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三国重生马孟起 > 第七五六章 战长江甘宁败退

正文 第七五六章 战长江甘宁败退

书名:三国重生马孟起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此时的文聘,虽然是没有被荆州军士卒所制,但是他的战马却是让人家给牵走了,而且兵器也被人给收缴了,结果就只剩下他自己了。(请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想来要不是因为自己是荆州军中一个有名有姓的将领的话,估计今日都得被己方士卒给五花大绑,然后再押着去见蔡瑁啊。文聘对此也是哭笑不得的,他不知道自己应该说点儿什么,如今也只能是这么去见蔡瑁了。

    文聘被士卒押着去见蔡瑁,其实士卒没什么其他动作,只是堵死了文聘要逃走的路。当然了,他们虽然也是不认为文聘会逃走,但是却也不得不防啊。看在他也是荆州军将领的面儿上,自己等人可以不对他动手,但是该防的却是不得不防。要不其人真要是跑了的话,那么让自己等人如何对蔡瑁将军交待?蔡瑁其人谁不知道啊,根本就是冷血无情的那么一个人。

    -----------------------------------------------------

    在州牧府,文聘是见到了蔡瑁,而对文聘回江陵的消息,其实蔡瑁是早就知道了,因为早有士卒来给他禀报,说是文聘回来了。而蔡瑁一听,心说,文聘回来了?莫非是刘玄德让其人来赚我的?然后好破了江陵?只是如此的话,未免也太小看了我蔡瑁吧,难道我就那么容易就能中计不成?

    要说蔡瑁绝对是属于那种自我感觉良好的一类人,毕竟他虽然是也去过荆州之外的地方,但是说实话,他很少出去,所以在荆州怎么些年,确实是有些让他是坐井观天了。毕竟荆州虽然也有人才。但是蔡瑁他说接触的,最厉害的人物也不过就是蒯氏弟兄,但是蒯氏弟兄在荆州还算有些名声,但是拿去天下来说,还真不是什么特别厉害的人物。

    蔡瑁看到士卒把文聘带上来之后,他便对士卒一摆手,然后士卒便告退。

    士卒离开后,蔡瑁则对文聘说道:“听闻仲业被刘备军所擒,不知今日是如何回来的?”

    文聘也不傻,所以他自然明白蔡瑁的意思。此时他则说道:“乃是刘玄德其人放在下回来的!”

    蔡瑁闻言是冷笑了一声,“仲业,那刘玄德因何放你回来,莫非是要来赚我不成?”

    文聘一听蔡瑁的话,他心说不好。看来刘玄德其人果然是没安好心啊,他让自己回来。就是为了引起蔡瑁的猜忌。可惜当时自己光顾着早点儿回江陵了。却是没有想到这些啊,唉,自己真是大意了啊。就知道刘玄德其人没有那么好心,结果自己还是中招了。

    -----------------------------------------------------

    文聘其实对之前的事儿,他倒不是后悔,只是在他看来。自己却是不该大意了。

    本来自己不会那么大意,但却还是被刘备其人所麻痹了,这是自己所不应该的。要不平时的话,自己不会如此。只是那个时候,却是没有多想。就是以为刘玄德其人堆自己没什么办法了,所以才如此,但是如今来看,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啊。他就是想利用自己,而此时好好看看,他的目的应该是达到了。

    文聘就只和蔡瑁解释了一句,“将军,此乃刘玄德之计也,还请将军不要中了其人的奸计才是!”

    听了文聘的话后,蔡瑁确实是犹豫了一下,因为文聘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但是……

    这时候蔡瑁是突然想到,不,不对,这分明就是文聘要诈我,所以才如此说。他说是刘玄德之计,然后自己就相信了。最后刘玄德带大军来江陵,然后他文聘是和敌军来了里应外合,打开江陵城门,然后己方的江陵可就要丢了。

    要说平时蔡瑁的脑袋可转不了这么快,但是这个时候,那却是转得相当快了。只是可惜啊,他所想的却还是不对,所以他这样儿的不中计,谁中计啊。

    -----------------------------------------------------

    蔡瑁还是冷笑了两声,“呵呵!好,文聘,文仲业,你是好样儿的!亏得刘景升对你不错,算是颇为信赖,但是却不曾想到,你如今却是投了敌军了!!”

    文聘一听,心说人家计就是为你蔡瑁出的,看你如今中计就知道了,果然,不只是自己中招了,你蔡瑁也是一样中计了。自己本以为自己还能为守御江陵尽一份力呢,但是如今来看,呵呵,自己能落个好下场就算是不错了。

    他其实也知道,蔡瑁的为人,他要是能那么轻易就相信自己的话,他也就不是那个蔡瑁了。只是,自己知道,而人家刘玄德一方却也都知道这个,所以肯定是都算好了。可惜啊,看来自己从襄阳城出来后,就已经是注定要如此了吧!可笑自己想得还不错,结果居然是这样儿。

    不过最后文聘还是抱着一丝侥幸,对蔡瑁说道:“无论将军相信与否,在下都没有投靠刘玄德,天地可鉴!”

    如今文聘是越说什么,蔡瑁就是越怀疑。他确实是有这么个感觉,那就是文聘的一切解释,那都是掩饰。他早已投靠了刘玄德了,所以如今他所作所为,都是为了赚自己,所以自己是绝对不能上当,这么浅显的计策,还能算计了自己吗,哈哈哈!

    -----------------------------------------------------

    “文仲业,这话你自己相信吗?想来你自己也是不相信的吧,虽然你们的计策不错,但是想要欺骗于我,却还是差了火候!”

    文聘心里是暗骂啊,心说你蔡瑁就是个棒槌。该怀疑的不去怀疑,这你倒是怀疑上了。自己怎么就和你是同僚,荆州要是在你手里的话,估计没多久就要丢了。可惜啊,如今刘琮继位,就和你蔡瑁做主没什么区别。

    而如今荆州之敌,不只是他刘玄德,他不过就是其中之意罢了。无论是江东的孙伯符、还是南阳的马孟起凉州军或是曹孟德兖州军,他们肯定是不会不来的,所以……

    看文聘是不言语了。蔡瑁一笑,“怎么样,文仲业,你终于是无话可说了吧。为了让你死心,我且问你。在襄阳被刘玄德擒住的那几日,你是否日日与其人还有其属下饮宴?”

    文聘一听。心说这事儿蔡瑁也知道?如此。他是更加确定这是刘备他们之计了。不过对此文聘也不屑撒谎,对他来说,蔡瑁要是相信自己,那么自己做什么,他都不会问的。但要是真不相信,那么自己就算是没投敌。那也是投敌了。

    “不错,不知将军之意是?是否想说在下是早已投敌了?”

    “哼!文仲业,不要以为你实话实说,我就会相信于你。就算你不承认如此。我也知道,你确实是做了,所以此事却是瞒不住我的!至于你投敌与否,你自己心里最为清楚,还有我多说吗?”

    文聘一听,没再多言,只是不住地冷笑,而蔡瑁听文聘冷笑,他就觉得这是文聘在讽刺他。

    所以他是不耐烦地说道:“来人,把这人给我拉下去,看押起来!”

    说着,便有荆州军士卒过来,然后就把文聘给押下去了。说实话,这个还是让文聘有些意外的,本以为蔡瑁觉得自己是投敌了,那么很大可能,他是要杀自己。不过自己有把握全身而退,以伤换命。但是蔡瑁却没有那么做,只是让士卒把自己给关起来,这个……

    -----------------------------------------------------

    文聘被士卒给押下去了,其实蔡瑁之前确实是直接就想杀了文聘,但是他最后觉得,还是一个活着的文聘比死了的更好。说不定什么时候,这个活着的文聘,就能帮自己的大忙,这个也不一定。但是其人要是一死,那么可真就是什么都帮不了自己了。

    还有,蔡瑁也确实觉得,这事儿有哪地方不太对的。但是他还是一点儿都没有想到,毕竟在他看来,文聘就是已经被刘备所收买了。之前的种种都表明如此,所以无论他文聘说什么,自己都不会去相信的。

    而对其人,那还是先关押起来再说,也许他真能起到什么作用也不一定啊。

    在蔡瑁的想法中,就是如此,对他来说,杀不杀一个文聘,那根本就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事儿。要是自己真能生擒了刘备其人,或者直接杀了刘备,那才是大事。而且看如今这个形势,他也知道,刘备是正带兵往自己江陵城这儿来,没多久,己方的荆州军便能和刘备军对垒了。

    蔡瑁倒不是那么怕刘备来,他就怕刘备不来。因为在他的想法中,荆州军士卒二十万,还能怕了他刘玄德的几万人马不成?就是己方这二十万士卒,每个人吐口唾沫,都能把刘备给淹死,所以自己还能怕他刘玄德什么。应该是他刘玄德怕自己的,自己还能怕他?

    -----------------------------------------------------

    文聘被带了下去之后,蔡瑁是直接下令,召集所有人来州牧府商议大事,因为他也知道,刘备这是要来了。那么在他还没来之前,自己当然是要好好和众人商议一下对策,毕竟除了是和刘备军攻防战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办法,最好是能破了他刘备大军的。

    没一会儿,众人便都到了,他们都知道,蔡瑁这是有重要的事儿要找他们,所以没有一个不敢来的。要说之前自己主公刘表还活着的时候,也有几个人,不是那么太买蔡瑁的账。但是如今刘表身死多时,蔡瑁在荆州,尤其是南郡的江陵城。可以说绝对是一手遮天,所以没人敢不给他面子,要不有些人就是前车之鉴啊,所以哪怕都不算是他一方的人,但是面子还是要给他的。

    众人都到齐之后,蔡瑁是仔细问了问众人,都有没有破敌良策,结果众人是都摇头。蔡瑁算是明白了,都没有什么好主意,自己就算是白召集他们了。这时候蔡瑁心里也想了不少。心说人家不管是马孟起凉州军一方,还是说曹公的兖州军一方,甚至是孙伯符江东军,人家帐下都有不少的人才,但是己方的荆州军呢。是真没多少人才啊。

    可如今的蔡瑁,也只能是羡慕嫉妒人家。却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啊。他是有多么希望己方这儿能有个人出个好主意。哪怕是没有太多破敌的把握,但是三四成也行啊。不过最后却还是让自己失望了,根本就没有人说出了什么,别说是话了,就算是屁都没有一个。

    蔡瑁此时此刻,他确实是失望透顶。他也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他倒是知道,肯定是己方的人真没什么主意,要不绝对不会如此,所以自己也别强求什么了。

    最后蔡瑁看着一群干瞪眼的众人。无奈地说了句,“既然大家都没什么好主意,那么便都散了吧。到时刘玄德带兵来攻城,还望大家能同心协力,共破敌军!”

    这时候他还能说什么,蔡瑁知道,自己也只能是这么说了。难道说己方荆州军都这样儿了吗,但是,自己是亲眼所见如此啊。自己无奈啊,还不如刘景升其人在的时候呢!

    “诺!”众人是齐声应诺,要是没有这一声,蔡瑁还绝对众人都不会说话。

    -----------------------------------------------------

    刘备在襄阳留下人马之后,便带兵向江陵而来。至于说他留下了谁在襄阳,自然是太史慈,因为太史慈做事,他确实还是很放心的。并且还留下了三千的人马,和太史慈一起,驻守襄阳。徐庶肯定是不能留下,至于说文丑、周仓还有裴元绍他们,说实话,在刘备眼里看来,确实是都不如太史慈。毕竟襄阳是南郡乃至荆州的军事重镇,所以刘备确实是半点儿都不敢怠慢。

    至于太史慈武艺不错,但是却不如文丑,所以带着文丑继续出征就够了。而刘备因为太史慈不只是擅长在沙场征战,更是适合守御城池,这点刘备也是清楚,所以就留下了他。

    刘备带着近五万的人马到了江陵城外,蔡瑁自然是第一时间就知道了这个消息。而对他来说,刘备既然要战,那么自己就陪他一战到底。自己就不相信了,凭借在天下都有名的江陵城,难道还阻挡不了刘备的几万人马?不是蔡瑁看不起刘备,而确实是他不认为刘备那几万人马就能破了江陵。再怎么说,江陵那都是天下有名的坚城,比襄阳还要坚固,所以……

    只是蔡瑁想得倒是不错,但是事实真就如此吗?江陵是天下坚城没错,但是再坚固的城池,却也并不代表它就不能被攻破。蔡瑁想得还是太过简单,至少他忘了,要说战场上,是瞬息万变,所以什么都有可能生,那么城池有什么不能被攻破的。

    无论是益州的雒县、并州的晋阳、乃至冀州的邺城,哪个不都是和江陵一样,但是最后的结果呢,不都是被攻破了。当然了,刘备军不是凉州军,更不是兖州军。但是荆州军可也不是益州军、更不是并州军、冀州军啊。要说荆州军还确实是不如人家的战力强,这个倒是还是没错的。

    -----------------------------------------------------

    荆州江夏郡,甘宁最近是为了江东军之事而忧虑,为何如此,因为他和江东军有过节。

    在益州,自己当年犯事了,然后逃亡荆州,在长江当起了水贼,人家说得“锦帆賊”就是自己。不过自己却也知道,在长江当水贼,那根本就不是什么长久之计,所以自己是义无反顾地投靠了荆州军。结果变成了如今这样儿。

    当年自己在长江当水贼的时候,结识了一个朋友,他正是江夏太守黄祖手下的一员将领,名叫苏飞。苏飞没有因为自己是水贼而看不起自己,而自己当然也不会因为他是朝廷众人,而就放弃和其人做朋友。相反,因为彼此意气相投,可以说是相处得非常不错,关系莫逆。

    最后自己是架不住其人的劝说,而且自己也确实是不想再在长江做这水贼了。所以便听了他的话,也为了能给跟随自己的八百弟兄找一条更好的出路,就投靠了荆州军,加入了江夏太守黄祖的帐下。

    结果黄祖其人,自己实在是太看不上眼了。其人因为自己是水贼出身。所以根本就看不上自己,要不是因为有苏飞在。自己早就杀了他。然后另投他处去了。不过为了不让自己的朋友难做,自己是一忍再忍。可黄祖那厮却是一点儿都不明白,还是什么不好的事儿,都归自己去干,是不用白不用,而苏飞和他谏言了几句。那也是什么用也不顶。

    可就在自己要忍无可忍的时候,江东孙策孙伯符带兵杀到了江夏,而那日正好赶上自己有事出门,所以没在。于是黄祖身死。自己却也没能和孙策他们有什么交战。等自己再回到江夏的时候,人家都已经撤兵回江东了。

    不过自己回来的时候却是知道了,自己的好友苏飞是身死在了江东军之手,这却是让自己没有想到的。

    -----------------------------------------------------

    苏飞,自己的好友。虽然自己认为,加入了黄祖帐下之后,自己是一忍再忍,已经算是还了他的情了。但是如今他身死在了江东军的手里,自己就算是不能为他报仇,但是这辈子却也不想加入江东军了。在甘宁看来,虽然是各为其主,但是毕竟自己好友是死在了江东军的手里,所以自己没说一定去报仇,就已经不错了,那还怎么可能加入他们。

    之后刘琦来了江夏,重新招兵买马,守御江夏,而自己是从黄祖帐下,变成了在刘琦帐下,虽然自己认为在其人的帐下只不过是一时的权宜之计,但是不得不说,自己只要还在江夏,那么必然就能再次遇到江东军。

    结果果然,就在刘备已经带兵来到江陵城外的时候,孙策也已经是带兵十万,直接是从江东来到了荆州。而他自然还是从江夏开始入手的,他是带着人马从长江下游,直接是逆流而上,准备攻取江夏。

    -----------------------------------------------------

    孙策进兵的消息,自然是瞒不过刘琦,而刘琦知道,就代表甘宁也知道了。

    而要说孙策不带兵来江夏,甘宁是绝对不会主动去找他。但是如今孙策都带人马来了,那么甘宁就不准备坐以待毙了。虽然他不是说非要杀死孙策不可,但是江东军和自己有过节,自己怎么也不能轻易放过他们。他们要是窝在江东,那么自己不会如何。但是如今他们都敢再次来到江夏,那么就是自己出手的时候了。之前自己没在,便宜他们了,如今不会如此了。

    甘宁此时向刘琦请命道,“公子,属下请求带兵出战孙伯符江东军,还请公子应允!”

    刘琦正是愁呢,毕竟啊可不认为自己能抵挡得住孙策十万江东军的进攻。之前黄祖比自己厉害不,但是最后如何了,还不是被孙策给杀了。可自己要说还不如人家黄祖呢,所以看着孙策如今势在必得的样儿,自己确实是心里没底了。要不自己就直接撤退,退回南郡?虽然刘琦确实是想这么做,但是说实话,他觉得自己却不该那么去做。

    所以在他还在想着这个事儿,到底要如何去做的时候,甘宁就说话了,他是主动请求去长江,阻截孙伯符的江东军。

    -----------------------------------------------------

    刘琦一听是甘宁说话了,他心中就是一动。因为自己帐下的人,说实话,就这个甘宁甘兴霸最厉害。虽然他从来就不承认自己是他主公,自己对此也是毫无办法。但是不管怎么说。其人确实是一直都在自己帐下做事的,这个倒是没错。而今日其人是主动请战,这绝对是个好事儿,别管如何,至少怎么也能拖住孙伯符几日吧。而自己,则利用这几日逃走,足够了。

    所以此时刘琦是笑看着甘宁,然后说道:“兴霸既然有此意,那么我便给你一万人马,前去阻截孙伯符!”

    说实话。一万和十万,这个人马的差距确实是不小。但是甘宁对此确实没在乎什么,只听他说道:“诺!还请公子放心便是,属下定会带兵与孙伯符江东军一战,不会坠了我军的名声!”

    对甘宁来说。一万人还真是不少了。虽然和人家江东军没法比,但是他却也知道。自己的意思并不是说指望着胜利。或者把江东军如何如何。只是自己认为,不能轻易放过他们,所以自己一定要给孙伯符还有他的一干属下找些麻烦才行,要不自己怎么对得起已经死去的苏飞。不管怎么说,他都是身死在了江东军的手里、

    刘琦听了甘宁的话后,他确实是满意地点了点头。“好,既然如此,那么兴霸!”

    “末将在!”

    “命你领兵一万,前去阻截江东军。不得有误!”

    “诺!”

    说实话,刘琦确实是没指望着甘宁如何如何。他确实也明白,甘宁虽然本事不错,但是奈何自己这边儿就是人家的十分之一,所以别说胜利了,就是能拖延几日,自己都不知道啊。

    -----------------------------------------------------

    甘宁带着兵离开了,说实话,他又何尝不知道刘琦他的一些想法呢。但是那些对他来说,确实是一点儿都不重要。对他来说,最重要的就是,他如今已经领兵,去阻截孙策去了。虽然那他知道,刘琦可能是见势不妙,就准备逃走。不过这些对自己来说,其实和自己没什么关系。至少自己带兵去阻截孙策,无论是什么结果,自己都不会再在他刘琦的帐下了。

    这个却是一定的,至于说自己到底能给孙伯符一个多大的“惊喜”,这个就连自己也不知道。

    甘宁带兵来到了蕲春,因为他知道,这里是孙策要带兵攻取的第一个地方。就算他不要蕲春城,但是其人马也必经此地,这个是一定的。所以甘宁来此之后,便把人马驻扎在长江的东北岸,就等孙策带兵来到这儿之后,然后再和他一战。

    甘宁是如此想法,等孙策带大军到了之后,先和他水战,在长江阻截他们。而这个事儿却是由不得他们,自己想水战就水战,想6战就6战。除非孙伯符不是从长江来的,但是情报所显示的是,人家就是走水里来的,所以自己再次守株待兔就对了。

    -----------------------------------------------------

    果然,就在甘宁带兵来到了蕲春,驻扎下来了之后,不到一日,孙策便带兵到了蕲春。

    说实话,本来之前探马说吧,蕲春就只有三千守卒,而对有着十万大军的孙策来说,他认为己方只要全力进攻一次,那么也就破了。但是所谓是“计划没有变化快”啊,谁知道一下就冒出了甘宁的一万水军,这个可不是蕲春城内的三千郡国兵所能比的了。至少这一万水军可是荆州的水军,这个自己却还是知道的。虽然他们不如己方,但是却也不可小看了。

    孙策是在蕲春的对面,也就是长江的西南岸驻扎了下来,此时在他的中军大帐内,他正是向众人问道:“各位,如今甘宁带兵在此地阻截我军,不知各位对此都有何想法?不知能否说服甘兴霸其人啊?”

    周瑜是第一个出言说道:“主公,那甘宁甘兴霸其人倒是个人才,只是可惜,其人却不能为我军所用!”

    孙策自然也是听说过甘宁的,只是当他想找人家的时候,人家已经是加入到了黄祖的帐下。

    “公瑾之意是?”

    孙策知道。周瑜绝对不会是无的放矢,所以他这么说,就肯定有他的道理。他说甘宁不会投靠己方,那么他基本就不会投奔了,这是让自己死心啊。

    -----------------------------------------------------

    只听周瑜继续说道:“主公,听闻甘宁甘兴霸其人与苏飞是好友,并且关系莫逆。其人能在黄祖帐下忍气吞声,一直效力,其实就是看在苏飞的面子上。而如今苏飞已经身死,而且还是死在了我军之手。所以……”

    周瑜后面的话没有再说,因为他也知道,自己都说道这儿了,其实自己主公都明白,不用自己再多说了。

    果然。孙策一听,就是缓缓摇了摇头。在他的想法中。那苏飞是死在了己方江东军的手中。所以甘宁没找他报仇来已经就是不错了,自己上哪去指望着他投靠自己呢。其实自己要是遇到这样事儿的话,自己也绝对不会再投奔杀了自己好友的那一方了。只是,唉,可惜了啊。

    孙策确实是在心里叹气,心说如此人才。不能为自己所用,那么就必然要被别人用。所以自己还是生擒其人,然后再说吧。最后是软禁还是直接杀死,到时候再说。不过前提这都是能生擒甘宁甘兴霸其人。要不什么都不用说了。

    -----------------------------------------------------

    甘宁是不知道,这个时候孙策正在想着这些,实际就是在想着怎么能算计到他。不过他就算知道了,也不能如何,只能是更加期待与江东军的战斗罢了。毕竟他已经是很久很久没有带兵作战了,尤其还是水军。

    以前在长江当水贼的时候,自然是没落下过这些。但是至从加入到了黄祖的帐下之后,在自己的印象中,自己却是没再指挥过水军,而如今这应该是第一次。

    两军都个休息了一日,然后一日后,两军在长江展开了厮杀。

    甘宁到了此时,他却还是没有忘了提升己方士卒的士气,只听他大喊道:“弟兄们,对面就是江东军。天下人皆说,说我荆州军不如他们江东军,你们承认如此吗?”

    “不承认!不承认!”

    在船上,荆州军士卒几乎每一个都是不服不忿。确实,他们让江东水军给压着已经不是一日两日了,可以说天下人都认为,江东水军就比荆州水军厉害。但是荆州军士卒能承认如此吗,所以在甘宁问了他们之后,他们便如此回答于他。

    甘宁对士卒的反应,他确实是挺满意的,所以他是再次大喊:“好,既然如此,那么我们便冲向对面,和江东军拼了!”

    “杀!”

    荆州军士卒是驾着战船,直接就冲向了江东军。对他们来说,今日就是要一雪前耻,哪怕可能知道是敌不过人家,但是为了己方的荣誉,众人是不得不向前冲。

    -----------------------------------------------------

    看到荆州水军的士卒驾着战船,冲向了己方,孙策见此情况便是一笑,而他随即大喊道:“一切便交与公瑾了!”

    “诺!还请主公放心!”

    说完,周瑜是大喊道:“弟兄们,荆州军要正名他们比我军强,那么各位,拿出你们的本事来,随我迎敌!”

    说着,对船头的士卒点了点头,然后船头的士卒是打着旗,来指挥战船,也是冲向了荆州军的战船。

    说实话,别看甘宁确实是厉害,但是今日却绝对是遇到对手了。这个绝不是因为江东军的人马多于荆州军,而是周瑜的水战指挥能力太强,是绝对过甘宁的,这点就连甘宁也不得不承认。对方的将领水战太强,自己不是人家的对手啊。

    甘宁确实是不错,他水战也是强项,但是那也分和谁比。他要是一般人相比的话,那确实是厉害,但是和人家周瑜一比起来,确实是不如人家。而且人马还没人家的多,所以最后他是不得不退回了岸上,直接就撤进了蕲春。不退不行啊,估计最后就得全军覆没,如今一万人,就剩下几千人了,所以不退守蕲春,还能怎么办。

    -----------------------------------------------------

    在孙策的中军大帐内,他是好好表扬了周瑜一番。今日的战事,自己没有参加,但是却都看到了。自己不擅长水战,而周瑜是最擅长这个,所以自己是把水战的指挥交给了他。而如今一看,效果果然是不错,好,太好了。就是可惜啊,没能生擒了甘宁甘兴霸其人,要不就能让如此人才不为他人所用了。

    “好,今日一切是多亏公瑾,只是甘兴霸其人撤回了蕲春,要不能生擒其人就更好了!”

    周瑜则是一笑,“主公,此战全赖将士用命。不过甘宁甘兴霸确实是人才,如果其人真能为我军所用的话,那么我军当是如虎添翼!”

    只是说完之后,周瑜是微微摇了摇头,因为他觉得这事儿是不可能啊,看甘宁其人的性格就知道,他就算是被己方直接给杀了,估计都不可能加入己方了。毕竟要是没有苏飞这事儿的话,他确实还能加入己方,但是如今来看,基本是不可能了。

    孙策看周瑜摇头,他也是暗中叹气啊,周瑜的意思,他又何尝不明白。此时是更加加剧了他要生擒甘宁的意愿,这样儿的人才,不能落入到他人手中,自己必须生擒之才行。

    -----------------------------------------------------

    甘宁是第一次败得如此惨,他也算是见识到了周瑜的厉害。之前他确实不知道是周瑜带兵,不过败了之后,他是知道了。而周瑜的大名,他在荆州待了那么多年,自然是如雷贯耳。毕竟周瑜其人在江东、荆州一带,可以说是一个非常有名的人,比他“锦帆贼”都有名,这个他还是知道的。而且有句话,他是记忆深刻,就是“临江水战有周郎”,这话江东人都知道。

    所以甘宁知道,自己败得不冤。败在了周瑜周公瑾的手上,自己不算丢人。毕竟不管承认不承认,周瑜其人的武艺也许不如自己高,但是其人水战的能力还有计谋这些,都比自己强,这个却是事实。(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三国重生马孟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