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三国重生马孟起 > 第七二六章 两谋士亲赴瘿陶

正文 第七二六章 两谋士亲赴瘿陶

书名:三国重生马孟起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至于马超对吕旷,却也是没什么了解,就是知道他还有个兄弟叫吕翔,如今在巨鹿的瘿陶城驻守,其他的就不知道了。但是对马超和他的一干属下还有凉州军士卒来说,只要阻挡己方前进脚步的,那都是敌人。所以对于敌人,自然不会手下留情什么的。

    凉州军是远道而来,所以马超便让大军在杨氏城外休整了一日,让大军在这儿好好休息。

    -----------------------------------------------------

    第二日,凉州军士卒是大举进攻杨氏城。

    而城头上指挥士卒作战的吕旷是大喊着:“弟兄们,我们等这一日等着多久了,,随着拒敌,给我狠狠砸啊!!”

    不说吕旷其人的本事如何,至少有一点是没有错的。那就是他确实是为了这一日而准备了好久了,同样的,他让手下士卒准备了这么久,就是为了这一日。所以他准备的那些东西,可就是派上了用场。

    带着士卒攻城的马岱,心说,这个吕旷准备得还挺充足,果然是有所准备啊。不管怎么说,他这也确实是让己方在杨氏城这儿受到了阻截,反正两三日肯定是别想破了人家的防御。

    双方就在杨氏城展开了激烈的攻防战,因为吕旷是有所准备,所以马岱他们确实是受到了不小的压力。尤其第一次还是试探进攻,所以凉州军在攻城这上是没有什么建树。几波冲击过去了之后,马超已经是命人鸣金收兵了,于是马岱便带着凉州军士卒撤退了。

    -----------------------------------------------------

    凉州军鸣金收兵,撤退回己方大营。虽说如此,但是吕旷却还是没有因为这个而如何放松。对他来说凉州军就和自己所想的一样,并且其实只能说是强,而不会弱。所以要不是己方准备充分的话,那么可能没几日就让人给攻破城池了。

    不过吕旷这个时候。倒不是特别害怕这个了。他算是想明白了,之前郭淮郭伯济守御常山高邑,不也是守着守着,他就弃城逃走了吗。当然自己不能和人家比,也许还守不住那么些时日。但是自己可以学郭淮不是,见势不妙。就赶紧逃跑,先跑到自己兄弟的瘿陶去,然后再说别的。

    有一句话吕旷还是很喜欢的,那就是“天绝人之路”,就是这么回事儿。自己不会等着凉州军破城,然后杀了或者俘虏自己。虽然他凉州军挺厉害。但是却不是自己想投靠的。马孟起虽然在天下很有名,但是却也并不是自己想去投奔的人。

    吕旷虽然不是郭淮,但是和他所想的倒是有一样的地方,那就是他也想投奔曹操兖州军。而不只是他,他也知道,自己的兄弟吕翔,其实也是和自己的想法一样。

    -----------------------------------------------------

    在马超的中军大帐。众人倒是都没说什么,反正都看得出来,吕旷他确实是准备得很充分,要不不能让己方压力这么大。所以人家是早都准备好了,自然己方就要吃亏,所以这个没什么说的。就是明日继续强攻杨氏城,是众人一致通过的。

    一日后,凉州军是继续攻城。而这次,吕旷是压力倍增,以他十几年的经验自然也知道。人家凉州军这是要动真格的了,昨日那不过就是个试探罢了。

    但是对于凉州军的猛攻,吕旷依然是在城头上指挥着士卒作战。当然了,他作为守将,也一样是参战。在城头防御比较薄弱的地方,他总是会出现,然后跟着士卒是一起杀敌。吕旷的经验确实是不少,这个必须承认,所以他也确实是比一般般的将领能强些,至少比那个信都的张南强。要不袁绍能让他在巨鹿的杨氏城守御着,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啊。

    -----------------------------------------------------

    凉州军这次依旧是先上投石车,几番石雨过后,马岱便带着士卒攻城了。对吕旷来说,他是早就知道凉州军的投石车威力不小,所以早有准备。但是即便如此,城头的士卒也还是免不了伤亡了一些。

    等之后凉州军士卒攻城的时候,吕旷大喊道:“弟兄们,守住,别让凉州军上来!”

    虽然凉州军士卒确实是比昨日进攻激烈,但是吕旷不认为第二日就会守不住杨氏城。怎么说自己也准备了好久,就是等这一日到来。所以当这一日来了的时候,自己所准备的这些,终于是派上用场了。自己是幻想了不少今日的场景,而凉州军也确实是名不虚传,不可小看。

    此时马岱心说,这个吕旷虽然准备得比较充足,但是也不得不承认,己方早晚还是会破了这杨氏城的。他吕旷是有备而来,但是他们和己方的差距,这个却不是什么能弥补得了的。至少不是他准备充足,就行了。

    马岱大喊道:“弟兄们,冲啊,争取早日拿下杨氏!”

    “杀!”

    ……

    对于凉州军来说,让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吕旷给阻截到了杨氏城,他们觉得不太应该,所以都拿出了全力来进攻着杨氏城。对他们来说,这么一个城池,虽然不是说破就破了,但是怎么己方也能没两日就能攻破吧,但是和自己所想的倒是不一样。人家准备充足,看那样好像就是等着己方来呢。

    不过这其实也没什么,至少凉州军士卒认为,你吕旷能守住城池一日、两日、三日……可怎么可能总守住。所以哪怕你准备充分,但是在己方强大战力的压迫之下,终究杨氏城还是会被攻破的。

    -----------------------------------------------------

    马超命士卒鸣金,凉州军是再一次撤退了。他当然也早就看出来了,吕旷那是有所准备的。但是即便如此,也依旧是挡不住自己大军的全线压上。所以破城,不过就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而吕旷下了城头之后,他想得倒是不少。如今才刚过了两日,被人家凉州军进攻两日,就让自己是压力这么大。可见要是人家真都攻上了城头。估计自己是很难再逃跑了吧。所以他是不得不多想一些,对吕旷来说,是什么都没有自己的小命重要啊。所以干什么的前提,那都是要先保住自己的命,然后再去说别的。

    杨氏城的守卒迎来了凉州军的第三次攻城,这一次吕旷是堪堪守住了城池。他也知道。再这么下去,肯定是不行。

    -----------------------------------------------------

    而在这一日的晚上,吕旷决定是和凉州军拼了,当然他还是有他自己的打算的。

    就在凉州军士卒还在休息的时候,杨氏城的守卒是从城内冲杀而来,直奔凉州军大营。

    要说声音这么大,凉州军士卒自然是早都发现了。所以都起来迎敌。等马超知道了消息的时候,他其实也不太理解,毕竟放着好好的城池不去驻守,偏偏是带着杨氏城的人马来和己方决战来。是,马超就是这么认为的,吕旷这可不是来劫营,他几乎是把城内所有的士卒都给带出来了,就是要和己方拼了。所以马超是不理解,吕旷是怎么想得呢。

    可他虽然是不按常理出牌,但是对马超来说。这个事儿还真就是正合他的意思。毕竟比起攻城战来,他其实是跟喜欢这样在战场上厮杀。那攻城战不知道几日才能完,但是在这战场上厮杀,基本上一两次就能分出胜负来了。何况如此对己方还是有利的,攻城的话。可不是己方所有的优势啊。

    -----------------------------------------------------

    当双方人马在战场上厮杀的时候,应该说几乎就是没有人发现,吕旷居然是没影儿了。

    其实他是让其他人带兵去进攻凉州军大营,他说自己随后就到,结果他可不是随后就到,而是趁机逃走了。他想得清楚,自己守御不了这杨氏城,那么与其让凉州军攻破城池,还不如就和他们拼一下,自己是趁机逃跑。因为他根本就没认为己方能胜,毕竟马超那八万大军可不是吃素的,所以吕旷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至于说他非要让士卒去进攻凉州军大营,那非就是他最后的疯狂。在吕旷的想法中,自己都跑了,那么杨氏城肯定一下就会被凉州军攻破。所以那样儿,之后守城士卒留给凉州军,那还不如是先让他们和凉州军大战一场,然后再说别的。

    所以最后吕旷就是带着这样儿的想法,他让杨氏城的士卒去进攻凉州军大营了,而他自己则趁机向西南而逃,奔向了自己兄弟驻守的瘿陶。

    杨氏城的士卒还傻x似的和凉州军的士卒在那大战,孰不知他们的主将已经是弃城也抛弃了他们而自己逃跑了。要说吕旷这个人的眼里只有他自己,至于什么主公什么士卒,那都和他没什么关系,他也不看重。反正大不了,自己都舍弃了,然后直接投奔曹操兖州军。而这就是他的打算,他兄弟吕翔也是如此想法。

    -----------------------------------------------------

    本来马超还准备是生擒吕旷,但是他发现其人没影儿了。马超稍微一想就明白了,敢"qingren"家和郭淮一样,都是逃走了。当然郭淮人家是撤退了,弃城奔向了兖州军。就是不知道这个吕旷是不是也一样呢。不过马超觉得吕旷暂时还不会如此,毕竟他还有个兄弟在瘿陶,而瘿陶城作为巨鹿的治所,也是自己马上也去攻取得城池,所以他也许在那儿也不一定啊。

    而这次杨氏城守卒来夜袭凉州军大营。自然还是以他们完败而收场。这其实也是在吕旷的意料之内的,还是那话,他当然是没有指望着说能胜,怎么可能。不过吕旷的目的确实也是达到了,这个肯定是没错的。至少杨氏城的守卒和凉州军拼了一场,而他也确实是趁机溜了。

    最后马超是乘胜追击。直接就让凉州军趁夜进了杨氏城。而杨氏城连守卒都败了,还有什么能阻挡凉州军的,所以最后凉州军自然是不费劲儿地长驱直入,进了杨氏城。如此,马超凉州军便拿下了巨鹿的杨氏,距离瘿陶是又近了一步。本来两座城池就距离不远。

    -----------------------------------------------------

    就这样儿,马超凉州军是拿下了巨鹿的杨氏城。虽然是三日多才拿下,但是凉州军却并未因为损失多少。而且最后吕旷是直接弃城逃跑,让马超是特别鄙视他。虽然郭淮也是如此,但是马超却没怎么鄙视过郭淮,但是对吕旷,马超认为。那就是个贪生怕死之徒罢了。

    之后又休息了两日,马超这才带着大军离开了杨氏城,而奔赴了瘿陶。不过他没在杨氏城留下人,如今雷铜还有高沛去给张燕运送粮草还没有回来。马超的意思是,他们两人回来之后,他会让高沛驻守在杨氏城。至于这个时候,瘿陶还没有拿下,所以还是要赶紧去瘿陶要紧,至于守御杨氏城的问题,等拿下了瘿陶之后。再一并解决也好。

    -----------------------------------------------------

    当马超带着大军到达巨鹿的瘿陶城外之时,吕旷是早已逃进了瘿陶。

    在瘿陶,他兄弟吕翔一看,是自己大兄来了,他忙问道:“这。大兄,杨氏城破了?”

    吕翔问完之后,就觉得这不废话吗,要是城池没破,自己大兄能到这儿来?

    不过吕旷却是摇了摇头,“唉,真是一言难尽啊!”

    接着,他便把杨氏城的事儿和自己的兄弟讲了一下,吕翔听完,一皱眉,问道:“大兄,这凉州军真如此厉害?”

    吕旷是苦笑说道:“谁说不是,他们只比为兄说得厉害,却绝对不会比为兄说得差啊!”

    而吕翔一听自己大兄所说,他也不敢怠慢,“大兄如此一说,小弟却是也不敢怠慢了。虽然是对今日早有准备,但是咱们士卒还真就不一定能是人家的对手啊!”

    吕旷一听,也是唉声叹气的,对他来说,虽然自己兄弟这儿的实力是比自己那杨氏城强多了,但是能不能抵挡住马超的凉州军,那却还是两说啊。

    不过“活人能让尿憋死”吗,所以吕旷这时候说道:“二弟不必忧虑,为兄想了,咱们尽力就好,要是在是事不可为,那么我们就去投靠曹公兖州军,你看如何?”

    吕翔一听,“好,就依大兄之言,如今最好莫过于此!”

    两人想好了后路,自然就是不想之前那么顾虑了。至少吕翔就是,他觉得自己大兄说得不错,大不了自己和大兄去投靠兖州军,所以还能如何。失败的都是士卒,等袁本初再想找自己兄弟两人,自己和大兄早就在兖州军做事了。

    -----------------------------------------------------

    休息了一日,马超便让大军进攻瘿陶,结果自然是不出意料的,凉州军最后是鸣金收兵了。

    在吕旷守御着的杨氏城,第一次试探进攻,凉州军都没能如何,所以就别说是吕旷吕翔兄弟两人守御着的瘿陶城了。

    结果众人回了马超的中军大众后,看到自己主公的表情有些异样。于是郭嘉便问道:“不知主公……”

    马超一摆手。然后问道:“奉孝,瘿陶城的情报你可知?”

    郭嘉点了点头,“瘿陶城主将便是吕旷的弟弟吕翔,而如今吕旷也在此城。并且城内有冀州军五千,守城士卒近万!”

    马超摇了摇头:“吕翔属下有没有情报?”

    郭嘉闻言也是摇头。“主公,吕翔其人也没有什么手下。只是好像不久前有个人是刚被任命为看守城门的,好像是叫郝昭郝伯道!”

    马超一听,一拍桌案,“对,就是此人!今日在城头上见到的。就是此人啊,郝昭郝伯道!”

    -----------------------------------------------------

    众人此时一看,自己主公如此激动,莫非是这个郝昭郝伯道是个什么大才,自己主公认识?

    要说还真是这么回事儿,之前马超是没怎么了解。但是当他看到郝昭也在瘿陶的城头上守御的时候,他才知道,原来郝昭果然是加入了冀州军,而且还当上个这么个小头目。不过说实话,在马超看来,郝昭就是当个主将都是屈才了,可惜这么些年过去了。他才当了个小头目,这,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赵云问道:“主公莫非是认识这个郝昭郝伯道?”

    马超闻言一笑,“当然,郝昭郝伯道其人,想当初……”

    马超就把自己是怎么和郝昭相识,然后之后郝昭又怎么要去投靠袁绍的冀州军,这些事儿他都对众人讲了。而众人一听,倒是没想到自己主公还有这么个事儿。不过看自己主公能如此推崇郝昭其人,想来此人应该是个人才啊。但是就这么个人才。如今在冀州军待得并不好,看看其人的军职就知道了。

    而郭嘉想得就多了,只听他向自己主公问道:“主公可是有何想法不成?”

    马超大笑,“哈哈哈!就知道瞒不过奉孝,奉孝所说不错。我确实是有些想法!”

    “主公是要说服郝昭其人?”

    “然也,如果其人能投靠我军,我军不只是多了一个人才,是能兵不血刃便拿下瘿陶!”

    其实马超想得很简单,只要能说服郝昭投靠己方,那么确实就是一举数得,好处太好了。所以他才动了这么个心思,要是郝昭如今是意气风发,在袁绍冀州军帐下为大将,那么他也不会轻易就这么想,但是马超所见的,他觉得郝昭如今实在是屈才啊,所以才有这么个想法。

    -----------------------------------------------------

    这时候只听郭嘉笑道:“好,主公既然有此想法,那么嘉便亲赴瘿陶一趟,会一会那郝伯道其人!”

    马超一听,要说去说服吕旷、吕翔,那么这事儿还可以。不过要去说服郝昭,这事儿可能吗,人家能让你进瘿陶城吗?

    所以马超便把他的顾虑一说,而郭嘉则是一笑,“主公,嘉有办法,其实只要……”

    郭嘉把他所说的,和众人说了一下,众人都是不住点头。别说,要真是能如此的话,这事儿还真就能成。

    最后还得是马超拍板儿,“好,如此便依奉孝所言!”

    这事儿就真定下来了,马超相信以郭嘉的本事,骗过吕氏兄弟还是没有问题的。至于最后是成与不成,还得看郝昭的选择。他选择自己最好,可他要真选择袁绍的话,那自己也没有办法。不过马超觉得,郝昭不会选择袁绍,他不可能什么都看不出来。所以哪怕他不选择自己,但是却也绝对不会是袁绍。

    -----------------------------------------------------

    马超他们是想着进瘿陶城,而最后也是这么做的。

    一日之后,就在吕旷和吕翔兄弟两人在等着凉州军再次进攻的时候,就听士卒来报:“报二位将军,城外有凉州军使者求见!”

    吕旷和吕翔兄弟两人一听就是一皱眉,一般这个时候的使者。那都是来劝降的。不过自己兄弟两人早想清楚了,哪怕就算是不敌凉州军,但是也绝对不会投降他们。

    此时就听吕翔问道:“他们使者说是来做什么?”

    士卒回道:“凉州军使者说,是来送骠骑将军给二位将军的亲笔书信的!”

    两人一听,亲笔书信?要是这样儿的话。就让凉州军使者进来吧,“好,放凉州军使者进城!”

    “诺!”

    士卒说完便退了下去,而吕氏兄弟则等着凉州军使者到来。在他们看来,马超给自己两人什么书信,战书?还是什么。但是不管是什么,反正等使者来了之后,不就什么都知道了。虽然两人不认为己方能守住瘿陶城,但是对马超,他么也不怕什么。还是,大不了。两人就弃城逃走,投靠兖州军去。

    -----------------------------------------------------

    瘿陶城的守卒把凉州军的使者给放进了城内,凉州军一共是来了两人,只是瘿陶城的人却是没有人能认出这两个人的。其中一个是文士打扮,而一个个跟在他身后,看样儿是个书童。

    而之前去禀报的那个士卒在前面带路,可还没走出多远。就听那个书童哎呦了一声,文士则以皱眉,“你这是怎么?”

    书童说道:“先生,小的可能是朝食没有吃好,结果这……”

    文士一甩衣袖,“去,我们就不等你了,你在城门口等着我吧!”

    “诺!”

    士卒都听到也看到了,但是他却没说什么,毕竟是人有三急吗。也是可以理解的。别说他一个小童了,就算天下闻名的顶级谋士,还能少了吃喝拉撒这些东西?不过他虽然是在心里笑,但是却没敢表现出什么来。毕竟来人是凉州军的使者,看样儿地位还不低。所以自己怎么能在人家面前太过失礼。

    -----------------------------------------------------

    而小童离开后,文士则对士卒一拱手,“见笑,见笑!不必管他,我们还是尽去见二位将军吧!”

    “诺!先生所说不错,二位将军正等着先生呢,先生请!”

    “请!”

    说着,士卒依旧是在前带路,领着文士就到了吕翔的府邸。至于说去出恭的那个小童,士卒根本就没放在心上。对他来说,这个文士说得清楚,是不准备再带那个小童去见二位将军令,而让他在城门口等着。这样儿最好不过,自己也不用管什么。等这位先生和二位将军说完,他们自然会离开。

    一个普通士卒,他当然不会多想什么,要是能想很多的话,也不至于多少年就只能当这么个普通的守城士卒了。

    -----------------------------------------------------

    这个凉州军使者,这个文士是谁呢?反正肯定不是郭嘉就是了,因为那个去出恭的小童才是郭嘉装扮的,而这个文士正是淮南刘晔刘子扬。

    为什么是刘晔呢,还不就是之前郭嘉的主意吗。他对自己主公说得清楚,只要让刘晔和自己去,自己装扮成刘晔的书童,然后趁机离开,之后找到郝昭,那么此事第一步就成了。

    至于第二步,当然就是把马超的亲笔书信交给郝昭。至于刘晔那边,也是一样,而最后就是郭嘉自己劝说郝昭几句,虽然时辰有限,但是却并不代表就没有什么作用。所以郭嘉对此还是有个五六成把握的,这个倒是没错。

    还是他想得和马超也差不多少,如果郝昭真是让自己主公那么看重的人才的话,那么以其人的本事,如今成这样,他不可能是甘心。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来找自己主公,但是如此也并不能代表其人就没有其他的想法。所以郭嘉看来,只要其人有一些别的想法,那么己方就能趁虚而入,把郝昭郝伯道给争取过来。而其人对己方确实可以说是有很大用啊。

    这就是郭嘉的想法,而如今他算是和刘晔兵分两路。刘晔是起迷惑的作用,是做给吕氏兄弟看的,而郭嘉才是真正去实施的人,他才是主角。只是其他人不知道罢了。

    -----------------------------------------------------

    在士卒的带领下,刘晔已经是见到了吕旷和吕翔两个人。

    “骠骑将军帐下军师,刘晔刘子扬,见过二位将军!”

    刘晔刘子扬?还别说,两人真就是没听说过,要说是郭嘉郭奉孝。他们肯定听过。但是一听是刘晔刘子扬,两人还真就是不知道。不过这个知道还是不知道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吕旷和吕翔知道刘晔是马超派来的使者,这个就足够了。

    而此时就听吕翔问道:“先生次来瘿陶,不知是用意何在?”

    刘晔闻言一笑,“此有我主亲笔书信一封。特来带给二位将军!”

    说着,有人便接过刘晔拿出的信,然后呈给了吕旷和吕翔,这兄弟两人,就吕翔认识字,所以吕旷负责打开,然后吕翔负责看。关键是吕旷他看也看不明白。所以只能是自己这个识字的兄弟看了。

    -----------------------------------------------------

    吕翔一看完,就是一皱眉,然后在自己大兄耳边说了两句,吕旷这才知道,原来马超是来劝降自己兄弟两人的。不过他要觉得能那么容易的话,那可就是大错特错了。自己兄弟两人,根本就没看上他马孟起还有凉州军。

    而此时就听吕翔冷笑了一声:“子扬先生是来做说客的?”

    刘晔闻言则是摇头一笑,他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应该为郭嘉多争取些时辰,如此比什么都好。至于吕氏兄弟。己方难道还不知道他们为人吗,明显就是亲曹派的,所以根本就没指望着去说服两人。

    就听刘晔说道:“非也,将军,在下实则就是个送信之人。至于主公的意思。想必二位将军皆以知晓,所以在下也需多言。二位心中有数,那就可以了!”

    这话让吕氏兄弟是一愣,心说这个刘晔刘子扬到底是不是马孟起派来的说客。你说他不是吧,但是那封信就是马孟起劝降两人的,所以他刘子扬能没有马孟起的受命吗?不过你要说他是说客吧,但是其人根本就没说劝降之类的话,好像看样儿就是个送信的。

    -----------------------------------------------------

    而这个时候,吕翔则是哈哈大笑,“哈哈哈!子扬先生,既然子扬先生只是来送骠骑将军的亲笔书信,那么此时此事已了,先生便请回吧!”

    吕翔他终于算是想明白了,这个刘晔他是不是说客,其实根本就所谓。他是不是说客,自己都要在这个时候给他打发走,所以是不是很重要吗,反正对自己兄弟两人来说,其实不重要。所以想到这儿,吕翔就直接出言送客了。虽然是比较失礼,但是双方为敌对,而且吕翔还有吕旷两人,是确实不想和凉州军的人打交道。

    刘晔一听,心说这就送客了,也不知道奉孝那边儿如何了。看来自己还得拖延一下才行,如此也算是自己尽力了吧。

    所以他此时则问道,“在下有句话,想问二位将军,不知道当问不当问?”

    吕氏兄弟一听,既然人家子扬先生都如此说了,也马上就要离开了,怎么能不让人再问一个问题呢。

    于是吕翔便说道:“先生但说妨!”

    刘晔则是一笑,于是便问道:“不知二位将军对我主信中所说之事,觉得如何?”

    两人一听,果然是马孟起派来的说客。估计之前就怕不让他进来,所以就说是送信的使者,其实想想也是,要真是就送封信的话,什么人不能来送,非得是凉州军的军师吗?

    不过虽然两人觉得明白了,但是却也不能说什么,反正刘晔马超就要离开了,所以吕翔此时也是笑道:“先生应知我兄弟之意,所以,不必多说了吧!”

    刘晔点点头,“好吧,如此,在下这边告辞了!”

    “来人,送送先生!”

    吕氏兄弟虽然是站了起来,但是却没有亲自去送刘晔,而是让士卒代劳了。毕竟他们可不准备投靠马超,所以自然是不想和凉州军的人接触太多。

    -----------------------------------------------------

    刘晔被士卒送了出去,他心说,自己这就算是尽力了。至于奉孝那边,肯定是比自己强吧。

    他对郭嘉还是信心十足的,毕竟刘晔知道,在很多方面,郭嘉确确实实是超过他的。而自己能超过人家的地方,可以说是少之又少啊。

    果然,士卒带着刘晔走到了瘿陶城门口,就见郭嘉在那儿等着他。

    只听郭嘉说道:“先生,小的,终于是等到你了!”

    刘晔看郭嘉这样儿,应该是已经和郝昭接触上来,不过他却是面表情,然后说道:“好了,不必多言,咱们回去吧!”

    “诺!”

    送刘晔的那个士卒也不敢笑,他觉得这个小童有意思,但是一笑,自己这不就失礼了。而他最后是根据吕翔还有吕旷的意思,把两人给送出了瘿陶城,然后这才回去。

    -----------------------------------------------------

    两人离开了瘿陶,回大营的路上,虽然刘晔也想知道郭嘉和郝昭都怎么说的,不过他却是没问那些。毕竟他也知道,等到了大营,郭嘉自然会把一切情况都和自己主公还有众人说的。并且没多一会儿就要到大营了,刘晔根本就不着急这个。

    不过等离开了瘿陶城很远后,他却还是向郭嘉问道:“奉孝,一切如何?”

    郭嘉闻言一笑,又恢复了他本来的那个性格,说道:“子扬,有我亲自出马,那还不手到擒来!郝伯道确实是见到了其人,只是最后其人到底如何选择,这个却不是我所能保证得了!”

    而刘晔也是一笑,“你郭奉孝不说你出马是手到擒来吗,可怎么你如今也保证不了了?”

    郭嘉也知道,刘晔这是在调侃他,而他也没在意这个,只是说道:“子扬,要说在没有见到郝伯道之前,我对于此事也只有最多六成的把握。但是如今我已见过他后,却有七成把握,此事能成!”

    刘晔点了点头,“如此最好,也不枉咱们进瘿陶城一趟!”

    郭嘉笑道,“哈哈!已经能够到大营了,子扬,咱们去主公大帐中说说此事吧!”

    “好!”

    说着,两人便直接去了马超的中军大帐,去汇报这次瘿陶城之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三国重生马孟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