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弹窗广告,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赶紧加入收藏夹吧!
首页 > 历史军事 > 数风流人物 > 壬字卷 第二百七十六节 杀气凝霜,阴微景象 阅读设置

壬字卷 第二百七十六节 杀气凝霜,阴微景象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冯紫英这一番话也让沉宜修和薛宝钗、薛宝琴已经几个丫鬟都才意识到外边的杀气凝霜。

    这不是几个人的问题了,而是可能会有人趁机作祟挑起双方冲突了,寿王再怎么说也是亲王,左监国,其母还是六宫之首的许皇贵妃,真要出了像冯紫英所言那种事情,怎么办?

    很多时候,你无从辨识着究竟是寿王所作,还是有人嫁祸?或者那种情况下,你根本也没法忍耐。

    你若是稍微拖延一下,没准儿就会被城中士人们觉得小冯修撰是怕了寿王,声誉必跌,你若是要强行出头,那么和寿王那边冲突会演变成什么样不好说,关键还可能是中了别人的奸计,别人在旁边拍手称快。

    相公已经不是几年前那个虽然声誉颇佳但是却无关大局的小冯修撰了,他现在是顺天府丞,而且在朝中北地士臣中亦是中坚人物,一言一行都代表着北地士人的声望和形象,对内阁亦是有着不小的影响力,也同样代表着冯家和出身打同的武勋门阀的形象,在军中亦是声誉日隆。

    挑拨起相公和寿王的争斗,对于福王礼王这些渴望把寿王拉下马来的人来说,绝对是值得的,关键是相公真的具备这份能耐。

    想明白这个道理,这一刻沉宜修、薛宝钗、薛宝琴乃至几个丫鬟更多的是与有荣焉的感觉,觉得自己脸上都多了几分荣耀光彩。

    自己嫁了一个大人物大英雄,便是贵为亲王,都要退让三分,更会有人想要利用丈夫来狙击一位亲王,一位监国。

    虽然是有人想要利用,但是寻常人,你有这个被利用的资格么?那可是要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掰腕子的。

    还是沉宜修帮着拿定主意:“既是如此,相公,还是请她们三位就暂时住在这边儿吧,宝妹妹,你觉得呢?”

    宝钗也点头:“姐姐说得是,在外间风险太大,在咱们这边儿,至少没人敢来捋虎须。”

    “嗯,鸳鸯,你和晴雯、莺儿就去安排帮着收拾一下这边吧,好在这边宅子屋子可能小了一点儿,但是间数倒是足够。”沉宜修盈盈点头,“相公,几位的贴身丫鬟也保了出来,小丫鬟就恐怕只能另外安排了。”

    冯紫英具保赎人时,自然也是连几位的贴身丫鬟都一并保了,比起这几位的天价,像贴身丫鬟的价格就无足挂齿,不过三五百银子,当初这几位进去时也只有贴身丫鬟被一并拿入,小丫鬟都是被开释了的。

    “相公,姐姐,那些小丫鬟在荣宁二府被查封时都回家了,现在在荣宁街那边也是生计艰难,不如就去重新召回来,也都方便,几位姐妹身边多有熟人,也能让她们心境稍得安抚。”宝钗插言道。

    沉宜修一怔之后,也缓缓点头,看着冯紫英,冯紫英无可无不可,“既是如此,那这事儿就让鸳鸯去办吧,小丫鬟们的事儿先缓一缓,但她们几个的住处先安顿下来。”

    宝钗看了一眼鸳鸯,心中还有些计较,只是此时还不好说。

    这鸳鸯看样子深得相公信任,而且和晴雯交好,但自己身边的莺儿似乎和对方就有些生疏了,这倒需要好生结交一番。

    鸳鸯听了自然是满口答应,立即就福了一福出门去安顿了。

    “相公,珠大嫂子、三妹妹以及四妹妹这几个月只怕是折腾的身心憔悴,须得要好生将养一番,妾身想要让厨房这边也安排一番,好好补一补,……”宝钗又接上话道。

    冯紫英满意地点点头:“这事儿你去和金钏儿打个招呼,让她去办,这龙禁尉诏狱里我虽然打了招呼,但是毕竟失去了自由,加上她们精神紧张,饮食也不佳,看样子都瘦了不少,是该好生休养一番。”

    待到在母亲那边用了晚饭后,冯紫英才回到书房这边,顾登峰已经等候着了。

    “登峰,这一圈儿你可辛苦了。”冯紫英看着风尘仆仆满脸疲惫之色的顾登峰,本想喊他先去休息,但是见对方神色就知道如果不汇报完,恐怕是不会去休息的,“这样吧,你言简意赅,捡着重要的说,江南商人们来京参加发卖的事儿就不用说了,重点说一说你觉得需要说的,言简意赅,先让我知道一个大概,明后日抽时间你再来和我说具体细节。”

    顾登峰也知道冯紫英是照顾自己 照顾自己,欣然点头:“也罢,那属下就把这期间在江南江北走了一大圈儿的情况捡着重要的说一说,尤其是属下走了一趟东番,收获不小,而且东番的安福商人也跟着属下进京了。”

    “哦?”先就给了冯紫英一个惊讶,“你去了东番?未免太冒险了吧?”

    “呵呵,大人言重了,薛家公子都能去东番,属下又有什么不能去的?”顾登峰笑了起来。

    “啊,蝌哥儿去东番了?”冯紫英也是一惊。

    这薛蝌还真有点儿胆大啊。

    自己和他说了东番虽然在治安上问题不大,但是疾病,尤其是疟疾,却是最大的问题。

    金鸡纳霜自己已经开始动手了,让段喜贵在广州那边大量收购菲律宾那边的佛郎机人(西班牙人)带来的金鸡纳树皮,事实上西班牙人现在并不明白金鸡纳霜树皮的效用,可冯紫英很清楚未来要开发台湾和南洋,疟疾就是绕不过去的一大障碍,所以必须要尽早引入金鸡纳树。

    现在他不但让段喜贵收购金鸡纳树皮,同时也收购金鸡纳树的树苗和种子,以求能在大周境内引种,目前在他让安福商人尝试在东番,以及云南、广西都让人试种,目前效果还不明显。

    不过在收购树皮上效果却不错,出于高价收购,许多佛郎机商人随着大帆船船队从南美来到苏禄吕宋,然后再来到广州,将这些树皮、树苗和种子出售给段喜贵,段喜贵那里已经储存了一定数量的金鸡纳树皮。

    另外青蒿汁也是解决疟疾的一种方式,但是青蒿汁不利保存,只能就地使用,要么就只能在疟疾发生地区鼓励多种青蒿,以便于就地取材作为治疗使用。

    东番的开发是既定方略,安福商人的迁民垦殖,闽商在东番西部沿海的盐业开发,都还只是第一步。

    东番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它将是未来大周还是那个一个重要屏障和战略支撑点,从这里可以掌控琉球,剑指日本,还可以一路南下辐射南洋东部地区,可以说一旦大周解决了内忧外患,南洋将是未来大周最重要攻略方向,其丰富的热带物产和矿藏,都将让大周难以舍弃。

    “属下从东番返回宁波时,正巧碰上了薛家公子准备登船去东番,这个时节去还好,再等一等天气热了,瘴气就起来了,现在安福商人正在努力迁民垦殖,但是疾病是最大的问题。”顾登峰点头道。

    瘴气说来说去无外乎就是疟疾和血吸虫以及各种痢疾这一类疾病,只不过这个时代的人还无从知晓致病的原因,所以都只能统统归之于瘴气。

    事实上冯紫英也提醒过安福商人们,一是防蚊,蚊帐、长袖这些避免蚊虫叮咬的手段,二是对生水死水的防范性使用,这可以极大程度的缓解“瘴气”威胁。

    但这个时代,尤其是垦殖,怎么可能避得开这些东西?顶多也就是尽可能的减少而已,但一旦沾染上,基本上就要宣布死刑了,所以移民的死亡率很高。

    “他去去也好,行万里路胜过读万卷书,看看东番情形,也能为日后经营东番打基础。”冯紫英点点头,“你说说,你这一趟所见所闻所得。”

    顾登峰也就把自己这一趟南行的所见所闻所得大致介绍了一下,重点介绍了自己接触的士绅商贾群体,同时也对江南地区民生物价和民众心态也做了一个了解,在金陵他也悄悄见了一些人,对南京伪朝的状况做了一个大致的摸底。

    “总体来说,江南士绅还是倾向于划江而治,觉得只要丢掉北方的包袱,不需要上缴那么多田赋商税,那么日子就能好过得多,至于说九边外敌的威胁,他们相隔万里,自然顾不了那么多,短视心态很浓,尤其是一些没怎么了解时政的乡绅心态更是如此。另外也还有对朝廷在秋闱春闱的大比名额上对北方倾斜不满意,这也是一大因素。”

    顾登峰吁了一口气:“相比之下商人群体要好一些,他们因为经商缘故,对外界时势了解更多一些,特别是辽东和关外的局面他们更清楚,朝鲜日本这些外藩也知晓一些,虽然也对朝廷赋税太重有些怨言,但是总体来说还是能接受。”

    冯紫英微微颌首,和自己预料的差不多,江南商人和江南士绅的态度还是有些明显温差的,这也是朝廷能够赢得最终胜利的一个原因,只要江南商贾不会断绝粮布等物资,那么朝廷就赢定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