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三国重生马孟起 > 第八六六章 副将计谋房陵城

正文 第八六六章 副将计谋房陵城

书名:三国重生马孟起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就凭众人对自己主公的了解,他们几乎是人人都明白,知道,自己主公这是没什么话说了,然后为了避免太过尴尬,所以才如此说的,对,就是如此,没别的。<

    其实众人心里也都是有苦衷啊,那是自己主公和乐进的事儿,所以谁能像二傻子似的,去当那出头鸟儿啊。那不早挨人家抓吗,所以不可能啊,不可能。

    曹操一句话后,众人当然是又都没有动静了,而曹操也觉得没意思,所以是一摆手,就让众人都退了下去。他可真是不想看到这么多人都如此沉默,所以都下去吧,反正就是“眼不见,心不烦”吧,自己如今就是如此。连带着乐进,也是让他给打发走了,他是谁也不想看到。

    最后大帐是走得一个人都没剩,就只有曹操自己,大帐外面有许褚在守着,没什么重大事儿,是不会让人进来打扰曹操的。

    -----------------------------------------------------

    而乐进也是满脸苦笑地出了中军大帐,有几个看着他,都是满脸同情。毕竟这事儿可以说几乎就是千载难逢啊,但乐进却绝对是相当“走运”的,因为这个居然是被他给碰上了,所以有几个都是露出了同情神色,没办法,谁让你乐进是带兵攻城的主将呢,没办法啊。

    就这样儿,乐进是回了自己的大营。对于和他打招呼的人,他就是恩了几声,然后也没多说。就直接回来了。虽然说乐进对这个军令状,他是没觉得什么大不了。但是说实话,压力,曹操是给他了,而他也确实是接收了。所以要说其人一点儿想法都没用,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就是苦笑着,回了自己的大帐。

    而且他也知道。自己该疯狂了,再不疯狂,那军令状是在那儿摆着呢。虽然他也不认为自己主公就一定会杀自己。不过要真是自己三日内拿不下房陵,那么第一,自己最后也许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并且最后自己这个主将。那肯定是要被撤换的,因为立下军令状了,而战事却不利啊。

    -----------------------------------------------------

    已经到了自己大帐,可还没等乐进进去,就看旁边有一人,正是他的副将。

    副将明显是看到了自己将军是一脸苦笑,凭借他多年对自己将军的了解,自己将军这是碰到有些棘手的事儿了。要不是绝对不会如此的。

    所以他是出言问了一句,“不知将军。因何如此,属下愿为将军解忧!”

    乐进一听,他看了看自己这副将,心说,自己都没什么好办法,你能有办法?对于房陵,连公达和仲德两位先生都没有什么主意,你能有主意?还未我分忧,你得有那个本事啊。不是乐进小看他自己这个副将,关键是他也不可能高看其人吧,说实话,这位在他帐下也有几年了,可乐进还真就没发现其人有什么过人之处,要不还能在自己手下做事?

    不过乐进听了他的话还是乐了,说道,“好,好啊!任峻,咱们进帐说,我倒是要看看,你能有什么办法!”

    说着,乐进是不容分说,直接就把这个叫任峻的副将给拉进了他自己的大帐中。

    -----------------------------------------------------

    任峻此时是给自己将军乐进给拉进了大帐中,他心中腹诽着,心说你乐进乐文谦不至于这样儿吧,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儿,是让你如此啊。

    任峻他当然是不知道了,不过他却也没多问,只是在乐进给他按坐下,而乐进也坐下后,他这才是对任峻说道,“我告诉你小子,今日之事是……”

    接着,乐进就把自己在中军大帐内,如何立下军令状,然后自己主公说让自己三日内破城的事儿,都和任峻说了一遍。与其说是他寄托在任峻身上希望,倒是不如说是他就是想找个人好好说说今日的事儿。毕竟他可真是没指望着任峻什么,这个倒是真的。而乐进都过了不惑之年,任峻才二十五六岁,所以他是称呼其为小子。

    而任峻一听,心说原来如此啊,自己就说,到底是什么样儿的大事儿,让自己将军是如此啊,原来是这样儿啊。

    -----------------------------------------------------

    说实话,在任峻看来,这个还真就是个事儿啊,而且还不算小。毕竟已经不单单是简单的,三日内拿下城池,而是立下军令状了,所以自己将军,那是必须要在三日内拿下房陵。可房陵是那么容易拿下的吗,这,却是也是让他头疼了。

    果然,一看到任峻这个表情,乐进是哈哈大笑,直接就对他说道:“怎么样儿吧,你小子是不是也不行了,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啊,你小子要行的话,也不至于这样儿啊!”

    而任峻闻言,他是看了一眼自己将军,心说,将军啊,你不知道不能说男人不行?或者男人可不能说自己不行啊?再说你怎么就知道我不行呢,如果我要是行呢,你要如何?

    不过这话就是在他心里说说而已,他可不敢直接就这么说出来。就自己将军那个火爆脾气,自己还不知道吗,也许在主公面前,他是不会也不敢去发火的,可是在自己的属下面前。还有他乐文谦不敢做的吗,答案是没有啊。

    -----------------------------------------------------

    看着任峻沉默,乐进嘿嘿一笑。“怎么样儿,你小子倒是说说啊,到底是有什么妙计奇策,连两位先生都没什么好办法,我看你今日是能说出来什么?”

    看着自己将军如此嘲讽自己,说实话,任峻还真不是那么太在意。不过所谓是“人活一张脸”,其实就是这么回事儿,多少他还是在乎自己一点儿面子的。

    所以他说道。“将军,属下倒是有些不太成熟的想法,特请将军一听!”

    乐进确实是没太当回事儿,所以他有些不耐烦地说道。“有话就说。快点!”

    “诺!”

    还别说,任峻还真就是想到了一个办法,反正不管是能成不能成,多少就是试一试才好。不成那么很正常,可万一要是成功了呢,那么自己将军不就不用受制于那个军令状了吗。

    -----------------------------------------------------

    此时就听任峻对乐进说道,“将军,如今我军攻城不利。守卒于房陵,那么强攻的话。可能三日,确实是很难有什么建树。不过强攻一途不行,我们却可以想其他途经,也许其他推途经就可以破了房陵!”

    乐进这时候真想给任峻一脚,不过他一看两人的距离,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他没有那么长的腿啊。

    就听他笑骂道,“你小子有屁快放,要不就给你打出屁来!”

    任峻闻言,就是一笑,“不用劳烦将军,属下是自行解决就可以。我军如今攻城不利,那么我军可以……”

    任峻是把他的想法简单说了一下,还别说,之前乐进的眉头是紧皱的,可一听任峻说完,他眉头却是舒展开了,显然他是觉得,这个任峻所说的可行性还是很大的。

    -----------------------------------------------------

    而此时的乐进想了一会儿后,他是正色地问道,“任峻,你所说,你觉得成功之几率,能有几多?”

    任峻是摇了摇头,“将军,要是让属下说实话的话,那么属下有六成的把握可成!”

    乐进是喃喃自语,“六成,六成,好,他娘的干了,我这就去找主公一说!”

    说完,乐进就离开了大帐,他就是这么个人,只要想到了,就要去做,要不心里都不爽。而对他来说,确实是很难找到这么个算是方法吧,能破城的,所以当然是要第一时间去找自己的主公,和他好好说说了。

    反正这事儿就是这个样儿,事儿不管能不能成,你去做了,就有几率成功,你不去做,那么根本就成不了,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吗。所以乐进知道,自己得赶紧去和自己主公说说,估计自己主公也会同意的。虽然想法简单,不过要去实施好的话,却也是不容易的啊。

    -----------------------------------------------------

    再一次来到了自己主公的大帐前,结果是没出意外的,让许褚给拦了下来。

    “文谦且慢!”

    许褚是笑着一伸手,拦住了乐进,而乐进把眼一闭,心说,倒是把这位爷给忘了啊,反正哟他许褚许仲康在,自己别想就这么直接进自己主公的大帐啊。

    他一拱手,对许褚说道,“劳烦仲康通禀一声,就说我有要事求见主公!”

    许褚闻言是微微点头,通禀当然是可以,但乐进就想这么直接进去,你肯定是不可能。这个时候又不是主公召集众人,而且也没召集乐进,所以许褚是必须要把人给拦下来。别说是乐进了,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都一个样儿,都是要给许褚给拦住的。这就是他的职责,他就是负责保护曹操的,所以许褚是半点儿都不敢懈怠了。

    -----------------------------------------------------

    许褚是直接进了大帐。正好曹操看到了他,直接笑道,“仲康何事?”

    许褚一拱手。对自己主公说道,“主公,乐进乐将军在帐外求见,说有要事求见主公!”

    曹操点了点头,“让他进来吧!”

    “诺!”

    “守好大帐,十步之内,任何人不得靠近大帐!”

    “诺!”

    许褚应诺后。便转身出了大帐。

    曹操其实他此时有种预感,乐进这是有了主意,能破房陵了。要不他此时不会来见自己的。至于说让许褚守御好大帐,他就是觉得乐进是来找自己秘密商议的,所以当然得如此才行。

    也不得不说,曹操的预感挺对。其实还不就是这么回事儿。

    -----------------------------------------------------

    帐外许褚看到了乐进。说道,“文谦,主公叫你入帐一叙!”

    “多谢!”

    说完,乐进便进了大帐,见到自己主公后,是赶紧施礼,“属下见过主公!”

    曹操点头,“文谦坐吧!”

    “谢主公!”

    坐下后。曹操这才问道,“不知文谦此来。这是要……”

    乐进则说道,“主公,属下正是为了房陵而来!”

    果然,曹操一听房陵两个字,是眼冒精光,就差是拽住乐进的脖领子问了,不过他还是平缓了一下,这才说道:“文谦之意是,莫非有何良策?”

    乐进是笑着摇了摇头,“主公,这也不能算是良策,就是……”

    他就把自己副将任峻对他所说,是原封不动的给自己主公说了一遍。

    -----------------------------------------------------

    曹操听着乐进所说,他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又舒展开,然后一会儿又皱眉,一会儿还是舒展开了。并且有时表情比较凝重,有时候又比较轻松,也没人知道这个“乱世之奸雄”在想着什么。本来的吗,这个时候的曹操,他所想的,也不是谁都能猜得到的。

    听了乐进说完后,曹操想了能有好几分钟,他这才问道,“文谦觉得,如此成功几率有多少?”

    乐进赶紧回道,“属下认为有六成半!”

    任峻说是有六成,不过到了曹操这儿,乐进是又给加了半成。不过却也不得不说,乐进他对此确实是有些信心的,这个是肯定的。

    而曹操呢,他在听了乐进说得六成半之后,就是哈哈大笑,“好,好啊,六成半吗,文谦你认为是六成半,我却认为是七成!”

    -----------------------------------------------------

    乐进他这时候一听,心说主公啊,你这比任峻还超出一成。

    不过随即曹操就再次说道,不过这回可不是对乐进说了,而是对帐外的人说的,只听他喊道:“仲康进来!”

    许褚赶紧从帐外进来,看了眼自己主公,又看了眼乐进,此时他则拱手道:“请主公吩咐!”

    曹操闻言点了点头,“你快去把公达还有仲德请来,说我又要是与他们相商!”

    “诺!”

    说完,许褚退出帐外,去找两人去了。许褚走后,曹操对乐进笑道,“来,文谦,趁公达和仲德两人没来,你和我好好说一说,你那个副将是如何就想到了要如此呢?”

    虽然说实话,任峻的想法没什么出彩的,不过曹操却还是有些兴趣,至少自己属下这帮人却是没人想到这个,所以他来了些兴趣。

    -----------------------------------------------------

    就在曹操和乐进两人相谈的时候,荀攸和程昱已经是进到了大帐中。

    “主公!”

    “主公!”

    “公达、仲德。快坐,有事要问问你们!”

    “谢主公!”两人异口同声。

    两人都坐下后,荀攸这才问道。“不知主公找仲德与我,是因为?”

    曹操闻言一笑,然后一指乐进,“文谦,此事是你来说的,所以还是由你来说吧!”

    “诺!”

    紧接着,乐进就把他之前和曹操所说的。就又都对荀攸和程昱两人说了一遍。

    -----------------------------------------------------

    而此时两人听完乐进所说之后,都是沉默了一会儿,主要都是在想租个事儿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并且所谓是“未料胜。先料败”啊,还得好好想想,要是己方败了,究竟是要损失多少。要付出什么代价。这就是谋士最为基本的东西,必须要想清楚了这些,然后最后才能拍板儿定论。

    一会儿之后,貌似荀攸和程昱两人都思考完了,曹操对两人笑道,“公达、仲德,不知你们两人所想得如何啊?”

    依旧是荀攸第一个发言,只听他说道。“主公,此计可行!”

    就简单的六个字。就代表了荀攸的坚定态度,而且他还有些不太好意思,毕竟自己是没想出来什么,但是却让一个副将给想出了些东西。虽然自己不至于是怎么去嫉妒,但是这也不得不说是一种讽刺啊,而且其人所想得还不是什么特别困难的东西,就是很简单很普通的而已。

    -----------------------------------------------------

    曹操对荀攸所说,这自然都是在他所料之中,所以他是点了点头,随即问向了程昱,“仲德觉得,如何啊?”

    程昱赶紧说道,“主公,属下亦是认为可行。其实就算是失败,我军也并未会损失什么,主公以为呢?”

    曹操一笑,“仲德所言不错,我亦是如此所想!”

    几人也都是点了点头,然后曹操再次说道,“好,如此的话,那么就按照文谦所说行事,不得有误!”

    “诺!”

    几人是异口同声,而且这事儿也不是说乐进一人就能办成的,必须是很多人配合才可以,所以几人都得出力,并且还有一些人,也是一样要参加的。

    -----------------------------------------------------

    当乐进再一次带兵进攻房陵的时候,曹操兖州军大营这边儿,已经是开始了实施任峻的计划。

    要说其实他所想的,还真就是很简单,说白了,其实就是几个字,那就是,挖地道,去从地道过去,直接就尽到房陵城内了,然后杀对方个措手不及,就是如此。不过即便如此,曹操兖州军上下,却也没人想到这个,毕竟一般来说,这种情况,成功的可能性并不是说很大。但是如今的情况,显然是特殊的,至于说特殊在什么地方,任峻说得清楚,主要是两点。

    第一,任峻说为什么要挖地道来攻城,就是因为看王平他是个新人将领,说白了,就是没有什么守城的经验,所以对己方来说,这个就是己方的优势。己方挖地道的话,他还真就不一定能知道,毕竟经验在那儿的,这事儿还真是没准啊。

    第二,那就是己方挖地道还有一个得天独厚的优势,那就是己方有摸金校尉,杨晓和他手下,那帮土夫子,绝对是挖地道的高手,绝对不是普通士卒所能比的。所以让他们上,那么己方这不就是占据了优势吗。

    所以基于以上两点,所以任峻就认为,己方成功的可能性很大,六成是没问题的。但依旧还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所以最后能出能成,还得看老天的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三国重生马孟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