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三国重生马孟起 > 第六六二章 许攸谏言袁本初(续)

正文 第六六二章 许攸谏言袁本初(续)

书名:三国重生马孟起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虽然自己主公的态度确实是在许攸的所料之中的,但是却也难免让他失望,真的,他是不得不失望啊。自己主公这次如此不听自己的谏言,拒绝了自己提议,那么他日是必将要失败。

    许攸此时则是狠狠一咬牙,再对自己主公说道:“主公,如今只有是奇袭许都,断了曹孟德的粮道,我军方能取胜啊!所以,还请主公三思!!”

    袁绍一听,眉头皱得更深了,心说你许子远难道就不明白自己的意思吗,那许都是那么容易就拿下的吗。可自己一旦派出冀州军去奇袭,估计还没等进到豫州吧,就得让人家敌军给发现了,所以这事儿可为吗?到时候奇袭不成,不是反被天下人所耻笑?你许攸许子远到底是何居心,想让自己成为天下人的笑柄不成?

    而这时候袁绍是把脸一沉,随即便说道:“子远莫不是想学那田元皓、沮公与不成?”

    这话可就是代表着袁绍的态度了,而许攸是聪明人,可能不明白吗,所以他一听,是赶紧出言说道:“不敢,攸不敢!只是,主公,如今我方与那……”

    结果这次还没等许攸把话说完,袁绍已经是不耐烦地一拍桌案,“休再多言,你下去吧!”

    许攸闻言是微微一闭眼,心说,完了,这真是天要亡冀州军啊!今日主公既然如此,那么要是真没有什么奇迹发生的话,是必将失败,看来自己也只能是早做打算了。而冀州军大营,已经不是自己所要待的地方了。

    对于许攸来说,他的本意倒真是不想背叛袁绍。不过这些年,自己主公确实是让他失望。而那几个人,他也真是看不顺眼。所以许攸就想去做自己所能做的,好让所有人,让天下人都看看,自己谏言都没错,自己的本事也绝对是不错的。然后再说之后的事儿,自己没有当年轻时候的雄心壮志了,也许归隐才是自己最好的结果吧。

    但是在这之前,自己必须要让天下人都认得自己,南阳许攸许子远才行。

    结果这个时候。就从邺城传来了审配的急报。而审配如今已不在官渡这儿了,他是刚在不久前被袁绍派往了邺城,去防备马超去了。毕竟马超已经是兵进太原,围困晋阳,袁绍他这时候也真是没底了。自己那外甥高干,到底是能不能守住这个晋阳。

    要说之前袁绍认为雁门还有上党都能守得住。结果是出乎自己的预料啊。两个郡没多久是都失守了,所以如今袁绍对晋阳对高干,也真是没有太大的信心了。可袁绍他自己也不可能回邺城,所以就只能是派其他自己信得过的人,去往邺城,镇守这个对冀州最为重要的治所。

    而审配发来急报。袁绍一听,那肯定是没什么好事儿。可虽然是不想看,但是还是展开一看,结果就这么一看。就让他是气愤非常啊。

    而许攸他一看自己主公这样儿,心说真不会是出什么大事儿了吧。不过以马孟起进兵速度,怎么也不可能已经是兵进冀州了?而且冀州的郡县可不是那么容易能拿下来的,自己主公在冀州经营了十数年,那绝对是一朝一夕才早就了如今的坚城。冀州绝对是比一般的州更加难以攻取,哪怕是以强悍战力闻名天下的凉州军。

    不是许攸小看凉州军,而是冀州的郡县,你没有真正在那儿待过,你确实是很难有那种感觉的。而许攸在冀州都十几年了,还真是了解知道不少的东西,所以他很清楚,冀州对谁来说,那都算是一块很难啃的骨头,绝对是。

    可结果此时他是刚想问自己主公什么,就见袁绍狠狠一拍桌案,喝道:“许攸,你自己过来好好看看,这到底是什么?!”

    许攸一听,心说怎么这还和自己有关系了?他这时候突然是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结果从自己主公的案上把审配的急报拿过来这么一看,他心里就咯噔了一下,然后赶紧对袁绍说道:“主公啊,主公,此绝对是审配陷害于我!攸为人如何,主公当……”

    可袁绍则是没好气儿地对许攸摆了摆手,厉声说道:“下去,下去!!”

    许攸轻叹了口气,他心里都明白,也更是知道,自己再说什么都没用了。这其实也算是自己主公相信自己吧,要不估计最后得把自己也一并都给处置了。毕竟自己主公是个什么样儿的人,自己都认识他几十年了,还能不知道吗。只是自己这个时候却不知道是改笑好,还是应该哭好啊。

    其实审配从邺城给袁绍送来的急报写得倒是很简单,说得就是关于许攸侄子的事儿。许攸他没有儿子,但却是有个侄子,而且这个侄子在邺城算是管理粮草的这么一个小头目。结果审配在邺城,在查粮草的时候,就一下发现了许攸这个侄子贪墨了一些粮草。毕竟审配是什么人,这点儿小伎俩还能瞒过他吗,所以最后审配把其人给抓了起来,请自己主公做决断。

    要说贪墨粮草,在军中那就是死罪,但是审配他确实也比较狡猾的一个人,他虽然没明着说什么,但是在急报中,字里行间的意思,有意无意就说,许攸的侄子背后是不是有人指使。虽然他侄子最后也没说什么,都是承认是自己做的。但是审配那意思可再明显不过了,背后有人指使,那么除了许攸之外,还能有谁了。

    而袁绍生气是却是两个事儿,这第一个自然就是贪墨粮草,要说你收人家点钱财什么的,袁绍也不是那么太爱管这样的事儿。对他来说,钱这个东西,收了也就收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粮草是什么,那是整个大军的命脉,更何况如今自己正和兖州军对峙在官渡,虽然粮草还算是不少,但是也不是那么特别特别多。所以袁绍一听有人贪墨粮草,他是特别气愤。

    袁绍虽然毛病不少,但也还不至于糊涂成这样儿,连贪墨粮草这事儿都不闻不问不去管,那不可能。而且他是最为痛恨这个贪墨粮草的人的,因为如此一来,自己大军很可能一下就因为粮草不济,然后就输了。那么到时候天下人该怎么看自己,不让天下人看笑话了吗。

    你看袁绍总是想天下人怎么看自己,他倒是几乎从来是不想自己的一干属下都是怎么看待自己这个主公的。当然他要是能想很多还很明白,他也就不是那个袁绍袁本初了。袁绍这个人就特别好面子,而且因为出身世家,所以特别在乎这个名声。这绝对是一点儿没错的,所以手下一拍马屁,说他这好那好,他就是最爱听,他以为自己属下都是这么认为的呢。

    至于第二,那就是因为其人可是许攸的子侄一辈。袁绍当然还没老糊涂,所以以他自己对许攸的了解来说,知道许攸的为人。虽然是爱贪小便宜,但是却绝对不会指使自己侄子去贪墨粮草。在这种大是大非的面前,他许攸许子远绝对是能分得清楚的。但是袁绍他生气的是什么,他生气的就是,你许攸的侄子如今犯事儿了,可能你不知道,但是你绝对是管教不严。

    袁绍还依稀记得一些,他侄子的父母都没了,所以许攸他这个族叔,那就是他侄子的父亲,所以他的侄子、儿子犯事儿了,可能和他许攸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吗。往小了说,这就是他许攸许子远管教不严,往大了说,其实也真是可以像审配那样儿,就把这个事儿也安到许攸身上,也不是不行。

    所以才让袁绍是如此生气,不过他也不会去讲什么情面。既然是贪墨不少粮草,那么该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吧。至于许攸,袁绍此时真是看都不想看到他。你自己的侄子在邺城贪墨粮草犯事儿了,你还跑这儿来给自己献计,自己能听你的吗?你让自己如何相信于你?

    就这么一下,可以说袁绍就是不想相信许攸了。更何况,他是真没有去奇袭许都,去断曹操粮道的意思。因为在袁绍看来,这事儿成不了啊,他曹孟德就好去断别人的粮道,而他自己的粮道能不好好保护起来吗?就这么让自己去奇袭许都了,然后让自己断了他的粮道?可能吗?袁绍觉得,怎么想怎么都感觉不现实啊。

    听了自己主公的最后一句,下去,下去,许攸是彻底死心了。他算是明白了,天意如此,可奈何啊!自己还是去做自己该做得事儿吧,此后天下人当知自己,南阳许攸许子远。

    许攸很平淡地对自己主公说道:“诺!攸告退!”

    不过许攸在心中说道,也许之后自己于主公您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了吧。或者应该说是,很难再见一面了。

    许攸绝对是有他自己主见的人,所以如今他最后的一丝侥幸心理也没有了,他自然是要去做他想去做得事儿了。至于到时候天下人如何看他,他没认为很重要。而重要的是,天下人会听到自己的大名儿,而这,其实就足够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三国重生马孟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