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金医生正要开门离开,忽然听到身后传来杨子谦的声音,听语气与刚才那醉醺醺的人完全不一样,金医生吃了一惊,转过身来,看见杨子谦站得笔直,正看着他。

    “杨先生,有事吗?”金医生也不惧怕,问道。

    “金医生,你说的礼物,我猜就是心语吧?”杨子谦正『色』问道。

    黑暗中金医生看不清楚杨子谦脸上的神『色』,但能猜测个大概。

    “杨先生,原来你没醉。”金医生似笑非笑地说。

    “金医生,我不知道杨氏有何魅力,需要你动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来和我谈合作。我不知道你的来历背景,也许你背后是一个实力非常雄厚的公司,失去了你这样一个合作伙伴,我会后悔,但是今天这件事情,也不是我能容忍的。”

    想不到杨子谦竟然装醉来骗自己,面对自己要将纪心语送给他的行为似乎还能恼怒,还真如林紫瑶所说,自己算错了?

    金医生稳住自己的情绪,心里虽然惊讶和诧异,甚至有些恼怒自己竟然急于求成,判断失误,但是表面上自然是不流『露』半点内心的想法。

    他故作冷静地是说:“杨先生,看来是我猜错了你的心思。真是很抱歉呐。我也是一番好意,如果杨先生心里并不是那么想的,那我就要说一句对不起了。杨先生,请你相信我是真的希望和你合作那个项目,也请你相信我是急于求成才犯下这么一个错误。既然杨先生对这份礼物并不喜欢,改日我一定会奉上一份大礼,自然会让杨先生看了欣然接受,也不会再是什么奇怪的礼物,希望杨先生能够接受我的歉意。”[]一夜掠夺:兽虐总裁,请你温柔!561

    金医生努力将话说得诚恳,杨子谦虽然迁怒于对方想要利用纪心语来让他同意合作项目,却也觉得金医生的话有道理。被揭穿后还能主动承认错误,对方倒还不算坏的透彻。

    “金先生,今天的事情我也不会说出去。你的做法的确令我很不满意。希望以后不会再有这种事情发生。你走吧。”杨子谦语气冷淡地说。

    “杨先生,我告辞了。”金医生也不多说什么,再说下去,只会增加杨子谦的厌恶。他识趣地离开了房间。

    等金医生走后,杨子谦便开了房间里的灯。

    他走到床边,看见昏睡着的纪心语,便伸手推了推纪心语,还喊了两声:“心语?心语?”可是纪心语一点反应也没有,杨子谦见她这样,心里猜想:一定是那个姓金的给心语下了『迷』魂『药』了。

    杨子谦也不知道纪心语吃了什么『药』,更不知道纪心语什么时候会醒来,束手无策,只好坐在一旁等纪心语醒过来。

    刚才的确是他装出来的醉意,没人能想到杨氏集团的少东家酒量这么大,那么多杯下肚不过是脸『色』泛红,全无半点醉意。

    阿兰在家中等了很久,已经是晚上了,纪心语还没有半点消息,阿兰便给纪心语打了电话,可是打了两遍都没有人接。

    原来是纪心语怕手机响了会被人怀疑,在到达酒店的时候就关了声音,此时她又昏『迷』了,就算是手机震动,她也感觉不到。

    “糟了,怎么打了两次都没有人接电话?天都黑了,纪小姐还不回来,不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吧?”阿兰开始慌张,想找人求救,不知道该找楚啸辰还是找杨子谦好。左思右想,还是先找杨子谦吧,毕竟他知道那件事情。

    于是阿兰便给杨子谦打了电话。

    杨子谦听到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是阿兰的号码。他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纪心语,接了电话。

    “杨先生,不好了,纪小姐可能出事了。”杨子谦一接电话,阿兰便着急忙慌地说。

    “阿兰,你想别急,心语在我这里。她没事。”杨子谦告诉阿兰,自己和纪心语在一块,免得她担心。

    “你和纪小姐一起?”阿兰惊讶,问:“我给纪小姐打了两次电话,她都没有接。今天她出去了,我一直在家里等着,却总不见她回来,还担心她出事了。”[]一夜掠夺:兽虐总裁,请你温柔!561

    杨子谦微皱着眉头,说:“嗯,的确发生了一些小意外。你过来一趟雅阁酒店吧,我把地址发给你,心语她昏『迷』了。”

    “昏『迷』?!”阿兰惊呼。

    “你想过来吧。”杨子谦说。

    “好,我马上过去。”阿兰挂了电话,也不等杨子谦发地址过来,她便匆匆出了门,往雅阁酒店赶去了。

    一路上,阿兰都在猜测,不会是纪小姐中途遇到了什么事情吧,他们怎么还在雅阁酒店?幸好杨先生在那里,否则出了事情,就不好像少爷交代了。

    到了雅阁酒店,阿兰便着急赶到了房间。

    杨子谦打开门,阿兰便跑了进去。

    “纪小姐呢?”阿兰跑进房间便看到床上躺着的纪心语。

    “杨先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阿兰不解地看着杨子谦,这时才注意到杨子谦的脸红红的,身上还一股浓浓的酒味。

    “这件事情说来有点惭愧,还是我连累了心语。”杨子谦有些抱歉地说。

    “你连累了纪小姐?杨先生,我不懂你在说什么。纪小姐她不是来见那些人的吗?”

    “哪些人?”杨子谦见阿兰似乎知道内情,也想知道金医生是怎么讲纪心语骗到这里来的,于是便问:“心语怎么回来雅阁酒店?今天出了什么事情吗?”

    阿兰见杨子谦似乎很『迷』茫,于是说:“杨先生,你不知道吗?前两天纪小姐收到了一封信,就是那伙人寄来的,信上说如果纪小姐想见到阿姨和孩子,就一个人来这里,我记得没错,就是这个房间。后来纪小姐担心对方会知道她的举动,就不让我跟着来,我也不敢告诉其他人,以为对方真的愿意放了阿姨和孩子。可是今天我等了很久,都没有见到纪小姐回来,心里很担心,所以给你打了电话。纪小姐怎么会晕倒?那些人呢?杨先生,你没有看见吗?”

    阿兰看到纪心语,就知道对方设了个陷阱,根本就不打算归还纪妈妈和孩子,只不过她也不清楚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是说是那些人引心语来这里的?”杨子谦忽然很惊讶地看着阿兰。

    阿兰肯定地点点头,说:“是呀。”

    “这么说,不可能这么巧,他和那些人莫非有关系?”杨子谦想到金医生的举动,心里渐渐怀疑起来。

    “杨先生,你在说什么?他?他是谁?”阿兰听到杨子谦在自言自语,便好奇问道。

    “没事,一会儿我再和你解释。”

    杨子谦说着,走过去又推了推纪心语,也许是『药』效已经过去了,纪心语竟然动了动,眼睛微微张开了。

    “阿兰,她醒了。”

    杨子谦有些兴奋地叫道。

    阿兰欣喜地跑到床边,果然见纪心语慢慢醒转,便叫道:“纪小姐?纪小姐你醒了吗?”

    纪心语听到有人在叫她,便缓缓睁开了双眼,只是头仍然觉得有些晕乎乎的。她看到杨子谦和阿兰都看着自己,便问:“你们怎么都在这里?我回家了吗?”她一点也不知道自己晕了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以为杨子谦和阿兰将自己带回家了。

    “纪小姐,我们还在雅阁酒店。你怎么会昏『迷』了?你现在感觉还好吗?”阿兰关心地问。

    纪心语挣扎着坐了起来,『揉』了『揉』太阳『穴』,说:“我还觉得晕晕的。我来了酒店之后,见到一个女人,她让我喝了一杯水,说要和我谈谈妈妈和孩子的事情,还说妈妈和孩子都很好,只要我完成了今天的任务,他们很快会将妈妈和孩子送回来。后来我觉得头很晕,知道那杯水有问题,可是我还是晕倒了,后来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杨子谦心里已经明白纪心语所说的任务是指什么任务。原来那些人和那个姓金的是想利用心语来拉拢我吗?杨子谦心里怀疑着。

    “你们怎么来了?学长,你怎么也在这里?”纪心语疑『惑』地看着杨子谦。

    “心语,你是被人下『药』了,他们,他们想利用你,不过你放心,现在没事了。既然你醒了,我送你们回去吧。”杨子谦决定先不提今晚的事情。

    “纪小姐,看来他们真的是骗你来这里的。幸好杨先生在,否则还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杨先生,你是怎么发现纪小姐的?”阿兰问杨子谦。

    “是一个客户带我来见心语的,至于心语说的那个女人,我没有看见。后来我发现心语晕了,便将那个客户赶走了。”

    纪心语想到自己是躺在床上的,忽然发现杨子谦满身酒气,又听他说什么客户,忍不住便往那方面想,马上便猜到那个“任务”是什么任务,原来对方竟然想将自己送给学长吗?

    两人似乎都猜到对方此时心里的想法,有些尴尬,便一时沉默了。

    <hr/>

    安卓客户端上线下载地址: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一夜掠夺:兽虐总裁,请你温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