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三国重生马孟起 > 第八九三章 曹操襄阳会兄弟

正文 第八九三章 曹操襄阳会兄弟

书名:三国重生马孟起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凉州军在王伉一声鸣金令下后,鸣金收兵了。

    而王平呢,他是迷迷糊糊地进了王伉的中军大帐,不过就因为是迷迷糊糊的,所以是差点儿撞上在他前面距离他不算太远的庞柔。

    庞柔一看王平这样儿,笑着摇了摇头,“子均,子均!”

    王平本来还想着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呢,结果就听好像是有人叫他,他这回才回过神来,“啊,和明,怎么?”

    庞柔是怕了王平的头一下,“子均别神游了,都到了,坐吧!”

    “啊,都到了啊!”

    完,王平一看,可不是吗,都已经到了大帅的中军大帐中了,他是傻笑着摸了摸后脑勺。

    “不好意思,和明,我这是有点儿走神了!”——

    不是庞柔一听,心里是直翻白眼,心你王子均是有点儿走神了吗?基本上神儿都没有了啊,你这,唉……

    庞柔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去王平,不过无论是怎么想,这些都是在心里的,他可轻易是绝对不会出来的。

    王伉倒是早坐下了,然后就那么有些玩味地看着两人,他觉得两人也挺有意思的,这时候看到庞柔让王平回过神儿来了,他这才道,“和明,子均。坐吧!”

    “多谢大帅!”

    两人是齐声道,虽然王平是刚回过神儿来,不过反应可不慢。所以自然是马上就了出来——

    两人坐下后,王伉这才道,“二位,都今日的战事吧,畅所欲言,不必有何顾虑!”

    一听自己大帅都这么了,王平便直接道。“大帅,这兖州军确实是‘闻名不如见面’,‘见面更甚闻名’啊!之前虽然是属下守城。而对方攻城,而如今却是调换了过来,但是却是更能体会出,其军之强。虽然也许并不如我军。但却也是相差不远矣!”

    王平终究是亲自带病攻城的将领,所以他对于兖州军的战力,那却是有个很直观的认识。并且他可不是第一次和兖州军打交道了,所以虽然不是如何如何了解其军,但却绝对是有发言权就是了,所以王平的话,也让王伉和庞柔两人不住点头,因为得没错。

    听了王平所。王伉是没多发表意思,而是对着庞柔道。“和明,你与我在后观战,不知你觉得今日战事,如何啊?”

    这回不是庞柔主动,而是王伉指名道姓让庞柔话——

    庞柔一听,他当然早知道,王伉肯定是不会放过自己。并且最为关键的是,大帐里除了他王伉这个主帅之外,就剩下自己和王平两个人了,所以王平主动了之后,他还能放过自己?

    不过庞柔是早有辞,也是他早想到的,就听他此时道,“大帅,今日我军试探性进攻,确实可以是没有占据什么优势。可是今日不过就是子均第一次带兵攻城,明日还有第二次,后日还有第三日……。我相信,我军定能攻破房陵,不知大帅以为呢?”

    在听了庞柔的话后,王伉是哈哈大笑,“好,得好,我意亦是如此!哈哈哈,哈哈哈哈!”

    也许是被王伉所感染,也许是庞柔和王平两人看到了己方破城,所以他们两人也跟着王伉是哈哈大笑了起来。

    实话,他们倒是没有怀疑过己方能再夺回房陵,只是到底要用多久时日才可以,这个却是不得而知了——

    最后还是王伉先止住了笑声,然后对两人一太守,两人的笑声也是戛然而止。是啊,自己大帅都已经停了,并且还让两人停止,他们当然也不会再继续。并且也都明白,自己大帅这是有话要啊,要不也不必如此,不是吗。

    中军大帐内再次安静下来了之后,王伉是郑重地对两人道,“子均!”

    “末将在!”

    “命你明日继续带兵进攻,全力攻城,不得有误!”

    “诺!末将领命!”

    王伉点头,然后对庞柔道,“和明依旧与我在后观战!”

    “诺!”

    王伉几乎话,就确定了下来,明日依旧是王平带兵攻城,不过不是试探了,而是全力进攻——

    一日之后,“杀啊!”

    “冲啊!”

    “放!”

    “别让敌军上来!”

    ……

    如此言语此起彼伏,并且是充斥在凉州军和兖州军的攻城战上。对于凉州军的王伉他们三人来,虽然没指望着今日就攻破房陵,生擒徐晃。不过他们却没少了对战的信心,而哪怕王平是带兵进攻得异常艰难,但是却悍不畏死地,一直在向城头攀登着。、

    对他来,自己要早早登上城头才好,虽然武艺是不如人家徐晃,但是只要让自己上了城头,那么自己必然是能发挥出相应的战力来——

    九疑山,刘备和孙策两人是已经会面。并且刘备最后是设宴招待了孙策众人,众人一顿酒宴下来,是宾主尽欢。可能这个词用得也不算太恰当。毕竟两人都不能算是宾主,但是就那么个意思吧。

    既然都已经达成了一致统一的意见,那么无论是刘备也好,还是孙策也罢,都不准备再在九疑山耽搁时日了。毕竟如今对他们来,时间确实是异常宝贵的。怎么呢,孙策是有心江夏的战事。毕竟张辽的书信得清楚,如今己方在蕲春都已经是战事不利,而不得不停战了。所以他当然是有些着急。就想己方和刘备的联军,是早日到蕲春,然后夺取城池。

    至于刘备刘皇叔,他比孙策还着急呢。毕竟和孙策联合。他倒是想占人家便宜,不过却没有占到多少,反而还是让人家占先机了,他不得不带兵先去江夏,帮人家解决完马超凉州军之后,才能再带兵去襄阳,所以他还能不着急吗——

    最后两人是就在九疑山休息了一晚,然后便带兵离开了。

    不过临离开的时候。孙策和刘备两人都商量好了,两人先回零陵泉陵和桂阳郴县。然后各自整兵,之后就先奔赴长沙临湘,在那儿两人回合,然后共同出兵江夏,这个是刘备和孙策两人最后商量好的结果,而且双方各自的属下也都同意了。毕竟如今来看,却是没有比这个还好的办法了,所以也只能是如此。

    所以两个最后是各回各家,因为该该商量的事儿都已经完成,所以当然是都离开了,要不还在这儿耽误时间做什么。

    两人各自领兵回去,约定在长沙临湘碰面,合兵一处,再进江夏,共同出兵,对抗马超。可惜马超却是还不知道这些,也不知道他要是知道了这些的话,会如何去想。不过不管怎么想,对如今蕲春的凉州军来,刘备和孙策的联军,对他们也算是考验了,能锻炼他们——

    当曹操和众人商议完了之后,他便只在房陵休息了一日,然后就带兵离开了。

    没多久,他便回到了荆州,南郡襄阳,曹操进了城之后心,自己终于是再次带兵回来了。之前估计下人都想不到吧,自己占了襄阳之后,没有南下去江陵,更没有奔东南去江夏,而是直接去了汉中,结果最后果然是没有白努力,占据了房陵,打开了汉中东部的门户。

    之后又留下了徐晃带一万兖州军士卒守御房陵,除非双方差距大,要不己方不会败。

    要曹操认为己方不会失败这个,当然是最为理想的状态,可实际到底如何,这个谁知道了。至少肯定没有攻破不了的城池,徐晃虽然本事不错,一万士卒也不算少,但是守城到底能不能守住,这个其实也没人能确定,不是吗。

    当曹操回府后,守卫来报,“报主公,门外有人,自称是南郡蒯良蒯越,前来求见主公!”

    曹操一听,居然是蒯氏兄弟,忙道:“快请!不,还是我亲自去吧!”——

    守卫先离开了,而曹操此时则笑了一下,自言自语道:“蒯氏兄弟,终于是忍不住了,要出手了吗?”。

    蒯氏兄弟,曹操当然是对他们不陌生,可以蒯氏兄弟在荆州还是非常有名的人,并且绝对是荆襄名士。所以曹操一听是两人来找他,他是赶紧就出去迎接了。当然了,其实还有最为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曹操已经猜到了他们兄弟两人的来意,无非就是前来向自己向己方示好,甚至就是来投靠己方的,无非就是如此而已。

    不过不管是哪个。自己不能怠慢了他们是一定的,所以曹操直接就出去迎接了。因为这个是做给下人看的,或者更准确来。其实是曹操做给荆州那些世家大族人看的,就是这么回事儿。

    所以曹操是快步出了屋,直本大门口,去迎接这两个比较重要的人物——

    曹操来到了门口,见到了蒯氏兄弟,他以前可是见过两人的,所以自然是认识他们。

    不过还没等曹操话。蒯氏兄弟先话了,“曹司空,别来无恙?”

    曹操一看。话的正是蒯氏兄弟的兄长蒯良,他忙笑道,“还好,还好!哈哈哈。蒯氏昆仲。别来无恙啊?快,请入府一叙!”

    “请!”

    “请!”

    着,一手拉着一个,把两人给拉进了府中。不管怎么,从表面上来看,曹操对两人确实是礼遇有加,至少没失了礼数字,这个是没错的。

    至于蒯氏兄弟。今日来见曹操,自然是要和他好好聊了。所以当然是不会推辞,直接就跟着曹操进了府。

    而曹操他心里可清楚,自己这刚回到襄阳,蒯氏兄弟就过来了,这明了什么?这至少明了两点,第一就是,蒯氏兄弟早就早了襄阳,不过之前没有见到自己罢了,然后是一直在等着自己。

    蒯氏兄弟可不是襄阳人,而是南郡中庐人,所以曹操不相信他们是刚到襄阳,哪有那么凑巧的事儿。并且要真是那样儿的话,蒯氏兄弟必然是骑马而来,不过府门口没看见两人的马,所以曹操认为他们两人是早就到了襄阳,不过自己没在,所以一直等到今日自己回来——

    不得不,曹操的观察确实是仔细,而且眼力非常不错。其实确实是这么回事儿,蒯氏兄弟是南郡中庐人,可不是襄阳人,所以他们是早就到了襄阳,不过听曹操带兵离开了,所以便等了几日,今日终于是等到了。至于曹操大摇大摆进城,这事儿基本上襄阳人都知道了,所以蒯氏兄弟还可能不知道吗。

    至于第二点,曹操所知道的,那就是他认为,蒯氏兄弟既然是如此急着见自己,那么他们肯定是对他们要做得事儿很着急了,要不不至于自己刚回来,他们两人就马上来了。至少曹操知道,自己刚回来,不可能马上就走,可即便如此,两人还是这么快就来找自己,可见着急的程度,要不怎么解释这个。

    确实,不得不曹操分析得很有道理,确实有道理,其实还不就是如此吗——

    曹操是直接把两人给拉进了会客厅,然后他这才把两人的手给放开,此时他对两人笑道,“二位坐,请坐,哈哈哈!”

    曹操不是无缘无故发笑,而是想到两人可能是要投靠他,所以他心里高兴啊。毕竟两人可不是简简单单的两个人,而是一个荆州的世家要投靠他,所以曹操心里比谁都清楚,要真如此的话,自己就能占据荆州之地。

    其实不光是己方,马超、孙策、刘备他们都是如此。不管是哪一方,能得到荆州本地实力的帮助,联合的话,那么基本上就是如虎添翼了,绝对能在荆州占据一席之地。

    要不自己为何是如此热情把两人给拉进了府中,并且是直接到门口把两人给迎接进来。当然,这个自然是因为两人都有些才华,不过要是和公达、仲德相比的话,蒯氏兄弟却还是不如的。但是他们却是荆州不可忽视的一个世家的家主,所以自己也不可能无视——

    听了曹操的话后,蒯氏兄弟坐下了来。然后两人齐声道:“多谢曹公!”

    曹操一看,也真是,一晃和两人也都十年都过了。没有见过了吧。当初两人见到自己,虽然不是特别熟,但也还叫自己孟德,不过如今你再看看,还有几个叫自己孟德的人了。当然了,这也不过就在曹操的脑海里一闪即逝,只是感叹了一下而已。其他的,他想得更多的还是今日两人这到底是要如何,真能投靠自己?

    此时曹操对着两人点了点头。然后便向两人问道,“不知今蒯氏昆仲,来此是为了?”

    弟弟蒯越见曹操如此问,他则道。“还是在下来吧!”

    不远处的兄长蒯良点了点头。“也好!”

    本来他和自己的弟弟比起来,他是不太善于言辞的那个,而自己弟弟却是比他可强多了。所以蒯良也知道,这个时候还得是自己的弟弟出马,那才行,自己吗,真不行——

    而蒯越看到了自己兄长的态度,并且看到曹操也点头了。他这才继续道,“曹公。实不相瞒,今日我与家兄来此,正是为了曹公之大业来的!”

    曹操一听,眼眉一挑,随即是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先生有话,但无妨,曹某今日是洗耳恭听先生之言!”

    曹操这番话,绝对不是什么讽刺,但却也绝对是半真半假了,而以蒯氏兄弟的本事,当然是听得出来曹操话里话外的意思,不过两人却丝毫不以为意。对他们来,今日做了自己两人要做的,做好这些,那就足够了,至于其他的,还真就不在他们所考虑之中,没什么大不了。

    所以蒯越闻言一笑,“如曹公所愿,不过之前,在下却是敢问曹公一句,不知曹公以为,如今荆州战事,己方博弈,各方实力都如何呢?”——

    曹操一听,蒯越倒是先问了这么一句,不过他回答得倒是也不慢,就听曹操直接道,“先生当知,马孟起凉州军与我方应该算是比较强一些的,而孙伯符江东军与刘玄德一方,算是弱一些的。不知如此,先生可满意了?”

    曹操了四方,至于荆州本地势力,那些世家大族,他却是没什么。毕竟如今蔡瑁已死,所以曹操不认为荆州这时候还能有第二个蔡瑁。毕竟在曹操眼里看来,如今的荆州,是不可能再出现“蔡瑁”了。毕竟谁也不是刘表,所以没有蔡瑁所能生存的土壤了。你自己也好,还是马超也罢,孙策刘备他们,哪个是刘表所能比得,所以……

    曹操心里其实很清楚,世家大族,就不要想去做蔡瑁了,那么做不了蔡瑁,能做什么?

    在他的想法中,那么既然是不能做“蔡瑁”,那最好就是投靠四方中的某一方,毕竟为了保住在荆州的利益,投靠某一方,其实是最好的选择。不过却不要轻易下结论,毕竟如今荆州太乱了,好像谁都可能成功,也好像谁都可能失败——

    蒯越听了曹操的话后,是点了点头,而不远处的蒯良呢,他也是点了点头。不得不,曹操得对啊,而且他没有世家大族,两人也算是对曹操的想法有些了解。

    只听这时候蒯越道,“曹公所不错,确实也是你方与马孟起凉州军一方比较强,而孙伯符与刘玄德一方较弱!”

    曹操此时则问道,“不知先生问此,之意是?”

    蒯越一笑,“却不知曹公想过没有,如今看荆州形势,貌似是两强两弱,但是在下却认为,也许很快就要变成三强对抗的局面了!”

    曹操一听蒯越的,三强对抗?这三强,是……,莫非,曹操想到了一种可能。

    “这,先生之意是?”

    曹操还是有些不能确定。不过蒯越却是点了点头,“不错,曹公所想。如果刘玄德与孙伯符结为了同盟,并且要联合出兵,敢问曹公,此时在荆州,是不是三强对抗的局面?”——

    曹操闻言,他确实是没话了,虽然他认为蒯越的这些。都是假设,但是如果这些都成真的了的话,那么……

    其实好好想想。自己和马超,也许都不会和谁去联合,这个没错。但是那刘备和孙策,也真是不好啊。

    毕竟自己有信心。除了对战凉州军之外,无论是和江东军陆战,还是会刘备军战斗,己方都可能能胜了对方。不过刘玄德要真是和孙伯符两人合兵一处的话,那么对上他们联军的话,还真是棘手啊,到时候就不一定怎么回事儿了。

    所以在听完蒯越的话后,曹操他也不得不换成了一副凝重的表情。毕竟对他来,马超凉州军已经是大敌了。结果刘备他们要真联合在一起的话,这就又让自己多了个大敌。是之前刘备要不和孙策联合,曹操不会认为会多一个大敌,他们两个最多是两个敌。可两个敌合在一起,那肯定就是大敌了——

    蒯良和蒯越兄弟两人看到了曹操的这副表情,他们心里道,好,要的就是你曹孟德如此,所以咱们才好进行下一步,这样儿好啊。

    要蒯氏兄弟可真是不知道刘备和孙策两人的动作,而之所以蒯越能和曹操这么,完全是他们推测出来的。至于到底是不是如此,对他们来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让曹操相信如此,那么就足够了。而这就是两人的目的,其实两人毕竟是荆襄的智谋之士,所以他们也是推测了很久,才得出了这么个结论,虽然他们不能肯定,但是至少有一半的把握。

    所以就来找曹操了,因为他们要和投靠曹操,虽然不是完全投靠,但是怎么也算是依附于兖州军了。至于两人一开始就不提让自己家族支持曹操的事儿,而是了刘备和孙策要联合,这个无非就是要告诉曹操,我们这是给你帮忙来了,只要我们支持你们兖州军,那么对付什么马孟起还有刘玄德、孙伯符他们,那都是没问题的——

    这时候蒯越话了,他看曹操总是那么一副凝重的表情,也不是那么回事儿,所以就直接道,“曹公,其实这一切不过是我与家兄之推测而已,至于事实到底如何,我们却还都不得而知啊!”

    蒯越那意思,你可别当真,毕竟只是我兄弟两人的推测而已,谁知道真假,或者会不会发生啊。

    不过蒯越越这么,曹操就越不能不听,他就越觉得是真的,不会是假的,关键是曹操也不是不会分析,要蒯越没这个事儿之前,他和自己的一干属下,还真就是没有想过这个。不过当蒯越出了这个事儿可能发生后,曹操确实是有些坐不住了,他确实想知道,刘备和孙策的动向,不过实话,已经是有好些没有动静了,对,是他们两方都没有情报传来。

    所以曹操不得不怀疑,是不是有什么大事儿,要不真没有情报,自己可真是不相信啊——

    而曹操一听蒯越这话,他此时郑重其事地道:“先生之言,甚为有利,曹某却是不能怠慢掉以轻心啊!”

    曹操确实是认为自己不能大意了,毕竟这事儿可绝对不是什么事儿,要是两人真如此的话,自己必须要早早得到情报,然后做好防范才行。毕竟两人联合。白了,还不就是对付自己和马超的,所以是不得不防。不得不防啊。

    蒯良和蒯越两兄弟一听曹操的话,他们是暗中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了出来,那意思就是,不错,目的达到了,可以开始了!

    是啊。前面的东西,该的都了,那么关键的地方就该上了。至于之前那些,确实不是蒯氏兄弟所关心的,他们关心的,其实还是他们自己。他们自己家族的利益罢了。

    至于曹操。他当然是不得不关心关注,因为这个却是关乎着他的利益,所以还能不如此吗——

    蒯越是继续道,“不知曹公对我等荆襄世家大族,是如何看待?”

    曹操一听,心,这个就是蒯氏兄弟今日来找自己的目的吧?曹操他当然不是傻子,他何尝看不出来。蒯氏兄弟对刘备还有孙策如何,他们确实是不怎么关心。不过要他们自己的利益。他们要是再不关心的话,那曹操就得怀疑他们了,他们到底是和君心,来见自己有何用意?

    只见曹操此时一笑,“先生请听我一言,曹某却是希望荆襄世家大族,能助曹某一臂之力,如果可以的话,曹某定不会忘了相助之情?”

    蒯氏兄弟听后,是微微点头,他们当然知道,曹操这话可是真心话。实话,这能让“乱世之奸雄”出来这么一番大实话,其实还真是不容易。所以两人也看得出来,曹操这可真是表达了自己的诚意,决心,白了,那就是给自己两兄弟看的,话是给自己两兄弟听的——

    “曹公,实不相瞒,在下与家兄,确实想助公一臂之力!”

    听了蒯越的话后,曹操是眼前一亮,虽然蒯家不是荆州影响最大的世家,但是他们要真是支持自己的话,那自己在荆州的实力肯定是要增加不少啊。俗话得好,叫做“强龙不压地头蛇”,如今可以无论是自己还有马超、刘备还是孙策,其实应该算得上是强龙吧,可人家荆州本地的世家大族,却是十足的纯粹的地头蛇,在很多地方,其实人家优势更大。

    或者,要真是占据了荆州,很多地方,其实都得靠着人家,这点你必须承认。如果人家要反你的话,那么你在荆州的日子肯定是要不好过就是了,所以他们这些人,能不得罪,肯定还是不得罪得好。虽然曹操也不喜欢这些世家大族中人,但是他却也知道,自己从来都杀不了要和他们打交道。

    “这,先生之意是,可否再得明确一些?”——

    实话,作为第一个来投奔自己的荆州世家大族,曹操对蒯氏兄弟,对蒯家,他还是满意的。毕竟人家是首先来投奔自己的,但是自己却还得必须要问明白才行啊,要不后面的事儿不好去开展不是。

    蒯越则是一笑,“曹公,在下和家兄的意思,也就是中庐蒯家的意思!”

    曹操闻言点头,知道蒯越的话还没完,他也就没多。

    只听蒯越是继续道,“在某些方面上,蒯家确实能给兖州军无偿援助,不知曹公可明白否?”

    曹操一听,他在心里就暗骂道,你个蒯氏兄弟,还真是老狐狸了,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啊。什么叫“某些方面”,曹操心里跟明镜似的,蒯越那意思,其实就是他们还没有完全投奔自己。他们的某些方面,谁知道到底是什么地方,所以还不都是他们得算了。所以今日他们虽然是要投奔己方,可实际上呢,己方却并不一定会得到什么好处——

    不过很明显,曹操是绝对不会轻易去得罪蒯氏兄弟的,毕竟他们确实还是比较特殊的两个人,不单单是家主,更是荆襄名士,所以曹操绝对不会去做那种不智之事。

    但他还是有些不太甘心,所以便抱着一丝侥幸心理问道,“不知二位先生,能否在曹某军中做事?”

    不管怎么,蒯氏兄弟那都是荆襄的智谋之士,在荆州也是有那么一号的。所以曹操自然是希望两人能在自己帐下做事,这个也能看出来,他们是有多少诚信投靠自己。

    结果注定是要让曹操失望了,只听蒯越道,“唉,不瞒曹公,自从主公景升公亡故之后,我与家兄两人便再也不会出仕,只想一心待在家中耕读,所以只能对不起曹公了!”

    实话,要是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蒯越得都是真的呢。不过曹操肯定是不会被他骗过去就是了,所以他认为,两人诚意终究还是少,不过他却明白,蒯越所表达的意思,那意思自己两兄弟,今日不投靠你兖州军,那么明日也绝对不会投靠别人就是了。对于这个,曹操还是相信的,不管怎么,两人都是荆襄名士,而名士,有几个不爱惜自己羽翼的——

    曹操一看,自己这问了也问过了,也得差不多了,他确实是心有不甘啊。至于之前刘备孙策的事儿,他却是暂时先放下了,而如今他就是想怎么能从蒯氏兄弟那儿得到些好处。

    他稍微一想,就计上心头,随即对屋外喊道,“来人啊!”

    “主公!”

    士卒进来后,忙给曹操施礼。

    曹操点头,然后道,“去把公达和仲德两位先生请到这儿来!”

    “诺!”

    而曹操此时心,我对你们两兄弟确实是没有办法了,但是我没有办法,却不代表自己手下人也都没有办法。等荀攸和程昱两人来了之后,我看你们还如何。

    而此时的蒯氏兄弟,自然是把曹操的话听得清清楚楚,那公达和仲德两个人是谁,他们也当然知道,所以此时两人道,坏了,这两人要过来了,要不好啊——

    虽然在心里,他们兄弟确实是并不想碰到荀攸还有程昱这两个人,但是实话,谋士的骄傲,却是不可能让他们临阵退缩。要是今日这个时候,他们两人直接和曹操告辞了,那么明日,荆襄就可能会有很多人耻笑他们。

    其实人还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在你遇到困难的时候,可能帮助你的并不多,但是落井下石的人,也许不会少。所以两人还不清楚这个吗,哪怕自己两人是因为有所顾虑,先离开了,但是明日,就会有人传言,自己兄弟是怕了荀公达和程仲德,甚至还会有更难听的话。

    所以两人明白,如今只能去面对,却不能退缩半步。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三国重生马孟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