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江湖博 > 第七百六十九章 家破人亡

破镜重圆古墓旧情 第七百六十九章 家破人亡

书名:江湖博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下一页

    热门推荐:、 、 、 、 、 、 、

    <center stye="fnt-sze:15px">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翌日,汴梁城中浓烟滚滚,南宫家一夜的大火还未消尽,昔日高耸威严的“千秋塔”,如今却化作一道黑色的墟楼,映射着腐朽的没落与悲凉。南宫家上上下下数百口人,几乎全部惨死蒙元刀下,除了南宫娇由地道逃生不知去向,其他人等无一幸还……

    辰时时分,慕容家大院,碧水瑶池……

    屠戮一夜,慕容尊壮烈而亡,其妻随之殉情而去,虽未遭受同南宫家般的血洗,但慕容家族的地位,也属名存实亡。

    算是亲手杀死自己的父母,如今的慕容新像是完全没了人性,冷血疯癫至极。按王大生所说,自己的父亲既死,自己理所当然继承了慕容家户主的地位——自己的“目的”达到了,慕容家所有的一切都得到了,却是沾着亲生父母的血,慕容新心中有种说不出的苦涩,那是一种对自己所犯滔天罪恶的麻木和彷徨……

    而今慕容新身着朝廷官场的行装,正式“接手”慕容世家,王大生随行军队陪同,似乎还要要事相办……

    “将军,南宫家那边找到了……”一个侍卫悄悄凑到王大生的耳边数道,“南宫家的二儿子南宫策的尸体,在南宫家地道里发现了……”

    “这样啊……”王大生似乎是心里摸数道,“如此一来,除了南宫俊,南宫家的人都死绝了是吗……哼哼,很好,南宫世家即灭,现在只要等着南宫俊眼红着来报仇,兀良将军的任务就算完成了……对了,我命你们送去的东西,你们办好了吗?”

    “办好了,将军……”侍卫继续道,“一切都没问题,只要不出意外,午时之前,应该就能送到先锋营中……”

    “很好,一切计划顺利无误……”王大生露出一丝歹笑道,“南宫俊,还有慕容飞,就当是送给你们的礼物,以‘补偿’前晚城外的‘匆匆而别’,哼哼哼哼……”

    看样子,这其中似乎还有阴谋……

    “碧水瑶池”处,慕容新站在正道口,看着平日里清澈见底的池塘,自己心中却是发闷得很。而在慕容新身前,有两个被紧紧捆绑跪在地上的人,旁边还有蒙元官兵用刀押解,模样显得十分难受。

    只听其中一人开口道:“大哥,你放了我们,我们愿意听你的……”

    原来,这二人不是别人,正是慕容新的两个弟弟,二弟慕容啸和三弟慕容铁风。虽然成了慕容家的一把手,但毕竟沾着自己父母的血,大逆之事不苟外传。而自己的两个弟弟昔日暗中与自己百般争权夺利,如果继续留在身边,自当是个祸患……王大生正是知道这个情由,南宫世家即灭,便派兵赶至慕容世家,将慕容啸和慕容铁风及时扣押……

    “别叫我大哥了,我杀了爹娘,犯下了大逆不道之罪,若以世间正理而观,我是穷凶极恶的败类……”慕容新没有正眼去看自己的两个弟弟,低声无神道,“所以说,以此类推,你们离我太近,我也会杀了你们……你们平日里暗中和我较劲,彼此结下了梁子,现在我身至军高之位,要弄死你们简直易如反掌;而今你们却还像狗一样在我面前跪地求饶,又是何苦呢?”

    “你……想怎么样?”慕容啸斗胆问道。

    慕容新摇了摇头,思绪有些混乱道:“我不知道……我不想再杀人了,何况是自己的亲身手足……可是不杀了你们,你们总有一天会杀了我,而且是借弑亲之罪……啊——”说话间,慕容新两手抱头,痛苦嘶喊道。

    好好的手足兄弟,如今却彼此成了阴险算计的敌人,命运可怖,弄得家破人亡不算,却还蛊惑人心善恶,兄弟间自相残杀……

    “就是啊,不杀了他们,他们总有一天会杀了你……”谁知,这个时候,王大生冷笑着从身边走过,提刀架在了慕容铁风的脖子上,笑望着慕容新道,“成大事者,至亲可杀!现在你已经是慕容家的一把手,不应再在身边留下祸患,哪怕是自己的亲人,曾经算计陷害自己,自己应当毫不犹豫铲除,否则将来祸患无穷——”

    慕容新听了王大生的话,心中更是隐隐作痛,眼神中却是多了几分凶煞。

    “看看前人,历史为鉴,就连唐代歌功颂德的太宗皇帝,不也是沾着亲兄弟的血,走上王位的吗?”王大生继续怂恿道,“你不想被世人鄙视和笑话吧?成大事不讲小仁小义——来,用你的手,亲自为你的人生画下一笔……”说着,王大生将腰间的佩刀丢给慕容新,示意他亲手杀死自己的兄弟。

    慕容新握着刀,却是迟迟没有反应——他似乎很害怕,说是自己害死了自己的父母,但毕竟亲手挥刀的人,并不是自己……而现如今,自己却是要真正血刃自己的亲兄弟,慕容新却是怎么也下不了手……

    而跪在地上束手无策的慕容啸和慕容铁风,却是神情紧张地看着慕容新,兄弟二人知道,慕容新的选择,将决定兄弟二人的命运……

    “还在犹豫是吗……”王大生两眼一闭,似乎是要有所举动……

    “蹭——”“啊——”突然,王大生手起刀落,没有任何前兆,一道利刃呼啸,正中取了慕容铁风的性命。慕容铁风惨叫一声,惨死倒在了血泊之中……

    “三弟!——”慕容啸眼见三弟惨死刀下,不禁大声呼道,可这一切都为时已晚。

    慕容新也是震住了,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弟弟,就这样惨死在了自己眼前——目光下的一片殷红,刀口不断滴着鲜血,惨叫的余音久久萦绕,让慕容新顿时恐慌万分……

    “就像这个样子……”王大生杀完人,却依旧是冷血无情的笑容,不管对方是谁,杀人眼不急心不跳,果然还是王大生的作风,“现在该轮到你了,用你自己的刀去决定命运……”说完,王大生又把目光望向了徘徊犹豫的慕容新。

    慕容新手中拿着刀,双手却是瑟瑟发抖。血腥不断充斥着自己的神经,在这一刻,慕容新自己也是恐怖与痛苦中精神麻木了……

    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一幕……“慕容新,你这个畜生!”刚才还在一旁怕死的慕容啸,这回却像是豁出去了,跪在地上,抬头朝慕容新破口大骂道,“你为了自己的前途,不惜与蒙元朝廷沆瀣一气,害死爹娘,害死亲弟弟,你简直枉为人也!”

    慕容新听到自己弟弟的咒骂,不知为何,脑中血意冲起。

    慕容啸似乎还没骂够,反正今天已是必死的局面,慕容啸像是想要将自己生前对慕容新的咒怨,一口气全部发泄出来:“你就是个畜生,是个败类,你把慕容家的脸都丢尽了!就算你得到了慕容家的位子,我也诅咒你这辈子万事凶险!你下了黄泉,我们慕容家的人也不会放过你——在阴曹地府,我要把你碎尸万段,丢入炼狱炉,要挖你的心肝,啃你的骨头,要让你今生来生遭受万箭刑狱之苦!要让你……”

    然而,慕容新眼中血丝凝聚,不等慕容啸说完,大吼一声挥刀而去。

    “啊——”一声惨叫,慕容啸同样毙命,死在了慕容新——自己亲哥哥的刀下。

    不过慕容新似乎还不到算就此罢休,即使自己的弟弟早已命殒,手中的刀却是依旧没有停止……

    “呀——呀——呀……啊……”慕容新满脸凶凝,一刀接一刀朝着自己弟弟的尸体继续砍去。每砍一刀,慕容新嘶吼一声,鲜血溅至脸上,其样丧心病狂之极……

    “呼……呼……呼……”直至将自己弟弟的尸体砍得血肉模糊,慕容新才罢手,站在一旁,眼神惊恐地喘着粗气——如今的慕容新彻底疯了,为求自己的“前程”,不惜杀害了父母和亲兄弟……

    王大生在一旁看了,冷冷笑道:“这就对了嘛,要成大事,绝不可以顾念骨肉手足之情……”

    慕容新没有说话,只是眼神惊恐地望着血尸的惨景,丢下手中的刀,站在原地半天没有回神。手上鲜血沿着指间,缓缓低落,亲手血刃兄弟的血,染红了昔日清澈见底的“碧水瑶池”……

    一夜而过,南宫慕容惨遭屠戮,曾经繁华一世的贵族,如今却落得家破人亡的下场……

    汴梁城外,梁翁山脚,先锋军营……

    “咚……咚……咚……咚……”“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营中校场,战鼓声、马蹄声层叠不断,汴梁战事在即,唐战所率先锋军还在加紧训练“五绝阵法”,以做最后练兵。营中将士也是踌躇满志,步骑方阵井然有序,如临沙场、士气昂扬……

    唐战作为主将指挥自不必说,练兵阵中最为高涨的便是赵子川——下定决心为妻子和大哥报仇的他,精神振奋、神情凝然,似乎迫不及待下一刻便能挥兵而上,在战场上亲手杀了仇敌兀良托多。

    陆菁也是一样,向死去的李玉如,向自己,向所有身边的人发誓,汴梁一战,自己一定会全力以赴,举兵拿下城池,胜载归家……

    不过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如此振奋高昂,南宫俊和慕容飞二人,不知为何,今日练兵似乎有些不在状态。倒不是说挥军列阵上出了什么差错,只是感觉南宫慕容二人并没有带动全军的士气——不但一早上练兵一言未发,冲击方阵训练之时,自己坐骑也是居在阵中,少有上前……

    快至午时,练兵中途休息一阵,众将士得以调息,南宫俊和慕容飞二人也不例外……

    走回营帐,其他人也觉得南宫慕容二人精神不对,尤其是南宫俊,从校场回到帐中,都是独自一人默默低头。平日里多有话语的他,却是死气沉沉的样子,像是自己藏着莫名的心结……

    “南宫兄弟到底怎么了?”营帐门外,萧天有些疑问道,“前日领兵出征时还好好的,从城外的丛林回来,就变成这个样子了,练兵都没有兴致……”

    “该不会是昨天晚上没睡好吧……”苏佳想起了昨晚南宫俊夜起一事,默默嘀咕道。

    “没睡好的话,佳儿你好像也是……”萧天看着苏佳神情似乎也有些恍惚,不禁关心道,“昨天晚上巡逻守夜,佳儿你也没休息好……”

    谁知,苏佳却是在一旁调侃道:“以为人人都像你啊?前脚还在和王大生杀得你死我活,回到营里倒头就能呼呼大睡……”

    二人还在关心南宫俊的状态,大营正中,胡夷狄不知何由快步飞来,神情紧张,似乎是有要事相告。

    “你怎么现在才回来?”萧天看着胡夷狄早上回应,不禁问道,“你昨晚不是被安排在城前驻地,观察敌军动向吗?怎么,一个晚上过去了,现在才回来,是因为没什么重要消息?”

    昨晚,胡夷狄率侦查在汴梁城前守了一宿,意在观察蒙元守军的动向,一呆就是呆了一夜。不过今天一早归来,胡夷狄的神色凝重,似乎事情不并不那么简单。

    “恰恰相反……”胡夷狄一本真经说道,“昨天晚上,汴梁城中,似乎发生了不得了的大事——”

    “大事?”萧天继续问道,“什么大事,你都这么紧张……”

    “我没去过汴梁,所以并不清楚……”胡夷狄继续问道,“我问你们,汴梁城那座高高的白塔,是不是很有名?”

    “高高的……白塔?”萧天略显疑惑问道。

    “他说的,应该是南宫家的‘千秋塔’吧……”苏佳在一旁接话道,“你忘了,我们两年前去汴梁的时候,黄纪兄弟和我们提过——南宫家的‘千秋塔’,汴梁的标志建筑……”

    “噢,好像是有那么回事,我都快忘了……”萧天拍了拍脑门,随即又朝胡夷狄问道,“是啊,那座塔怎么了吗?”

    胡夷狄神色紧张到,“昨晚那根塔……烧起来了——”

    “啊?”萧天和苏佳二人同时吃惊道。

    “什么意思,烧……起来了?”萧天有些不太明白。

    “就是昨晚城中起了大火!”胡夷狄强调说道,“大火整整烧了一夜,那座白色的高塔也被大火包围了,直到天亮,火焰还没有熄灭……”

    “昨晚城中……起火,还是在……‘千秋塔’?”苏佳有些不安地问道。

    “对啊,应该就是那里不错了,整整烧了一夜,在城外都能闻到烟灰的味道,太可怕了……”胡夷狄渐渐回忆起昨天的一幕。

    “喂,城里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没有去看吗?”萧天也逐渐意识到事情不对,紧张问道。

    “我怎么进去?”胡夷狄张手道,“战事在即,现在整个汴梁城人心惶惶,全城禁闭,根本就没机会潜入城中……”

    “‘千秋塔’在南宫大院,那里都着火了,难道说……”苏佳不知不觉,心中涌起一股可怕的念头……

    “你们在这儿聊什么?”唐战和陆菁这时才从校场回来,看着萧天等人你在这儿聊得“兴致”,又见着胡夷狄这时才回营,不禁问道,“胡夷狄,昨晚让你在城前侦察敌情,怎么现在才回来?”

    “菁妹,汴梁发生不得了的事了……”苏佳转过头,冲陆菁紧张道,“昨晚城里发了大火,南宫家的‘千秋塔’都烧起来了——”

    “你说什么,大火?还是在南宫家……”陆菁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眼神不禁瞪大……

    “唐将军,军师,敌军使者派人送来一个包裹——”说话间,一个传信士兵突然跑到跟前,冲唐战等人汇报道,“说是汴梁守将王大生战前送的‘前礼’,送给南宫慕容二位将军的……”

    陆菁听了,心中不禁一阵发怵……(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江湖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