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三国重生马孟起 > 第七二二章 刘玄德欲往新野城

正文 第七二二章 刘玄德欲往新野城

书名:三国重生马孟起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所以袁绍能亲自誓师,确实是让冀州军的士卒们都很激动。毕竟不管怎么说,袁绍他可都是冀州军的领袖,所以绝对是精神支柱。那么他亲自誓师,也肯定是比谁都好使不是。

    而看着冀州军士卒们的反应,袁绍他确实还是很满意的。作为主公的自己,难得是亲自来誓师一次,而冀州士卒还算是很给自己面子,让自己比较满意。

    之后袁绍又说了几句,然后这才回了自己的中军大帐。其实对此时的袁绍来说,自己能做的,也都做完了,要是再胜不了兖州军,那就只有是“退而求其次”,最后是直接退守邺城,要不还能如何。相信就凭自己邺城的坚固,就不是他兖州军所能攻破的。不过能守住城,但是要想胜利,估计就没有了。

    -----------------------------------------------------

    喊杀声震天,战鼓声如雷,号角声也是震耳欲聋,这就是袁绍的冀州军第二次和兖州军在邺城城外交锋。

    虽然袁绍没有亲自领兵去杀敌,但是却在大军后方观战。他自己知道自己的身体,不可能再领兵作战,那样的话,只能是让自己更早地离开。所以无奈的他,只能是在大军的后方观战,而且不能领兵作战。

    对此时的袁绍来说,可能是自己的最后一次机会了。要是这次再不能胜兖州军,那么自己就只能领兵撤退回邺城去守城了,是不可能再没有什么优势的情况下,在邺城外和兖州军对峙的,如此对己方可没有什么好处啊。

    -----------------------------------------------------

    而对这时候的曹操来说,他也当然是希望己方胜利,而不是和第一次那样。是没有占到什么便宜。对他来说,要是能在邺城外大胜冀州军的话,那么可能不用费劲就可以直接拿下邺城了。不过真就能如自己想得这样儿吗。谁知道呢。曹操是再一次觉得之前的分兵是无比正确了,因为就以自己进兵这个速度。一个邺城就能挡住自己不少时日,所以……

    人家凉州军的进兵速度可比自己快多了,关键是人家可没有遇到像邺城这样的天下坚城。毕竟整个冀州,邺城也只有一个,然后是被自己碰到了。不能说自己运气不好,但是也绝对是够倒霉的了,谁让魏郡。邺城,对自己来说。那是必须要夺取的地方呢。

    分兵,是让兖州军整体的实力下降了,但是曹操此时依旧是有信心。能胜利。别看冀州军粮草的问题是解决了,但是不代表他们就没有了其他的问题。再说了,他们的战力是能和己方比的吗,所以自己为什么没有信心?要是对手换成了凉州军,自己可能就不会这么自信。但是对于冀州军,自己不会没有自信。

    曹操他确实还是个比较自信的人,哪怕很多时候他也会犯老毛病,但是在很多时候,很多情况下。自信却还是好的。至少在他的一干属下面前,自己这个主公,无论是什么时候,基本都是有那种自信的笑容露出来。所以不管如何,对属下对兖州军士卒来说,确实他们也会受曹操的影响的。因为看到了曹操的笑容,他们就会觉得,连主公都能笑,那么应该没什么。

    -----------------------------------------------------

    什么叫冤家路窄,看看此时战场上的情况就不难知道了。

    这次曹纯和关羽,是再一次和麴义的先登死士对上了,双方对彼此可都是有着不小的仇怨的。曹纯和关羽不用说了,上一次虽然是人家先撤退的,但是吃大亏的可是己方。所以梁子早就已经是结下来了。至于麴义,那就更不用说了,上次自己是无奈撤退,这事儿可也是几乎没有的,所以这和耻辱也没什么太大的关系,于是今日再次遇上了两人,他自然不会放过。

    曹纯看到了前面的先登死士,对虎豹骑士卒大喝道:“弟兄们,冲锋!”

    他想得倒是挺好,准备在对方还没有变阵的时候,杀先登死士一个措手不及。不过想得不错,但是却未必能那么轻易就如愿啊。

    果然,麴义哈哈一笑,“变阵,射!”

    结果虎豹骑士卒倒霉了,麴义的先登死士,那是专克骑兵的,哪怕虎豹骑,可也还是要伤亡,损兵折将啊。除非你能一下拉来几万虎豹骑,没准还可能把先登死士给没了。要不对付这么一支弓弩兵,可真是不会伤亡小的啊。

    曹纯带兵冲杀着,他是差点儿没哭了,这麴义的先等死士好像是越来战力越强了?哪怕有关羽带着青州兵杀了过去,但是还是让己方士卒是上网不小。这时候曹纯突然觉得自己还是沉不住气啊,应该是让步卒先上去,青州兵对付先登死士,然后自己最后再让虎豹骑上,结果自己是一着急,然后就变成如今这样儿了。

    不过如今后悔也晚了,看到己方这么大伤亡,曹纯知道,自己要是不吸取教训的话,以后就不是自己灭人家,而是人家灭自己了。

    -----------------------------------------------------

    而曹纯他想到的东西,关羽自然也考虑到了。不过他想到的时候,也已经晚了,曹纯都带着士卒冲过去了。所以他没有办法,也只能是硬着头皮对青州兵喊了句,“全军冲锋!”

    就这样,青州兵和虎豹骑就冲向了先登死士,结果可想而知,他们是伤亡惨重。

    而有的士卒确实是来到了先登死士的近前,不过却依旧被射死。而有的虽然是没有被射死,但是却被先登死士给杀了。是啊,先登死士虽然是弓弩兵。但是不代表他们不会近身作战,他们不是只有弩这么一种兵器。环首刀也是有的。

    结果曹纯和关羽知道,这一局己方是又输了。像这样儿的天下闻名的精锐,确实不是你想胜利就能获胜的。等关羽还是准备冲击奔向麴义的时候,人家先登死士已经是在麴义的命令下撤退了。而曹纯和关羽都再去追,关键是你追上去纯属是给自己找麻烦啊。

    -----------------------------------------------------

    而这再一次失败,确实是让曹纯心里是不是滋味。在他看来,本来他想得自己所训练的虎豹骑。那在天下也算是精锐了,但是……

    他觉得自己还是小觑了天下人啊。虎豹骑是曾经灭了高顺的陷阵营,但是那却是所有兖州军一起给灭了,再说高顺那陷阵营就八百人。和人家麴义的先登死士没法比。

    这次已经是曹纯带虎豹骑算是第三次失利了,对战先登死士,就已经连续失礼两次。至于那次,还是追击吕布的时候,被江东的鲁肃给埋伏了。虽然那个时候确实己方人马少。而且对方是有心算无心,但是说实话,败退就是败退了,这个没什么可去辩解的。对曹纯来说,要不是当初自己跑得快。估计最后自己能不能回去都不一定了。

    至于之前和关羽带兵阻截马超,这个根本就没有战,所以不算。己方士卒没进攻马超,而马超他们也没进攻己方的士卒,根本就没有什么伤亡,哪怕己方是因为种种原因撤退,但是却也根本就不能算什么。

    而面对麴义的先登死士,曹纯是第一次感觉是这么无力,看来己方要想灭了人家,还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成的。并且自己还临阵犯了错误,确实也是不可原谅。看来自己应该和几位先生商议一下了,怎么才能把己方虎豹骑的优势给发挥出来,而且胜了对方,甚至能灭了对方。

    至于关羽,他虽然是没有曹纯所想的那么多,但是连续两次,都是让麴义给跑了,这个事儿确实是让他特别不甘心,甚至比之前马超的事儿还让他不甘心。再怎么说,和马超那都是愿赌服输,但是麴义这个,己方确实是技不如人啊,所以真是没有什么太好办法。不过至少从这上,关羽是更知道,战场,并不是靠一个人就一定能如何如何,更多的还是要靠所有人。

    看着曹纯的那个表情,关羽是也能稍微明白他的一些想法,他打马到他身边,说道:“子和,咱们走吧!”

    曹纯看着麴义先登死士撤退的方向,他是轻叹了口气,“云长,你说咱们什么时候能胜过他们?”

    关羽一笑,“相信不会太远了!”

    对此,关羽还能说什么,他只能是这么说。不过在他看来,虽然先登死士确实是厉害,但是却并不代表己方就不能获胜。所以他也不是随口这么一说,他其实还是相信曹纯的,也是相信自己的。

    曹纯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然后两人便带兵离开了。

    -----------------------------------------------------

    袁曹两军在邺城外的第二次交锋,依旧是谁也没占到什么便宜,往好听说,叫平分秋色,不好听了说,其实就算是两败俱伤,虽然不是大伤,但是绝对是伤了。

    当曹操看到曹纯和关羽回来之后,一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肯定是不好,这次八成是又吃亏了。

    果然,曹纯把和关羽的遭遇对自己主公还有众人这么一说,曹操是哈哈大笑,“子和、云长,‘胜败乃兵家常事’也,先登死士名名震天下多年,自然不是我们想胜就能胜的。所以你们也不要气馁,‘吃一堑,长一智’下次吸取教训便是!”

    显然,曹操也没指望着曹纯和关羽两次就能灭了麴义的先登死士,要是真能那么容易的话,麴义的先登死士还能留存到如今?

    “诺!”

    曹纯和关羽两人是齐声应诺。在他们两人看来,这次主公(曹公)居然是没去处罚他们,说明他可能也预料到这个了。再说此次再败于麴义之手。也不能说不可能,所以……

    而曹操他知道如今己方是没什么太大的优势了。因为如果所料不错的话,冀州军必然是要退守邺城,但是自己肯定是不能去追人家。所以只能眼睁睁看着人家退回去,然后之后人家占据城池的便利,己方只能是强攻邺城。

    -----------------------------------------------------

    就在曹操和袁绍在邺城外大战的时候,此时的荆州,也发生着一些不算太小也不是特别大的事儿。

    刘备自从来到了荆州后。确实是受到了刘表的热情招待。毕竟如今汉室宗亲,可真是没有几个人,至于说诸侯中,除了他自己。就只有刘备了,并且刘玄德远道而来,投奔自己,不管是从哪个方面来说,刘表是不可能不好好招待他的。而其实这个也算是做给天下人看的吧,就是这样儿。

    本来以刘表的意思,是把刘备给打发到南阳去就完事了,但是这个想法却让蔡瑁暂时给否决了。刘表想得简单,有刘备这样儿的人才。当然是应该让他人尽其才,能为自己所用,让他去驻守在南阳的新野,对自己来说,那好处可就太多了,绝对是利大于弊的。

    至于刘表为什么非要让刘备去驻守南阳的新野的,这个就不得不说如今南阳这个郡的形势了。如果你说当今天下,哪个州最乱,肯定很多人会告诉你,当然就是冀州了。因为这个时候的冀州,那是三方在争夺,所以最后到底如何,可以说吸引了不少人的关注。并且冀州的归属,很大程度要影响天下大势,所以是不得不受到人的关注。

    普通人就是看个热闹,而真正的有心人、明白人,看得可就多了。

    州的话,如今最为混乱的自然就是马曹袁三方大战的冀州了。可如果有人问,天下哪个郡最乱,那么绝对不是某一个边郡,而就是这荆州的南阳郡。

    -----------------------------------------------------

    南阳郡,曾经天下的第一大郡。这个天下第一大郡并不是说它的面积有多大多大,而是人口,百姓是最多的,一个郡的人口超过了二百四十多万。当然,这只是在黄巾之乱之前,而之后呢,南阳是残了,所以早已不是那个天下第一大郡了。但是即便如此,可对这个地方的重要性,是没人忽略的。

    无论是从当初黄巾的张曼成,大汉朝廷,还是之后的袁术、刘表、张济张绣还有曹操、马超他们等人,可以说都没有放弃过对南阳的争夺,但是如今呢,又到了什么情况。

    如今的南阳,是早已被三分了。当张绣去长安投靠了马超之后,马超的凉州军入主南阳,而此时的南阳军便被马超的凉州军、曹操的兖州军还有刘表的荆州军三方被瓜分了。

    马超占据着南阳的中北和西北部,尤其是宛城还有穰县,这两个地方,他是派了重兵守御,并且庞德和李恢两人就在南阳,所以不得不说,马超确实是对南阳很看重。

    而曹操的兖州军则占据着南阳的中东部,在舞阴还有棘阳,都有曹操兖州军重兵驻守。

    至于最后中南还有东南部,就是刘表荆州军所占据的,而他们就驻扎在新野。

    而三方可以说在南阳,算是鼎立了,并且是谁也都不敢轻举妄动。凉州军不用说了,马超可还没有兵进荆州的打算,更是没有要夺取南阳的意思,所以不可能主动去进攻曹操还有刘表,那样儿的话,对己方可没什么太大的好处。所以他对庞德还有李恢两人,说得清楚,只要在对方攻击的时候,能守住宛城还有穰县,那么就可以了,其他的暂时都不重要。

    至于说曹操,他想得和马超也差不多。至少他已经暂时是没办法顾及到南阳了。因为如今连魏郡的邺城都没能拿下来,他还能想荆州的事儿?所以他和属下说得也清楚,只要守住如今己方南阳的地盘就行。其他的暂时都不用管。

    最后的刘表,那就更不用说了。之前也没看出来他有什么魄力。要不怎么也不至于就剩下三分之一的地盘了,这个可不是他故意让出去的了,而是人家真占领了的地方。所以作为“守户之犬”,刘表想得更简单,能拒敌于南阳,别让敌军南下就行。但是面对着马超的凉州军还有曹操的兖州军,要说刘表不害怕。那都是假的。

    他最怕的就是,有一日,突然凉州军和兖州军联合在一起,然后进攻自己的荆州。那样儿的话,自己这荆州,可真就完了。不过还好,两人都带着大军在冀州大战,所以根本就顾及不到自己这儿来。所以一时半会儿,肯定是没什么问题的。

    -----------------------------------------------------

    而刘备呢,他心情就是更差了。本来自己想得是挺好,趁着曹操进攻冀州,无暇顾及荆州这边儿的时候。派兵偷袭许都,怎么也能让己方得到不少好处吧。可刘表刘景升其人,实在没什么魄力啊,根本就不敢出兵。所以最后刘备也没有办法,毕竟大权在人家手里,人马都在人家手里,所以人家说不出兵,自己还能如何。

    而本来当刘备知道刘表有意让他去新野的时候,他心里还算是有些意动。不管怎么说,刘景升其人确实是要利用自己没错,但是自己就甘愿让他利用,都认了。自己让他利用,可自己也能得到自己想要的,那就是城池,地盘。别看到了新野,自己可能要面对马孟起的凉州军还有曹孟德的兖州军,但是自己却一点儿都不惧,所以他刘景升要让自己去那儿那正好。

    可结果却和刘备所想得还是有区别,当他以为刘表确定要让他驻守新野的时候,结果是蔡瑁从中作梗,第一次刘表提议,没有通过。毕竟蔡瑁在荆州的势力,那是只比刘表大,而不会比他小就是了。刘表怎么说,哪怕他是汉室宗亲,可不得不承认的是,对荆州来说,他终究是个外来户,是个外人。而蔡瑁、蒯氏弟兄还有其他几个人,那才是荆州本土的势力代表。

    所以哪怕刘表是娶了蔡瑁的姐姐蔡氏,但是也没好太多。毕竟荆州的世家大族虽然是不像江东那么排外,但是说实话,要是刘表他是本土的势力,那么绝对就不会是如今这样儿了,就是这么简单。可刘表确实还是有些本事的,毕竟荆州一半的话语权,还是他这个荆州牧的,而剩下的,其实也并不是说就只有蔡瑁一个人说得算,其实严格说来,应该算大家的。

    只是蔡瑁的势力比较大,所以基本上荆襄的那些世家大族,都是听蔡瑁的,就是这样儿。

    -----------------------------------------------------

    所以最后刘备就倒霉了,蔡瑁是什么人,他就只知道表面的。他是蔡氏的家主,也是刘表的妻弟,但是他还是荆州势力最大的一个人,这点也是没错。而且更是,向着曹操的这么一个人,这点才是最重要的。

    蔡瑁以前可就见过曹操,虽然是没什么交情,但是他却感觉曹操这个人能成大事,所以心里比较偏向其人,就是这样儿。至于说刘表,他确实是没怎么看在眼里。“守户之犬”罢了,能和如今大汉的司空,“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曹操曹孟德相比较吗,反正蔡瑁觉得没法比,哪怕刘表是他的姐夫,亲姐夫,是荆州牧,明面上的荆州之主,自己的主公。

    至于说刘备,这个更是外人的外来人,绝对是让蔡瑁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主要还是因为曹操和刘备的关系,还有蔡瑁是极其不喜刘备的为人。虽然蔡瑁不会承认自己是如何如何小人,但是却也从来不会标榜自己是什么君子。不过他接触了刘备之后,才知道刘备刘玄德其人,绝对是个厚脸皮的人。而且其人城府很深,一般人绝非是他的对手。

    并且曹操对刘备可以说算是恨之入骨了,所以蔡瑁就想除掉刘备。而且他真是觉得刘备这人有威胁。绝对不是个普通人,那是天下枭雄人物啊。所以荆州来了这么一个人。蔡瑁能安心吗,于是就计划着把刘备给除掉。

    结果他想得是不错,但是刘备的本事终究不是他蔡瑁所能比得。蔡瑁他擅长的是练水军,还有指挥水军作战,其他的也就是勾心斗角这样儿的事儿他还算擅长,再多了,他就不行了。

    但是刘备是什么人。如果说蔡瑁是地头蛇,那么刘备绝对是猛龙。不是那个强龙,因为“强龙难压地头蛇”啊,只有猛龙才行。毕竟“不是猛龙不过江”,绝对不能小看了刘备其人。他既然敢带着人来荆州刘表这儿,就说明他什么都不怕不惧,都考虑得比较清楚了,所以一个蔡瑁。还能把他如何?曹操厉害不,不还是照样儿没能把刘备如何,所以就更别说蔡瑁了。

    -----------------------------------------------------

    当刘备逃脱了蔡瑁的追杀的时候,他是遇见了改变他命运的一个人,那人叫做司马徽。又叫水镜先生。

    司马徽还真没想到,自己能见到刘备这个名震天下的人物。是啊,刘备再怎么落魄,可也绝对是在天下有名有姓,是有那么一号的人物,这个没错。而见到司马徽后,本来刘备是准备先显示一番,用自己的功夫,把司马徽劝说到自己帐下来。结果他发现,这事儿根本就成不了,但是司马徽最后还算是不错,告诉了他“卧龙”还有“凤雏”,而刘备也算是高兴了。

    就是司马徽也不得不承认,刘备这本事确实是不错,就看其人脸皮不是一般的厚,就绝对能在天下有那么一席之地。但是司马徽却还是不看好他,毕竟他的对手太厉害,太强了,无论是曹孟德、还是马孟起,甚至是孙伯符,都不是善类,没有一个是比他刘玄德差的。所以天下群雄逐鹿,而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啊。

    -----------------------------------------------------

    此时刘备则向司马徽问道,“敢问水镜先生,这‘卧龙凤雏’是何许人也?”

    之前司马徽就和刘备说了一下“卧龙”,还有“凤雏”,但是再具体的他就没说了。所以这个时候的刘备,他确实就是抓心挠肝啊,就想知道“卧龙凤雏”是谁,他听司马徽所说,还以为“卧龙”“凤雏”是一个人呢。

    结果司马徽听完,他是哈哈大笑,他觉得刘备其人其实挺有意思。但是自己能那么轻易就什么都告诉他吗,明显是不可能。

    不过他却是问道:“看来玄德公亦是同意了之前我之所言?”

    刘备一笑,“水镜先生所说不错,备如今是落魄如斯,帐下没有一个真正的谋士,确实是其中最大最为关键的原因啊!可备虽然认识到了如此,但是如此人才,却何处寻得?还请水镜先生能不吝指点!”

    司马徽闻言依旧是大笑,“好,玄德公求财若渴之心意,我倒是已知晓。不过这‘卧龙’还有‘凤雏’,却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位!”

    刘备一听,他算是明白了。怪不得自己觉得不太对呢,敢情人家是两个人,分别是“卧龙”还有“凤雏”,不是“卧龙凤雏”一个,要不自己怎么说这个名这么奇怪,原来不是这样的。

    不过刘备既然都知道是两个人了,所以他当然是更不能死心,所以是继续问向了司马徽,这个“卧龙”还有“凤雏”都是什么人,到底自己要去哪儿才能请到。

    可司马徽听后,他却是笑着摇了摇头,而没有再多说。这个刘备就算再不明白,他也是明白了,人家根本就不想和自己多说啊。虽然不知道司马徽的意思,但是刘备心却真是异常失望。本来他觉得,司马徽既然都说到两个人了,但是再多的话。却是不和自己说了。那这和没说什么好像也没有太大的关系,自己都这么求他了。

    刘备是又问了一次,结果司马徽还是没说什么。这次他倒是不自讨没趣了,而司马徽也委婉地表达了送客的意思。刘备是没有办法,只能是向司马徽告辞,然后离开了。

    虽然在司马徽那儿,刘备并未得知关于“卧龙”,“凤雏”什么太多有用的东西。

    但是他却记得司马徽和他所说的,而且他也一直就是那么认为的。就是自己帐下缺少一个真正的谋士,人家不管是曹孟德也好。还是马孟起也罢、袁本初、孙伯符他们,帐下可都有谋士军师,但是唯独自己帐下是不行。要说简雍和孙乾,虽然是文士。但是别的还算可以,但却当不了谋士啊,要不自己还能落魄到如今这样儿吗。

    -----------------------------------------------------

    刘备又再一次返回了江陵,这次他可学聪明了,他是大摇大摆进了江陵后。直接就去找刘表了。别看蔡瑁确实是要杀他不错,但是他可还没有那个胆量,敢直接就在江陵城的州牧府中杀刘备,或者擒拿他。蔡瑁知道,自己真要敢那么干。第一个他的姐夫刘表刘景升肯定就是不会同意的,别看刘表是“守户之犬”,但是特别爱惜自己的羽翼,看重自己的名声。

    那个“守户之犬”的名儿是没有办法了,但是他却肯定不想让天下人所诟病。你看刘玄德投靠了刘景升,然后却让他属下给杀了。刘表是绝对不可能让人传言出这话的。如今年纪越大,刘表就越看重自己的名声。天下人叫他是“守户之犬”,他认了,但是别的,他可真不想粘上更多的骂名。

    刘备在州牧府中看到了刘表,之前刘表是病了,然后蔡瑁是趁机向刘备下手。至于刘表,他要说一点儿都不知道,那是假的,但是他对这事儿,属于是中立的。只要两方都不危害自己的利益,那么最后谁生谁死,说实话,和他刘景升还真就都没有什么关系。

    -----------------------------------------------------

    见到刘表后,刘备是赶紧施礼,“景升兄!”

    刘表一看是刘备,他赶紧热情地说道:“贤弟来了,快坐,有几日没有见到贤弟了啊!”

    刘备闻言,脸上是微笑着,但是心里却是冷笑。心说你刘景升怎么说都是荆州之主,至少荆州一半的权利可都是你的。但你这却是“睁眼说瞎话”啊,有几日没见自己了?你还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吗?你这也算是明知故问了,给谁看呢。

    刘备赶紧说道:“景升兄,备这几日都在屋中歇息,倒是忘了来看看兄长,这实在是备之过矣,还请景升兄见谅才是!”

    刘表闻言是大笑,“玄德这是哪里话来,不过今日玄德来得却是正好,为兄正有一事要玄德帮忙!”

    刘备闻言,心说还是冷笑,你刘景升就是利用我吧,还说得好听,要我帮忙,实则就是要利用于我。不过对我来说没,也确实是需要你利用,咱们也就是彼此彼此了。

    国安,就听刘表说道:“玄德当知,如今虽然马孟起的凉州军还有曹孟德兖州军都在冀州大战,但是说不定他们什么时候就会入寇荆州,而南阳新野,便是他们必夺之地,所以为兄之意是,还请玄德能带兵驻守在新野,防范马孟起还有曹孟德,不知如此可好?”

    刘备一听,心说你刘景升最后还是如此了吧,让我去新野驻守,实则就是给你看门罢了!”

    但是刘备却绝对不会说自己不去,毕竟这事儿对自己好处更多。第一,就是能远离江陵,远离蔡瑁还有刘表。第二,那就是自己再一次有城池有人马了,哪怕这些都不是自己的,但是这个重要吗,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能慢慢让这些都变成是自己的,这不就行了。

    不过即便如此,刘备是这么想的,但是他却半点都没有表现出来。对他来说,自己还不能表现得多么积极,那样儿的话,对自己也没太多的好处不是。所以,刘备他明知道刘表知道他的想法,但是却还是开口问道:“这,敢问景升兄,此事蔡将军那儿……”

    刘备知道,自己不用往下说,说到这儿就算完,刘表他当然明白自己的意思了。

    果然,就见刘表一笑,“此事玄德不必担心,一切有为兄!”

    刘备一听,是点了点头,“如此的话,备便是‘恭敬不如从命’了!”

    刘表闻言也笑了,“好,玄德既然应下了,那么便早日动身,早到新野!”

    刘备点头,“诺!一切皆遵从兄长所言!”

    之后两人又聊了几句,然后刘备这才告辞。

    -----------------------------------------------------

    就在刘备和刘表告辞后没多久,蔡瑁便来了。

    “刘玄德是刚从你这儿离开的?”

    蔡瑁和刘表说话的语气,就和他平时对别人说话没什么区别。在人多了,还有外人的面前,蔡瑁自然是对刘表比较尊重。但一旦是没有外人在的时候,蔡瑁就恢复他的本来面目了,而刘表对此,自然是早已经都习惯了。

    这不他看都没看蔡瑁,直接便说道:“你不都知道了!?”

    蔡瑁在整个江陵城也不知道有多少眼线,所以刘备进了江陵之后,第一个知道的人绝对就是他。

    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说,蔡瑁继续问道:“那个事儿你和他都说了?”

    蔡瑁说的“那个事儿”,自然就是让刘备去新野驻守。

    而刘表这才看了蔡瑁一眼,“你觉得呢?”

    蔡瑁摇了摇头,“没想到刘玄德果然是从我手里逃得了性命啊!”

    刘表不屑地看着蔡瑁,然后缓缓说道:“刘玄德其人,连曹孟德对他都没有办法!”

    蔡瑁知道,刘表的话都是真话,但是他确实还是有些不甘心。对他来说,虽然自己确实是比较看好曹操,但是曹操对刘备没有办法,可不代表自己就没有办法。不过事实却证明了,自己确实也是没能奈何得了人家,这个事儿也没错。

    “不说这个,如今他刘玄德驻守新野,如此也算是能让他为我军做点贡献了!”

    刘表心中一笑,之前自己说让刘备去驻守新野,结果蔡瑁没让,这事儿就这么拖着了。可之后自己和他达成一致,只要刘备能逃过他追杀一次,那么就让他去新野,最后果然,刘玄德其人是没让自己失望啊。(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三国重生马孟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