,正色道:“你在鼓捣什么?别乱来啊,到时候你姐姐教训起来,我可不会帮你说情。”

    “姐姐肯定不会知道的,我这次计划的万无一失。名字我都想好了,情人节终极派对。”陆雪绯一副得意的样子:“我说过要帮你搞定后院问题,就肯定会帮你完美的完成。”

    “什么呀?你就别捣乱了。”杨沫有些没好气的说道,他为这件事已经够烦的了,现在陆雪绯这个小魔头还要搅进来插一脚,到时候可真就乱七八糟煮成一锅粥了。

    “姐夫。你就把心放回肚子吧,一切我都已经安排妥当了。而且人员名单我都已经敲定,你就等着坐享齐人之福吧。”陆雪绯拍拍杨沫的肚子。神神秘秘的跑回了房间,真不知道她在搞什么鬼。

    陆雪绯走后,杨沫不由有些头疼,这些乱七八糟的多角关系已经够乱的了,雪绯还要进来搅稀泥,这不是越搞越乱套的前奏吗?

    不行,一定不能让她成功。什么终极情人节派对,见鬼去吧。我明天一早就去达拉斯,情人节那天刚好是新秀赛。我到时候除了酒店哪儿都不去,看她能怎么着。

    杨沫打定主意,便回房间睡觉了,为了避免陆雪绯半夜进来捣乱。杨沫直接将门都反锁了。

    这一觉直接睡到天亮。醒来洗漱完毕后却发现陆雪绯早就不在房间了,杨沫也没有理会,想来她应该去计划她那个什么情人节计划去了。杨沫吃完早点,径直去了机场,在助理的陪同下还是坐上了前往达拉斯的飞机。

    由于内特罗宾逊也参加了扣篮大赛,麦蒂也受邀前去参加一些活动,所以三人是乘坐同一架飞机。

    一路上,内特罗宾逊显得有些兴奋。他不断的向杨沫请教扣篮创意,杨沫建议他cosplay孙悟空进行扣篮。但还是遭到了他的拒绝,在他的审美观里是没办法接受那种造型的。

    虽然杨沫到最后也没有给他一个让他接受的创意,但还是欣然同意了当他合作伙伴的邀请。他也希望看见小土豆三度加冕扣篮。虽然扣篮大赛已经被毁的差不多了,但如果头上顶着三届扣篮王的光芒,也是非常酷的。

    而对于内特罗宾逊念念不忘的三届扣篮王称号,旁边的麦蒂显得有些不以为然,他忍不住就调侃了内特罗宾逊一句:“你第一次获得扣篮王人家觉得是奇迹,第二次就觉得平淡了,如果今年你还获得扣篮,说不定大家就会对你产生厌烦了,认为你破坏了扣篮大赛的格调。”

    如果是以前的麦蒂这么调侃内特罗宾逊,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毕竟麦蒂是超级巨星,而罗宾逊只不过是板凳席上的一名轮换球员而已。但是现在,在内特罗宾逊心目中,两人是同一个等级的。所以,他很快就理直气壮的给予了回敬:“那也比从未获得过扣篮大赛冠军的人强。”

    针锋相对的说完这话,也许是意识到杨沫也没获得过扣篮王,所以他赶紧又补充了一句:“当然,没有参加过扣篮大赛的不算,没有参与就没有失败。但参与过却没得到,而且还反过来嘲笑扣篮王的人就太不没有自知之明了。”

    这话里对杨沫的小心翼翼以及对麦蒂的强烈反击形成了鲜明对比。如果内特罗宾逊单单是反呛,麦蒂也就一笑置之,超级球星当了这么多年,这点气度还是有的。可是,内特罗宾逊如此区别对待,无疑是有点将麦蒂打入冷宫的嫌疑了。

    这对敏感的麦蒂而言,不得不说是一种无言的伤害。所以,他当下就炸毛了:“你在我面前有嚣张的资本吗?我拿得分王我拿vp的时候,你还穿开裆裤呢。”

    “收起你的骄傲吧,你现在连下一份合同能不能搞定都是问题。”内特罗宾逊见已经撕破脸皮,便不在收敛,说话越加的锋利起来。

    “你…………”麦蒂一拍座椅,站了起来,内特罗宾逊也针锋相对的站起来,一副不怕跟你全武行的架势。杨沫见此,赶紧起身拖住两人,这是旁边的工作人员拉扯了起来,将两人分别摁回位置。此时两人嘴巴里还在不断的蹦出各种攻击性话语,这些街头俚语杨沫也听不太懂,他只是不断的劝说两人冷静。

    两人对骂了将近半个小时才偃旗息鼓,因为飞机遭遇乱流了,非常凶险的颠簸了好一阵才缓缓平稳下来解除警报。而随着提心吊胆的情绪散去,两人也没有心气吵架了。

    杨沫见此,总算是松了口气。

    一下飞机,还在停机坪,耐克的劳斯莱斯专车便过来将杨沫接走,一路驶往活动现场。内特罗宾逊见此,不忘狠狠地挖苦麦蒂两句:“看见了没?这才是超级巨星。”

    “你……”麦蒂气不打一处来,抡起拳头又想揍罗宾逊,可罗宾逊已经灵巧的闪开,撂下一句‘过气的大牌球星脾气就是暴躁。’快速走远了。气得麦蒂恨不打一处来,只能凌空挥舞拳头出气,颇有些虎落平阳被犬欺的悲凉。

    没办法,nba这个联盟就是这样,残酷而又真实。你高高在上的时候,人家怕你敬你。等到你滑落巅峰,懂规矩的后辈可能还对你保持尊敬。像内特罗宾逊这种刺头,他可是逮住了就往死里踩。毕竟虐过气的超级巨星可比虐菜鸟虐无名小卒有成就感多了。

    “让阿迪达斯给我联系最好的训练师,我要抓紧时间训练,我可不能让这种小球员欺负到头上来。”麦蒂面色极其狰狞的对身后的助理嚷道。

    助理闻言忍不住有些被吓到,他可从未见过麦蒂这幅样子过,也从未见过他这么主动这么迫切的寻求训练过。在他的记忆中,麦蒂可从来都不是主动训练的主啊,他能成为球星完全是靠他的天赋,什么勤学苦练什么汗水对他来说都是浮云中的浮云。

    没想到今天被内特罗宾逊这么一刺激,倒是变了性了。若是能够在这个刺激下改变训练态度,虽然不可能像巅峰期那么无所不能,但至少还能维持场均15+5的数据三四年。

    在麦蒂发誓一定要重回巅峰的同时,杨沫已经前往了耐克发布会,开始了一系列的商业活动。

    在助理安排下,直到下午四点,密集的工作量才完成。这对杨沫来说完全是生理与心理的双重考验,相比于跑通告,他宁愿打背靠背的客场比赛。

    但是没办法,谁让他商业价值高呢?

    这就是号召力强吸金能力强的后遗症。

    -。。)

    “那奉孝觉得,如今我该如何才好?”

    马超他确实也是对郭嘉不吝请教,而郭嘉闻言则一笑,“主公,此事却是不易啊!”

    马超一看郭嘉都如此说了,他确实是很失望,“奉孝,难道就真没有何好办法了?”

    郭嘉摇了摇头,“主公,此事确实不易,但是嘉却也并非说没有任何转机的啊?”

    马超一听,他眼前就是一亮,“奉孝所说,不知这何来转机一说啊?”

    “主公,嘉倒是觉得,这个转机自然就是张任他能想开想通,然后回心转意了!”

    马超闻言心说,就这还用你郭奉孝说?说了和没说似的,“这,难道就没有别的了?”

    “有,有啊!嘉认为,自然还是有其他转机的,不过,这……”

    “有话就说,如此吞吞吐吐可不像你颍川郭奉孝啊,到底有何不能说得,说!”

    “诺!其实嘉就是想说,除了张任他能早日自己想开了之后,还有两点,嘉觉得要是我们能做到做好了的话,那么想必张任他也会早日效力在主公帐下的!”

    说完,郭嘉对马超神秘地一笑,马超他见此情形便问道:“别卖关子了,有话快说吧!”

    “确实是这样儿的,嘉觉得,他张任既然能在子龙那儿待了几日,那么这个难道不就说明了他是个重感情的人吗?”

    马超点头,自然赞同。正是如此啊。张任虽然没有投效自己,但是却在赵云大营待了几日,不就说明了这个吗。

    “所以主公请想,既然他张任是个如此重感情的人,那么子龙将军就是我方的一个重要人物。也是说服张任的关键了。只要到时候子龙将军出马,那么嘉以为绝对能是事半功倍啊!”

    “奉孝所言不无道理啊,说得不错,不错!想想确实是如此,我之前怎么就没想到呢!”

    “对了,还有。主公,如此却还是不够,毕竟如今张任虽然还在我军大营,但是却依旧是他刘璋刘季玉的属下,所以我们必须得先让刘季玉投降我军才是。所以此事如果成了,那么张任便不难就范。至于最后连刘季玉他都投降了,而张任如何,那么其实就看他的选择了。不过在此之前,主公务必要给刘季玉好好施加一番压力才行。要让他知道,要想以后都能好好的生活。他就一定要给张任也施加压力。如此。最后想来,张任他应该难逃我军掌握!”

    马超听后是不住点头,郭嘉说得这些,他觉得很是在理啊,有道理。如果做得话,估计真就能成也不一定。而且如今还有什么好办法吗。没有了,所以只能算是“死马当活马医”了呗,要不还能如何啊。

    听了郭嘉所说之后,马超就暂时把说服张任的事儿先放下了。毕竟如今是还得先让刘璋投降才行。而如今可还没到那时候呢。

    其实马超想想也是,如今的张任虽然口口声声说之后要归隐山林,但是他却还是刘璋的属下,这个倒是没错。所以张任此时怎么也不可能投靠自己就是了,就算他有那个心思都不可能如此做,更何况他还没有那个心思呢,所以马超也只能是暂时先放下了,之后等到时机成熟了之后再说吧。

    --------------------------------------------------

    要说刘璋这几日是吃不好,也睡不好的。当然了,这并不是说益州的条件不好,毕竟身为益州牧,所以条件确实是没说的,而如今却也只是他自己的情况不好罢了。

    本来之前是想着马超马孟起的凉州军要到了,结果今日果然是听探马来报,说马超和赵云两支人马已经是汇合在了一处,然后此时已经是兵临成都城下了。刘璋如今因此可是吓坏了,他觉得自己还没享受够,所以他真是不想步自己父亲母亲和几位兄长的后尘啊。可惜自己如今却还没享受够呢,怎么能就这么去了,真要如此的话,自己可真是不甘心,是一点儿都不甘心啊。

    唉,张任啊张任,亏得自己对他抱了那么大的希望,把最后的益州军士卒可都交给他了,但是他,他却直接让敌军主将给生擒活捉了,实在是让自己大失所望,大失所望啊。刘璋心疼啊,心疼他那两万五千的益州军士卒,如今他都不知道这些士卒哪去了。但是不管在哪儿,反正没在成都就是了,所以他心疼。一下就少了这么多战力,成都可怎么还能守得住啊。

    他如今的焦虑担心都写在了自己的脸上,这时候刘璋就差在脸上写着十分郁闷,心情很差,担心不已这十几个字了。可是如此刘璋他却又能如何呢,如今城内连个像样儿的将领都没有了。

    不,应该说还有一个算是不错,那就是陈留的吴懿吴子远,所以他肩负着守御成都北城门的重任。但是除了他吴子远之外,自己就没感觉成都城内还有什么人才了,没兵没将的,还拿什么对付马孟起和他所带领的凉州军啊。

    刘璋觉得自己是不能想这些,因为只要一想这些,自己的头就嗡嗡直响,可全都是挥之不去啊。而如今的自己到底该何去何从,他确实对此也是很迷茫。他想投降,但是又担心自己的下场,可是不投降的话,他又怕最后守不住成都,结果自己下场可能更加凄惨也不一定。所以此时的他确实也是特别矛盾,总是想不出一个能两全的方法来。

    而此时他则对众人说道:“各位,如今马孟起带领着凉州军都已是兵临成都城下了,不知各位还有和好对策破敌啊?如今危急存亡之秋也,难道各位真就眼睁睁看益州如此?啊?”

    刘璋别看是这么问的,但是说句实话,他可真是一点儿信心都没有了。他不是不知道,要是自己的这些属下真要是有什么破敌良策的话。也不至于今日让马孟起带着凉州军兵临城下了。有良策的话,早不说,如今说的话,还不都是晚了。更多的则是,刘璋干脆是不怎么相信他们。

    结果果然,刘璋的话说完之后,下面众人是鸦雀无声。而众人心中其实此时也都是叫苦不迭啊,不过此时却还是有个人站了出来对刘璋说道:“主公,依属下来看,如今敌军势大。所以,不如我方,我方……”

    刘璋一听,便厉声说道:“有话就说,何故如此不干脆?”

    “诺!属下以为。如今敌军势大,所以我方。我方当投降敌军方为上上之策啊!”

    刘璋一听。他刚想说不错,然后再去表扬此人几句。结果还没等他说什么的时候,就听下面一下就站出来一人,只听此人厉声说道:“州牧不可,切不可如此啊!此乃是贻误州牧,所以州牧不可听信小人谗言啊!”

    刘璋一看。这不是自己帐下以牛脾气著称的王累吗,难得他说了句话,而且还是这么牛脾气。他此时头是更疼了,心说怎么今日他说话了。他不有病了在家休养吗,难道今日好了?刘璋心说完了,自己完了,碰上这么一个一根筋,牛脾气的人,自己还能如何啊。

    “啊,这个,我觉得二位所言皆有道理,皆有道理。所以我们还是从长计议为好,从长计议为好啊!呵呵!”

    说投降之言的那位倒是没再说什么,只是偷偷瞪了王累一眼后,便再次回座坐了下来。

    而王累听完自己州牧所言,他则忙出言道:“州牧,此事绝对不可,不可啊!试问州牧,这之前的益州牧却是何人?”

    刘璋一愣,心说你王累还没太老吧,可怎么就说起这糊涂话了,还问之前的益州牧是何人,难道你不知?你这分明就是明知故问啊,不过他却还是说道:“璋之父亲刘焉公,正是上任益州牧!”

    王累闻言则说道:“是,那么州牧既然知道,却为何想要去做那目中无君无父之事?难道州牧当真要去做那不忠不孝之人乎?”

    在座的众人一听,心说,整个益州,敢如此说刘璋的,绝对超不过三个人。但是他王累却绝对是其中之一啊,而且还是那一点儿情面都不讲的一个。

    再看看在座的其他人,有几个是真正担心马超大军的。几乎都是在那等着看热闹呢,看看王累到底还要和刘璋他说什么,好戏可是不容错过啊。

    俗话说了,“泥人还有三分土性”呢,更何况是刘璋,他可不是泥人。所以一听王累这话,他一下就是火冒三丈了。心说,你王累不过就是自己的一个属下罢了,居然还敢如此说你自己主公,简直就是,无法无天啊,目无尊卑,其人当诛啊!

    刘璋确实是气得不行,就连自己父亲都没如此说过自己几次,但是他王累居然敢这么说自己,而且还是当着自己属下的面儿说的。看来自己之前就是太迁就他了,所以他王累才敢如此直言犯上,目无尊卑了。

    刘璋此时猛地一拍桌案,喝道:“王累,你,你,你居然刚以下犯上,该当何罪?说,你为何要如此说,我刘璋刘季玉虽然不肖,但是却也尊敬我父,忠于君主,你因何有此一说?你今日要是不说出来些什么,那么你便是难逃一死!”

    王累一听,他是仰天狂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刘季玉,今日你既然如此问了,那么我就回答你好了。如果你刘季玉确实是值得我投效,那么我自然不会如此,但是事实则是不然。而你不服我之前所说,那么我这就告诉你好了。

    你如今益州牧之位,乃是主公所留下来,你继承得来的,是也不是?那么如今你却有了投降于敌的心思,试问你刘季玉心中可还有你之父亲?而你今益州牧之位乃是朝廷的,是大汉的,是陛下所封益州牧,试问你今要投降于马孟起,这难道不就是目无君主吗?是也不是?你倒是说啊!我看你如今却是哑口无言,无以辩驳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刘璋听了王累所说之后,他确实是觉得还真是有那么一点儿道理。但是他可却还没有傻到去承认这些,所以只能是大怒道:“好你个王累啊,纯粹是一派胡言,全是乱语!说,你该当何罪?”

    王累依旧是大笑,然后说道:“我王累一生是行得正,走得直,从未做过何亏心之事。可今日看你居然要把主公辛辛苦苦所攒下的家底拱手让人,我是不得不愤慨。但是世人却不会懂得什么,只会说我王累今日是以下犯上,目无尊卑!也罢,今日就让我一死,以谢天下!”

    说完,王累向着距离自己不远的一根柱子上撞去,结果是可想而知,王累最后是撞了个脑浆迸裂。。。)

    (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三国重生马孟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