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江湖博 > 第六百八十八章 格局剧变

破镜重圆古墓旧情 第六百八十八章 格局剧变

书名:江湖博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公元一三六八年,朱元璋于南京称帝,国号大明,年号洪武。大封诸将为公侯,部分追封为王。其武将功臣中,徐达为魏国公,常遇春为郑国公……

    山东既定,讨伐蒙元战略进入第二阶段——北伐大军补充甚广,以徐达为征虏元帅,率几路大军,西向南下进攻河南,其地以汴梁、洛阳为首……

    而在北伐山东立下赫赫战功的先锋军部,依旧归属常遇春帐下。南下汴梁战略初成,明军攻略的第一要地,便是自古兵家必争之地——襄阳。而此时的襄阳,依旧在蒙元大将扩廓帖木儿的掌握之中,扩廓帖木儿得知“山东沦陷”的消息,明军挥师南下,遂派亲信手下兀良托多前往镇守……

    今日无务,先锋营中却是动静不小。赵子川与诸位将士站在营外,一脸焦急却又期待的神情,似乎是在等待什么……

    “呜啊……啊……啊呜……啊啊……”良久,营帐中传来新生婴儿的啼哭声……

    赵子川反应过来,迫不及待回头而望。正巧接生婆从营帐中走出,恭贺赵子川说道:“恭喜赵将军,贵夫人生的是个儿子——”

    原来,刚才的啼哭声,是赵子川的儿子出生。李玉如在营中顺利产下男婴,如今正一脸虚脱地躺在床上,望着初生婴儿的稚脸,李玉如满含母爱的神情,轻轻将其搂在怀中。

    “太好了……太好了……”李玉如高兴地眼角泛光,轻声喃喃道——孩子顺利产出,这是她和赵子川的骨肉。

    赵子川已经等不及了,返回营帐后,望着床上平安无事的母子二人,心中高兴激动甚喜。看着李玉如体力透支地躺在床边,赵子川坐在一旁,两手紧握李玉如的手心,抚吻着说道:“玉如,真是苦了你了……”

    李玉如虽然累倒了,但语气中仍旧不改泼辣的性格,孱弱中依旧倔强道:“为你生这个儿子,我不知道吃了多少苦……你欠我的,我要让你还一辈子……”

    赵子川知道李玉如的“脾气”,也是两眼泛光地亲昵道:“好,我还,我一辈】style_txt;子都会陪着你,和我们的儿子一起……”

    李玉如闭眼笑了笑,想到自己的骨肉于乱世中出生,不禁怜惜道:“可惜了我们的孩子,居然出生在乱世……还不知道战争会持续多久,我们一家人能否渡过这一劫难……”

    “一定可以的——”赵子川坚定说道,“不会太久的,我们一定可以取得战争的胜利……等战争一结束,我们一家人就回汴梁,平平安安地享受天伦之乐……”

    “我想让我们的孩子平平安安……”李玉如继续呢喃道,“还没起名呢……不如就叫‘赵成安’吧……我想让他顶天立地成人,事事顺利平安……”

    “好,名字不错,小名就叫‘安安’,我们最希望的,就是孩子能够平平安安,不要像我们一样乱世中生死不定……”赵子川应和说道……

    “生了是吗?”而在帐外,陆菁、苏佳等人也是早早等待多时,听说孩子平安出世,众人也是兴奋地跑进了营帐。

    “嘘……”李玉如微微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看着正安详入眠的孩子,李玉如的一举一动,完全充满了母亲的慈爱。

    陆菁等人也没再大声喧哗,看着可爱酣睡的婴儿稚脸,陆菁、苏佳和慕容樱等人,也下意识地流露出母爱的关怀……

    一上午,营中众人全部将精力放在赵子川的新生儿子身上,然而下午的一道军令传来,众将再次回到了紧张气氛……

    “没想到战事未完,朱元璋竟会在南京称帝……”陆菁在主营中踱步几番,暗自嘀咕道,“怪不得樱妹和秦兄弟的婚宴,他没有亲自前来,和众将一起回应天城去了……”

    唐战拿着军令书信,一板一眼道:“现在徐达将军被封‘征虏元帅’,统领山东各地的军力,常遇春将军等人还在应天城未能赶来,我等暂时主务其中……下一个战略目标是汴梁,但元帅和常将军还未赶至前线,皇上(朱元璋)下令,命我先锋军在徐、常二人赶至后,先行攻取襄阳——”

    “襄阳?”陆菁听了,不禁心起几分意会道,“襄阳据长江天险,自古乃兵家必争之地,更何况百年前先宋抵御蒙元入侵,襄阳一战更是悲壮惨烈……现在让我们大举强攻襄阳,朱元璋真的有把握吗……”

    “兵力上肯定没有问题——”唐战倒也自信说道,“何况当今蒙元早已不比前朝,百物颓废、军纪败坏,就算襄阳占据长江天险,也未必能够坚守之至……”

    “可我听说,掌控襄阳管制的,是蒙元中的骁将,扩廓帖木儿……”陆菁依旧谨慎道,“萧大哥之前就和我说过,扩廓帖木儿远在西处,竟能安排山东的刺客有计划条理地暗杀朱元璋,虽然其事未成,但显然足以所见其人胆略……我也能感觉到,扩廓帖木儿这个人不简单,将来若是糜战,必成苦手……”

    唐战想了想,继而说道:“菁儿你不必太过忧心,虽然襄阳是掌控在扩廓帖木儿之手,可扩廓帖木儿本人并未据守城池……”

    “那查清楚了吗,坐镇襄阳的主将是谁?”陆菁继续问道。

    唐战眼神稍稍一凝,只字只句说道:“扩廓帖木儿的亲信将领——兀良托多!”

    听到这个名字,陆菁心中不禁一震。虽然没有见过面,但她了解这个人的生平……“兀良托多……”陆菁表情沉着,一字一句道,“他可是蒙元开国大将阿术将军的后代……镇守襄阳的居然是他?别忘了,百年前襄阳一战,正是阿术率蒙元铁骑,攻破了襄阳城池……如今阿术的后人镇守襄阳,这可真是造化弄人啊……”

    “就算是又怎么样?”唐战倒是没那么过于担心,一旁安慰说道,“当年的阿术雄心壮志,他的后代未必有胆识……只不过是巧合了点,菁儿你说过,军前作战靠的是临场应变和敌我客观的分析——那个兀良托多没听说过有什么战绩,仔细看来也不像是个熊虎之辈,我们自己可不能被这种表象干扰了心智……”

    “不,我并不这么认为——”然而,陆菁却是一口回绝道,“傻蛋你不要忘了,他可是和我军将中有世代恩仇在里面……”

    “世代恩仇……难道会是——”唐战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神情忽而一变道。

    陆菁点了点头,继续道:“就是子川兄弟——子川兄弟的祖先,正是先宋时期的皇室将领赵樊。百年前襄阳一战,蒙元大将阿术举兵攻城,想夺的,正是赵樊手中以‘斩杀夷狄’闻名的‘乾坤二剑’……只可惜,襄阳虽然城破,然赵樊随同李庭芝等人弃守转移,‘乾坤二剑’转交文天祥及赵家幸存后人,阿术终未能得……这件事情子川兄弟一直谨记于心,何况玉如嫂子正是李庭芝将军的后人。现在那对‘乾坤二剑’正在子川兄弟手中,兀良托多若是稍有用心,必会誓言夺之……而山东战事波及,却从未听闻兀良托多有所举动,就和扩廓帖木儿一样——别看他们表面未有举动,谁能猜到暗地里他们对我们的虎视眈眈……”

    陆菁此话既出,唐战也感受到了一丝事态紧张。“不会这么玄吧……”唐战依旧不敢相信道,“就为了夺取百年前的‘乾坤二剑’,能如此隐忍,针对等候子川兄弟一人……”

    “我有这个预感——”陆菁谨慎回应道,“如果说那个兀良托多和扩廓帖木儿是一个性格的人,恐怕他在军前不会善了……”

    “那……我们到底该怎么办?”唐战听了陆菁的“危言”,不禁问道。

    陆菁闭眼定了定神,随即说出一句坚定无比的话:“攻打襄阳,直截了当杀了兀良托多——此人若留,必成大患,必须尽早铲除!”

    “可……真有那么容易吗?”唐战鲜有地听见陆菁的杀意之言,想到襄阳天险的难度,不禁忧心问道。

    陆菁继续自信言道:“放心吧,如今局势早已不比百年前襄阳一役……而今我军拿下山东,士气高涨,南下兵力更是压倒优势;更何况襄阳水战,蒙元不善,以水路夹击,他兀良托多纵使飞天本领,也难逃江天之险!”

    “水战夺取襄阳……是吗?”唐战像是听出了端倪,继续问道。

    陆菁点了点头,像是又想到了什么,补充说道:“还有,此番战役,不要让子川兄弟参加——”

    “为什么?”唐战又不解问道。

    陆菁继续道:“赵家与蒙元的襄阳恩怨,我相信他比任何人都在意。子川兄弟本来就容易情绪用事,一旦让他听闻兀良托多之事,恐怕他会失去理智,用心以报仇而误了军机……所以襄阳一役,还是不要让子川兄弟参加为好……”

    “我明白了——放心吧菁儿,我会有办法劝子川兄弟留在营中的……”唐战笑着点了点头,应声答道。

    陆菁倒是没有笑容,点头回应了唐战后,转过来暗自担忧道:“我只是担心,襄阳战略之前,最好别再发生什么……”

    军营外,忽然传来军队过往的声音……

    “赵将军,营外赵子衿将军随同部队求见——”营帐处,赵子川还沉浸在新生儿子的喜悦中,一边照顾着李玉如,一边看着儿子憨憨入睡,突然帐外士兵请命,传来赵子衿前来先锋军营的消息。

    “大哥?”赵子川听闻,略感惊异——赵子衿本是隶属常遇春骑营部队,后因常遇春随同朱元璋往返应天城(南京),转至徐达帐下。赵子川惊异在于,近来并未有战略要务,为何自己的大哥会莫名前来。

    “你大哥难得来一次,恐怕是有要事要提,你去看看吧……”李玉如躺在床上,身体并未恢复的她缓神柔和道。

    “可是玉如你……没事吧?”赵子川怕是自己不在李玉如身边,有些担心道。

    “孩子平安出世,我只是身体虚脱,没有大碍的……”李玉如安慰道,“再说了,有苏妹妹在这里照顾我,你不用太担心我……”

    “那好,我出去见大哥了……”赵子川慢慢起身,随后对一旁倒水照顾的苏佳道,“苏姑娘,玉如就暂时拜托你了——”

    苏佳微笑应道:“放心吧,我这照顾着嫂子,不打紧……”

    赵子川放心地点了点头,随后提剑走出营帐……

    军营门口,赵子衿正身骑战马,随带一千轻骑到往先锋营。不过看这架势,似乎赵子衿的目的不在先锋营,而是恰巧路过此地……

    “大哥,好久不见了——”赵子川行至门口,冲着久违的兄长招呼道。

    “子川,我刚才听侍卫说了,说你儿子出世了,恭喜啊……”赵子衿得知赵子川新生儿子的消息,先言恭喜道。

    赵子川笑了笑,随即应声道:“是啊,孩子起名叫‘赵成安’,我和玉如,还有唐战兄弟、菁妹他们都很高兴……对了大哥,你怎么有空来我们先锋营,还带这么多的部队?”赵子衿“不请自来”,赵子川有空问起了赵子衿来此的目的。

    赵子衿提了提马缰绳,继而道:“我奉徐达元帅之令,前往襄阳方向勘察地势,刚好途经此处。因为军务不急,又想到好久没和子川你重聚,所以抽空来这儿看看你和玉如……”

    “我和玉如都没事——山东战事了结,常将军还未从应天城返回,这段时间先锋营里没什么军务……”赵子川先是回应了一句,随即又问道,“襄阳?元帅这时候让大哥你勘察襄阳等地,难道有对襄阳的战略意图?”

    “当然,皇上下诏了命令,命元帅及常遇春将军,南下征讨襄阳,拔掉西向汴梁、洛阳等地的长江屏障……”赵子衿回应道。

    “攻取襄阳……噢,我想起来了,今天下午唐战兄弟和菁妹好像也收到了军令,恐怕不久之后,先锋军也会有所行动……”赵子川低声嘀咕道。

    赵子衿望了望天,想要继续赶路,于是对赵子川道:“好了,时候不早了,这离襄阳还远着呢……我先走了,有其他事情的话,回来有空再聊,我还等着抱抱小侄子呢——”赵子衿最后还家常笑叹一句。

    “嗯,相信安安见了你,也会很高兴的……在外记得注意安全哦,大哥!”赵子川也应声说道。

    赵子衿笑着点了点头……“驾——”驭马重新出发,赵子衿带着轻骑部队,继续往襄阳方向进发而去……

    而在同一时刻,蒙元襄阳方面,主将兀良托多也是从探子口中得到了明军有意襄阳的消息……

    “朱元璋竟敢在南京称帝,拿下了山东,就敢自当皇帝了是吗……”兀良托多得知朱元璋称帝的消息,心中不禁鼓动道。

    一旁的亲信将领提醒说道:“扩廓帖木儿大人有令,命将军依长江之险,镇守襄阳、抵御叛军!”

    “哼,别总拿扩廓帖木儿的架势压我,我可不愿意被他这种人指手画脚……”每每提到扩廓帖木儿,兀良托多都不惜一股道,“我说过了,我的目标只有赵家的‘乾坤二剑’。听闻赵家子弟随军南下,一路披荆斩棘,说不定襄阳一处,我就能见到赵家的后人……等着吧,我一定会杀了赵家的所有人,夺取‘乾坤二剑’,以完成祖先未完之愿!”果然,兀良托多的眼中,只有赵家“乾坤二剑”。

    “对了将军,刚才探子来报,敌军将领赵子衿率千骑部队,正往襄阳长江方向赶来,似乎试想探查我军虚实……”将领补充说道。

    听到“赵子衿”的名字,兀良托多顿时杀心四起。

    “赵家人这么早就等不及来送死了啊……”兀良托多从案前站起,用极为冰冷的口气说道,“传令,命右营三千部队出阵,本将军要亲自取了赵家人的性命——”

    兀良托多为杀赵家人迫不及待,百年的恩怨纠葛,似乎就从襄阳一处逐渐拉开序幕……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江湖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