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三国重生马孟起 > 第七二〇章 张飞燕投靠马超

正文 第七二〇章 张飞燕投靠马超

书名:三国重生马孟起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ps:今天还是一,三章合一~

    张燕听了士卒的禀报,心说这事儿还了得,可真是反了。那个兖州军的许褚,根本就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自己可能武艺是不如你,但是我张燕好歹也是黑山军的大帅,可你们兖州军的人也实在是太猖狂了。

    士卒说得清楚,是凉州军的人要战兖州军的,不过因为什么,士卒也说得清楚了,所以张燕能不生气吗。在自己的地方,他许褚匈康居然敢这样儿,也实在是他法天了。就从这一刻开始,可以说张燕对兖州军的印象,那是直线往下降啊。他是怎么也想不到,在自己刚和几个属下商议完己方该何去何从后,就出了这么一个事儿。

    这就是他兖州军故意的,而张燕对满宠他们的打算,心里就和明镜似的。此时他自言自语冷笑了一声:“呵呵!兖州军,好,好得很啊!”

    说着,他已经是赶紧奔向了马超还有许褚两人打斗的地方,争取让两人能和解。

    其实张燕可绝对不是个胆小之人,但是听了自己手下士卒所说的这个事儿之后,他是一下就冒了汗了。

    许褚和马超两人居然打起来了?马超真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话,哪怕就是少了根毛,自己这儿估计都得被人家凉州军给踏平了。而张燕他也不是没有自知之明,你看他和袁绍怎么样,那都所谓了,但是马超真要是在他这儿出了点儿事儿的话,那么他可真就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他可不认为凉州军和冀州军一样,冀州军对付自己要伤筋动骨,不过凉州军……

    而虽然张燕也听说过,马超武艺不错。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所以他是一听士卒说完,他是马上就去了——

    许褚从来都不是个什么好脾气的人,同样也是个有xing格的。本来在他的想法中,自己后退一步,这个事儿就算是过去了,和马超算是“井水不犯河水”,最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完事儿。谁也别干扰谁。

    但是最后结果却还是和他所想的不一样,没想到马超是不依不饶的,不光是嘴上不饶人,而且还直接带着兵器奔自己来了。所以在许褚看来,自己都那么给你马孟起面子了。但是你不要,还“得理不饶人”。那么自己也没什么可说的。对他来说。那就是,你要战,我便战,至少许褚还没怕过什么,这个确实也是真的。之前是有所顾虑,但是如今人家都欺负到自己的头上来了。他要是还能忍,那么他也不是许褚匈康了。

    其实这个事儿到了如今这个地步,也可以说许褚确实是想得太简单了。他还没有真正认识到,马超他到底是个什么人。或者他是什么xing格的人。

    为什么这么说,有一点是肯定的,那么就是如今的马超,他可绝对不是当年许褚在酒馆碰到的那个扶风马超马孟起了。现在的他是大汉的骠骑将军、凉州军、槐里侯,并且是手握重病,势力不小,坐拥四州之地,乃是天下的一大霸主。

    可就是这样儿的一个人,许褚就要进人家屋中,是明目张胆地去杀人家。是,虽然你确实是并不想去杀马超,因为根本就不知道,但是马超可绝对不会让这个事儿就那么过去了。其实今ri的事儿,要是把马超还有许褚两人对调一下的话,其实许褚他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许褚见到马超已经拿着兵器过来了,他说了个请,然后马超也没再废话,两人便这打斗上了。

    许褚是用一柄环首刀,而马超拿着则是他的雪饮刀。别看雪饮刀是好久没真正拿出来对敌了,但是马超天天都练着刀法,这个倒是从来都没有断过。

    别看两人都是使刀的高手,但其实还是马超技高一筹。为什么,一是因为他的天罡八卦刀法绝对比许褚的刀法强不少,二就是,许褚虽然也是用刀高手,这个没错,但是他并不是专门用单刀的,他主要还是马上用大刀,而步下用单刀,多的jing力,他都放在了马上的刀法,而步下的其实还要差上那么一些的。

    所以步下的武艺,尤其还是都用刀,这个时候许褚就有些落下风了,不能和马超比了。毕竟马超可是枪刀双绝,有jing妙的招式,还得到过名师的指点,是浸yin了二十多年,所以……——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第一招,自然是还看不出太多,但是几招过后,许褚他也不得不说,自己这刀法,不是人家马孟起的对手。反正在三四十个回合内,自己肯定不会输,但是过后就不一定了。毕竟许褚也是大家,所以那么几招,就看出来问题了。他是希望两人都能早点儿收招,“化干戈为玉帛”。

    所以他抽空对马超说道:“将军,要是切磋武艺,咱们可以挑一个时候,但是如今……”

    没等许褚说完,马超是冷笑一声,“匈康,休要多言,接招!”

    许褚一听,他是心里苦笑啊。心说自己就不应该听满伯宁的话,兵书上都写着,“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可之前两人对凉州军是谁来这儿的都不知道,然后就去下手了。这回你再看看,吃亏的是谁。这事儿要是今ri是别人来,那都好说,但是他马孟起。关键是自己不是人家对手啊。要不能把其人给制住,那么对己方还是有大好处呢。

    可是,虽说许褚对此确实是有些后悔没错。但他可真是不惧怕马超什么,主要他确实还是害怕耽误自己主公的大事儿,就是这么个原因。不过他却不知道,他已经是让张燕改变了对兖州军的看法了,所以这个时候,是做什么基本都没有用了——

    就在两人打斗到第十个回合的时候,只听有人是大喝了一声,“二位。停手!”

    不过他的话明显是没起到什么作用,因为其人没有什么说服力。主要如今想战的人肯定不是许褚,而是马超。但是喊话这个人正是满宠,所以马超可能听他的吗。一听这话,马超是用眼角的余光看到了满宠。他心中是冷笑啊,满宠满伯宁。你果然是好算计。不过你却是不曾想到,这次是我马孟起亲自来到了黑山军张燕这儿。

    本来满宠是让许褚去动手,然后他则是暂时离开了,干什么去了呢,就是准备去走访调查一下,结果还没走出多远。就出了这么个事儿,所以他知道了之后,是马上便折返回来了。

    他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啊,马超居然会亲自来这个地方。其实马超来了没什么。就是出乎自己意料之外,但是自己让许褚去杀他,这个事儿就不是小事儿了。要说马超没什么本事的话,那许褚给他制住,那样对己方有好处。不过别人不清楚,满宠还不知道吗,但是关键是人家的本事可并不下于许褚,所以今ri这个事儿就难办了。

    天下诸侯那几个,有几个是好脾气的人。所以今ri把他马孟起给惹了,对己方可真是没有什么好处啊。所以当他看到两人后,知道是马超亲至的时候,满宠是直接大喊了一声。

    但是他的话对马超来说,是一点儿也没有啊。其实想想也是,这个时候马超目的还没有达到,可能是轻易就听满宠的话吗。不是马超看不起他,但是他他满宠算个什么,曹cāo说句话还差不多,毕竟两人的身份地位可都在那儿摆着呢——

    当满宠发现自己一句话之后,两人是一点儿都没有停手的意思,他就明白了,自己果然还是人微言轻的。别说是对马超了,就连许褚,他也没听自己的。其实这个满宠想得还是有些不对,许褚不是说不听他的,只是这个时候已经不是许褚单方面就能停战的了。他说不打,马超暂时也不会放手,所以许褚也没什么动作,已经在和马超相斗着。

    而马超是心里暗笑,心说演义里有个许褚裸衣斗马超,不过那只是在马上,他许褚能和自己战个平手,但是到了步下,呵呵,时间长了,他肯定不会是自己对手的。只要给自己足够的时间,自己必然是能获胜,不过……

    马超知道,很多时候都会有意外,结果今ri也是出现了。

    满宠见自己一句话不好使,就对许褚大喊道:“仲康,停手,莫要再战了!”

    许褚闻言是心里苦笑啊,心说是我愿意和他打吗,明明就是他不放过我啊。

    结果还没等许褚说什么,就听有人继续大喊道:“二位,还请卖在下个面子,今ri的事儿,就到此为止!”

    说着,张燕已经来到了两人附近。之前除了赵云之外,是没有一个人敢靠得太前,就连满宠也是。

    而马超此时一看是张燕来了,他也知道,今天的事儿,自己也就不能再动手了。张燕的面子,肯定是要给的,哪怕他就是想加入己方,但是这个时候,他却还没有,而且他是主,自己和赵云是客。主人一句话,自己怎么也得给点儿面子。

    想到这儿,马超这才对许褚说了一句,“匈康,算你好运,今ri就这么算了,来ri咱们再战!”

    许褚自然也不示弱。说道:“怕得你来?奉陪到底!”

    马超不屑地一笑,也没再多说,而两人这次想斗,就这么虎头蛇尾结束了。其实马超真想说一句,你匈康在马上,自己和你也就是平手但是在步下,你早晚必输给自己!但是这话他却不能说,显得自己没什么水平,也没什么气量,毕竟自己什么身份地位。可绝对不是他许褚所能比的——

    马超已经是罢手了,而许褚自然也是停手了。毕竟马超要是停手,他不停手的话,那么今ri这战就肯定要分出胜负才行了。

    两人此时虽然是拉开距离了,但是相隔却也不算太远。并且虽然是都各自收招收了兵器,但是却还是相互看着对方。颇有一种。一言不合。就再次动手的意味。

    而张燕此时已经是横在了两人的中间,对他来说,马超能给他面子,这确实是天下的面子了,真的。他是没亲眼看过,但是从看到前因的士卒所说。他自然是了解了个大概,要说曹孟德派来的这两个人,是一个比一个能惹事儿。不过还算好啊,马超是什么事儿都没有。要不真要是有点儿什么谁让。第一个倒霉的就是自己的黑山军,还用想吗。

    他兖州军本来就是凉州军的敌人,所以不用多说。但是自己招谁惹谁了,要真因为许褚在自己这儿动手,殃及到自己,自己可哭都没地方哭去啊。

    此时张燕是赶紧对马超施礼,“多谢将军,能卖在下个薄面,此事在下一定会给将军一个交待!”

    “张将军处理此事,我很放心!”

    马超对张燕一笑,把这事儿都让他处理了。虽然马超很想杀了许褚,扣留满宠。但是他也知道,这个事儿是不可能的。所以张燕要怎么去处理,那就怎么去处理。至少有一点他能够确定,那就是,张燕会投靠自己的凉州军,而不是曹cāo的兖州军了。所以满宠他们却是作茧自缚,想得倒是不错,但是最后却是成全了自己啊。

    而张燕此时也发狠了,心说别人怕你兖州军,我张燕不怕,别人惧你曹孟德,我张某人不惧!撕破脸就撕破脸了,反正自己都准备投靠凉州军,你曹孟德兖州军还能把自己如何了?

    想到这儿,他没对许褚说什么,虽然许褚本事不错,但是终究是个武将,而且也不是这次的主事人。所以什么事儿,他自然都是对满宠这个主事的人说才行。

    而这个时候,满宠也已经到了,他先是对马超说道:“在下不知将军在此,还请见谅!”

    马超冷笑道:“原来伯宁先生,先生确实是不知马某在此。不过幸好今ri是马某在此啊,要不先生不就如愿了?”

    马超一句话,满宠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是表面上却还是没什么表现,那只是心里的。而此时,马超身后的赵云,他看着满宠还有许褚两人,也是有些不善。对他来说,真要是打起来的话,他自然是不会怕许褚。而且这个事儿,实在是让他所不耻,所以自然就不会对两人有什么好表情——

    而此时除了马超赵云之外,要说对满宠还有许褚最为不善的,那就非张燕莫属了。

    满宠能出这样儿的主意,而许褚敢这么做,已经不是不给他黑山军不给他张燕的面子的事儿了,这是给自己找麻烦,是不想让自己好啊。张燕就是这么想的,他知道,满宠不想让自己投靠凉州军,所以就出了这么个主意,结果造成了如今这个样儿。

    所以此时他对两人冷笑道:“伯宁先生,最后再叫您一句伯宁先生!我们黑山军这儿庙小,实在是装不下你们兖州军的大神!二位,请便,来人,送客!!”

    张燕这是等于直接就把两人给赶出去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是一点儿面子都没讲啊。

    而满宠和许褚两人什么时候受到过这样儿的待遇,这还真是生平第一次,平生仅见,第一次碰到这样的情况这样儿的事儿。以前满宠论是走到哪儿。谁不是都热情招待,礼遇有加,但是到了他张燕这儿,就变成这样儿了。而且张燕其人真是礼之极,礼之甚啊。

    当然了,满宠却也都明白,归根结底,还是自己先礼在先,先得罪人家的。所以既然自己先做出来这样儿的事儿了,就别禁不住别人说你什么了——

    不过别看满宠他有些城府。而且其人能隐忍,但是他身后的许褚可忍不了,他算是看出来了,张燕是已经和己方撕破脸了,既然这样儿。自己还能怕他张燕什么?不过许褚倒是没想想,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不是兖州军大营。而是他黑山军的老巢。张燕愿意的话,能有一百种方法,让他和满宠死葬僧地,不过张燕肯定是不会那么做就是了。

    “张燕,爷爷不用你招待了,咱们后会有期!”

    不管怎么说。许褚也知道,自己不能和张燕动手,要不后果不堪设想。毕竟他可不傻,所以如今情况是个什么形势。他还是知道的。

    满宠倒是不像许褚,他只是对张燕还有马超说道:“二位,今ri之事,确实是在下有失考虑,还请见谅,此时便告辞了!”

    说完,就和许褚两人离开了。满宠这个人,做事倒也干脆。走得速度也,几下就没影了,虽然之前看着许褚好像是有些不服,但是这个时候两人却是离开了此地,返还魏郡了——

    而张燕则是不太好意思地一笑,“二位不用对此再多说了,要说在下实在是惭愧啊!对了,二位随我进屋一叙,我有要事于二位相商!”

    此时,马超和赵云两人是相互对视了一眼,都知道了张燕的意思。满宠和许褚都被他给赶走了,那么张燕的意思,已经是不言而喻了。但是户纸,还得有人去捅破,所以还得是张燕亲自去做这个,才是好。

    马超一笑,“好,张将军,‘恭敬不如从命’,请!”

    “请!”

    “请!”

    赵云和张燕两人说道,然后张燕又带着两人回到了他的会客大厅中,准备去做最后他要去做的事儿——

    三人都坐好后,张燕先是说了一句,“今ri在下实在是不知,满伯宁是那样儿的人,所以还请二位见谅才是!”

    对张燕来说,马上就要投靠马超了,所以不能让自己未来的主公对自己印象不好啊。所以他还是先说了这么一句,就是想让自己彻底安心。

    果然,马超有些微怒的表情,“张将军这是哪里话,此事与张将军甚太大关系。并且都已过去,所以张将军毋要再多言!”

    张燕一听,这回他算是彻底放下心了,“将军所说甚是,在下倒是有些放不下了!”

    “在下敢再问将军一句,之前将军所说的条件……”

    马超闻言就是一笑,“张将军放心就是,我马孟起说话,绝不食言!”

    张燕一笑,“将军,在下非是那个意思。不过既然将军如此说,在下自然不会不相信将军的,哈哈哈!”

    马超是心里鄙视,心说,你张燕明明就是那么想的,最后想让我再给你确定一下,不过这次你倒是和之前不太一样了,不直来直去说了,而是去说。

    其实张燕自然是不傻,之前那是之前,他可还没有下定决心就一定要投靠凉州军。但是这个时候却是不行了,兖州军的满宠还有许褚都让他给赶走了,他不投靠凉州军,还能如何。并且之前和自己几个属下都已经是商量好了。所以自然就是投靠凉州军——

    过了能有半分钟,这时候马超倒是先说话了,“哈哈哈!想必张将军此时已经是有了最后的决定?”

    张燕对此自然是不会隐瞒,毕竟这事儿就是此时把马超还有赵云请来的目的,所以他直接就说道:“将军所说不错,正是如此啊!在下愿意加入凉州军,为凉州军贡献一分力量!”

    说着,已经起身,对马超施礼,“常山真定张燕见过主公!”

    马超此时也已经起身。他是哈哈大笑,“好!张将军请起,从今ri其,张将军便是我军的一员了,真是可喜可贺啊。哈哈哈!”

    马超的心里确实是高兴,毕竟昨ri来这儿。为了什么。还不就是为了张燕能带着黑山军投靠于他吗。

    不过兖州军却也是派来人了,而且他们最后还出了个昏招,结果之后是弄巧成拙了,让自己是捡了个便宜。虽然马超也认为,最后就算是没有之前许褚的事儿,张燕也与很大可能投靠自己。但是这事儿怎么说呢。反正正是因为有了之前的事儿,所以是容易早的让张燕果断如此了。

    张燕是个聪明人,马超知道,所以知道他。对此事是不可能左右逢源的。所以他必须要在自己和兖州军选择一个出来。结果最后他很明智地选择了自己,如此就对了。不是马超自大自吹,张燕的选择,早晚他会觉得,那是最为正确的。

    至此,张燕黑山军投靠了马超凉州军,使得凉州军有增添了一些实力——

    什么叫做“乘兴而来,败兴而归”,看看满宠和许褚两人就都知道了。

    这次黑山军的事儿,是绝对出乎了满宠意料的。所以他在路上也检讨了自己,发现在即失误的地方不少,所以这才导致了最后如此的结果。不过虽然自己主公交给自己说服张燕的任务是失败了,但是自己却看到了其他的一些机会,所以这次去黑山军处,也并不是说一点儿用都没有。

    两人来到了邺城,袁绍的冀州军如今和曹cāo的兖州军是在邺城的城下对峙着。因为冀州军大军一直驻扎在邺城城外,所以曹cāo带兵来了之后,自然是与他们对上了。

    一听是满宠和许褚两人回来了,曹cāo是赶紧在中军大帐中间了两人。结果一看这两人的表情,曹cāo算是猜得**不离十了——

    两人见到自己主公后,是赶紧请罪,“属下满宠许褚,办事不力,还请主公责罚!”

    曹cāo一听,就是微微皱眉。他不是没有想过,张燕可能是不投靠自己。但是党自己属下真如此说了之后,他却还是有很深的失望。在他看来,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东西,毕竟自己对能说服张燕其人,之前还是有不小的希望的。

    所以他直接问道:“伯宁你说,到底是发生了何事?”

    满宠一听,心说,主公就是主公啊,一下就知道了关键所在。

    他不能不说,所以就把在张燕那儿的所作所为,就都和自己主公讲了。结果曹cāo听了之后,他是叹了口气,“唉,伯宁,你糊涂啊!”

    结果之后曹cāo把满宠给说了一顿,又告诉他关于这个事儿他做得不对不好的地方。结果满宠闻言,啊心里是不得不佩服自己主公,自己就是不能比啊,和自己主公是差远了——

    而这个时候满宠则说道,“主公,虽然属下没有做成此事,但是属下觉得,如今未尝不是我军的一个大好时机啊!”

    曹cāo一听满宠所言,他就是眼前一亮。可见他也是想到了,“伯宁之意是?”

    “主公,如今……”

    听了满宠讲完,曹cāo点了点头,“好,来人,召集所有人来我大帐!”

    “诺!”

    不一会儿,是所有人都到了,结果曹cāo也没说满宠他们的事儿成没成,只是讨论了另一件事儿。最后经过众人相商了近一个半时辰,才把这事儿决定了下来。

    决定完了就去做,最后曹cāo是把这个非常重要的事儿交给了关羽和曹纯,让他们去实施,自己放心。不管结果如何。自己肯定是要试一试才行,要不如此大好机会。可就要错过了——

    袁绍终于是等来了曹cāo的兖州军。虽然他既不希望曹cāo能来邺城,因为他带大军到达邺城这不就说明自己的西防线被破了吗。但是他也希望曹cāo能带大军前来,因为如此,自己就又能和他曹孟德,和兖州军好好战上几场了。

    当他听说提田丰身死,而沮授投靠了兖州军的时候。袁绍是又被气得不行。

    田丰他死就死了,对袁绍来说,他就算这时候不死,要是还在自己帐下的话。那也就是早晚的事儿。自己肯定是要杀他,绝对不会留下他,因为自己丢不起那个人。

    至于让他生气的,自然就是沮授,他倒是没有想到,沮授居然是投敌了,这和张郃许攸他们有什么区别。实在是太让自己气愤了,“是可忍,孰不可忍”啊,等哪一ri己方抓到那个沮公与,一定要把其人给挫骨扬灰了,才能一解自己的心头之恨啊。

    这就是如今的袁绍,他倒是不知道许攸的真是想法,所以就认为他和张郃一样,是投靠了兖州军。而沮授和他们也一样,都是投靠了敌人。

    而现在袁绍所想的,就是怎么能大胜兖州军,甚至直接就打退兖州军才行。毕竟如今己方的粮草问题,就算是暂时解决了,但是曹cāo的兖州军却也到了邺城城下。说实话,袁绍是没半点儿害怕的,有的只是兴奋和激动。至于说他为什么如此,还不是做着他的chun秋大梦吗,觉得自己的冀州军能横扫了兖州军,然后夺取了曹cāo的地盘,占据许都等等,一系列的东西。

    袁绍的一干属下,不少人都觉得自己主公是越来越让人难以捉摸了,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自己主公变成了如今的模样。说实话,自信并不是不好,但是过分过度了的话,那就不叫自信,那就是自负自大了。所以如今的袁绍,其实就可以说是后者。很多人都不知道他这到底是从哪来得这信心呢——

    袁绍是再一次召集了众人,一起相商对敌策略。别看袁绍这时候都这样的状态了,但是依旧还是知道,要集思广益,看看众人的意思。毕竟多听听看看,还是好的,而这个他也都明白。

    “各位,兖州军已经来邺城有两ri了,不知道各位有何好的御敌之策?”

    众人一听,心说主公啊,这又来了,人家都兵临城下了,和咱们对峙,咱们一时间也确实是拿不出什么好的御敌之策来。向来兵事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所以还是那句话,他要战,我们便战,还能怕了他们不成?

    要收不少人都是如此想法,但是却没一个敢这么和自己主公说的。

    而袁绍则看了眼众人,说道:“友若,你来说!”

    在下面坐着的荀谌一听,心说自己怎么成了出头的椽子了,真是倒霉透顶啊,他心里是苦笑着,这真是,倒霉得不行啊。

    荀谌是硬着头皮说道:“主公,各位,曹孟德带大军来此,我军,唯有,唯有一战耳!”

    袁绍一听,心说你说了还没说一样,这话还用你说。结果他是没给荀谌好脸sè,结果荀谌一看心说,自己本来就不擅长这个,所以怎么可能有主意。真正冀州军帐下厉害的人物都让主公你给整没了,如今就一个审配,算是有些本事,至于其他几个,自己也不能说人家没有本事,但是真正和田元皓、沮公与、还有许子远比起来的话,确实还是要差些啊。

    荀谌其人虽然和荀彧还有荀攸是不能比,但是其人的眼力确实还是不错的,这个倒是没错。

    袁绍是继续点名,反正是看到谁就叫谁了,“佐治,你来说几句!”

    辛毗字佐治,颍川阳翟人,辛毗这个人,说实话,他其实是心向曹cāo的。哪怕他在袁绍的帐下做事,但是却也减少不了他对曹cāo兖州军的向往。至少在他眼里看来,自己这个主公,是不如曹cāo曹孟德的。要说唯一能超过曹cāo的,那就只有他的出身,家世了,仅此而已。

    “主公,如今我军粮草暂时忧,所以我军自当是死守邺城,尤其是不能让兖州军寻得机会!”

    袁绍听了辛毗的话后,他这才点了点头,辛毗说得倒是没错。不过自己大军绝大多数都在城外,自然还是先和兖州军战上几场,然后再守城也不迟。

    “佐治所说,我自当是考虑!”

    之后袁绍是有点了几个人,文士武将都有,不过也都没有什么御敌之策。最后袁绍也不问了,毕竟这事儿要是真有好主意的话,都这时候了,也没人是藏着掖着的,所以他也不想是把手下人给逼迫出来那么奈的表情。他是看着他们,袁绍心里就不爽,极其不爽啊——

    之后袁绍是把众人给打发走了,唯独是留下了他比较看重的一人,就是人称“审疯子”的审配。

    众人都走了之后,袁绍这才说道:“知道我为何单单留下你一人?”

    审配摇了摇头:“还请主公明示!”

    “我自感觉已经时ri多。”

    审配一听,忙说道:“主公何出此言,这……”

    袁绍闻言则摆了摆手,他没对审配对此多说什么,他每ri都在吐血,而且是越来越多,不过这个事儿除了给他诊治的医者之外,没有人知道,而且他对医者是下令严格保密的。所以自己的身体如何,袁绍早就知道了,而且他也清楚,自己活着的时候,还能带着冀州军和兖州军相抗,手下人也都能听自己的,但是自己一旦是不在了,基本上冀州、幽州、青州就要乱了。

    袁绍不傻,他不是不知道,自己那几个儿子都怎么样,根本就每一个能守住自己的基业的。

    “不必多言,你只需记得我今ri所说,一旦我哪ri故去,你比带着显甫离开冀州,离开这是非之地,远走他乡避祸去。只要没有那个心思去争霸天下,想来孟德也不会对显甫下杀手的。”

    审配一看,自己主公说完这话,一下就像是老了十多岁,他算是知道了,原来自己主公这是要把三公子托付给自己。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三国重生马孟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