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江湖博 > 第七百七十章 血仇之痛

正文 第七百七十章 血仇之痛

书名:江湖博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下一页

    热门推荐:、 、 、 、 、 、 、

    <center stye="fnt-sze:15px">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唐将军,军师,敌军使者派人送来一个包裹——”说话间,一个传信士兵突然跑到跟前,冲唐战等人汇报道,“说是汴梁守将王大生战前送的‘前礼’,送给南宫慕容二位将军的……”

    陆菁听了,心中不禁一阵发怵,似乎猜到了什么。

    “这个王大生,又在玩什么花样……”一听是王大生“送”来的,萧天不禁叨咕道,“以他的性格,不是应该在战场上一决高下吗?还学会玩儿什么虚招子……”

    陆菁在一旁半天没有说话,不经意间一股血痛之感涌入心底……

    “南宫将军在里面吧?”士兵转头朝向南宫俊的营帐,准备走进道,“小的得把这件东西交给南宫将军……”

    “喂,等等……”陆菁想要转头转头叫住,但似乎来不及了……

    南宫俊营帐中……

    练兵休息,南宫俊一边坐在帐下小憩,一边用绷带处理着手腕上的旧伤,看样子今天训练不在状态,心中似乎杂事太多。但是他也不知为什么,从前晚救援陆菁回来,心中就一直莫名不安,尤其是想到临走前王大生对自己说过的话……

    (回忆中)……

    “南宫?慕容?哼哼哼哼……”突然,王大生像是变了一个口气,与南宫俊慕容飞说完了花,突然冷不丁地发出惊悚的寒笑。

    “嗯?”萧天像是注意到了什么不对劲,眼神一皱……

    “有什么好笑的?”南宫俊见王大生突然一个人独自发笑,不禁问道。

    “死在你们南宫慕容家的手上?笑话……”王大生忽而冰冷相对道,“到底是谁死在谁的手上,你们到现在还搞不清楚状况啊……”

    “你说什么?”南宫俊和慕容飞几乎同时应道。

    “南宫慕容世家,已经到了尽头,马上就会灭亡……”王大生露出狡诈的神情,冲南宫慕容二人阴笑道,“为了当做是尊敬,就让你们二人成为南宫慕容家最后的牺牲者好了……”

    (现实中)……

    “王大生到底是什么意思……”南宫俊想起前晚的事,脑中不禁一阵麻乱,“可恶,我到底是怎么了?只不过一句挑衅的话语,却闹得自己心智不安……”

    “你也在想前晚的事是吗?”正在南宫俊踌躇间,一旁突然响起慕容飞的声音。

    南宫俊抬起头,这才发觉慕容飞也和自己一起回了营帐,自己却是并没有注意,不禁问道:“诶,你是怎么进来的?”

    “练兵结束后,我就跟你一起回来的啊……”慕容飞稍稍叹气,看着南宫俊精神不振的样子,不禁道,“你今天也未免太走神了吧,连我在你身边都没察觉,你到底在想什么?”其实慕容飞这么说对方,自己也差不多,精神完全不在状态。

    “我不知道……”南宫俊摇了摇头,闭眼迷糊道,“总有不好的预感,觉得家里似乎出了事情,昨晚甚至还做了噩梦……”

    “报——”二人正说着,刚才在外传信的士兵提着包裹走了进来。

    “怎么了?”南宫俊睁开眼,低沉问道。

    “报告将军——”士兵一五一十道,“这是敌军将领王大生派使者送来的包裹,说是要亲手送到南宫将军和慕容将军手上……”

    “嗯——”南宫俊和慕容飞听了,同时表情一怔——在这一瞬,二人同时想起了前晚王大生的临言……

    “那是什么东西?”慕容飞转而问道。

    “小人不知……”士兵继续道,“小人只知,敌军使者吩咐过,必须要南宫将军和慕容将军亲自打开……”

    南宫俊想了想,和慕容飞对视了一番眼神。慕容飞点了点头,示意先看看再说,随即南宫俊对士兵说道:“嗯,把东西拿上来,你先下去吧——”

    “是——”士兵答令一声,将包裹端至案前,自己即刻退下……

    “王大生,我倒要看看你究竟在玩儿什么花样……”南宫俊轻声嘀咕一句,随即和慕容飞一起,慢慢揭开了包裹。

    包裹里面很寻常,只有一个精致的盒子,外面没有任何装饰,看样子东西的关键,就在这座盒子里。南宫俊没有多想,将盒子的锁扣打开……

    “喂,等一下——”然而这个时候,唐战、陆菁等人跑了进来,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冲进营帐想要阻止——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南宫俊和慕容飞缓缓打开盒子……

    惊悚的一幕……

    南宫俊和慕容飞顿时傻眼了……

    唐战等人也是瞪大了眼睛……

    血腥而惊恐的画面……

    盒子里面装的,竟是——南宫成的人头……

    “大哥!!!——”南宫俊见了,整个人惊痛万分,绝望嘶喊道,“啊!——”

    陆菁在营门口见着,捂嘴惊恐道:“怎……怎么会这样?”

    慕容飞眼见盒子一旁还有一封信件,显然那是王大生留给自己二人的“挑衅”。慕容飞快速看完心中的内容,眼神顿时怒起,情绪失控道:“这一切……这一切都是我大哥做的……慕容新,他做了蒙元朝廷的狗,他带兵剿灭了你们南宫世家,还杀了我爹和我娘,还有我们慕容家的人……”

    “你说什么?”萧天在对面听了,惊异问道。

    “大哥!——”南宫俊看着兄长的首级,满目惊恐,痛声哭喊道,“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这么说来,昨晚汴梁的大火,就是……”陆菁有些颤抖地隐隐道。

    “王大生真是残忍,居然不顾道义,灭门南宫世家,连慕容家也没有放过……”苏佳知道了昨晚的事情,双手握拳愤恨道。

    “这都要怪慕容新那个畜生!!!”慕容飞怒意迸发,从腰间拔出佩剑,将王大生寄来的信件刺在案前,满眼带血道,“他为求富贵,居然投靠蒙元朝廷,灭门南宫世家,甚至还害死爹娘,害死自己的兄弟……他简直就是个禽兽不如的败类,他简直不得好死!!!”

    “是……慕容新杀了……南宫家的人……”唐战顿声颤抖道。

    “而且连自己爹娘和兄弟都害死了……”萧天简直不敢相信,两眼惊恐道,“世上竟有如此恶毒之人,连自己的亲人都不放过……”

    “这都是王大生那家伙干的……”南宫俊喊着血泪,两手抓紧自己大哥首级的盒子,浑浑颤抖道,“我一定要杀了他,为我爹,和我哥哥报仇!”

    “这么说来,是王大生怂恿慕容新,犯下了这一切罪行……”陆菁稍稍平复一下惊恐,不禁思索道,“可这是为什么呢,如今战事结果几有定数,王大生干嘛要灭门南宫慕容世家……难道说,是有人指使他的?”

    “你说什么?”唐战听了,惊异问道。

    “是谁,是谁指使王大生干的?”“快告诉我,我要亲手宰了他,把他碎尸万段!”南宫俊和慕容飞同时情绪失控道,甚至拔出身上的武器,准备冲出营帐报仇雪恨。

    苏佳见了,和萧天互相使了使眼色,是想要随时阻止情绪失控的兄弟二人。

    陆菁沉痛中想了想,随即道:“大战在即,灭门南宫慕容世家,无非是要扰乱我军军心……王大生出生西域武林,目标只在高手决斗,不在我军策略,绝不会是他有意如此……能够指使他的人,和王大生关系密切,心思缜密且深谙用兵之道,知道南宫慕容兄弟在我军营中,并深知掌握我军的一切,定是和我军有过交手……如此大的仇恨,是想置我等于死地,除了兀良托多,我想不出第二个人……”

    陆菁猜中了——指示这一切阴谋的背后,正是兀良托多不错……

    “兀良托多是吧……”南宫俊从案前站起,拾起案旁的蛇矛,满眼血恨道,“我要杀了他,为我爹,为死去的南宫家的上上下下,还有为玉如嫂子和子衿大哥,报仇雪恨!我还要杀了王大生,我要把他人头砍下来,丢进虫堆里,让其啮咬千疮百孔,要让他痛苦千倍万倍!!!——”

    “王大生不能只交给你!——”慕容飞这边,也情绪失控道,“我也要亲手杀了他,和慕容新一起,为死去的爹娘报仇!”

    “连武林七雄之一的慕容尊前辈,也未能幸免,王大生真是可恶……”唐战想着这一切恩怨的因因果果,紧握双拳道。

    “兀良托多在哪儿,我现在要去找他!”南宫俊手持蛇矛,一个跃步,直接翻过案前,愤然慷慨道。

    “没人知道他在哪儿,嫂子过世的那晚,恐怕他已经离开汴梁了……”唐战低声道。

    “兀良托多不在,那就找王大生!”南宫俊此时,已经完全丧失理智了,大声怒吼道,“他在汴梁城是不是,我现在就带兵打过去,我要亲手杀了他!——”

    “我也去!——”慕容飞这边也抑制不住愤怒,拔剑想要冲出营帐。

    “拦住他们——”陆菁知道此时二人情绪失控,若是放任不管,定会做出傻事,随即大声喝道。

    萧天和苏佳早在一旁看准了,二话不说,上前纷纷阻止二人。

    “快放开我,我要去找王大生,我要杀了他,为我南宫家死去的上上下下几百人报仇!放开我——”苏佳拽着南宫俊的手臂不放,南宫俊却是不断挣脱道。

    “对不住了……”苏佳眼神一定,“拂花掌”暗中“突袭”一阵,正中南宫俊的腹下。

    南宫俊情急之中没有反应,“啊——”地痛叫一声,整个人两眼一黑,没了刚才的冲劲。

    苏佳看准时机,对准南宫俊的后颈,一招“冲手二式”,将南宫俊打昏过去……

    “别拦着我!——”慕容飞这边,似乎也没停住,看着萧天想要阻拦,甚至想要举剑刺去。

    萧天眼神镇定,单手“斗转星移”将慕容飞的剑路偏错,随即苍龙诀式一记“寸手”,直接将失去平衡的慕容飞打翻在地。为避免慕容飞“暴动”再起,萧天“伏魔拳”几式,封住了慕容飞的穴道一二……

    三招两式,控制住了情绪失控的南宫慕容二人。但众人并未因此而放松,反而神情更添几分悲愤——兀良托多和王大生联手犯下如此罪行,南宫慕容世家殒灭,身为相知亲友,又怎会不愤恨?别说是南宫俊和慕容飞了,就是萧天苏佳等人,也恨不得立刻扒了他们的皮……

    “你们都冷静下来!——”关键时刻,唐战冲着倒地二人斥责道,“现在战事在即,若是冲动犯事,必然中了兀良托多和王大生的诡计……我知道,家人殒命,你们都恨不得将仇人碎尸万段——但不光是你们,我们心情和你们也是一样,都想要杀了他们,为自己的亲人朋友报仇!但大战于前,容不得太多感情用事,大丈夫能屈能伸,报仇不在一时之莽……想要报仇,可以,等真正到了战场,再决不迟——但两军交战,步步关键,决不能因一时之恨,感情用事而乱大局!”

    “唐战兄弟……”萧天看着唐战的震慑言辞,心中不禁暗暗佩服——如今的唐战,临危大局而不乱阵脚,真正变成了成熟稳重的一军之将……

    “对不起……”然而,陆菁在一旁似乎略有所动,忽而低头悲伤道,“我之前向你们发誓,汴梁一战,我陆菁会想尽一切办法,决不让你们亲人蒙难……可是我食言了,南宫慕容世家难逃厄运,辜负了南宫慕容兄弟你们,我真没用……”说到这儿,陆菁心有不甘地握紧双拳,不仅是对兀良托多和王大生的愤恨,也有对自己无能的自责。

    “菁儿……”唐战看在眼里,心中也并不好受。

    “不过这一回,我绝不会再食言……”忽而,陆菁抬头,眼神转而坚定道,“汴梁一战,我一定会拼尽全力,率军攻破城池,杀了王大生,为南宫慕容兄弟你们报仇雪恨!”

    坚定自信的神情,陆菁这一回,是打定发了毒誓。众人看在眼里,心心相印一处……

    汴梁之战一触即发,而在此时,汴梁郊外十里之远,地道山行之处,一支军队正在缓缓行进……

    “兀良将军,前面就是‘鬼门崖’了……”亲信士兵随将正前,指着前方路口行道。

    带队之将不是别人,正是接扩廓帖木儿命令,从洛阳方面调集两万援兵的兀良托多。如今不出数日,援兵快要赶至汴梁,若是在汴梁战前及时支援到位,只凭唐战手中的先锋军兵马,很难拿下城池……

    “‘鬼门崖’?好诡异的名字……”兀良托多冷冷一笑,看着眼前乌云层层不见阳光,一阵阴风扑面而来,不禁有感而发道,“天时地势也属阴森,‘鬼门崖’名不虚传……为了绕开敌军的视线,绕远从这一带赶至汴梁,帖木儿大人也真是想得出……”

    “大人,从鬼门崖赶至汴梁,有两条路可走——”士兵继续道,“一条是近路,在悬崖的碍口,有我们的人在那儿据守,但那里地势险要,两侧高岸,若是敌军先有预测,不排除有埋伏危险的可能;一条是远路,绕过整座大山,恐怕要一两日才能达到,但那里地势平坦,适合骑军布阵,就算敌军想要阻拦,我们也能正面破袭,绝对安全……敢问大人,军队该往哪条路走?”

    “汴梁战事紧急,当然是走近路——”兀良托多毫不犹豫道,“而且本将军也迫不及待,想要和某某人做个了断,耽误了时辰可不好……”说完,兀良托多不禁诡异一笑……

    军令即出,兀良托多的部队选择走近路——关崖隘口的方向前往汴梁……(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江湖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