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三国重生马孟起 > 第五〇〇章 郭汜深夜访杨定

正文 第五〇〇章 郭汜深夜访杨定

书名:三国重生马孟起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兴平二年,公元一九五年,樊稠被李傕郭汜两人算计,杀死于长安。马超得知消息,心中自然是很高兴。因为李傕他们四人终于是内讧了,其实这个也都是早晚的事儿,就看李傕和郭汜两人那样儿,如果不内讧才是怪事儿了。

    其实对马超来说,一个樊稠其实还真是不足为虑。因为樊稠在军中确实是以勇武著称,而头脑可真就没什么可说的了。所以他才身死在了长安,要是换成李傕,乃至是郭汜,估计都不会如此啊。如今的樊稠身死,这个消息对马超来说,确实是好的。而他可也知道,这不过就是个开始而已,不算完,后面可还有后续呢。

    --------------------------------------------------

    长安,处理完樊稠的事儿后,李傕则让自己属下拿着樊稠的首级,去招降他手下的士卒。因为对李傕来说,要是真能收编了樊稠手下人马的话,那怕就只有一部分,那也是能增强自己自身实力的,所以如此大好时机,怎么能放过。

    李傕手下是领命而去,一旁的郭汜他可是知道,虽说李稚然手下此去不可能把樊稠手下都收编过来,但是至少怎么也能有个一半,一万多人吧。毕竟樊稠手下有几个是死忠他的啊,所以都是谁给粮。这时候谁就是大爷,到最后就跟着谁干了。

    而这个时候,说实话,见李傕如此作为,他郭汜的心里真是特别不平衡啊。心说自己怎么说也给你李傕李稚然出力那么多,就算是没功劳可也有苦劳吧,可怎么到最后这好处都让你一人全占了,自己是连个毛儿都没捞到啊。

    这时候的郭汜真是越来越觉得,也许樊稠的昨日,很可能就是自己的明日啊。由不得郭汜他不这么想。实在是因为李傕他如今做事儿是越来越不把自己当回事儿了,怎么说自己也帮他做了那么多事儿,不管是能见人的,还是说见不得人的,都是不计其数。所以哪怕就算是一条狗。你怎么也得给点好处吧。可是李傕他如今是怎么做的,他自己是先把肉都给吃了。然后最后汤也都给喝了。结果自己是连口汤都喝不着啊。

    郭汜是越想,他这心里就越是不平衡。他这时候也终于是明白了,为何樊稠要反李傕,和他不是一条心了。这还真不是没有原因的,李傕李稚然他什么好处都他一个人,是被窝里放屁——吃独的啊。什么好处都独吞了,其他人还剩下什么了。张济是个软柿子,没什么说的,可樊稠不是啊。所以他要反抗,结果反而是被杀了,那么自己最后会不会也……

    郭汜此时他是连汗都下来了,赶紧跟李傕说道:“稚然兄,小弟今日身体不爽,还请回府歇息几日!”

    李傕一看郭汜这样儿,这汗都下来了,心说不会是被家里那母老虎给榨干了了吧。李傕心里就好笑,也许别人可能不知道,但他李傕可是清楚着呢。郭汜家中妻子那长相,实在是没法形容,满脸横肉,彪悍得不行。活脱一个母老虎,看郭汜这小子这样,八成是让家里的母老虎给榨干了。也难怪,虽说他身板还算不错,但是和那母老虎比起来,还真是差得多得多啊,什么叫强中更有强中手,看看郭汜夫妻那就都知道了。

    李傕貌似友善地一笑,实在是嘲笑郭汜,说道:“如此,便回府中好好休息吧。好好休息,务必要调养好身体,要不你还真就是吃不消!”

    说完,李傕还给了郭汜个男人都懂的眼神,那意思我能理解。

    结果郭汜一听,心说这都哪儿跟哪儿啊,不挨着啊,不过他如今却什么都不敢说。而李傕他误会了自己那更好,自己回府后还得是从长计议,从长计议才行啊。

    “诺!稚然兄金玉良言,小弟一定谨记,谨记!小弟这就告辞了!”

    说完,郭汜就离开了李傕的府上。而李傕看着郭汜离开后,他是忍不住大笑啊,因为实在是太好笑了。想他郭汜也是好几万大军的首领人物,可有几个能知道的,他郭汜却是个惧内之人啊,在自己妻子面前,几乎是连个男人的尊严都没有。

    就因为如此,李傕真是从来都看不起郭汜,因为在他看来,什么时候女人能当家做主了,而且还骑到了男人的头上,简直是男人的耻辱,奇耻大辱。可郭汜他家中就是如此,不过李傕知道自己终究是个外人,所以什么都不好说。只能是在表面上同情郭汜,而实则在心里嘲笑郭汜的无能。所以郭汜,一个无能之人,还真就从来没被他怎么看在眼里过。

    --------------------------------------------------

    郭汜这时已经是回到了自己府中,而且还垂头丧气的,结果这时候正好是被他家中的母老虎给看到了,于是她见此便不屑地说道:“今日你怎么这么早就回了?”

    郭汜一听,一点儿都不敢怠慢,忙说道:“啊,今日身体不适,和稚然兄说了,回府休息!”

    母老虎闻言则一撇嘴,“你要回府还得和他李傕打招呼?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了?他李傕李稚然算个什么东西?”

    郭汜也知道,自己家中的妻子倒是常常这么说,就因为李傕他在自己的头上,所以她就是特别不爽其人。不过往日她如此说的时候,自己早都上去捂住她嘴了,毕竟是祸从口出啊,谁知道李稚然能不能知道这个。不过今日却也不知是为何,自己居然觉得她说得是一点儿都没错,而且更是希望她继续说下去。

    母老虎一看,怎么今日自己这夫君不和往常一样了?难道胆量变大了?知道反抗了?

    于是她更是变本加厉地说道:“郭阿多,看来你也终于是男人了一回,知道那李稚然一直都骑在你的头上,所以你如今也是知道不爽了是不?”

    郭汜闻言则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他李傕李稚然是手握重兵,实力非常啊,所以我能不听他的吗?那樊稠就因为不听他的,结果怎么样了,结果还不是前几日便被他杀了吗!”

    母老虎则摇了摇头,“我说郭阿多啊,那樊稠不过就是个没脑子的武夫而已,难道你郭阿多也和他一样儿?呸,老娘当年怎么就看上你这个窝囊废了!”

    郭汜一听,心说有道理啊,当然不是最后的那话有道理,而是前面的那句。他樊稠是没脑子,可自己虽然这头脑也不太灵光,但是总比他老樊可强多了,不是吗。

    “对,我郭汜自然是比他樊稠可强多了!”

    至少在这点,郭汜自认为樊稠那厮怎么能和自己相比呢。

    他家的母老虎一看,眼前一亮,这才说道:“对嘛,如此才是我夫君!”

    也就是他郭汜能受得了如此女人,估计其他人都是无福消受啊。可不是吗,至少李傕就不行,所以郭汜他其实还是有其过人之处的,比如说这个,那就绝不是一般人所能比得了的。

    --------------------------------------------------

    在府中好好休息了一日,实际郭汜是休息顺带着好好想了想自己今后的打算。他心里可清楚,李傕李稚然无非就是利用自己而已,毕竟凉州牧马超马孟起真要是带着凉州军来了的话,那么就凭他李稚然一个人,能抵挡得住?所以如今樊稠已经身死,那么自己和张济,他是不应该轻易会动的。

    不过郭汜却不知道为何,就总是觉得李傕早晚要对自己下手。古人都说,什么“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他郭汜也是听人说过,知道这个意思。那么如今还没到那个地步,也许李稚然他不会对付自己,但是真到了那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时候,难道自己还能幸免了?

    而前几日樊稠的事儿,如今却还是历历在目,他真是对此印象深刻。能不深刻吗,樊稠就死在了他郭汜的眼前,想不印象深刻都不行。

    就在这一日的晚上,郭汜他是特意乔装去了安西将军杨定的府邸。为什么别人郭汜都不去找,偏要找这个杨定呢。还是因为杨定这人其实他不是李傕的人,而且反而对李傕其人还有些意见,但是其他人可不知道,不过郭汜可清楚。因为郭汜早就认识其人了,而且关系可以说也还算可以,更是暗中有着不少的联系,所以他自然是清楚。

    如果说整个长安城中,还有什么让郭汜信任的人,那就只有这个安西将军杨定了。当然了,对他们来说,更重要的还是利益关系。所以郭汜不怕杨定不和自己合作,他对此确实是有着不少把握的。

    就这样儿,他抱着不小的希望深夜来到了安西将军府,来密会杨定。(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三国重生马孟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