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三国重生马孟起 > 第五六六章 陈珪下邳教吕布

正文 第五六六章 陈珪下邳教吕布

书名:三国重生马孟起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ps:昨天那章有个错误,就是沛国是属于豫州所辖的地方,不是徐州的。已经更改,今天个人才发现。虽然小说中虚构的成分比较多,但是个人觉得最基本的东西还是不能错误的。今天更新比平时晚了

    吕布是赶紧命张辽带着并州铁骑去追赶韩胤的车队了,当然说是去追,实际就是去抓他们回来。

    “先生快请!”吕布说道。

    然后他是赶紧就把陈珪给搀扶进了府中,等把陈珪扶着坐好后,吕布却是不解地问道:“先生如此匆忙来下邳,不知道这到底是为何啊?”

    陈珪他这时候总算是缓过来了不少,他摇了摇头,“‘人老不讲筋骨为能’,不服老是不行啊!只是温侯,你糊涂,糊涂啊!”

    吕布听得是一头雾水,“不知先生为何有此一说?难道是布做错了何事不成?”

    陈珪闻言是继续摇头:“温侯,是不是把小姐送往了寿春袁公路处,准备与袁公路结亲?”

    吕布点点头:“不错,袁公路其人已称帝,他昨日是特意派遣韩胤为使来下邳求亲,让小女嫁与其太子。可是之前先生说不让,布这不就让人给追回了吗!”

    陈珪是没好气儿地说道:“温侯可知老夫为何阻碍此事,不让小姐嫁到寿春?”

    吕布摇摇头,心说自己怎么知道你是怎么想的?要是知道可就不用问你了。可自己嫁女儿,也不损害你广陵陈家的利益吧,也不知道你怎么直接就从沛国来到了下邳,而且差点儿是没要了半条老命啊。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自己这州牧也就别想坐稳当了,他陈登陈元龙还有你陈家的子弟还能让我安稳吗?

    真是不想不知道啊。吕布这么仔细一想,他才发现,还好这豫州的沛国和徐州的下邳国是相邻的两个地方,要不真要是远道的话,他陈珪还不一样是什么样儿了。

    而吕布他这时候就像是个不耻下问的后生一样儿,拱手向陈珪问道:“请问汉瑜先生,不知这到底是为何啊?”

    陈珪心里他是“恨铁不成钢”啊,从当年的陶谦陶恭祖、到之后的刘备刘玄德,再到如今的吕布吕奉先,就没有一个是真正让他自己满意的徐州牧。

    陶恭祖年轻的时候吧其人还算可以。但是做刺史的时候年纪就都不小了。而就因为他的原因,结果是让兖州的曹操曹孟德屠戮了不知多少的徐州百姓,而他陶恭祖就是徐州的罪人啊。

    而之后的刘备刘玄德呢,其人可以说确实是天下的枭雄人物不错,但是可惜羽翼未丰。非是一朝一夕就能一飞冲天的。并且徐州并不是一个特别好的龙兴之地,所以只有一个徐州。那在天下是很难成事的。所以刘玄德其人手下既没有能定天下的大才。他也没有一个真正能让他和天下诸侯抗衡的势力,所以……

    至于如今的吕布吕奉先,看看他做得都是什么事儿就知道了。而且袁公路那是什么人,吕奉先其人就为了那么一点儿的眼前利益,就不惜把女儿送到寿春,嫁与袁公路之子。和袁公路这样儿的乱臣贼子结亲,他吕奉先要是不败才怪。

    陈珪叹了口气,说道:“温侯请想,如今天下形势。还有谁承认他袁公路这个伪帝的!”

    吕布一听,仔细想想,好像也是这么回事儿,反正自己是真没听过谁支持他袁公路的。是啊,无论是马超马孟起,还是袁绍袁本初,都是反对其人,至于曹操曹孟德那就更不用说了。

    “温侯啊,那袁公路乃是乱臣贼子,天下除了他袁公路那些头脑发热的手下之外,可就再也没什么人支持他了!袁绍袁本初与其断绝了兄弟关系,孙策孙伯符言誓死不与其为伍,曹操曹孟德如今正在聚兵,准备讨伐其人。而公孙伯珪、马孟起之流,亦是不住声讨其人!敢问温侯,他们如此作为,这到底都是为何?”

    吕布疑惑地问道:“先生,布愚钝,不知为何。”

    陈珪看了眼吕布,心中叹气,而嘴上是继续说道:“就因为他袁公路是犯了众怒啊,所谓是众怒难犯、众怒难平,他袁公路是犯了天下大忌!从当年黄巾之乱直至如今,不过十二三年而已,天下虽然是连年战乱,但依旧是民心向汉,所以非是他袁公路称帝就能一下改变的!

    而如今他袁公路是犯了众怒,其实就和当初的董仲颖是一般无二。虽然天下诸侯不会像当初一样,那么合力去讨伐其人,但是其人的下场却未必就比董仲颖强上多少啊!”

    吕布这次是点点头,他算是明白多了,他袁公路这是与天下为敌啊,那还能好得了吗。袁公路其人是其心可诛啊,他不只是犯了众怒,而且还准备拉自己下水,真是可恶至极!吕布虽然不怕什么,但是他却也不想有那么多的麻烦。他一听陈珪说完,他这时候才算真正清醒了过来,敢情自己也差点儿把自己给拉到天下人的对立一方去,真是好险啊,终于是悬崖勒马了。

    “温侯当知,当初春秋战国之时,天下一样是诸侯纷争不断,但却都是共尊周天子为天下共主,而无人僭越。而此时却与当初其实是一种道理,不知如此说,温侯可明白否?”

    陈珪他的意思很简单,那就是这个时候和当初的春秋战国其实也差不多。虽然当初的周天子和如今的皇帝是不太一样的,但是这个道理却是都一个样儿。那个时候,天下是群雄逐鹿,但是还依旧是共尊周天子为天下共主,哪怕那就只是个名,而没什么实际的权利,但是天下人还不是这么一直都过了好几百年吗。

    直到秦始皇统了一六国后,这才建立了秦朝,结束了天下纷争的局面,一统天下。

    他觉得吕布是不是不懂这个,只是他可能从来就不去这么想,而不去好好思考问题,那就是个武夫啊,还能堪大用吗。

    再看如今呢,至少目前汉帝刘协还是大汉的皇帝,是不会有第二个了。可一旦是有了,那就是伪帝,是不被天下人所承认认可的,一定得去讨伐。所以袁公路他就倒霉了,算是成了天下的公敌,而犯了众怒,惹了公愤,不拿他开刀,还拿谁开刀啊。

    毕竟大汉从高祖到如今,都过了四百年的传承,那可不是暴秦所能比的,所以黄巾之乱虽然是动摇了大汉的根基,但是如今天下却还是民心向汉,这个却是一时都不会改变的东西。

    听了陈珪这么说之后,吕布他是多少明白了一些,毕竟春秋战国他也知道,所以算是知道了。此时他赶紧是站起对陈珪施礼,道:“非是今日先生如此,布险些是铸成大错啊!”

    陈珪此时他是略微点头,说道:“古人言,‘亡羊补牢,未为迟也’!温侯如今醒悟,还未太晚啊!”

    吕布赶紧问道:“敢问先生,不知此时有何办法能补救其事?”

    还是那句话,吕布他虽是不怕什么,但却也不想给自己找麻烦,所以他想看看陈珪这儿是不是有什么好的主意。

    陈珪一笑,“公台如今不在下邳吧?”

    “不错,公台去东海了!”吕布回道。

    陈珪心说,陈公台要是在此,他绝对不会让你如此!如果袁公路还未称帝,那么这个结亲自然是没人阻拦什么,但是如今都什么时候了,再去和袁公路结亲,这不等着让天下人来讨伐你吗。

    “此事易耳!温侯只需将韩胤抓到后,差人送往许都,交给皇帝即可!然后让使者告知曹孟德,说到时将于其人联合,共同讨伐袁公路!”

    这是陈珪所想的如今不错的主意,而吕布听后也不住点头。

    “就依先生所言,布多谢先生指教!”

    陈珪心里是直摇头,心说你吕奉先这个徐州牧估计也做不长久了,自己能帮你的也就这么多了。至于你最后结果如何,那么就看你的造化了吧。

    陈珪知道自己如今不只是年纪太大,身体更是一日不如一日了。要不自己要是再年轻个,哪怕是十几岁,自己都会投奔明主,去创一番大业。可惜如今却是不行了,能保住自己家族,而让家族一直延续下去,这个才是自己所要做的。

    不到一日,张辽便带并州铁骑回来了,同样把吕玲绮还有韩胤他们给带了回来。

    当韩胤在途中看到并州铁骑的时候,他头都大了,他不认识张辽,但可认识并州铁骑啊。毕竟并州铁骑在天下那不是没有名儿的军队,看到一杆黑色的并字军旗,可把韩胤给吓坏了。能在这儿出现的并字军旗,除了吕奉先的并州铁骑,就没别人了,总不可能是并州军吧。

    结果韩胤那几十人怎么可能是人家并州铁骑的对手,直接就是束手就擒了。韩胤更是手无缚鸡之力,所以只能是乖乖投降。

    当他见到吕布后,韩胤说道:“温侯要食言悔婚否?”

    吕布是哈哈大笑,“非也!只是袁公路误我,本侯要是再如此的话,就被你们给拖下水了!”

    韩胤闻言,他算是知道吕布的心思了,这事儿不只是没成,自己估计还得搭进去啊。韩胤突然很是后悔,“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自己不该是自告奋勇来这下邳,结果是悔之晚矣。(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三国重生马孟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