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三国重生马孟起 > 第八二六章 霍仲邈归降刘备

正文 第八二六章 霍仲邈归降刘备

书名:三国重生马孟起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本来曹操看着乐进登上了襄阳城头,他心里确实是挺高兴。结果没几下,乐进就被凉州军士卒给击退了,这不得不让曹操是提心吊胆了一回。怎么说乐进都是大将,是己方如今最为适合带兵攻城的将领,他要是出事儿,那么对己方来说,确实是个不小的打击。

    结果乐进被击退后,就在城下和臧霸两人开喊上了,曹操心说,文谦你可不是人家的对手啊。曹操还能不知道吗,乐进其人,带兵去攻城,去征战去打仗都行,但是去逞口舌之利,去做这口角之争,他确实还是差了些。

    所以曹操是赶紧当机立断,直接就让士卒是再次鸣金收兵了。

    对曹操来说,不退兵是不行了,襄阳宁可不要,乐进也不容有失,这个是肯定的。尽管襄阳对曹操来说,确实是很重要很重要,但是乐进其实更重要,所以只能如此,没有别的。

    而曹操在襄阳鏖兵,毕竟襄阳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拿下的。凉州军不是荆州军,而臧霸和廖化呢,他们自然也不是泛泛之辈。但是襄阳对于曹操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所以他知道,无论什么情况,自己都是要让己方务必拿下襄阳才行,以为这个地方很重要很重要。

    -----------------------------------------------------

    却说那一日夜晚,刘备带兵杀向了武陵郡太守府。就是为了生擒蔡瑁,要是能抓住刘琮,那就更好了。不过这个刘备可不能说去抓刘琮。他可从来没说过这话。毕竟刘琮是名义上的荆州之主,你别管最后蔡瑁伪造的那刘表的遗嘱如何,反正荆州基本上是人人都承认他刘琮,而这就足够了。

    至于他刘备,除了有个名声外,还算不错,其他的。兵寡将少,说实话,还真就是没什么了。但是刘备却也没那么太妄自菲薄。尤其是在得了徐庶和诸葛亮之后,他觉得自己应该算是时来运转了,这不刘表刘景升一死,自己的机会不就来了吗。只是可惜啊。不单单是自己一个人的机会。看看如今荆州来了多少方人马,就知道了,天下是有多少人在觊觎荆州啊。

    -----------------------------------------------------

    刘备是早接到了太史慈的亲笔书信,说襄阳被马超的凉州军所占,刘备确实稍微心疼了一下。但是说实话,他也真就没指望着襄阳能保得住,这个是真的。首先就说襄阳那个地理位置,就注定了。它是个兵家必争之地,没法跑啊。

    地处南郡的最西北。紧挨着南阳郡,可以说随便往北跨一步就到南阳了,所以如此重要的地方,无论是他马超马孟起凉州军还是说他曹操曹孟德兖州军,可都是要觊觎的。而刘备还真就不认为,太史慈能一直守住襄阳,毕竟马超和曹操,那都是什么人,太史慈还不是对手啊。别说是他了,自己如今都不一定是人家对手呢。

    所以对于襄阳的失守,说实话,刘备虽然确实这不是他说想看到的东西,但是却也不得不说,这个是他所料之中的,没有出乎他意料之外。

    而最后,他是亲笔回了太史慈一封信,并且还给魏延和刘琦是各去了一封信。而信中的内容,差不多是大同小异吧。对于太史慈,刘备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说,襄阳失守,不在于你,所以无所谓了,只要子义你没事,那么多少襄阳丢了都无所谓。之后他是特意叮嘱太史慈,暂时就在江陵,务必要保住江陵城,不过敌军所占据。

    而给魏延的信,也很简单,就是让魏延好好坚守城池,务必要守住江陵,而且说得清楚,让魏延当这个守将,自己是非常放心的,也相信他能做好。

    最后给自己那侄子刘琦的信,刘备先是狠狠说了孙策几句,然后依旧是让刘琦是帮忙守城。而且刘备他说得也清楚,别看如今江陵是被自己所占,这个没错,但是终究荆州是自己那景升兄的地方,所以同为汉室宗亲,自己也有义务,不让荆州被蔡瑁、孙策、马超还有曹操他们所占据,而自己对此是当仁不让。

    至于贤侄你,只要帮忙守住江陵,那么为叔这边儿,一切就算是高枕无忧了。

    不得不说,刘备的本事不是吹的,当三人收到了他的亲笔信后,脑海里都是一个想法,就是务必要死守江陵,不被敌军所乘。而这个敌军,可不单单是马超的凉州军,而是其他所有的诸侯。

    -----------------------------------------------------

    而此时,刘备是带兵杀向了武陵太守府,结果到了太守府后,却发现早已是没什么人了。至于说蔡瑁和刘琮,自然都是脚底下抹油-溜了。

    刘备此时坐在太守府中,心说,蔡瑁其人倒是狡猾得很啊。他追杀自己,是让自己给逃了,而如今自己也堵了他两次,结果也是让他给逃了,而且还是带一个人跑的。虽然刘备不认为其人比自己逃跑的功夫还厉害,但是蔡瑁能做到如此程度,其实还真就算是不错了。反正在刘备眼里看来,可不就是如此吗。

    刘备这时候就吩咐道,“仲业,命你带兵三千,全力追击蔡瑁等人,不得有误!”

    “诺!”

    虽然文聘也觉得,蔡瑁他们是追不上了,但是自己主公既然是如此说了,自己当然是不能不听,并且还得全力以赴。对文聘来说。他当然也是希望能生擒蔡瑁,并且自己和其人还有过节,自己确实是不想轻饶他。不过他也知道。自己主公应该也明白,蔡瑁是追不上了,所以还让自己去,应该就是存在那么一丝侥幸罢了。

    -----------------------------------------------------

    文聘做事干脆,而且他也知道,这事儿是宜早不宜迟,所以马上便带兵离开了。

    刘备看着文聘离开的背影。他心说,仲业此去,八成还是徒劳。并且他们到底是去向何方,着也不知道。不过那一丝的希望,却还是有的,反正有了希望。总是比没有希望好啊。不是吗。

    对刘备来说,就是这样儿,你不去,那么就没希望,去了,还有那么一丝。

    没多久,周仓和裴元绍两人也来了。他们是刚战斗完,毕竟在己方大军都进了临沅城的情况下。荆州军士卒还能抵挡多久,不是小看他们。己方进城了,他们确实就更不是个儿了。

    两人在太守府见到了刘备,两人齐声道:“主公!”

    刘备闻言一笑,“二位却是辛苦了,快坐!”

    “谢主公!”

    对此,刘备是笑着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

    而等两人坐好后,周仓便给自己主公简单汇报了一下今夜的战事,而刘备是在认真地听着。

    周仓说完后,打扫完战场的士卒也来了,向刘备禀报己方和荆州军双方的伤亡情况,还有俘虏情况等等。

    刘备一边,一边点头,士卒退下后,又有士卒前来禀报,说门外已经有几人等候多时了。

    刘备一笑,他当然知道,这些人就是武陵郡的大小官员,算是有头有脸的官面人物。蔡瑁逃跑,自然是不可能带着他们的。别说他们根本就不是蔡瑁的心腹之人,就算是心腹,蔡瑁都有可能直接舍弃,所以就更别说是他们了。

    刘备笑道,“请他们进来吧!”

    “诺!”

    士卒是领命而去,没一会儿,几人就都进了屋中。

    -----------------------------------------------------

    几人是忙给刘备见礼,刘备也客气了几句,虽然自己身份地位,不是这些人所能比的,但是说实话,武陵郡,尤其是如今刚夺下的临湘城,此城池的安定安稳,还真是得靠着他们,少不了他们的帮助啊。毕竟俗话说得好,叫“强龙不压地头蛇”,当然这话用在这里不是特备恰当,不过那意思还是没错的,自己这个强龙,虽然是比地头蛇厉害,但是在很多地方,其实却也得依靠人家不是,刘备这个枭雄人物,他还能不知道这个吗。

    几人落座后,就马上给刘备一顿拍马溜须,而刘备对此是见得多了,他也算是免疫得多。

    众人一看,自己这新人任主公,倒是对拍马溜须没什么太大感觉,那么就只能是改变策略。

    几人都知道,刘备刘玄德,那可是大汉皇叔,正牌的汉室宗亲,和自己以前的主公,刘表刘景升一样。所以他们也知道,自己这个新主公愿意听什么话。

    结果几人就开始说上了,自己要如何如何去为大汉效力,尽忠,兴复汉室,壮我河山。还真别说,刘备听了这些话后,他终于是露出了笑容,这也让几人是松了口气啊。心说早知道这样儿,自己等人不早就这么说了,如今这还是晚了呢。

    -----------------------------------------------------

    众人都什么意思,刘备心里自然是清楚得很。别看这些人都是官场的老油子,但是对马超来说,他知道自己有些地方可能是不如这些人,但是对刘备来说,他可比这些人厉害多了。刘备那是什么人,绝非是这些人所能比的。

    不过既然人家是投桃报李。自己也得给他们面子,所以刘备没动他们的官职,谁该做什么。还是继续,只是如今临沅换了旗帜了,不再是荆州军的地方,而是刘备军的地盘。而几人自然是不敢有什么意见,至于这新主公依旧是用他们,他们也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儿。至于说和刘备玩个心眼什么的,还真是没人敢去啊。

    都是老油子。聪明人,谁都看得出来,自己这新主公。那颗绝对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所以谁敢去捋虎须啊,那不就和找死没什么区别吗。

    几人是连忙应诺,然后赶紧去准备榜文告示。然后张贴好。就是出榜安民,让百姓能平静点,也好都知道,如今这里不是荆州军做主了,换了人了。

    -----------------------------------------------------

    都说完后,刘备嘱咐了几人几句,然后又勉励了一番,众人这才告辞。

    这边儿人走后。没一会儿,文丑就背着一个人来了。之前本来文丑是跟着刘备来的。毕竟他是刘备军中武艺最高的人,所以他一般没事儿是负责保护自己主公。

    不过等刘备带兵进了临沅城后,他是第一时间让文丑去关押霍峻的地方,把霍峻给救出来。说实话,他也有些害怕,怕蔡瑁是铤而走险,万一他临离开的时候,把霍峻给杀了,那么自己帐下可就要损失一个人才了。

    不过最好还算好,那就是当文丑从一个荆州军的百夫长那儿得知了关押霍峻的地方后,他到了那儿,发现霍峻还好,没死,就是受了些伤,可见是蔡瑁让人逼供给整的。还好还好,文丑心说,这霍峻霍仲邈其人要是真死了,自己主公指不定是怎么伤心痛哭呢。毕竟自己主公爱才之心,属下人谁不知道,所以这事儿真就不是没可能啊。

    见到霍峻之后,文丑是把他给救了出来,然后是背着他,就来到了太守府,来见自己主公。

    -----------------------------------------------------

    刘备一看是文丑回来了,还背着一个人,想来应该就是霍峻了。

    刘备赶紧是站了起来,说道:“这,背上可是霍峻霍仲邈?”

    文丑一咧嘴,“主公所说不错,真是那厮啊!”

    刘备让文丑赶紧是把霍峻给放在了榻上,然后他赶紧命士卒去请医者,最后他这才问道,“霍仲邈这却是怎么回事?”

    文丑闻言,是摇了摇头,然后就把自己所知道的都给自己主公说了。

    刘备听了文丑的话后,他却是感慨了一句,“若非我军用计赚蔡瑁与他,霍仲邈其人安能如此?”

    众人是没说什么,本来的吗,战场之上,都是敌人,“不是你死,便是我亡”,所以用了计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只是众人倒是没想到,蔡瑁是让人严刑逼问其人,结果其人是受伤了。而这时候看样儿,其人这是严重了?要不怎么昏迷不醒呢?

    -----------------------------------------------------

    要说其实众人确实还是不知道,哪是霍峻的伤势严重了,别看他是有伤没错,但还真没那么严重。至于为什么霍峻非得如此,那不还是因为面子的事儿吗。

    别看刘备一方是用计算计他,但是说实话,霍峻还真就没怪过刘备。毕竟这个用计他并不是单方面的,如果己方没问题,蔡瑁相信自己,那么刘备一方用什么计,都是徒劳。并且战场之上,就得是如此,要不还打什么啊。

    而霍峻虽然没怪过刘备他们什么,但是说实话,因为前两日自己还是临沅城的守将呢,可之后就变成了阶下囚,如今更是成俘虏了。所以霍峻对自己身份在刘备他们面前的转换,他觉得还是有些不太好意思。人嘛,几个是一点儿都不在乎自己的面子的,至少霍峻肯定是做不到那点就是了。

    而刘备其实他是早就看出来霍峻的问题了,知道他都是装的。毕竟刘备经验是多丰富,一般般的伪装,在他面前还真就是没太大用。所以他那些话。实际都是说给霍峻听的,他心里清楚着呢,想要霍仲邈其人投靠自己,就必须得用自己的真心诚意去打动其人,要不什么都没用。刘备自然是相信,就以霍峻他这本事,走到哪儿。那都会受人重用的。

    -----------------------------------------------------

    而这时候,士卒已经是请来了医者,医者先是给刘备见礼。刘备点了点头,“还请先生为仲邈将军看看!”

    医者没二话,直接就向霍峻走去,然后开始诊治。没一会儿。霍峻就醒过来了,当然了,这也是他故意如此的。别人不太清楚,但是他自己和刘备,那却都是清清楚楚的。

    医者是开了两个方子,交给了士卒,然后对刘备说道,“上面的只要按方吃药。下面的只要按时外敷,不出两日。将军之伤必好!”

    刘备是赶紧感谢,医者是连忙摆手,然后刘备便让士卒送走了医者。

    医者走后,霍峻这才说道,“我这是,在……”

    霍峻他想说,我这是在什么地方。虽然他早就知道是在太守府了,但是这演戏不得演全套的,所以肯定得继续演啊,要不很可能就穿帮了。

    -----------------------------------------------------

    刘备闻言,赶紧是笑着走了过去,不过他心说,你霍峻醒得却不是时候啊,你要再晚点儿的话,自己再“无意”说几句好话,那么还何愁你霍峻霍仲邈不归降我军啊!只是,唉,可惜了,刘备是觉得自己的计没成,他确实是觉得有些遗憾啊。

    在榻边,刘备是对霍峻说道:“仲邈将军终于醒了,如此就好,如此就好啊!此处是太守府,将军勿忧!”

    霍峻闻言,是点了点头,“玄德公,多谢了!”

    刘备大笑,“哈哈哈!仲邈将军却是为何如此客气,不得不说,将军落到如此境地,却是与备是分不开的!如果知将军如此的话,备是绝对不会那么去施为的!”

    看着刘备如此坚定的语气,那种强硬的态度,霍峻居然是相信了他的话。其实就别说是霍峻了,就刘备自己都差点儿相信了自己的话。刘备心说,假话自己都不相信的话,那也真就别去说了,不过自己还算好,还算好啊。

    -----------------------------------------------------

    说实话,这个时候的霍峻,装昏迷的时候,听了刘备的话,这时候又听了刘备如此一说,他心里还真是有些感动。但是如此就想让他轻易归降刘备,倒头就拜主公,这个却明显还是不够的啊。霍峻不管怎么说,那也都是个人才,他虽然没认为自己有多大的本事,但是在守城方面,他却也是没佩服过谁。

    在霍峻看来,要不是刘备一方使计,让那个饭桶似的蔡瑁中了计,自己绝对不会如此,那么临沅城至少今夜不会被攻破就是了,只是,唉,可惜啊。

    而此时的霍峻是看着刘备,不知道自己应该去说点儿什么。

    反倒是刘备先说话了,“仲邈将军,还请安心在此休养,备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打扰的!”

    霍峻张了张嘴,最后只是蹦出了两个字,“谢谢!”

    而刘备呢,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就让众人离开了,不过他却让士卒找了两个下人,来服侍霍峻。本来他想用士卒,后来一想,不好,容易让霍峻误会,并且士卒都是粗人,没下人好。

    -----------------------------------------------------

    刘备是最后一个开门出去的,不过临离开前,他还是叮嘱了霍峻几句,无非就是注意休养之类的话,云云。

    然后他这才推门出去了。在太守府的院中,文丑是有些不解地问道:“主公为何是没有说服霍仲邈其人?”

    刘备一听,笑了笑。心说武将却还是不如文士。要是元直在此,不,就算是公祐和宪和在此,也都会明白自己的用意。但是文丑吗,却还是差了不少。当然了,自己也没指望着他能如何,毕竟文丑只不过是一用之夫罢了。

    只听刘备说道。“有些东西是‘欲速则不达’啊!”

    说完,刘备就离开了,而文丑有些似懂非懂地也离开了。对文丑来说。有些东西他明白,但是更多的,他其实还是不太明白。

    而刘备呢,明显是有他自己的打算的。他难道就不想早说服霍峻归降己方吗。不。他是特别想,太想了。但是说实话,如今好不容易是给霍峻留下了个好印象,所以刘备不想今夜就这命去说服他,那样儿的话,很容易就让霍峻联想到,自己说了一堆,做了不少。就是为了说服他,让他给自己卖命。

    其实怎么说。到最后都是要去说服其人,但是刘备去也认为,还是不要那么快为好,至少他知道,如果明日去说,和今夜去说,那绝对是两种情况。

    -----------------------------------------------------

    刘备去休息了,可以说他是睡了这么多时日以来,最好的一觉。毕竟之前因为临沅城的战事,他根本也没怎么休息好。久攻不下,并且敌军守将之强,这些东西让刘备确实是不得不多想了很多。所以哪怕是睡着了,可以没怎么睡踏实,在刘备看来,临沅城一日不破,自己就一日休息不好啊。

    结果如今好了,临沅城被己方所破,霍峻霍仲邈其人更是已经一只脚迈进己方的大营了。所以刘备是心里高兴,而心里爽了之后,压力小了,负担少了,他精神好了,自然休息得也就好了,要不还能这样儿吗。

    第二日,徐庶已经进了临沅城,和刘备一起,用过了朝食。

    饭食都吃过了之后,刘备对徐庶说道,“元直与我一起,去看看霍峻霍仲邈,如何?”

    徐庶一笑,知道自己主公这是要出手了,一般来说,对于霍峻这样儿的人,自己主公一出马,基本都是手到擒来,并且之前他也听自己主公说了,霍峻这时候对自己主公的感觉貌似还不错,所以此事确实是大有可为啊!

    -----------------------------------------------------

    徐庶赶紧出言道:“承蒙主公看重,属下是当仁不让!”

    徐庶心里明白,自己主公就准备带自己一人去说服霍峻了。虽然之前文聘也说了,要亲自去说服霍峻,但是自己却并不看好他,虽然之前两人是同僚,都是荆州军中的将领,但是没什么交情,所以还不如自己主公和自己出马呢,比文聘肯定是要强多了。而且此时文聘去追击蔡瑁了,没有归来,所以还得是自己主公和自己出马啊。

    刘备闻言是点了点头,“好,元直,咱们一道!”

    “诺!”

    说完,两人便都站了起来,然后刘备先走,徐庶在后面是紧紧跟着。哪有属下走在主公前面的,这最基本的东西,却是不可逾越的。哪怕是主公亲自拉你手,意思让你和他并肩,其实作为属下来说,都应该不能和自己主公并肩。一般来说都要落后自己主公半个身位,或者是小半个也行,其实哪怕就算是一丝,那也绝对不能算是并肩了。

    -----------------------------------------------------

    两人来到了霍峻住的地方,刘备就只滴着徐庶来了,因为被人都没用啊。不管是文丑、还是说周仓、裴元绍,让他们来的话,不帮倒忙就算不错了。所以刘备也就只能是带着徐庶,而不可能带着那几位。

    进了屋中后,霍峻也是刚用完朝食,正好刘备两人来了。他赶紧是给刘备见礼。“玄德公!”

    刘备点了点头,然后这才说道,“仲邈将军。这位便是我军中主簿,颍川徐庶徐元直!”

    霍峻一听,听说过,原来是徐庶徐元直啊,他赶紧拱手说道:“原来是元直先生!”

    徐庶也是笑道:“仲邈将军!”

    两人见完礼后,霍峻这才说道,“玄德公。元直先生,快坐,你看看在下。倒是都忘了!”

    刘备笑道,“无妨,无妨。倒不知仲邈将军,伤势恢复得如何了?”

    此时刘备和徐庶是坐了下来。而霍峻则心说。你刘备刘玄德今日带着徐庶徐元直来此,可绝对不是来看我伤情的吧。不过这话他也不能说,表情也不能有。

    所以只能是接着刘备的话去说,“啊,有劳玄德公挂怀,在下之伤势已经恢复了五六成了!”

    “好,如此便好。如此,那我便是放心多了!”

    刘备心说。医者说你霍峻两日就能完全好,那么如此看来。果然是没错啊。那么自己今日来说服你,也没什么了。要不你霍峻要是伤势严重,自己来说服你,那却是不太好啊。

    -----------------------------------------------------

    霍峻这时候是赶紧说道,“这还对亏了玄德公找医者给在下诊治,说起来,倒是欠了玄德公大人情了!”

    说着就是一笑,刘备心说,我就是要让你霍峻霍仲邈欠我人情,然后怎么换,直接加入己方吧,如此,不是挺好吗。

    这时候刘备则说道,“不瞒仲邈将军说,备却是仰慕将军久矣,不知今后能否有机会,与将军一道,兴复汉室!”

    霍峻一听,心说来了,该来的总是要来的,他刘玄德还是来说服我了,并且是两个人来的。看起来对自己是挺重视,也许就是看重了自己守城的本事吧。要说荆州军,自己是不可能再回去了,就算是没有蔡瑁,自己都不可能再回去。

    可荆州军回不去了,自己还能如何?投靠谁?虽然自己自认为自己的本事,哪个诸侯都能重用自己,但是大多数人可都不知道啊,也就他刘玄德最清楚吧,毕竟是亲眼所见,亲身经历过的,所以谁有他刘玄德更清楚自己的本事呢。

    并且刘玄德其人,一直都有心思招揽自己,而且昨夜的那几句话,还有为自己找医者,给自己治伤。

    这一刻,霍峻确实是动摇了,因为对如今的他来说,他想得也清楚,也许自己加入刘玄德的帐下,未尝不是一个好归宿吧。

    -----------------------------------------------------

    刘备是盯着霍峻,而他看其人的表情,好像刚才是有所意动。不光是他注意到了,旁边的徐庶,一样是注意到了。毕竟霍峻的意动,虽然只是一下,算是一闪即逝,但是刘备和徐庶是什么人,这还能瞒得过他们两人吗。

    刘备此时继续说道:“不知如此,仲邈将军以为如何?”

    霍峻一听,“这,却不知玄德公为何如此看重在下?”

    刘备一笑,“仲邈将军以为呢?天下人才不少,但是有如仲邈如此者,备认为却绝对不会多就是了!”

    果然啊,霍峻心说,其实想想也是,自己要是没什么本事,还用刘备如此来说吗,并且还带着一个军师来。

    刘备是暗中给徐庶使了个眼色,徐庶会意,于是便听他说道:“仲邈将军,我主向来都是求贤若渴,对于属下之人,从不怠慢亏待!并且将军虽然有才,可天下诸侯有几人知晓,不过不管有几人知道,至少我家主公却是最为了解的,不知将军以为然否?”

    -----------------------------------------------------

    而此时霍峻在听了徐庶的话后,心里其实也是不住地点头。其实可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吗,和自己之前所想的一样啊。不过想让自己就这么轻易加入你们一方,这也确实是让自己不太甘心啊。

    要说毕竟霍峻是中了刘备一方的计。所以才变成了如今这样儿的。虽然刘备对他不错,而且他和徐庶说得话都有道理,可他自己也不得不承认。他不去怪刘备一方是一回事儿,可要真是在他帐下为将,却又是另一回事儿了。不去怪刘备他们,却并不代表霍峻就能安稳地待在刘备帐下,所以他心里其实还是有些不甘的,也算是人之常情了吧。

    而此时的刘备呢,他心说。还是军师,还得是元直啊。自己一个眼色,就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像这样儿的话,自己去说,那效果肯定是没徐庶去来得好啊。毕竟自己怎么说,都有自夸的嫌疑。可是徐庶说出来。那就不一样了。不管怎么说,他的身份都是自己的属下,是自己军中的主簿,是自己的军师。

    刘备是笑着问道,“不知仲邈将军觉得,如何?”

    在刘备看来,霍峻必加入己方,不过就是早晚的问题罢了。当然今日他这也不算是逼他。反正自己给他时日也不是不行,没什么大不了的。

    -----------------------------------------------------

    而霍峻呢。他此时想得也不少,他也不得不承认,刘备和徐庶是说到他心里去了。但是他又有些矛盾,所以是为难了。

    刘备一看霍峻是如此神色,他忙说道,“既然仲邈将军如此,那么仲邈将军不妨考虑个一两日,不知如此如何?”

    霍峻闻言,眼前一亮,“玄德公此言当真?”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仲邈将军不必心疑!”

    霍峻听刘备这么一说,他倒是有些不太好意思。毕竟刘备是什么人,身份地位,怎么可能是自己比得上的呢,所以他在自己面前能食言吗,明显不可能啊。人家是大人物,而自己呢,不过就是个小人物而已,还能在自己面前食言?想想,人家都不屑如此吧。

    就听刘备继续说道:“仲邈将军勿忧,哪怕将军不想加入我方,备也定是将军平安离开武陵,不知如此可好?”

    霍峻一听,人家刘备都这么说了,自己还能说什么,只能是拱手说道:“如此,在下便多谢玄德公了!”

    “应该的,仲邈将军不必客气,好了,备这便告辞了!”

    说着,他和徐庶就离开了,而霍峻有伤在身,不能下去相送,只能是说了几句。

    -----------------------------------------------------

    从霍峻那儿离开后,没多一会儿,就回到了刘备的屋中,而此时徐庶则对刘备说道,“主公今日所说,确实非常之不错。想来那霍峻其人,必将加入我军!恭喜主公,贺喜主公,又得一大将!”

    “承元直吉言了,我自是亦希望如此,如今来看,这种可能确实是很大的!”

    虽然刘备嘴上这么说,但是在心里则说道,霍峻霍仲邈,自然是脱不过自己的手心。

    徐庶点头,“其实主公,不难发现,今日霍仲邈其人确实是有所意动啊!”

    “看来元直也是看出来了,就知道是瞒不过元直!”

    徐庶是笑着摇了摇头,“其实后来,经过属下观察所得,霍峻其实是想加入我军的,不过时有些不太甘心罢了!”

    “其实如此也不难理解,就算是我遇到如此情况,可能也和霍峻一样儿吧!”

    刘备说道,他也算是能理解霍峻吧,毕竟他是受了己方的算计才如此的。他要是真刀真枪地给己方所败,那么可能他今日就加入己方了。

    -----------------------------------------------------

    一日之后,午时刚过,刘备就再一次来到了霍峻的屋中,不过这次他可没带徐庶,就他一人来的。他知道,不出意外的话,今日就是霍峻拜自己为主的时候。一想到此处,刘备心里就高兴,是啊,终于是等到了啊。

    在屋中看到了霍峻,霍峻是赶紧给刘备见礼,这时候他自然是能下来了,而两人都坐好后,刘备便开门见山地问道:“不知仲邈觉得,昨日我之所说,如何?我军如今正值有人之际,却是缺少仲邈如此人才!而我确实是希望仲邈如此人才能青睐我军啊!”

    刘备这话说得确实是很诚恳,毕竟他求贤若渴,对属下都不错,这都是真的。而他帐下缺少人才,更少霍峻这样儿的人才,这就更是如此了,谁不知道啊。

    霍峻看到刘备如此诚恳,他也是点了点头,心说,加入刘玄德帐下,也许真是自己最好的归宿,这也许就是天意啊。

    “玄德公如此诚恳,在下要是再不同意,那可就不识抬举了!”

    “仲邈将军之意是?”

    刘备欣喜地问道,绝对是明知故问了。

    霍峻一笑,“主公在上,请受在下一拜!”

    说着,既要给刘备施礼,刘备是赶紧拦住,毕竟霍峻身体虽然应该是没有大碍了,但却还是不能让他施大礼,所以刘备是赶紧阻止了,“仲邈不必如此,不必如此,我军有仲邈相助,兴复汉室,指日可待!”

    至此,霍峻是加入到了刘备一方,这也是他想了很久才下定决心的。而对霍峻来说,加入刘备军帐下,也许就是自己最好的选择了吧。

    -----------------------------------------------------

    今天更新应该是三万,比平时多不少,因为是要补上昨天的。但是有二百多字是重复了,不过不算钱,但是却还是对不起大家了。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三国重生马孟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