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一夜掠夺:兽虐总裁,请你温柔! > 第166章 出尔反尔

正文 第166章 出尔反尔

书名:一夜掠夺:兽虐总裁,请你温柔!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天亮了。

    苏琳娜睁开眼,感觉浑身酸痛,扭头才发现自己趴在聂凡身上睡着了。宿醉的原因,聂凡还没有醒过来。苏琳娜忙坐起来,感觉很害羞。

    苏琳娜走进洗手间简单地洗了一下脸,走出房间外面,打了个电话给苏父。苏父的心情似乎挺好,接到苏琳娜的电话,语气里也是很高兴的:“娜娜,怎么了?”

    “爸爸!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苏琳娜迫不及待地想将聂凡答应要加入苏氏的消息告诉苏父。

    “什么消息让你这么高兴?”苏父也感觉到了苏琳娜的兴奋。

    “爸爸,还记得聂凡吗?他最近归国了,在楚氏工作。不过他昨晚答应我要来苏氏工作,你说是不是一个很好的消息?”苏琳娜又想起聂凡吻自己,双颊顿时觉得有些灼热,幸好此时走廊上没有人经过,不然他们就会看到这家酒店的经历正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一样羞红了脸。

    “聂凡答应到苏氏工作?!读管理的聂凡?”苏父似乎不敢相信。

    “是的,爸爸。聂凡在这方面可是人才呢!”苏琳娜对苏父称赞聂凡。平日里直爽率真的苏琳娜此刻竟变得与小女人无异。

    “你带他回家一趟吧!我跟他谈谈。”[]一夜掠夺:兽虐总裁,请你温柔!166

    “嗯,好。我一会儿就带他回去。”

    苏琳娜挂掉电话,走回房间内。聂凡已经醒了,正坐在床上,他只觉得自己的头如遭重击般痛,再看看床边被苏琳娜收拾好的酒瓶,可想而知自己喝了多少酒。

    聂凡『揉』『揉』太阳『穴』,头痛无法缓解。苏琳娜见聂凡起了,便倒了杯白开水给聂凡。

    “给。”苏琳娜将水递到聂凡跟前。

    看到苏琳娜在自己的房里,聂凡心里咯噔一下。不过至少自己醒来的时候是一个人和衣而躺的,应该没有和苏琳娜发生什么吧。这样想着,聂凡心里放心多了。

    “谢谢。”聂凡接过水杯,不经意间触碰到苏琳娜的指尖。苏琳娜感觉有一股电流流遍自己的全身,奇怪为什么与聂凡拥吻的场面一直在自己脑海中挥散不去。

    苏琳娜叫了客房早餐。很快早餐送了上来,聂凡简单洗漱了一下,觉得头还是晕晕的,便又喝了杯水缓缓。

    “聂凡,赶紧吃早餐吧。等会儿我带你去我家。”苏琳娜高兴地催促着聂凡。

    苏琳娜的话让聂凡一头雾水,却因为头晕头痛,以至他也不想去回想喝醉之后的事情。于是聂凡就匆匆吃了些早餐,在一种莫名其妙的状态下被苏琳娜拉着去了苏家。

    苏父和苏太太听说苏琳娜会带聂凡回家,特意在家里等着。两人都很高兴在这个时候能够有聂凡这样的管理人才加入苏氏。虽然目前苏氏表面看起来与过去没有太大的差异。但局里人都能看出苏氏企业最近几年渐『露』败势。而苏太太则想多了一层意思。她知道苏琳娜喜欢聂凡,心想着,自己女儿能说服聂凡到苏氏工作,还要带回家里谈事情,想必也是跟聂凡的关系有了很大的进步吧。苏太太顿时觉得苏琳娜给自己争了一口气。毕竟聂凡是苏琳娜拉回来的,苏父怎样也得好好感激感激这个女儿,而不是赞赏那个私生女苏雪凝。

    苏琳娜和聂凡很快回到了苏家。

    苏父和苏太太将聂凡迎了进屋。苏太太吩咐佣人上茶点,苏琳娜则让聂凡与自己一同坐下。

    “聂凡,听说你要到苏氏企业工作,我们都很高兴也很欢迎你能够到我们公司上班。”苏父首先表达了自己对聂凡的欣赏:“现在正是苏氏出现转折点的时候,非常需要像你这样的管理人才啊!”作为一个大企业的总裁,苏父当然还是具备爱才的品德的。

    “是啊是啊,你不知道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是有多高兴啊!聂凡,好久没有见到你了,你都学有所成归来了,怎么都不来我们家坐坐呀。”苏太太也乐呵呵地说着,言语里却没有责怪聂凡之意。

    “去苏氏上班?”聂凡不解,看向苏琳娜。[]一夜掠夺:兽虐总裁,请你温柔!166

    苏琳娜想着也许他喝多了不记得,便提醒他说:“对啊,你昨晚答应我的,说要到苏氏上班。你还很高兴的样子呢。”苏琳娜怕聂凡想不起来,又肯定地点点头。

    聂凡努力回想着,好像确实有这么回事。当时自己喝得醉醺醺的,『迷』糊中好像是听到苏琳娜问自己要不要到苏氏上班。没想到自己竟然在那种情况下答应了苏琳娜。聂凡突然懊悔自己为什么会到苏琳娜的酒店去买醉。

    “聂凡,既然你答应了,可不能反悔的。这样吧,只要你到苏氏工作,我答应你,让你做总经理,除了应得的收入和红利,另外还送一部分苏氏企业的股份给你,你看怎么样?这可是我掌管苏氏企业以来开出的最优厚的报酬了。”苏父期盼地看着聂凡,恨不得他马上就答应了自己,毕竟他也觉得自己开出的条件实在是非常诱人的了。

    聂凡听到苏父为了让自己去苏氏工作,竟开出诱人的条件,若是放在以前,聂凡也许会答应,毕竟这样的报酬不是每一家公司都能提供的。可是现在,即使他想起纪心语已经是楚啸辰的妻子,但是留在楚氏,是唯一一个能够借机接近纪心语的地方,聂凡依然不想就这样放弃了。

    “苏总裁,你的条件确实很诱人。但我还是要跟你说一句对不起,我实在不能接受你的条件。我想我还是会继续留在楚氏,而不是到苏氏工作。”聂凡拒绝了苏父。

    “啊?你这是怎么回事啊聂凡?明明不是已经答应了吗?怎么能反悔呢?”苏太太听了,不悦道。

    “就是,聂凡,你昨晚明明答应我了,怎么能够言而无信,出尔反尔呢?!”苏琳娜听到聂凡那样说,心里也有点生气。难道他自己说过的话还能够不承认么?

    “如果让你们误会了,那我在这里说一句对不起。更何况当时我喝的那么醉,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如果你将一个烂醉的人说的话当真的话,那我只能说你太天真了,琳娜。”聂凡毫无保留地说出心中所想,却没有估计到苏琳娜的感受。

    “你说我天真?!喝醉了又怎么样?!难道喝醉了就可以不用为自己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情负责任吗?!你这是什么逻辑?”苏琳娜生气了,难道他连吻了自己的事情都忘记了吗?

    “我并没有说我没有责任,所以我在这里向你们道歉了。况且我也没有以书面形式签合同,选择呆在楚氏是我的自由。”聂凡只想起自己答应到苏氏工作的事情,却不知道自己在『迷』醉中吻了苏琳娜。

    “那”苏琳娜也不知道该不该问,“那你除了答应我这件事,还做了别的事情啊!”苏琳娜说完,脸憋得有些红。

    “我还做了什么事?”聂凡奇怪地问道。既然没有做酒后『乱』『性』的事,应该就没有做什么别的不好的事情了吧?聂凡努力回想着,实在想不起来还做了什么别的事。

    “你真的想不起来?”苏琳娜又问一遍。

    “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事?”聂凡不解。

    苏琳娜突然觉得很委屈,看着聂凡一脸茫然的表情,干脆不说了:“不记得就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

    苏父看着两人一问一答的,心里早就觉得烦扰,于是说:“好了好了,不答应就算了。打扰你了聂凡。”苏父也想骂她天真过头,但想想还是自己的女儿,也不便在外人面前这样数落她,就收住了口。

    “这怎么能怪咱们娜娜呢,算了算了,就当是一场胡闹。以后也别提了。”苏太太出来打圆场,说到底她还是要护着苏琳娜的。

    “如果没什么事,我就不打扰了,告辞。”聂凡向苏父、苏太太和苏琳娜告别,离开了苏家。

    苏琳娜气愤地看着聂凡离开的背影,心中又气又委屈,突然就伤心地哭了起来。

    苏父只当她是因为误会聂凡真的要到苏氏工作才哭的,本来就气恼的他看到苏琳娜哭,更加心烦,厉声责骂她:“就知道哭!人家都说你天真了,喝醉酒说的话还当真,害我们白高兴一场,你说你还能做什么?净会『乱』来!”

    苏琳娜没有辩驳,倒是苏太太回嘴道:“够了够了,不就是少个聂凡吗?至于这样骂你自己的女儿吗?有这闲工夫,还不如去人才市场找个管理人才去!”

    苏父恼羞成怒,也懒得跟苏太太吵,甩甩手回公司去了。

    苏父走后,苏太太忙过去安慰苏琳娜:“好了宝贝,娜娜,别哭了啊。你爸爸就是那副臭脾气。那个聂凡也是犟驴子,不识抬举。”边说着边用手轻拍苏琳娜的背。

    苏琳娜只摇摇头,没有说话,扑到苏太太怀中哭着。苏太太从苏琳娜刚刚的言语中隐约感觉到是不是聂凡喝醉了做了什么事情,否则就这么一件小事情,自己女儿不至于这么伤心。

    苏琳娜又哭了一会儿,才抬起头来,啜泣着,说:“昨天心语妈妈做手术,我就去陪她。聂凡也在场。后来我们知道楚啸辰和心语已经领了结婚证了,聂凡受不了打击,就在酒店里买醉。我回到酒店的时候,发现他喝得很醉,就想着照顾他,怎知道他却吻了我。可是今天,他却说不记得了!”苏琳娜声音里充满了委屈。

    “什么?!他吻了你?”苏太太心里松了口气,还好只是亲吻而已,“怎么这么不负责任敢说自己不记得了?不行,我得找他理论去。”苏太太抚『摸』着苏琳娜,看她这么委屈伤心的模样,苏太太真觉得心疼。

    “算了吧,妈妈,他都不记得了。喝了酒做的事,就不要当真好了。”苏琳娜虽如此说,心里却倍感委屈。

    “怎么可以这样,那你不是吃亏了?好了,别哭了啊,妈妈这就上他们家理论去。”也不管苏琳娜是否反对,苏太太回房拿了个包,就出门上聂家去了。

    聂凡回到家中,满身的酒气,聂太太自他一进门就唠叨着让他赶紧去洗澡。聂凡点着头,走进卫生间好好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就赶回了公司。

    聂凡前脚刚走没多久,苏太太便登门。聂太太打开门一看,竟然是苏太太,也不知她今天来做什么,但还是笑脸相迎,礼貌地请她进门。

    苏太太一进门就询问聂凡:“聂凡呢?让他出来。”

    “聂凡?刚刚回公司去了,你没看见他?”聂太太请苏太太坐下。

    “不坐了,我今天来是为我们家娜娜讨个公道的。”苏太太生气地说。

    “怎么了?难道是聂凡他做了什么不好的事?”聂太太疑『惑』道。

    “你们家聂凡沉醉吻了我女儿,如今酒醒了却装作什么都不记得了,你说我女儿该有多委屈!这件事情我今天一定要得到一个说法。”苏太太说。

    “啊?!聂凡竟然做出这种事?我就说他昨晚一夜未归,还满身酒气的,想不到他竟然做这样的糊涂事!”聂太太暗自庆幸,幸好不是跟苏琳娜发生了关系。“也不知道他怎么就喝了那么多酒。”

    “娜娜说是因为纪心语,聂凡受不了打击才买醉去了。”苏太太解释。

    “真是对不住了苏太太。我在这先带聂凡跟你还有琳娜道歉,他也是喝醉了,一时大意冒犯了琳娜,回头我一定让他登门好好道歉,你看行吗?”聂太太道歉着。

    苏太太见聂太太态度还是诚恳,便点点头。

    “唉,要怪就怪纪心语!也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的,害得我们家聂凡这么『迷』她,现在还伤害了琳娜,真是个害人精!坏到骨子里了!”聂太太趁机大骂纪心语,将所有的事情都怪到纪心语的头上去。

    苏太太听着聂太太的话,正在气头上的她想着确实这件事都是因为纪心语而起,心中也开始记恨纪心语。

    聂凡回到公司,看到纪心语跟着楚啸辰一起走向公司,又想起纪妈妈,便过去与纪心语说话:“心语!”

    纪心语听到有人喊自己,便停下脚步,回头一看,正是聂凡。楚啸辰也看到了聂凡,脸又一下子拉了下来。

    “心语,阿姨怎么样了?”聂凡问起纪妈妈的病情。

    “暂时没有大碍,多谢关心。”纪心语礼貌地回答。

    楚啸辰将纪心语拉走,说:“无关的人,不要过多理会。”

    纪心语只淡淡看了一眼,便跟着楚啸辰走了。

    中午的时候,聂凡在餐厅又看到纪心语和楚啸辰。楚啸辰正在低头吃饭,纪心语则时不时抬头看楚啸辰,眼里充满了柔情和依恋。聂凡清楚地知道,那是恋人的目光。想来纪心语真的是喜欢楚啸辰的。

    聂凡深知有些事情也是不能挽回的,但他发誓要守护纪心语的心却并没有改变。午饭后,聂凡去了一趟楚啸辰的办公室。

    “哦?你还来这里做什么?难道你还想要什么证据吗?”楚啸辰看着走进来的聂凡,故意问道。

    “我只是希望你能够好好对待心语,不要让她伤心失望。”聂凡看着楚啸辰,认真地说。

    “我的妻子我怎么对待,不需要外人教。”楚啸辰不屑地看着聂凡,说,“倒是我要请你,好好管管你自己,不要老是惦记着别人的老婆。”

    <hr/>

    安卓客户端上线下载地址: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一夜掠夺:兽虐总裁,请你温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