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三国重生马孟起 > 第七五一章 有乾坤魏延得信

正文 第七五一章 有乾坤魏延得信

书名:三国重生马孟起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而今日,刘备带大军来到了襄阳城外,魏延就知道,自己的机会终于是来了。这个机会包含了两个意思,第一个就是说,魏延报答刘备的机会来了,毕竟他认为,自己确实是受了刘备的恩惠,拿人手短,而且其人字里行间,确实都是拉拢自己的意思,自己都明白。

    至于第二个,那便是,自己终于是有出头之日了。为什么如此说,就是因为刘备带兵来襄阳了,就是如此。因为他能这么做,就证明了当初自己所想得不错,刘备刘玄德其人野心不小,胸怀大志,并且也想要把握如今的机会,然后一飞冲天。

    说实话,就因为如此,所以在魏延看来,刘玄德其人就应该是自己所要找寻的明主。至少自己虽然是前几年加入了荆州军,但是却不得不说,刘景升其人却并非明主。就说最简单的一件事儿,经过自己几年的观察感觉来看,其人真是没有什么争霸天下的心思了。所以确确实实就是一个“守户之犬”。

    而刘玄德其人呢,虽然是没有刘景升那么大势力,但是却一直都在努力着,并且就是自己所认为的,胸怀大志,不惑之年了,还要与天下群雄争锋,这不正是自己想要的明主吗。并且其人对自己是极尽拉拢之意,自己都明白的。刘景升其人,连荆州军有没有自己这个人估计都不知道吧,但是刘玄德其人却给自己写过亲笔书信,并且还送过自己不少礼物。

    所以魏延是不得不动心。毕竟他可不是个什么安分的人。并且其人是太不甘心如今这样儿了,让一个比他本事不如的文聘压在他头上。他确实是有些不爽。说实话,魏延其人的性格,要是一个比他本是大的人,是他顶头上司,那么都没什么问题。但是要是个不如他的人管他,那么他就绝对是不会心甘情愿,毕竟其人可是个人才,绝对是泛泛之辈。所以……

    就是难免会有些性格,有些脾气,这个是肯定不会少的。所以他倒不是针对文聘,只是觉得一个不如他的人,还压在他头上,他是特别不爽,所以他是想要摆脱如今的情况。那么刘备的大军到来。他知道,这正是大好的时机啊

    不说魏延如今心里是怎么想了,就说在刘备决定实施了徐庶所说的之后,他便亲笔写了两封信,然后交给了太史慈。

    “子义!”

    “莫将在!”

    “两封信便交与你了,你知道要如何做了吧?”

    “末将身得。还请主公放心就是!”

    刘备是笑着点点头,太史慈做事他还是放心的。至少在这方面,太史慈就绝对是比文丑强,这点不用多说了。

    而太史慈接过自己主公递来的亲笔书信后,就听自己主公再次说道。“事不宜迟,子义当速去速回!”

    “诺!”

    说完。太史慈便带着书信出了大帐,离开了大营。

    太史慈出了大营,他是单人单骑,打马来到了襄阳城下。

    襄阳城头的弓箭手此时已经拉开了弓弦,“什么人?来人止步!”

    太史慈一看荆州军这个架势,他则是哈哈大笑,“哈哈哈!某乃东莱太史慈,如今是特来送书信的!!”

    果然,“人的名儿,树的影儿”,太史慈那可是在天下很有名的一个人,毕竟当年汜水关大战吕布的时候就有他一个,所以他名声不小。城头的荆州军士卒一听,防备虽然是没松懈,但是却也没有那么紧张了。主要是他说是来送信的,总不可能是一个人就想攻破襄阳城吧。别说是你东莱太史慈了,就算是五原吕布吕奉先,他也没那个本事啊。

    而此时魏延也已经到了城头垛口的边上,他正好是看到了太史慈,而此时他则对着城头的弓箭手把手一摆,“不要放箭,我来问几句!”

    弓箭手齐声说道:“诺!”

    毕竟在文聘不在城头的时候,魏延就是他们的主将,所以士卒自然是不敢不听。

    魏延是对着城下的太史慈一拱手,“敢问城下可是在汜水关大战吕布吕奉先的太史慈?”

    太史慈一笑,“正是!不知阁下是?”

    魏延笑道,“久仰将军大名,今日得见,实乃三生有幸,我乃义阳魏延魏文长!”

    太史慈点了点头,虽然他早就听自己主公还有军师说了魏延其人的相貌,但是从魏延口中确认了之后,他这才是点头。

    同样他此时是拱手说道:“原来是魏将军!”

    魏延是连忙说道:“不敢当,不知将军来此之意是?”

    虽然之前太史慈和士卒说了,不过魏延却还得亲自问一下确认才行。

    果然是再次听太史慈说道:“某是奉了我主之命,他来给文聘将军送书信来了!”

    城头上的魏延听了之后,是点了点头,对他来说,刘备一方确实是不可能没有什么动作的,只是……

    这时候城下的太史慈是再次喊道:“魏将军,不知能否让某进去。把书信送到文聘将军之手!”

    魏延一听,是苦笑了一下。心说我要是放你进去,文仲业不得把我给军法从事了。这事儿肯定是不可能,除非我是亲自请示他,他同意了,这才能行。不过以文仲业那个脾气,呵呵,他要是能同意你太史慈进来才怪了,你就那书信收不收都两说啊。

    毕竟是拿人手短啊。而且魏延还有他自己的打算,所以他对太史慈说道:“将军稍等片刻,待我去禀明文将军,看他如何决断,不知如此可好?”

    太史慈一笑,“如此便多谢魏将军了!”

    城头的魏延一听,就转身下了城头。然后去找文聘了。毕竟这事儿他确实是做不了主,只能是问文聘如何处理。

    当魏延把这事儿和文聘说了之后,文聘是微微皱眉,他对魏延说道:“文长,城外是太史子义要进城送信?”

    “确实是太史子义!”

    文聘点了点头,“算了。进就不必让其人进来了,只是信拿上来即可!”

    “诺!”

    说实话,文聘都是不怕太史慈什么。只是毕竟对方是个天下闻名的大将,所以就这么放其人进城,绝对不是个什么好事儿。你说防备还是不防备。要是什么防备都没有,可万一对方要是突然发难。那么对己方是没什么好处的。可你说要是防备其人,倒是让天下人觉得自己也是太过小心了,人家就是来送信的。

    所以为了避免这些问题的出现,文聘是直接就把太史慈给拒之门外了,只不过这个门是襄阳的城门罢了。至于说书信,在文聘看来,毕竟自己当初也算是主动交好刘玄德其人一次,所以就算是给其人一个面子,自己看看也没什么。

    而魏延听了文聘的令后,他是领命而去。既然文聘都说不让人进城了,那自己也只能如此了。

    没一会儿,魏延便又出现在了襄阳城头。而太史慈眼神不错,一下就看到了从文聘那儿回来的魏延。

    还没等魏延说什么呢,就听太史慈喊道:“魏将军,可是有结果了!”

    魏延苦笑了一下,“不错,文聘将军让将军把书信呈上即可!”

    多了话不用说了,聪明人都明白,这是把太史慈给拒之门外了。而太史慈则是笑了笑,这个情况,说实话,确实是在自己军师的所料之中的。可以说自己军师对文聘的性格,虽然说不上就是了如指掌,但是确实绝对算了解就是了。

    “好,既然魏将军都如此说了,那么便如此吧!还请魏将军,亲自把书信交给文聘将军!”

    魏延一听太史慈的话,一般人没什么感觉,不过魏延却感觉除了一丝不太寻常的东西。因为太史慈是故意加重了魏将军还有亲自这五个字的语气,是特别重音说了这五个字。魏延当然是不会觉得太史慈如此是觉得无聊,没什么事儿了,所以就这么一说。魏延算是聪明人,所以一下就感觉出了太史慈言语间的不同寻常来。

    而此时的太史慈,则把书信绑在了自己箭矢上,然后对着城头便是一箭,这支箭是直接射向了城头。

    太史慈倒是没有什么目标,不过就在魏延的身边,箭矢落了下来,魏延是趁机捡起了箭矢,不过他却没有直接拆开,而是直接对其他士卒说道:“把弓箭都收起来吧!”

    “诺!”

    而城下的太史慈则是一笑,“魏将军,别忘了,亲自把书信交给文聘将军,多谢!某这便告退了!”

    说完,太史慈便拨马离开,而魏延看着太史慈远去的背影,他是若有所思。

    太史慈离开了,不过魏延依旧是没有直接就拿下箭矢上帮着的书信。而他是直接就拿着箭矢走下了城头。在他看来,太史慈说了两遍。而且是着重说了,魏将军还有亲自这五个字,这里面绝对是有深意的。所以自己虽然是不知道,但是却不代表自己不会去想。也许就是这信里有什么问题也不一定啊,毕竟如今太史慈虽然是离开了,但是信却留了下来。

    所以在走到了一个没有士卒的地方,魏延便把书信拆开了,结果果然。他所想的确实是不错,信有问题。因为信并不是只给文聘一个人的,还有给自己的书信。但是太史慈可从来就没提,说还有给自己的书信。

    不过这个时候魏延却也都明白了,要不之前自己觉得有些不太对,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啊。

    刘备刘玄德其人,绝对没有把希望寄托在他文聘的身上。应该说他们对文聘应该是有所了解,所以根本就不会对他抱有什么太多太高的希望。真的,要是如此的话,那还不如对自己抱有希望呢,至少自己可比他文仲业强多了不是。

    结果在魏延看到了刘备给自己的亲笔信中的内容之后,他是跟确定如此了。说给文聘的信。那不过就是个掩饰罢了。不过他文仲业要是真能开城投降,投靠刘玄德的话,那他们当然也是举双手欢迎,但是自己却知道,文聘绝对是不会如此去做的。而刘玄德他们自然也会知道。所以给自己的这封信,那才是他们真正的目的所在。

    至于太史慈在城下说得那些。无非就是掩人耳目罢了,毕竟他不可能说是给自己也送封信,毕竟魏延魏文长是谁啊,有几个人知道的?而这事儿要是让文聘给知道了,对自己对刘玄德他们,可都没什么好处。根本就不可能不让人怀疑什么,给文聘他书信,那是因为其人是襄阳的守将,但是给自己书信,那么可真就是有待商榷了,这事儿可不对啊。

    而魏延此时,说实话,他是挺佩服给刘备出主意的这个人。至少他算计到了文聘的反应,反正不管他怎么反应,最后信都能亲自交到自己的手中,这个才是最为重要的。而如今再看呢,果然是如此啊。

    魏延是赶紧先回了自己的住所,然后偷偷把刘备给他亲笔书信烧了,算是毁灭了证据。要说他做事确实是比较小心,而且他也认出来了,这信也确实是刘备的亲笔书信。最后就看自己如何选择了,自己要是选择他刘玄德,自己当然会按照他和自己约定的去做,要是不选择其人,那么就什么都不去做,或者来个将计就计。

    烧了刘备给自己的亲笔书信之后,魏延这才把刘备给文聘的书信送到了他的手中。

    “将军,这便是太史慈射上来的书信,还请将军一观!”

    文聘结果书信之后,先是对魏延点了点头,“好,文长辛苦,早回城头吧,城头守御还少不得你!”

    “诺!”

    魏延走后,文聘这才把刘备的书信展开一看。结果看着看着,他就是微微皱眉。不得不说,刘备写得确实是比较简单,无非就是劝降的话罢了。先是刘备说了之前在新野,和文聘把酒言欢,可惜啊,如今却成为了对手,这是他说不想看到的,但是如今却是不得不如此。之后刘备又说了,无非就是开始劝降,不过从其言辞中也不难看出,其人确实也是真心想让文聘加入,知道文聘是个人才,所以才如此。

    文聘看完之后,他心里确实也想了不少。说实话,他在荆州军多年,他当然也知道,自己主公和蔡瑁的那些事儿,也知道自己主公并没有荆州完整的话语权,只不过就是一半而已。

    可是刘备其人,说实话,文聘看得出来,其人的野心不小,至少不是自己主公所能比的,可能更多的是,其人没有什么太大的势力罢了。

    可如今自己主公身死,并且蔡瑁已经让其外甥,也就是自己主公的次子刘琮继位了。说实话,自己也觉得蔡瑁拿出来的,那个所谓的自己主公的遗书可能不是真的,但是就算是假的,可你有什么证据证明那个就是假的,没有证据,所以这事儿根本就对证不了啊。

    而他刘玄德呢,打着大公子的名号,说实话,这个有些用,但是在自己这儿却是没什么用。至少蔡瑁拿出的遗书,哪怕自己认为是假的,可自己没有什么证据,也只能是听之任之。而自己主公可没说要让大公子继位,所以虽然大公子为嫡长,但是却没什么特别强有力的支持,只是一个身份,还有他刘玄德,这么个叔父,还有他自己也算吧。(鼎天小说居www.dtxsj.com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三国重生马孟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