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三国重生马孟起 > 第八五二章 蕲春城下故人见

正文 第八五二章 蕲春城下故人见

书名:三国重生马孟起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而此时马闻言则大笑,说道,“放心,以后有福达你大显身手的时候,放心吧,不会跑了的,哈哈哈!”

    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后,崔安自然也就不再多说了,反正该说的都已经是说完了,张飞那边儿,也是说了不少,所以他也就不再言语了。

    至于说张飞,本来他也算是被崔安给抓来的,相比崔安来说,他其实倒是没那么太大的意愿,毕竟他知道肯定是比崔安要多,所以自己主公这个反应,那却都是在他所料之中的。

    所以一听马的话,他也是一笑,“如此,主公,我和福达就先告辞了。”

    马点了点头,至于崔安呢,他一听张飞这么一说,他也是赶紧说道,“啊,对,主公,俺这就走了啊!”

    马对两人是笑着摆了摆手,没再说什么,而崔安和张飞就直接退了出去。

    -----------------------------------------------------

    马便是有崔安和张飞来找他,而张辽那边儿呢,他此时是召集和他同来蕲春的几人,一起相商明日的战事。

    张辽不可能是他一个人带兵来蕲春的,和他同来的有四个人,分别是当初的“九**”蒋钦和周泰,还有就是陈武和徐盛。前三人,蒋钦、周泰和陈武,那都算是江东军中的老将,虽然和程普几人相比。还是差了不少,但是无论是从资历还是说从年纪上来说,都比最后一个徐盛徐文向可强多了。因为徐盛是个年轻的将领。二十出头,并且加入江东军也没多久。

    但是即便如此,可以说张辽还是很器他的,要说虽然孙策是带走了不少将领出征荆州,但是在江东也是留守了不少人,但是张辽就带了他们几个,所以也不得不说。张辽还是很器重这几个人的。

    此时就听陈武说道,“大帅,咱们的士卒在城下骂阵。对凉州军貌似没起到什么作用。”

    而张辽一听,他则是笑着摇了摇头,“虽说凉州军此时确实无人出战,但他们的士气却是被影响了一些。这个想来你们并不会否定的吧。哈哈!”

    -----------------------------------------------------

    听了张辽这个主帅的话后,不只是陈武,其他几人也都是点了点头。必须得承认的是,骂阵它肯定是起到了一定作用的,要不就和徒劳没什么区别。只是在陈武的眼中,却是没能起到他说预期的作用。因为在他看来,不说蕲春城内有几个脾气一点就着的人吗,听说这次马孟起是把什么崔安崔福达还有张飞张益德这样儿的人都给带来了。所以……

    他可真是希望他们能出战,当然了。陈武从来没认为就自己这两下,能是人家的对手,其实别说是一流上等的武艺了,就是二流上等的武艺,自己也不是人家对手。但是之前众人所商议的明白,自己大帅是早已做好了万全准备,保证叫凉州军的将领是有来难回,只是,唉,可惜啊,没能成功。

    张辽扫了一眼几人,他注意到了陈武的表情,他此时则是笑道,“不必为此忧心,如果说凉州军中人,如此轻易中计的话,那么岂不是让我们太过失望?”

    陈武一听,心说也是,要是凉州军如此的话,那还真是让自己失望了。不过这个,自己也确实是希望己方能早日获得胜利,比如说早些占据蕲春,虽然如今看起来,这个几乎不可能,或者说是很难很难做到。

    -----------------------------------------------------

    看到几人,尤其是陈武已经是安定下来了,张辽这才再次向众人说道,“各位,今日先让我军士卒在蕲春城下不间断地骂阵一日,明日我军,便全力攻城,不得有误!”

    “诺!一切遵大帅差遣!”

    张辽看着众人,他是微微点头,“陈武听令!”

    “末将在!”

    “明日,你带领我军士卒,全力进攻蕲春,不得有误!”

    “诺!末将必将竭尽全力,以报主公和我军,还有大帅!”

    “好!虽然凉州军之战力还有人马数量都强于我军,但是我军却无所畏惧,拿不拿得下蕲春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军要把马孟起凉州军拖在江夏,你可明白?”

    “大帅,末将了解,一切就看末将的了!”

    “好,一切就拜托将军了!”

    “此乃末将分内之责!”

    -----------------------------------------------------

    要说张辽为何是让陈武带兵去攻城,而没让别人去呢。说实话,陈武的综合实力,在四个人当中来说,绝对是最后一个,但是张辽却还是让他带兵,这个就不得不说,是因为陈武的年纪。

    他在四人当众,可以说是年纪最大的了,年纪是年近不惑,所以其人的本事确实是不如其他三人,但是却也不得不说,其人的经验丰富,大小多少战役,那带兵的经验,无论是攻城守城,征战沙场,可以说经验却绝对是四人之,而张辽他说看重的,就是这一点。

    对于攻城战来说,一个人的武艺,基本上是没什么太大用,至少经验可比武艺是有用得多得多,所以张辽带陈武来蕲春了,并且还让他先带士卒去攻城,就是看重了其人的经验丰富。而抛开孙策带走的那些武将。之前江东所留守的人当众,陈武绝对算是经验丰富的了,虽然还有过其人的。但是江东之地,怎么也得留守下几人,所以张辽最后还是选择了带陈武。

    虽然张辽也不认为,自己带兵这么已离开,敌军就来入寇江东,但所谓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啊,那么留守经验丰富的将领。那是比带兵出征带着经验丰富的将领都要重要,毕竟老巢不能有事,后院不能起火。要不就顾不过来了不是。

    -----------------------------------------------------

    对于张辽的安排,其人几人,无论是蒋钦、周泰,还是说徐盛。他们对此可以说都没什么意见。也更没什么意外的。

    虽然三人都不认为,在很多方面上,陈武是比自己几人强,但是在经验这上面来说,他们三个却也不得不承认,几人不如陈武。所以对于张辽的安排,自己主帅的委派,他们都没什么意见。

    可以说江东军还算是不错了。至少武将和武将相处得还算是可以吧。当然了,也可以说在内部和外部都比较平稳的时候。也确实是没什么太大矛盾的,就比如说现在就是了。内部和外部都没什么事儿,而且江东之主,“小霸王”孙策孙伯符,还带兵去征战荆州,所以江东的文武,当然都没什么,他们所想的,还是如何立功,自己主公是如何早日拿下荆州云云。

    当如果说要是如今江东是内忧外患的话,那么矛盾肯定就该凸显出来了,反正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儿就是了。

    但是不得不说,在矛盾没显现出来的时候,哪怕是张辽这个没真正拜孙策为主公的这么个将领,他都能当主帅。虽说如今也确实是少不了就得是张辽亲自带兵出马,但却也得说,孙策也算是器重于他,并且他也想早日让张辽归心,还有就是,张辽在江东军这么长时间,江东军的将领也算是慢慢接受他了。反正至少大多数人都是友好的,至于说个别的,那总是得有些不太一样的。

    -----------------------------------------------------

    至少此时张辽带到蕲春的这几个人,这四个,都可以说是对张辽没什么敌意的。毕竟几人都是对张辽的本事还是了解不少的,而且也都是很佩服他。可以说几人都属于那种,应该说是实战派吧,对于真正本事不错的人,当然是很佩服。哪怕张辽他并没归心,四人也知道,但却并不妨碍他们之间的交往。

    张辽能带他们几人来就说明问题,至少他肯定是不能找四个刺头,不可能找四个看不上他,反对他的人来吧。是啊,本来张辽在江东军的身份就比较尴尬,所以他可能还给他自己去找麻烦吗。所以尽管想和他来江夏的人有不少,但是他得罪了一部人,最后却还是带着他们四人来了。

    说到这儿就不得不说,孙策给了张辽不小,很大的权力。因为除了他指名道姓,说让张辽当主帅,带兵去江夏,其他的说得也清楚,那就是都归其人全权决断。所以张辽除了带了五万士卒之外,又带着蒋钦他们四个来了。

    -----------------------------------------------------

    陈武是表了决心,而张辽看了眼众人后,又对所有人说道:“明日,其他人都与我在后方观战,看看名震天下的凉州军到底如何!”

    “诺!”

    众人是异口同声,虽然就四个人,但是声音却绝对不小。

    张辽对几人心下满意,此时他说道,“好了各位,没什么事儿,就先回去吧。我与马孟起曾经有过接触,所以今日也算是先和他说几句,明日,彼此就要在沙场上分个高低了!”

    “诺!”

    说完后,众人是相继和张辽告辞,然后便退出了大帐。

    至于说张辽,他则是流露出了一丝回忆。对他来说,他自然还是忘不了自己曾经在并州的日子。哪怕如今他是身在江东,而且其人还在孙策帐下。为江东军效力。但是说实话,在张辽的心中,他的主公,到如今也还只是吕布一个,这点倒是一直都没改变过的。

    -----------------------------------------------------

    崔安和张飞是告辞离开了,结果还没多久,士卒就又来禀报。

    马一看。说道,“又有何事?”

    “报主公,城外有人自称是雁门张辽张文远。要见主公!”

    马一听,心说张辽来到城下了?还要见自己?这……

    他稍微一想,就明白了,如果今日张辽是江东军的张辽。他绝对不会来见自己。但是他和士卒说得清楚。雁门张辽,这就说明问题了。

    马一笑,“好,你告诉他,就说我马上就到!”

    “诺!”

    士卒离开后,马一笑,自言自语道,“好。我今日倒是要看看你雁门张辽张文远,今日是要和我说什么!”

    说实话。张辽要是不见马,马都想见见他,和他说几句,毕竟两人虽然没那么熟,但是怎么说也算是认识,而且这一晃都多少年了,二十年都有了,只是如今却早已是物是人非啊。

    -----------------------------------------------------

    马此时是稍微整理了一下衣冠,然后便离开了,是直奔城头。这是他和张辽两人的事儿,所以也用不着谁去带着其他人,他也知道,张辽也绝对不会带着别人。毕竟要也是认识自己的话,那么带着这么一个人也行,不过江东军中的人,有几个和自己是有交情的,好像没几个吧。至于说自己这边儿,其实也一样了。

    马来到了城头,一看,可不就是张辽吗,张辽胆也不小,就一人一骑来的。当然了,他并不怕马对他如何,或者说他其实还是很了解马为人的,绝对不会去做那令人所不齿的事儿。

    而张辽也看到了城头的马,虽然有距离,而且并不说能看得清楚,但是以他对马的熟悉,他自然还是一下就看出来是马本人来的。

    看到正主出现在了城头上后,张辽是赶紧带马上前,直接就靠近了蕲春城门,可以说这个范围已经是在弓箭的射程内了,但是张辽却是怡然不惧,就像是没什么担忧一样儿。

    -----------------------------------------------------

    只见此时张辽在马上是一拱手,说道:“雁门张辽张文远,见过将军,多年未见,将军别来无恙啊?”

    马闻言,是在城头上哈哈大笑,“文远,一晃不知多少载,没想到如今你我再见,却已经如此情形了!”

    说实话,马虽然是大笑着,但是他也不得不感慨。因为想当年自己认识张辽的时候,那还是在并州,张辽他那时候还不到二十岁吧,自己更是年轻,刚过十岁。那时候的张辽是在并州刺史丁原丁建阳的帐下为将,算是受丁原看重,而自己呢,不过就是在并州军,在吕布和张杨手下做事。

    听了马的话后,张辽他也不得不感慨,可不是吗,那时候的自己是什么样儿,这个时候又是什么样儿呢。

    “在下倒是没想到,在下求见将军,将军却是如此迅就来到了城头!”

    马一听,是对城下的张辽大喊道:“你是雁门张辽张文远,而我当年认识的正是雁门张辽张文远。如果你是江东军的张辽张文远,呵呵,今日我也不一定会见你!!”

    而张辽一听马这话,他也不得不多想了一些,不过他也明白,马这么说也是故意的,什么叫雁门张辽而不是江东军的张辽。那不也就是说,自己还没真正拜孙策为主吗,所以自己是雁门的张辽张文远,还不是江东军的张辽张文远。

    -----------------------------------------------------

    要说此时马的那点儿心思,张辽还是都明白的。但是他也没说破,对于马的话,他确实是想了不少。而这时候。他只是笑了笑,然后对马说道,“那个时候在下不在江东,而将军也不是如今的将军,如今却早已是物是人非啊,在下也是不得不感慨!”

    张辽确实是如此,那个时候自己主公差点儿是要被丁原所杀。马也差点没落好。当然了,那不过就是丁建阳所谋罢了。而如今呢,当初的那些人。自己主公、张杨张稚叔、丁原丁建阳,乃至于和自己关系不错的高顺都已经不在了,就只有马其人和自己还活着。

    说实话,要不是因为孙策的命令。张辽还真是不想和马为敌。当然这个不代表他就怕马。怕凉州军,相反的是,其实张辽确实还是很期待这些。不过因为当初的熟人,可就剩下马和自己了,所以张辽也正是不想和马为敌,但是却没有办法,如今自己主公之女,还有主公的夫人。可都在江东,所以哪怕自己没拜孙策为主。但却也不得不听命于他。

    -----------------------------------------------------

    马知道,自己这时候得说点儿什么了,此时此刻,算是正好吧。

    于是就听他说道,“文远,你我也算是相识多年,可是我确实是不太清楚,你为何要投靠江东,归附孙伯符啊!要知道,奉先兄……”

    后面的话,马是没多说,毕竟天下人都知道,孙坚死在了吕布手里,而之后吕布又死在了孙坚的儿子,也就是孙策的手中。所以这个事儿也真是,吕布和损失的仇恨不小,如果说吕布有儿子的话,估计还得来一出为父报仇,再去杀孙策也不是不可能。

    只是如今的吕玲绮,她却是不会做这事儿了,毕竟孙策对她太好,并且如今两人都要成亲了,所以她还能做什么。这个却也不得不说,孙策其人还是很有本事的,能让吕玲绮心甘情愿地嫁给他,当然了,他确实也是付出了很多。毕竟能让吕玲绮嫁给她的杀父仇人,这个可能是个什么容易的事儿吗。

    至于说张辽对这个事儿,他其实还是赞同的。毕竟自己主公的死,是孙策没错,但是自己主公也算是一心求死,所以最后是成全了孙策,让他报了仇。那么上一代的恩怨已经了解,下一代就不应该再有什么负担了,张辽不是一般人,要不他也不会在孙策的江东军帐下做事。可以说他知道吕玲绮要嫁孙策,他其实是很赞成的。

    毕竟他心里清楚,整个天下,能配得上自己小姐的人,也没几个。而且还要年纪相当,那除了扶风马马孟起之外,那就只能是江东的小霸王孙策孙伯符了。而马早已是成亲了,所以还没成亲的孙策自然是选。至于说其他的,张辽觉得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只要自己小姐和夫人愿意,那么什么都没问题。

    -----------------------------------------------------

    而张辽一听马的话,他心说,马马孟起,你倒是好算计,知道来挑拨我和江东军的关系。但是说实话,你这个小伎俩也太没什么技巧了,只能说是泛泛吧,根本就没什么大用。

    说实话,马的意思,张辽他当然是很明白,但是如今的自己,是绝对不会被这种小伎俩所挑拨的。而且也不得不承认,跟随自己而来的,那都是在江东军中站在自己这边儿的人,所以马的挑拨,对他们来说,都没什么大用。至少张辽没觉得有什么,都是徒劳罢了。

    所以此时他一笑,“将军,我之所以如此,是为何,想必将军是清楚的。如果将军非说不知,那么在下也只能说,加入江东,能北距曹操,并且能让我家小姐和夫人在江东立足。如此,对在下来说,就足够了!”

    马一听张辽的话,他也不得不说。当初的张辽,肯定就是这么想的。而且他也知道,吕布这人。别看他当时兵败直接就往江东跑,但是他既然敢带着家眷去江东,就说明问题。他是必然都做好了安排,所以才如此,要不吕布不会去孙策的地盘。毕竟他和孙策是死仇,这个天下人几乎都知道啊。

    -----------------------------------------------------

    而到了如今你再看看,就不得不说。吕布他往江东跑就对了。是啊,他用自己的死,换来了他妻子和女儿的平安。马很相信,就算是没有张辽投靠江东军,那么吕玲绮和严氏,也能在江东平安无事。看看如今就知道了。孙策都要大婚了。娶吕玲绮啊,所以……

    要说当初的张辽投靠了江东军,让吕玲绮和严氏母女平安的话,那么如今吕玲绮快要嫁给孙策,这个就不得不说,连带着张辽基本也没人敢说他什么了,哪怕他如今依旧是没拜孙策为主。而这些东西,要说里面没有一点儿是吕布的意思。马是打死都不相信的,哪怕吕布什早已身死了。

    但是马还能不明白吗。吕布这人,你可以说他有这个那个的毛病,甚至其人为人又这样儿那样儿的,但是你也必须得说,他对亲人对家人,那却是没说的,这和天下其他诸侯不太一样,至少刘备其人就觉得不这样儿。妻子如衣服,随便就能不要,所以刘备这样儿的人,至少马是看不上他太多的。

    -----------------------------------------------------

    张辽说完后,马这时拱手对城下的他说道,“好,文远高义,我甚是佩服,佩服啊!”

    这话绝对是忠心的,也算是今日比较少有的,马没去挑拨什么。其实马心里也清楚,只要张辽不动心,那么他就可能要一直待在江东军,在孙策手下做事了。

    说实话,这样儿的确实也不是他张辽一个,而如今来看,好像也都差不多少吧。无论是曹操手下的关羽,还是说自己手下的张任,或者说如今的张辽,其实好像都是一样儿的。

    他们没拜主公,但是却总是因为种种原因,而脱离不了其所在之军,该做事还得好好去做。

    比如说关羽,他倒是没什么牵挂的人,不过其人确实很是忠义,所以曹操没什么大过,没让关羽太失望的话,他还是不会脱离兖州军的,至少马就相信,是如此。

    张任不用多说,他原来的主公在马手里,而且他师兄和师弟也都在凉州军,更何况张任确实也不想空老山林,所以依旧还是在凉州军中。

    至于说张辽呢,他的主公的遗孀遗孤都在江东,他几乎是不会动了。

    -----------------------------------------------------

    张辽也听得出来,马这话是真心的,也算是两人说了这么多句中,少有的“正经话”了,而他不过就是一笑,却是没多言语。对他来说,对这个事儿,倒是没什么说的,至于说好不好,对不对的,这个事儿其实不是外人评说,只要自己是无愧于心,那就好。

    “文远今日就是来叙旧的?”

    而张辽闻言一笑,“将军所说甚是,许久不见将军,如今故人相见,在下自然是来叙旧,并且要告知将军,今日之后,明日,我军便要大举攻城,到时候可就没什么故人不故人的了!”

    马闻言也是大笑,“文远所说不错,今日你我是故人相见,不过明日,你我便是敌人,所以谁也不必留情,文远,我说得可对?”

    “然也,将军所说甚是,在下就是此意!”

    马点了点头,“好,既然如此,那么我这儿还有最后一个请求,文远觉得呢?”

    “将军请讲!”

    “好,如此的话,那么我们当……”

    -----------------------------------------------------

    听了马的话后,张辽是略微点头。“好,在下也正有此意!”

    于是就听马对旁边士卒说道,“备酒。开城门!”

    旁边的士卒一听,“主公这……”

    旁边的凉州军士卒心说,备酒自然是没问题,开城门也没问题,但是看主公你这样儿,是要直接出城啊。可,出城直接就要面对敌将。这,这也太冒险了吧。

    在士卒看来,敌军主帅就在城下。因为是自己主公的故人,而且还和自己主公聊得挺好,所以当然不会对张辽动手。当时自己主公要是出城了,这。也太危险了点儿吧。

    马一听。心说这有什么可担心的呢,他张辽张文远,此时都敢在城下如此靠近城门的地方,单人单骑和自己说话。那么自己就为何不敢一人去面对他呢,并且张辽是什么人,自己还不知道吗。

    所以他这时候是把眼一瞪,对士卒喝道,“莫让他人看不起。这什么这,赶紧去准备酒。开城门,我前去和友人一会!”

    马虽然也知道,己方士卒是为了他好,但是他还得说一句,你这么一迟疑,肯定是让张辽给看扁了,要说自己还怕他不成?别说他张辽没什么恶意,就算是有,自己能惧他了?再说别说就是他张辽张文远,就算是他吕奉先再世,自己也一点儿都不惧。

    这事儿不是马自大狂傲,而是事实摆在眼前。张辽的武艺,他就单人,还真就不是马的对手,马心里清楚,这个张辽不会不知道。所以他人品有保证,而且也不是傻子,所以他不可能去做什么铤而走险的事儿。

    -----------------------------------------------------

    一听自己主公都如此说了,士卒没办法,是赶紧应诺,“诺!”

    然后他就去准备酒去了,至于马,是赶紧下了城头,跨上自己战马。正好此时城门已经打开,所以马是直接就带马冲出了蕲春城。

    张辽看着马打马从蕲春出来,他是微微一笑,而这个时候马已经是带马来到了他近前,凉州军士卒也已经是端着酒来到了两人的身边。

    马拿起了一爵,然后用手比了个请,“文远,请!”

    而张辽是毫不犹豫地拿起了另一爵,对马说道,“多谢!请!”

    “请!”

    说着,两人是同时把酒一饮而尽,然后相互看着对方,是哈哈大笑,一切尽在不言了。

    -----------------------------------------------------

    两人也不知道是大笑了多久,几乎也是同时停止。

    而还是张辽最先说话了,“明日再见,便是敌人,我军绝不会手下留情!”

    马点头说道,“不错,此言正是我想说的,文远,咱们明日再见,告辞!”

    张辽也是一拱手,“告辞!”

    说完,两人几乎是同时拨转马头,然后一个是回了城内,一个则奔向了己方的大营。两人都是头也没回,不会两匹马没跑了多远,马上两人便都爆了几声震天的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说实话,两人的所作所为,凉州军士卒是一点儿都看不懂。不过对马来说,他们不懂是正常的,而且也不需要他们懂什么。其实只要自己还有张辽明白懂得也就是了,毕竟是“人生难得一知己”,虽然马和张辽并不能说就一定是知己,但肯定也是差不了多少就是了。

    -----------------------------------------------------

    马的心情不错,是真的,毕竟难得看到一个故人。说实话,当初从看到张辽的那一日起,那个时候,马就想过,要收服其人。但是说实话,那个时候马,年纪才刚过十岁,而且是什么都没有。并且对其人也没什么恩义恩惠的,所以你拿什么去收服其人,让张辽能为你做事。于是最后。马和张辽的接触,不过就是两人的关系不错,但是马却没做其他的。

    到了如今,再看到张辽,说实话,尽管马真是有很多遗憾。毕竟如此人才,却是不能为自己所用。肯定是要有遗憾的,但是也得说,张辽在孙策江东军帐下做事。也并不算是埋没了他。看看孙策其人能让他挂帅出征,就说明了问题。至少孙伯符是相信他,并且还很器重他的,要不就算知道张辽的本事。也不见得就一定会用他吧。

    所以对于遗憾。基本就是没什么办法了,除非自己能占据江东,俘虏孙策吕玲绮他们,还有可能让张辽为自己做事儿,要不如今是想都别想了。

    抛开遗憾不说的话,那么剩下的,就是马认为张辽能遇到一个明主,他心里还是挺高兴的。不管怎么说。当初也是相识一场,而张辽的本事如何。马知道,孙策是什么样儿的人,马也知道,所以张辽能有今日,他也算是挺高兴。

    至于说最后,那就是期待明日双方的战斗了。虽然马确实是没太把江东军看在眼里,但是对于张辽这个对手,他自然还是有足够的重视的。毕竟能和如此对手对战,哪怕江东军的战力和己方比不了,但是想来也不会让自己太过失望才是。

    -----------------------------------------------------

    而张辽呢,他其实和马也差不多少。

    当然了,他倒是没马那么遗憾,而马是天下的强势诸侯之一,他自然是觉得马倒是比较得意,算是年少得志的人吧。虽然当初他是没看出来,没感觉到马能有如此大的本事,但是如今马名震天下,并且还是势力那么强大的诸侯,可以说张辽作为他这么一个故人,他也觉得颜面有光。毕竟认识马的时候,马还只是在并州军中,在吕布和张杨的手下做事儿呢。

    返回了大营,又见到了蒋钦周泰几人,他们几人倒是没问张辽什么,毕竟主帅也有自己的**,他如果不想说,那么问了也没什么用。虽然没听过他和马有什么交情,但是既然自己主帅说是于马孟起相识,那么就肯定没错,不过不管是如此,如今双方是敌人是敌对,这个肯定也没错。至于说自己主帅如何对待,那还用问吗,明摆着吗。

    不过几人虽然没问张辽什么,却并不代表张辽什么都不会说,所以他说道,“你们几个和我来,到我帐中一叙!”

    “诺!”

    几人也是不能不听,所以就跟着张辽,是再一次来到了他的中军大帐。

    -----------------------------------------------------

    到了中军大帐,几人坐下后,张辽这才笑道,“各位,你们几个对我去蕲春城下之事难道就不好奇?”

    徐盛是四个人中年纪最小的,而且他也是和张辽最熟,所以他是半开玩笑地说道,“不知大帅所说,是何事?”

    张辽是笑着摇了摇头,“文向,你这是明知故问啊,你难道还不知否?”

    徐盛是做出了一副一头雾水的表情来,看着是要多无辜就有多无辜,不过真正了解他的人可都知道,不能被这小子的表情所蒙蔽了,在这个时候,这小子如此表情之下,还不知道是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呢。

    而其他几人看了看徐盛,也都和张辽一样,笑了。

    -----------------------------------------------------

    这时候张辽是把手一抬,说道,“各位,我知各位不会问我去蕲春城下,都和马孟起说了些什么。但是我却还是要说一下,当初马孟起还不是如今大汉的骠骑将军、凉州牧,而我亦不是在如今的江东军中。想当初在并州……”

    接着,张辽便简单地说了一下当初和马相识,然后双方相处得不错,直到之前在蕲春城下和马的对话,当然最后还少不了是一爵浊酒,两人虽说不能形容是“一笑泯恩仇”,但是其中的豪情,那却也不会少多少的。

    说完,众人是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张辽才再次说道,“子烈,明日你带兵攻城,给我狠狠打,让马孟起看看,我江东男儿如何!”

    陈武是豪情顿生,赶紧说道:“诺!大帅就瞧好吧,末将定当尽力!”

    说实话,哪怕陈武没觉得是人家凉州军的对手,但是却也没害怕什么,而且张辽这么一说,也确实是勾起了他要与凉州军相抗的决心来。

    -----------------------------------------------------

    至于说其他几人,虽然明日不是他们带兵去攻城,但是却也是想代替陈武,去和凉州军一战。而且也和陈武一样,都是一片豪情。在他们看来,哪怕己方战力是不如凉州军,但是就像自己大帅说得那样儿,把马孟起凉州军拖住,拖在蕲春数日,这个应该还是没有问题的吧。

    其实江东军士卒虽然6战战力不行,但是说实话,其实也不是说差距特别特别大,当然了,要是人数上有很大差距的话,那可真就明显多了。

    而明日的进攻,明显就是会如此,而这点显然几人都明白,都知道。但是几人却没明着去说什么,毕竟有几个将领能真心去承认己方士卒不如人家的,终究是没几个。

    最后还是张辽说话,“各位,明日是龙是虫,就看各位的了!”

    当然,这话主要还是对陈武说的,不过之前都已经和他说了不少了,张辽也就没指名道姓对他说。

    “为主公,为我军,在所不辞!!”(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三国重生马孟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