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江湖博 > 第八百二十四章 尘封往事(上)

正文 第八百二十四章 尘封往事(上)

书名:江湖博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下一页

    热门推荐:、 、 、 、 、 、 、

    <center stye="fnt-sze:15px">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战事风云莫测,这个何一凡却是几次莫名出现,这回又是崆峒派的其他弟子……”陆菁心中似乎担心不定,暗暗嘀咕道,“真的只是巧合吗?总感觉这其中,有什么关联……说不定,这个何一凡,是解开一切事情谜题的关键……”

    “喂,菁儿……菁儿——”唐战见陆菁像是有些发呆,不禁大喊提醒一句。

    “啊……啊——”陆菁这才反应过来,转头应声道。

    “你怎么了,菁儿?”唐战看着陆菁紧张不安,关心问道,“提到何一凡为什么反应这么大?”

    “总感觉,这其中……哪里不对……”陆菁低声应声道,“崆峒派弟子出入相府如入无人之境,战后即是如此从容,那战前呢……”

    “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菁儿?”唐战继续问道。

    陆菁抬起头,一本正经说道:“傻蛋,我们干脆点,直接过去问那个家伙——崆峒派的弟子战后现身汴梁,我想他一定和那个何一凡脱不开关系!”

    “都听你的……”唐战倒并不那么紧张,只是淡定应声道。

    然而二人转身,想要往后院大门方向赶去时,却发现刚才与袁冲手下谈话的崆峒派弟子,已经不见了踪影……

    “人不见了?”唐战略显惊异道,“这么快就说完事情……走了?”

    “我们快过去——”陆菁倒是一脸紧张,率先跑了过去。

    “喂,菁儿,等等我——”唐战在身后追喊道。

    陆菁跑到后院大门,却发现早已没了崆峒弟子的身影,环顾四周望去,只有自己手下的众军将士寻常处理事务……“砰——”陆菁略显不甘捶了捶门板,愤声道:“可恶,要不是刚才发呆想事情,可以追上他的……”

    “菁儿——”唐战这才赶过来,看着陆菁莫名的异常反应,不禁安抚道,“只不过是个崆峒派的弟子罢了,不至于这么紧张吧……他来得快去得快,说明他知道相府乃重军之地,不可久留。我在想,应该只是过来问路的吧,毕竟也可能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

    “崆峒派弟子,两年前参见汴梁剑道大会,连相府在这里都知道,怎么可能人生地不熟……”陆菁即刻反驳道,“再者,如果真的只是问路,他怎么会选择这个‘军机’之地,还是向官府的人询问;战事刚过,治安不定,他一个外人这样做,不是自找麻烦吗……”

    “那菁儿你的意思是……”唐战听了,不禁心头一紧——每每看到陆菁如此紧张的表情,唐战自知确有不详之事发生。

    陆菁想了想,准头一望——运气不错,刚才和崆峒派弟子谈话的官府侍卫还在,陆菁遂上前询问道:“喂,大哥,冒昧问一句,刚才与你谈话的那个武林弟子模样的人是谁?”

    刚才谈话的官府侍卫,一副大块头的身板,人近中年,面容沧桑,看得出公办行事沉稳老道,蒙元朝政还在时,应该是公务有些年头了。看着陆菁身为一军之将,急切发问,侍卫淡定从容道:“刚才那个人,是崆峒派的弟子,他是奉他师兄何一凡之命,来这儿询问一些这里战后的状况……”

    听到“何一凡”这个名字,唐战和陆菁二人同时一怔——尤其是陆菁,似乎是证明了自己的猜想,陆菁上前一步,抓住侍卫的官府,急切问道:“你说谁……何一凡?——”

    “额……额……”侍卫虽然一副大块头,但陆菁手劲不小,又是军高职位,侍卫还以为自己犯了什么“军法”之类,一脸担忧说不出话。

    “菁儿,你冷静点……”唐战在一旁见了,稍许安抚道,“只是问个问题而已,别把他吓着了……”

    “额,对……对不起……”陆菁这才发觉自己过于激动了,随即放下双手,低声道歉一句。

    身为一军之将,竟在自己这个小卒面前放下身位道歉,侍卫有些尴尬紧张,一时竟不知道说些什么……

    “怎么了?”而后院门外前院,四周巡视的袁冲似乎是注意到了这里的动静,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跑上前来担心问道。

    “大人……”侍卫见了袁冲前来,依旧“惊魂未定”道,“刚才唐将军和陆军师……”

    “没关系,只是问些事情,刚才有些激动了……”唐战在一旁缓解道。

    陆菁想了想,随即平心静气道:“是这样的……刚才袁兄弟你这位手下,在和一个崆峒派的弟子谈话,我和唐将军自觉战后蹊跷,所以特来询问……”

    “这样啊……”袁冲定了定,遂笑脸相迎道,“没关系,有什么尽管问,如果不是特别紧要,没必要这么激动……毕竟战事结束了,你们二位也不必再过于紧张不是吗……他叫‘大柱’,五年前就已经在汴梁,我还没成为知府的时候,他就一直在相府里面从事。所以关于相府历来公务的事情,有时候他比我还要熟悉,我不懂的时候,还经常请教他呢……”袁冲说起话来,无论朋友还是手下,都显平易近人。

    陆菁想了想,低声致歉道:“对不起,大柱哥,刚才说话有些冒犯了,多有得罪……”

    “不敢当……不敢当……”大柱见陆菁身为堂堂将军,竟在自己面前如此恭敬,紧张有些不知所措,随即说道,“军师你有什么问题,尽管问我好了,我一定如实告诉你和将军……”

    “那好……”陆菁总算是定下心来,一本正经问道,“我想问你的,你……是如何认识何一凡,以及其他崆峒弟子的?”

    “何一凡是吗……”大柱想了想,开始慢慢回忆道……

    此时此刻,城北一角……

    “虽然战事结束了,废墟依旧遍布,但好久没有回到汴梁,这感觉还是挺熟悉……”苏佳和小青走在大街上,按照郜英的指示,今天他们要来汴梁买些东西,看着街道两侧熟悉却又陌生的屋瓦,苏佳有感而发道,“两年前在这里,虽然也经历了不少危险轶事,但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挺有趣的……”

    “我也好久没来汴梁了……”小青与苏佳肩并着肩,开心笑道,“每天一直在山庄服侍婆婆,很少有机会出来……没想到这次可以和苏姑娘你一起重游汴梁,我挺开心的——”

    “是啊,呵呵……”苏佳也在一旁亲切一笑,二人就像姐妹一样,感情甚好,欢声笑语不断。

    “喂,你们两个女人,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然而,背后却传来萧天“凄惨”的声音,“要不是我替你们扛这些东西,你们……哪儿还有心思‘闲逛’啊……”

    只见萧天浑身带伤,却还驮着沉重无比的铁链——那是郜英之前吩咐,用来修复梅花山庄荷花池的护栏。

    苏佳听了,转头“诡异”一笑,刁难说道:“哼,谁叫你要惹师父不开心,师父点名让你扛东西回去,活该……”

    “嗯……”萧天在一旁忍气咬牙,心里“咒骂”却也毫无办法。

    小青见了有些于心不忍,关心说道:“要不……萧少侠,我帮你拿一些吧,看你这么累……”

    “哎呀,那敢情好啊……”见小青又主动关心自己,萧天笑着说道。

    “不行,师父说过了,必须让阿天自己扛回去——”苏佳则是趁此“羞辱”机会,得理不饶人道,“再说了,一个大男人,还向女人求助,说出去丢不丢人?而且别忘了,你可是堂堂的苍龙大侠……”

    知道苏佳是在故意整自己,却是句句在理,萧天想反驳,却也无从下口。没办法,只能借着老梗,萧天苦苦“哀嚎”道:“喂,我现在是个病人,全身伤都没好,又被师父打了一顿,就不能可怜可怜我吗……”

    小青见了,看着萧天确实“可怜”,于是心起怜意道:“苏姑娘,不然我们帮帮他吧,你说他好心回来见一次婆婆,却是这般被刁难,也怪可怜的……”

    苏佳看着萧天鲜有的“怂样”,心中偷偷一笑,遂“心软”答应道:“好好好,难得阿天你这么可怜,不帮你有些太没人性了……这样吧,继续往前走就到了相府旧址,到时候我们按令要巡查部队——一会儿到了那儿,小青姐姐去城中处理其他的事,我和阿天你留在那巡查,届时把铁链扔在门口,正好让你休息休息……”

    “对啊,今天我和佳儿你,还要巡查部队……”萧天不禁叨咕一句,想到若是让自己的部下看到自己如此“狼狈”的样子,那脸都是要丢光的。

    说完,三人一齐朝着相府的方向继续前进……

    汴梁相府内,唐战和陆菁还在询问着大柱有关崆峒弟子的事……

    “何一凡我在两年前就认识……”大柱一五一十道,“当时我是在汪古部大人和王大生将军手下办事……”

    “两年前?”唐战听了,不禁惊异道,“难道说两年前何一凡就在汴梁?”

    “这有什么奇怪……”陆菁倒是不以为然道,“两年前汴梁剑道大会,崆峒派弟子也是参加了,当时若是何一凡也一同前来,认识他也不足为奇吧……”

    “不只是两年前……”然而,大柱却在一旁继续提道,“这两年以来,何一凡经常和相府这边的人打交道——”

    “什么?”此话一出,唐战和陆菁同时一惊,“两年之中,一直……打交道?”

    “对啊,因为他和汪古部大人和王大生将军都很熟,经常会有来往……”大柱继续详尽道,“每次何一凡前来相府,其实是来见汪古部大人或是王大生将军,我只不过是个传话的差使,认识何一凡也不过是如此罢了……这两年每次前来汴梁,何一凡要见两位大人,都是我在外面传话通报,久而久之,自然也就熟了……”

    “何一凡身为峨眉派弟子,居然……与汪古部扎台和王大生……相交来往?”唐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陆菁这回倒是比唐战冷静,继续问道:“那你知道,每次何一凡前来,都和汪古部扎台或是王大生说什么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大柱摇头说道,“我只是个传话的,大人之间的谈话,我怎么会清楚……不过偶尔有时候来相府的,不是何一凡,而是他的其他师弟,就像今天这样……”

    “那今天那个峨眉弟子,他都和你说了什么?”陆菁眼神一凝,转而问道。

    “就是汴梁战事结束,问一些相府这边的情况……”大柱一五一十道,“我和他比较熟,所以有什么说什么……”

    陆菁听完后,在一旁沉思起来。

    唐战却是情绪略显激动,咬牙说道:“没想到何一凡身为崆峒派弟子,居然和蒙元朝廷的人来往甚好,简直不敢想象……没想到,蒙元势力衰微,却仍有武林中人为其走狗……”

    “不,现在下结论还太早了——”然而,陆菁似乎是有别的想法,即刻说道。

    “这还有什么好怀疑的?”唐战反驳道,“和汪古部扎台与王大生经常往来,说明他们之间关系甚好;反过来对我们,就是加以利用和出卖情报!”

    “我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陆菁即刻道,“傻蛋你想一想,如果何一凡真的是彻彻底底的蒙元走狗,那战事结束,汴梁汪古部扎台和王大生的势力覆灭,崆峒派弟子怎么还敢光明正大地来到这里,询问一些相府的情况?如果这些崆峒弟子真是蒙元朝廷的人,汴梁告破,战俘关押,我们迟早会从俘虏口中套出崆峒派弟子身为蒙元细作的情报,这对他们来说,不是风险太高了吗?”

    “这倒也是……”听了陆菁的分析,唐战也慢慢冷静下来,心里却是矛盾不断,不禁反问道,“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为什么,何一凡会和蒙元朝廷的人交往甚多,却又做出如此莫名其妙的举动……”

    “或许,我们得把事情一件一件弄清楚,真相才会水落石出……”陆菁嘀咕一句,随即望向前院大门的方向……

    “将军……”“将军……”前院大门,萧天和苏佳这时赶到,一旁守卫的将士时不时招呼道。

    与小青暂时分别,放下了“负担”,萧天和苏佳回到一军之将的神情,按令巡查相府内的部队情况。

    “萧大哥,苏姐姐——”陆菁这边,倒是一脸期待地跑了过去。

    “啊,萧兄弟和苏姑娘也来了……”袁冲再次见到老熟人,亲切说道。

    “是啊,我们也过去吧——”唐战点了点头,遂和袁冲一起,跟着陆菁来到了萧苏二人跟前……

    “萧大哥你怎么了,一脸颓废的样子……”看着萧天今日有些萎靡不振,陆菁最先关心问道。

    萧天憋着气不想说,想着昨晚到今天一早,自己遭受郜英师父的“教训”,心里就一肚子苦水吐不出……

    “没想到你们来的更早,菁妹……”苏佳也招呼了一句。

    “是啊,知道你们回去见郜前辈一次不容易,所以今天一早,我和傻蛋替你们巡查完了部队,一切都没问题——”陆菁笑脸说道。

    “那可真谢谢你了,菁妹——”苏佳听了,也高兴应声道。

    “而且,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陆菁表情稍稍收敛,转而逐渐正经道,“有一件事情……不,应该说是秘密,我想问问苏姐姐……”

    “秘密?”苏佳听了,疑惑一笑,“我哪儿有什么秘密?菁妹你这么聪明都不知道,那我就更不可能了……”

    “不,除了当事者,这个秘密,如今恐怕只有苏姐姐你一人知晓……”陆菁继续道。

    “我……一个人知晓?”苏佳有些发愣,看着陆菁表情渐渐严肃,自己有些心感不安。

    “你一时记不起来也很正常……”陆菁闭了闭眼,随即轻声道,“因为那个秘密……是两年前在汴梁城的绝密,一个曾经所有人都想要寻找,却是无从知晓的秘密……”说完,陆菁两眼缓缓睁开,露出凝视的神情。

    “两年前的秘密……”苏佳像是模模糊糊记起了什么,但又想不起来,看着陆菁表情有些过于认真,苏佳略显不安道,“到底是……什么秘密?”

    “佳儿,两年前……你知道什么秘密是吗?”萧天不禁在一旁问道。

    “可是我……暂时想不起来,好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却是无从说起……”苏佳抚了抚额头,心中的不安愈加强烈,遂继续向陆菁问道,“菁妹,你想问的,到底是……什么秘密?”

    “就是尘封了两年的……”陆菁眼神一定,随即吐出字语道,“剑道大会的的秘密……”

    苏佳听到这里,神情一怔……(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江湖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