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江湖博 > 第八百一十四章 归家思念(中)

破镜重圆古墓旧情 第八百一十四章 归家思念(中)

书名:江湖博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下一页

    热门推荐:、 、 、 、 、 、 、

    <center stye="fnt-sze:15px">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城南隅角,陆府大院,陆菁一路奔波,终于再一次回到了这里,回到了自己的家……

    唐战跟着陆菁一起,而萧天和苏佳则是先行离开,至于陆昭和陆蒙,也是先一步回到了家里。昨日城中糜战,玲珑喋血一幕,因战事过家门而不入,今天再次站在这里,才算是自己真真正正回了家门。

    望着陆府大院久经风霜的门匾,相比两年前的繁华与荣贵,如今看来,尽是显得凄凉与沧桑。虽然没有遭遇南宫慕容家的惨剧,但门庭稀落、物是人非,寒风萧瑟处,过往无回,一切眼里看来,都是那样的哀落与惜婉。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无情战火即过,家族大难不死,除了玲珑以身殉情,其余家人平安无事……

    “我们进去吧,菁儿……”看着陆菁在大院门口发呆伫立,神情茫然,唐战在一旁深有感触,轻声提醒道。

    “嗯……”陆菁也只是简单地答应了一句,遂与唐战走进了大院……

    家里的一切依旧没变,除了昨日蒙元士兵“闯门”的野蛮痕迹,院中的花花草草,一砖一土,在陆菁眼里看来,竟是那样的熟悉。唯独不同的是,家里的气氛异于往昔——两年前自己还是陆府的大家千金,古灵精怪,调皮任性,专以整人为乐,汴梁官民无不知晓,气氛却是诙谐和睦;可如今以“英雄”姿态归来,相比从前成熟稳重,经历了世态炎凉、战火纷飞,懂得珍惜许多,却也失去许多,战争涂炭后的院落,尽是留下凄凉与骨感……

    二人径直前往正厅方向,陆菁正视而望。在那里,自己的爹娘,以及陆昭陆蒙已经等待许久……

    “小姐你回来了……”正厅门口,绿云早早在此等候,本应是归家重逢的喜悦,绿云的眼中,却是多了几分忧伤——也许是因为玲珑的死,绿云直到现在,还不能从逝者悲伤中振作。

    “嗯……”陆菁依旧简单回应道,望着正厅的大门,将要进去面对未逢两年的父母亲人,心中复杂难定。

    唐战像是看出了陆菁的心思,站在门口默默说道:“菁儿,你爹娘在屋里等候,一定很想见你,有很多的话想和你说,我就不进去了……”

    陆菁没有作声,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独自一人推门走进正厅,留下唐战和绿云二人守在门口。

    看着这一幕,唐战不禁想起两年前自己第一次来到陆府,也是陆菁带自己来到了正厅,会见她的父母。当时他也是和侍女守在门外,只是那一次,陪在自己身边的人,是玲珑……相较于两年前的天真与欢乐,如今归家,气氛尽是追思与沉痛;陆菁的身影也是成熟了不少,少了几分年轻时的刁蛮与任性,多了几分沉稳与孝念……

    “吱——”推开了正门,陆菁终于见到了,自己的父亲陆展鸿,还有自己已然相思入病的母亲阮翠英……

    陆昭和陆蒙最先回到了家,哥哥拄着拐杖,弟弟搀扶在旁,告知今日陆菁归家,陆展鸿与阮翠英也是情绪激动——两年前,本应只是陆氏兄弟二人北上,答应了父亲作为闺女留在家中,陆菁却是选择任性离家,只留下一封浅浅的书信,继而便是两年未有音讯;如果不是昨日被王大生挟持,陆展鸿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女儿的生死;虽然成为了一军之将、巾帼英雄让自己出乎意料,但这次的‘两年任性’似乎有些过了头,陆展鸿的眼神中夹杂着严肃与痛惜;阮翠英就更不用说了,正是因为两年前陆菁的离家,阮翠英伤心日积成病,就这点来说,左君弼与汪古部扎台都有提及……

    “菁儿……”阮翠英已经有些迫不及待,再次看见两年未逢的女儿,身上的伤病一时消退,激动伸手道。

    相较而言,作为父亲的陆展鸿,眼神严肃得多。两年前自己担心女儿遭遇不测,伤心过度,染了白头;如今却是身披铠甲、一身戎装回到了自己身前,陆展鸿的神情中,复杂难以言表……

    “爹,娘,女儿回来了……”陆菁终于开口说道——还是熟悉的声音,只是少了几分天真,多了几分沧桑……

    “跪下……”陆展鸿神情复杂,二话不说,直接开口命其下跪,似乎是要以家法相训。

    陆菁没有迟疑,两眼直视,在自己父母面前跪下身来。

    “菁妹……”“姐姐……”陆氏兄弟看在眼里,也不禁低声道。

    阮翠英看着女儿好不容易平安归来,作为父亲的陆展鸿却是命其下跪反省,不禁心生怜惜,眼角挤出了泪水。

    不过对于自己来说,陆菁并没有任何反对异议,似乎与两年未见的父母重逢,面对久违的严父之训,陆菁很是欣然接受。

    陆展鸿缓缓走到陆菁身边,眼神不定,语气交杂道:“两年前,你答应过我什么?”

    陆菁似乎依旧记忆清晰,正视前方,“认错”直言道:“兄长弟弟北上,女儿独留家中,只要胜仗平安归来,便能将女儿嫁于唐家后人……”

    “那你做错了什么?”陆展鸿继续问道。

    陆菁继续“反省”道:“女儿执意离家,未曾告诉家人,随从兄长等人北上,违反誓言,让爹娘受苦担心足足两年……女儿不孝,甘愿遭受家法责罚——”

    听着陆菁的一字一句,站在门的唐战看来,心中莫名感慨万千……

    陆展鸿看着女儿身着战甲、巾帼相貌,身为一军之将,与两年前的大家闺秀大相径庭,想到这两年女儿可能受到的无数苦难,陆展鸿眼神带泪道:“要不是昨天王大生挟持爹作人质,告诉了我你这两年来的遭遇,我还以为你死在外面了!——”最后的这句异常激动,尤其说到“死”字时,陆展鸿不禁咬牙愤慨。

    陆菁知道父亲的严肃下,更多的是对自己的担心与难过,好在战事结束,自己还能平安无事跪在父母面前,以赎不孝之罪过。陆菁稍许闭眼,静静说道:“女儿不孝,让爹娘担心,爹若责罚,女儿自当尽受……”

    “好——”陆展鸿强忍着泪水,从门槛一旁拾起家法用的木杖,缓缓走到陆菁的身后,抬手说道,“家法有言,子女不孝,重当责杖……你小时任性、不受管教,但看在女儿之身,自懂事后,爹从未以杖训责罚过你;但是这次,你离家两年,一封书信未回,家人苦等数久,生死杳无音讯,你娘亲还因此患疾,其不孝之罪,必当重杖以罚!”

    “女儿甘愿受罚——”陆菁跪在地上,坚定不移道。

    陆展鸿见了,不再“手软”,抬起木杖,便朝陆菁——自己的女儿背上重重打去。

    “不要啊——”阮翠英看着女儿身受杖刑之苦,大声哭喊道。

    “没关系的,娘,让爹打吧,让爹娘你们担心两年,积忧成病,这是女儿该受的……”陆菁看着自己娘亲担忧的眼神,反声安慰道。

    “砰——”话音刚落,陆菁背上便是重重一击——陆展鸿一棍子重重下来,丝毫没有手软,打在陆菁背上发出令人心痛的震响,旁人所观听来,心中纠结不忍。

    “额……”从小到大,这是陆菁第一次遭受父亲责杖重罚,虽然以自己的身骨,受不了多少皮外伤,何况还穿着铠甲,但这一下杖责,却是在陆菁心中深深刻印一番——那是一种内心的痛,追思的痛。

    “砰——”紧接着又是一下,陆展鸿依旧没有手软,继续重重一棍下去。陆菁一时脑中多想,没有屏气宁息,这一棍子下来,倒是眼前有些发昏,心中的痛苦再添一番。但陆菁依旧咬牙忍痛,她知道自己离家两年,给自己父母带来的担忧与伤痛,自己的不孝与任性,是该以此责罚来赎自己的罪过……

    而其他人看着陆菁忍受责杖,作为父亲的陆展鸿,对自己女儿一点手软的意思都没有——阮翠英就不说了,早已是痛哭流涕;作为兄弟的陆昭和陆蒙,也不忍心继续看着陆菁独自“受罪”,甚至有想要一同接受责罚的冲动;而绿云及其他下人在门外看着,“父责训女”的场面,大户人家还是第一次,众人都有些两眼受激,不敢继续直视下去……

    终于,门外的唐战再也看不下去了……

    “前辈——”唐战跑进正厅,跪在陆展鸿面前,阻止说道,“前辈不要再打了,菁儿她知道错了……何况,这一切的缘由,都是因为我——两年前如果不是我执意北上,菁儿不会随我离家,让两位前辈苦苦担心两年……所有的一切都怪我,前辈若要责罚的话,让我替菁儿受罚好了——”

    陆菁没有说话,只是仍旧跪在地上,余光时不时瞟向跪在身旁的唐战,神情复杂不定。

    陆展鸿看在眼里,似乎心有所想,眼神一定,举起棍子再次挥下……

    “咚咚——”一声木棍落地声响,陆展鸿停止了责杖……

    在场众人看在眼里,神情皆惊异……

    “两棍子足够了……”终于,陆展鸿背过身,缓缓开口道,“菁儿,正是因为你长大了,懂事了,在外有成就了,所以现在回来,我才狠心打你……你记住了,两棍子,代表两年,两道教训——你是我的女儿,我怜爱你,你小时候任性犯错,我不忍心打你;但是这回,你太‘任性’了,太过头了,我不得不打你,让你长教训……因为我是你的父亲,和你母亲一样,我比任何人都疼爱你这个女儿,所以只有我肯狠下心,重重责杖教训你……”

    口出严厉,但是陆菁听来,却是句句珍惜——对比来说,也只有自己这个女儿,最懂得自己的父亲,和母亲一样始终疼爱着自己;而自己这次离家,却是深深伤害了父母,所以该打……

    “谢谢爹,爹的教训,女儿谨记在心……”陆菁依旧跪在地上,欣慰一笑道。

    陆展鸿望着门外,没人注意到,他眼角中强忍的泪水,终究还是淌落而下……“两年未归,你娘亲甚是想念,就在这里,陪着你娘,还有你哥和弟弟,好好相叙吧……”陆展鸿长袖挥拭泪水,不易察觉,随即走出厅门,吩咐说道,“唐少侠,你随老夫过来,老夫有话相与一谈……”

    唐战听了,眼神不禁一怔,想不出陆展鸿究竟想和自己说什么。

    陆菁跪在地上,侧头冲唐战微微一笑。唐战看懂了陆菁的眼神,示意自己跟过去,遂点头起身,回声应道:“好的,前辈……”

    于是,唐战也走出房门,缓缓跟着陆展鸿离开了正厅……

    剩下陆氏一家人呆在厅中,终于有了重逢相叙的机会……

    “菁儿——菁儿……”陆展鸿走了,阮翠英拖着伤病的身子,迫不及待走到陆菁身前。

    “娘,慢点儿……”陆昭和陆蒙在背后见了纷纷喊道。但陆昭自己腿脚不便,陆蒙还得在一旁搀扶。

    “菁儿——”终于再见自己的女儿,阮翠英激动抓着陆菁的手,不断呼唤心头肉道。

    “娘……”陆菁也终于露出女儿柔情的眼神,和娘亲重逢,泪水交杂道。

    “怎么样了……没事吧,菁儿?你爹那样打你,背上疼不疼,有没有受伤?”想到刚才的“杖刑之苦”,阮翠英怕是陆菁身受痛伤,不禁担心问道。

    陆菁笑着摇了摇头,安慰说道:“放心吧娘,女儿两年在外,刀枪剑伤皆有忍受,这点‘杖刑之苦’,算不了什么……而且,正是因为爹疼我,所以才那样打我……”

    阮翠英听了,想到这两年在外陆菁受的苦难,抚摸着女儿的脸颊,暗暗怜惜道:“你看看你,瘦了这么多,连手都磨出茧子了……你哥也是,打仗断了腿脚,好在没有殒命。一家人依旧一起,未遭南宫慕容家的悲剧……”

    陆菁微微一笑,缓着母亲的手,继续安慰道:“娘,女儿长大了,已经不是两年前睡在象牙塔里的千金小姐了……这两年风餐露宿、南征北战,不但见识甚广,女儿还成了义军先锋的军师首领,天下百姓口中的‘救世英雄’,完成了爹娘你们上辈子没能完成的志愿,你们应该感到高兴不是吗……”

    “可是战争残酷,娘不希望看着你和你哥哥他们遭遇变故……”阮翠英继续伤心道。

    “别伤心了娘,我和哥哥还有小蒙这不都好好的吗?”陆菁继续安慰道,“放心吧,这几天没有军务,我呆在家里好好陪娘还有爹——今天晚上,我们一家人一起,和从前一样,安安心心、和和睦睦吃团圆饭……”

    阮翠英点了点头,眼角不止流下欣慰的泪水……(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江湖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