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江湖博 > 第六百三十七章 坚柔的心(下)

破镜重圆古墓旧情 第六百三十七章 坚柔的心(下)

书名:江湖博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下一页

    热门推荐:、 、 、 、 、 、 、

    <center stye="fnt-sze:15px">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我当然懂……”萧天微微一笑道,“我虽然没有经历过血海深仇,但我身边的朋友却有,我能了解他们……我知道仇恨对秦将军你来说忘不掉,可你现在孤身回城,只能是自取灭亡……”

    “少在这儿安慰我——王氏父子不顾道义杀了我全家,我一定要用他们的血,祭我父亲在天之灵!”秦羽不顾身上未经痊愈的伤口,提枪指着萧天道,“你没经历过家族被血洗的痛苦,你并不知道我心里的感受,你……你又能明白什么……我现在,根本就已无欲无求、无依无靠,我秦羽的一生只会为了报仇——”

    然而,萧天依旧是面容淡定,看着秦羽言辞间有些理智不清,萧天继续平和道:“我说过了,我没经历过血仇,可我的朋友经历过,正因为如此,我才陪他们一路走来……佳儿的父亲被莫天行所杀,我在她身边不离不弃,让她不被仇恨所蒙蔽;唐战兄弟身为唐家后人,家族更是惨遭自己父亲灭门,正因为有我们这些朋友信任关照他,让他活在这世上还有好的信念;李玉如的父母被傲晶师太刺死,正是我们拼死救她,才让她认为活着还有希望和信赖;黄纪兄弟被鬼王师的灭门之仇冲昏头脑,正是我和瑛妹他们的百般相助,才让他明白这世上除了恨,更重要是有爱……这些等等,包括南宫慕容兄弟的离家之苦,甚至遭到世上他人的非议。这些经历过仇恨的人,和秦将军你的经历没差,但是有一点他们却胜过于你,你知道是什么吗?”

    “是什么?”被萧天这么一说,秦羽倒是有些彷徨起来。

    “心系重要的人——”萧天眼神忽而坚定道,“我是他们的朋友,对他们来说,我是他们人生中重要的人。我在他们身边,就会帮助他们、关照他们,无论是喜是悲。我一直都在他们身边——心系重要的人,让他们认清世上除了仇恨,还有比这更重要的情谊。因为我是他们重要的人,是他们的至爱、朋友。所以他们也会无时无刻不想着我,这就是活在世上的信念和希望,绝不会被仇恨所蒙蔽——”

    萧天的话如同流淌的清泉,涌进秦羽心中,让秦羽复仇的意志变得忽而朦胧。可萧天的话也像一道苦汁。流淌心中的同时,让自己不觉难过——因为秦羽没有朋友。

    是的,秦羽从小在沂州长大,受尽家族使命,平生少有交友,至亲更不必说。萧天能看淡世上的一切仇恨,因为他有朋友;而自己不能从仇恨中翻身,因为自己没有朋友,没有对自己来说重要的人。

    “朋友……重要的人……”秦羽渐渐放下了枪,整个人悲枯地坐在地上。伤心喃喃道,“我没有朋友,所以对我来说,我只有仇恨……”

    “你不会没有朋友的——”相比起秦羽,萧天永远都是乐观的表情,萧天继续道,“不管你最后认不认同我们,我相信这个世界上,一定有对你来说重要的人——试着去相信或关心他(她),你的人生绝不会被仇恨所蒙蔽……”

    “重要的人……真有这样的人吗……”秦羽低头默默道。

    萧天还想要继续安慰。帐外却传来了侍卫的通报。

    “萧将军,部队一切准备就绪,军师命萧将军即刻将‘攻城架’运至前线——”看来侍卫是来通报进攻待命的消息。

    “明白了,我随后就到——”萧天先是回应了一句。捡起过道处攻城架的器械,转头最后送了秦羽一句,“时间还长,秦将军你自己慢慢想吧,如果你真的不愿归顺我们,我们也不勉强……”

    说完。萧天径直走出了营帐……

    剩下的秦羽一个人呆呆留在营帐,之前发誓报仇雪恨的他,听了萧天的话语,整个人也变得迷茫起来。

    萧天说得确实没错,从柳沙镇到这里,一路上结交的朋友,多多少少有着自己的仇恨和苦难,但正是因为自己的不离不弃和百般信念,让他们不再被仇恨遮挡了人生道路,更乐观从容地朝着前方行进……今天对秦羽的一番“教导”依旧如此,萧天打从心里将秦羽当成自己等人的朋友。和赵子川、慕容飞等急性子不一样,萧天的性格更加平和,善用言辞安抚朋友心中的彷徨的痛楚……

    秦羽静默了稍许,坐在地上,抬头默默望着手中的银枪——银枪的枪头略显灰暗,已没平日里的耀眼夺目,自己又是伤病缠身,想要再努力站起,却是怎么也使不上力。

    秦羽的心里还是忘不了仇恨,而今天萧天的一番说辞,自己心中更多了一份痛苦。先锋军全军出动,如今营帐中只剩下秦羽一人,无所事事的他,嘴中不断喃喃道:“爹,孩儿不孝,没能替您和朱叔叔他们报仇……在这世上,孩儿没有其他朋友,除了复仇,孩儿没有其他牵挂……孩儿真没用,一身武艺却是无能,孩儿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义……”秦羽甚至悲观地否定起自己的人生,没有朋友,又无能报仇,秦羽觉得自己活在世上已经没有意义。

    正在秦羽踌躇间,帐外忽而又走进一人……

    秦羽没有特别在意,他觉得现在无论谁出现在自己面前,都无法抹平自己心中的伤痛。秦羽低沉着脸,缓缓说了一句:“你也是来劝我归降的吧……贵军已全军出动沂州,尔等何必白费功夫……”

    “是呀,那又如何……”然而,面前的声音是那样熟悉,自己几次在梦中听见。秦羽略微惊讶地抬起头,慕容樱正身着铠甲站在自己面前。

    “慕容……姑娘……”秦羽有气无力地喊了一句,在他心里,慕容樱还有着特别的感觉。

    “没想到堂堂‘神力将军’,如今却落魄成这样,实在是让人惋惜……”慕容樱竟略带着嘲讽的语气冲自己心仪的秦羽道。

    然而秦羽似乎没了往日的锐气,悲观迷茫的他,面对慕容樱的“嘲弄”,自己反倒是显得并不在乎。“哼……”秦羽短短一笑,悲观道,“随你怎么说好了。反正我此生注定报不了仇……萧将军所言极是,在这世上我没有任何心系的重要的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家族惨遭灭门,如今又被你们俘虏。如何处置秦某甘愿接受……”

    看着秦羽悲观的神情,慕容樱似乎一开始就想好了该怎么劝说秦羽。慕容樱眼神一凝,忽而坚定道:“那我对你来说,算不算重要的人?”

    秦羽听了,眼神略显惊异。抬头望了一眼慕容樱略加严肃的表情。

    “慕容姑娘你……”秦羽对慕容樱果然心存情意,却是不知如何开口。

    慕容樱脸上既没有笑容,也没有悲伤,而是出人意料的严肃神情。慕容樱从腰间解下玉佩——那是秦家的传宝,秦羽之前送给她的——亮在秦羽的面前,继续说道:“秦家虽然被王氏父子毁了,可这块玉佩还在,秦家后人就不应该沉沦——”

    秦羽望着玉佩上夺目的光芒,身手向前准备接过:“我的玉佩……”

    然而,慕容樱突然一个收手动作。竟收回了玉佩,脸上的表情也依旧是严肃,似乎对秦羽现在的状态感到失望。慕容樱铁着脸,竟冲秦羽责备道:“哼,这玉佩既然给我了,那就是我的,你凭什么拿回去?你说过的,玉佩放在我这里比较安心,现在看来确实不假——你现在这个样子哪里还有秦家人的骨气?幸好东西真放在我这里……”

    秦羽似乎是被刺激到了,表情略有所动。转而问道:“你不打算把玉佩还我?”

    “当然——”慕容樱微微一笑,转头提起手中玉佩,继续“嘲讽”道,“秦家的玉佩。没必要给一个没了骨气的人……因为家仇和孤独这么点挫折,整个人萎靡不振,这还算什么‘秦家后人’?”

    “可是那块玉佩……”秦羽还想说什么。

    “我知道,这块玉佩是秦家娶媳妇用的,可你现在这么颓废,哪个姑娘家愿意嫁给你?”慕容樱继续“嘲笑”道。“不如放在我这儿,我继承你们秦家的遗志,不比你现在这个废物样子好太多?”

    秦羽像是被激怒了,但站在自己面前的是慕容樱,自己也不忍心发火。只是自己没想到,今天慕容樱经会用这种语气和自己说话。

    秦羽重新拾起了银枪,一脸严肃朝慕容樱问道:“那你到底想怎么样?”

    慕容樱缓了缓神,表情稍稍一变,似乎有什么别的举动。

    “你现在重伤在身,我知道你没法报仇心里很难过……”慕容樱转变口气道,“还有刚才萧大哥跟你说的,你在这世上没有朋友,你很孤独……”

    秦羽不知道慕容樱的意图,只是两眼静静地望着。

    慕容樱眼角忽现闪闪的泪花,沉默了好久,转而说道:“对秦大哥你来说,这世上没有重要的人,那我就做你心系重要的人;秦大哥你报不了仇,那我就帮你报仇,了结你的心愿——”

    秦羽听完,整个人有些怔住了,不禁想起了刚才萧天说过的话……

    (回忆中)……

    “我是他们的朋友,对他们来说,我是他们人生中重要的人。我在他们身边,就会帮助他们、关照他们,无论是喜是悲,我一直都在他们身边——心系重要的人,让他们认清世上除了仇恨,还有比这更重要的情谊。因为我是他们重要的人,是他们的至爱、朋友,所以他们也会无时无刻不想着我,这就是活在世上的信念和希望,绝不会被仇恨所蒙蔽——”

    (现实中)……

    “慕容姑娘你……要帮我?”秦羽半天还没有回过神,但想起了萧天说的话,秦羽的心中莫名有了一丝信念。

    “不只是这样……”慕容樱的泪水渐渐淌下,简单地擦拭后,慕容樱认真地望着秦羽,郑重说道,“你的玉佩在我这里,那我就是你的妻子,你们秦家的媳妇儿……从现在开始,我对你来说就是重要的人——不但我要时时刻刻关心你,你也要时时刻刻关心我,等这仗打完,我帮你报了仇,我们就成亲!”

    慕容樱的语气非常坚定,一丝羞涩也没有,因为她很坚定,坚定今天终于敢把心中的话说出来。

    而秦羽也早已是脸红地愣了许久,在慕容樱说出相爱誓言的一刻,秦羽心中的一切迷茫似乎都解开了……

    慕容樱说完后,眼神坚定地望着秦羽,希望他给出自己想要的答复。

    可秦羽不知道为什么,久久惊望竟是开不了口。其实他的答案已经很明显了,只是不知如何说出口……

    过了许久,秦羽眼神缓缓一闭,慢慢点了点头。

    慕容樱见了,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感动,泪水夺眶而出。但是眼下出征在即,慕容樱可不能含泪上阵。言罢,慕容樱笑着站起身,戴上了白翎的头盔,一副巾帼姿态俨然身前。

    慕容樱转过身系好头盔,坚定笑道:“我现在就去替你报仇,等我回来,你一定要答应和我成亲,不管你最终愿不愿意归顺我们……”

    秦羽依靠在墙边,略带希望的目光望着慕容樱的背影,笑着点头道:“好,我等你回来,你自己一定要当心——”

    慕容樱背身偷偷一笑,少女般兴奋地跑出了营帐……

    又剩下秦羽一个人留在了营帐,只是这一次,秦羽的情态和刚才完全不同——秦羽不再是悲伤绝望的神情,取而代之的是充满希望和信念,因为今日慕容樱的表白心意,秦羽甚至暂时忘记了家仇的痛恨。

    “萧将军说的确实不错……”秦羽像是恢复了力量,持枪从地上站起,望着重新夺目的枪头,喃喃自语道,“对我来说,慕容姑娘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有活下去的信念,我不再被仇恨蒙蔽双眼……其实我活在世上并不孤独,不只是慕容姑娘,有萧将军、苏姑娘、慕容将军他们一直心系我,我又何必傻傻地继续沉沦下去?”

    过了不久,秦羽甚至像是全身充满了力量,没了之前的颓丧,持枪便往营外跑去。

    而营外此时早已是空空荡荡,看来全军已经出动前往沂州而去。如果说慕容樱立誓要为自己报仇,那她战前最有可能碰到的第一个仇人,一定是主将罗牧。

    秦羽环顾了一下四周,找到了自己的“银玉麒麟”——那是自己被俘后,慕容樱亲自帮自己贴心照顾的。

    秦羽走到了“麒麟”身边,“麒麟”也是很亲昵地在自己脸上微微一蹭,似乎传达着信念。

    “还有你,你一直也是我的朋友……”秦羽抚摸着“麒麟”的鬃毛,想着这次先锋军举全军部队攻城,一定大有动作,慕容樱若是心系为自己报仇身陷险境,一定会有差错。

    秦羽心中信念一起,慕容樱刚才说的话,自己也不会忘——慕容樱对自己来说是最重要的人,自己绝不能只身让她犯险。

    想罢,秦羽挥动了一下受伤的手臂,觉得行动并无大碍,索性解开了最外面的绷带,看样子自己绝不能继续在这安营中“沉沦”。

    秦羽解开了“麒麟”的马栓,笑着冲“麒麟”道:“走,我们去救慕容姑娘,自己的家仇,一定要自己亲自了结——”

    “驾——”于是,秦羽果断骑上了战马,持枪同朝前线而去……(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江湖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