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江湖博 >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死尸之疑

破镜重圆古墓旧情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死尸之疑

书名:江湖博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嗯啊”祁雪音猛然睁开眼,浑身是汗惊醒过来原来只是个梦,晨光从窗外映射进来,天已经亮了。

    “祁姐姐,你是不是做噩梦了?”叫自己的人自然是杜鹃,看着自己惊落的样子,杜鹃不禁担心道,“你出了好多的汗,我刚才醒来,听见你一直在呼喊着谁的样子”

    “我做噩梦了是吗”祁雪音从床上起来,抹去头上的汗水,颤颤四惊道,“可那并不是梦,即使过去了那么多年,感觉依然那么真实”

    杜鹃听着祁雪音的喃喃自语,不由问道:“虽然这么问不太好祁姐姐你,是不是曾经经历过什么让你痛苦的事情”

    “我”然而不知为何,看着杜鹃的一刹那,也许是还没完全梦醒,也许是意中触情,祁雪音竟错将杜鹃看成了自己过去的妹妹十分相像的眼神,十分相像的关问,和始终关心照顾着自己,一切的一切都太像了

    “妹妹”祁雪音两眼朦胧间,竟不自然脱口而出一句。

    “什么?”话音很轻,杜鹃没有听清继续问道。

    祁雪音继续观望着眼神,看见杜鹃,如同看见自己死去的妹妹。良久,意识稍微恢复一刻,祁雪音才慢慢坦言道:“对不起,我只是还没睡醒,所以”

    “没关系,可能是祁姐姐你太累了”杜鹃则是一脸微笑,喜悦相迎道,“要是还想再睡一会儿就继续睡吧,反正今天没什么事”

    “不了,要是再睡下去,恐怕你们少主会正借此机会嘲笑我了”想到昨天这个时候,也是自己嘲讽孙云“赖床”的事,祁雪音不禁调侃道。

    “什么跟什么呀”杜鹃自然是不知道这一出,只是想到刚才祁雪音一直在梦里呼唤的声音,不禁颤颤问道,“对了祁姐姐,你刚才是在喊妹妹,是吗”

    “我”祁雪音似乎像有难言之隐,内心挣扎之下难以言表。

    “也许你和我一样,期待身边有个照顾你的姐妹吧”杜鹃脑海中闪过一个莫名的念头,遂两眼期盼说道,“对了,如果祁姐姐你不嫌弃,以后就叫我妹妹好了”

    “额”祁雪音听到这里,看着杜鹃亲善的眼神,表情不由一怔太像了,真如同自己的妹妹在呼唤自己,如果她还活着,或许就和现在的杜鹃一样

    “以后我当你是姐姐,咱们平时有什么话聊在一起,也算有个伴”杜鹃继续说道。

    “这样真的好吗?”不知为何,祁雪音似乎也非常憧憬,内心隐动喃喃问道,“我真的可以叫你妹妹?”自己从小最爱的人,就是自己的妹妹,自从妹妹死后,祁雪音一直活在沉痛和悲伤之中如今,又有一个“妹妹”出现在自己眼前,不知为何,祁雪音打从心里,莫名有要珍惜这份感情的决心。

    “当然,就当我是你的亲妹妹,不用拘束太多”杜鹃继续笑了一句,想到自己刚才的疑惑,表情稍稍凝紧道,“对了,刚才我就一直想要问你,祁姐姐你曾经究竟经历过什么”

    “嗯”祁雪音稍许沉默一阵,思绪良久后,缓缓一笑道,“从前的经历,确实难以回首以后有机会再告诉你吧”

    “好吧”杜鹃有些失望,但她也能理解祁雪音的心情,缓和一阵尴尬后,杜鹃从床上下来,朝气神采道,“我们先去梳洗吧,一会儿吃了早饭,再去找云哥他们”

    “又要找他啊”然而,祁雪音似乎是有点“反感”见到孙云,尤其是吃早饭这个时候,自己又刚好起床偏晚,想到昨天的“糗事”,祁雪音生怕孙云会拿这事儿故意嘲笑“报复”自己

    不过,事情并不像祁雪音想的那样等自己和杜鹃梳洗完了,来到餐房正厅的时候,并没有见到孙云的身影。

    餐房正厅这里,是镖局众人聚集早餐的地方,无论地位高低、年长年少,就算是总镖主孙尚荣,也经常来这里吃早饭。孙云就更不用说了,平时不管有没有事,他都会和任光等人来这里,有时闲散的时候,也会各自前来。

    杜鹃也是一样,今天早上领着祁雪音,第一次来这里吃早饭

    “奇怪,云哥不在诶”杜鹃拄着拐杖盘走两步,环视着厅中来往的众人,并没有看见孙云的人影,不禁喃喃一句,遂和祁雪音一起坐在了正门前方的板凳处。

    “该不会是又赖床了吧就不怕本姑娘又把他的早饭吃了?”没有看到孙云,祁雪音反倒是高兴一阵,不但不会被孙云“报复”,自己还可以反过来继续嘲讽他。

    “嗯嗯嗯嗯嗯”正在这时,石常松从厨子那里领了馒头,心情还算不错的样子,一边哼着歌,一边找到杜鹃对面的位置坐下了。

    “阿松哥”杜鹃见到石常松刚好经过,不由招呼一句。

    “噢,是杜姑娘”石常松亲切一笑,看见了身旁的祁雪音,也热情招呼道,“还有祁姑娘那天来我们镖局的委托人,昨晚还听阿光哥提起你”

    “没听你们少主提我,还真是谢天谢地喽”怕是孙云在别人面前说自己坏话,得知并不是听孙云提起自己,祁雪音啃着馒头“嗝应”一句。

    “阿松哥,你看到云哥了吗?”杜鹃没见到孙云,不禁提问一句,“还是真像祁姐姐说的,还没有起床”

    “没有啊,我看少主和阿光一大早就出去了吧唧”石常松也一边嚼着馒头,一边说道,“好像是有什么事的样子,起了个大早神神秘秘的,也不和我们多说吧唧”

    “能有什么神秘的事情,说都不和我们说”杜鹃不由担心道,“才经历那么危险的事,昨天从洛庄回来,不趁着好好休息几天,今天又跑出去干嘛”

    “那个傻种,你管他干什么?”祁雪音则趁机“黑”了孙云一句,一脸无所谓道,“你要是能理解他那种人的想法,那你也真成精了”

    祁雪音还是和平时一样,喜欢调侃孙云这那的不是,杜鹃自一旁,又忍不住暗暗笑出声来。

    “对了,他和阿光该不会是”石常松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放下汤碗提升一句。

    “怎么了吗?”看着石常松忽然凝重的表情,杜鹃又提神问道。

    “少主离开的那天晚上,我和阿光在门外见到了”石常松想起那晚的“惊异”,心有余悸道,“十几个官兵莫名死在镖局门口,相貌凄惨、死因不明”

    杜鹃一个女孩子听到这里,忍不住害怕捂住了嘴。

    “咕噜为什么死因不明?”祁雪音则像是饶有兴趣,喝了一口清汤问道。

    “那些官兵尸体冰凉,可表情明明就像是刚死的一般,而且我和阿光还是听到了尖叫声才出门的”石常松继续回忆道,“那么短的时间,尸体就冰冷无神,感觉就像是见到鬼了,或者是被诡异的武功所杀”

    “朝廷官兵身死,影响定然不又是死在来运镖局门口附近,所以察台云才这么迫不及待调查真相是吗如果和察台家的人再挂钩,更是和察台云脱不开关系”祁雪音考虑了一会儿,随即说道,“不行,待会儿我也要出门去看看”祁雪音是念在也许与察台家有系,能找到察台家的线索,所以自己也要亲历前去。

    “可是祁姐姐,你这样出去的话”杜鹃似乎有别的担忧,不禁提道。

    祁雪音则以为是杜鹃想要跟着自己事实也确实如此,遂拉起杜鹃的手,毫不犹豫道,“走,妹妹,我们也出门去看看吧”

    “啊啊?”杜鹃则有些受宠若惊,一手扶着拐杖道,“可是云哥昨晚不是说,不让我单独和你出门吗”

    “哎呀,你管那个乡巴佬干嘛?有我在你身边,我不信他敢指责你”对待孙云,祁雪音还是语气上头道。

    “乡乡巴佬?”石常松听到这个称呼,不由浑身起皮瞥了一眼。

    “可是这还是”杜鹃似乎还在犹豫决绝不定处事害羞,这就是她和祁雪音性格上最大的区别。

    “走了,你不是把我当姐姐吗?妹妹就该听姐姐的话”祁雪音这倒好,一副“教训”的口气就把杜鹃从位置上托起来。

    杜鹃没有办法,只好拄着拐杖陪祁雪音一起前去,心中却暗暗直笑道:“不好啦,回头肯定要挨云哥骂了”

    就这样,早饭都没吃完,祁雪音就牵着杜鹃离开了餐厅。

    “她们两个,一晚上关系就这么好了?”石常松则是两眼一望,暗暗一声道

    镖局门外,对面茶铺处,许多侦缉的朝廷官兵已经聚集到这里他们的确是为调查那晚巡逻士兵的死因而来,不过效率似乎并不高,死了快两天的尸体,直到现在还没有搬离现场。

    而在现场周围,也有不少“看热闹”的百姓聚集在这儿,想到朝廷的人竟会在夜里遇害,事情定然影响很大。而这些人里,孙云和任光二人就在其中

    “少主你看,这些就是那晚死去的人”任光站在前面,指着现场的尸体说道,“我和阿松是第一发现者,事发之后当晚就去报官了”

    “那这些朝廷的人,办事效率也太低了,前晚死的人到现在还没处理尸体”孙云摇了摇头,遂准备上前说道,“不过这样正好,我可以看看具体什么情况”

    “少主,你要干嘛”看着孙云大步走上前,万千不把朝廷的人放在眼里,想到来运镖局和朝廷的关系依旧紧张,任光拽拉了一下孙云,悄声提醒道。

    “看看尸体喽,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你和阿松那晚看了,我就不能看吗?”孙云却不以为然,反而轻松一笑道,“你和阿松说过,他们的死相很蹊跷,甚至很可能是死于武功高强者之手我江湖经验比你们深,说不定能从中知道些什么”

    “我不是这个意思”任光继续提醒道,“这么长时间没回镖局,你是不是变傻了?朝廷的人还在这里,你一个平民老百姓上去,不怕惹火上身啊?”

    “我,平民老百姓?”孙云这回倒是做出一副“地位高高”的样子,反笑一声道。

    “我知道,你是察台王的儿子”任光也不傻,跟上应道,“可你现在穿成这个样子,鬼知道你是察台家的人”

    “你放心,我上前去,他们不敢不尊敬”孙云仍旧自信一句,缓缓走上前去。

    任光在后面拉不住,只能露出无奈的眼神

    “等等,什么人?”果然,孙云刚走进现场两步,就被面前的官兵给拦下了。

    “吾乃察台王族次子察台云,奉令前来调查巡逻士兵奇死一案!”孙云大跨步上前正声一句,并亮出了自己来与镖局的徽令那是一个月前身世了明后,察台王特赐予孙云在来运镖局的身份之证,代表着来运镖局少主与察台王族地位平等,五品之下皆不可冒犯。

    调查的官兵见到徽令,遂收回了忤逆的眼光但他们也并没有就此放行,似乎仍对孙云有着“敌意”。

    “怎么,察台家的人在此,你们还当不敬吗?”孙云看到眼前的景象,壮胆一声问道。

    “是我命令他们的”然而这时,从官兵后方,忽然传来一声熟悉的蔑声。

    孙云似乎知道来者身份,两眼神情不禁一凝,举足注目望着前方。

    后面的人来了,官兵众人才纷纷让道,对其予以尊敬来者不是别人,正是接过察台多尔敦的位置,暂掌王府实权的察台科尔台。

    察台科尔台是奉令前来调查此事,想着这起事故发生在来运镖局门口,本就对孙云等人敌意不小的科尔台,自然是想从中“大做文章”,以此刁难来运镖局众人。

    孙云对察台科尔台自然也是没好脸色,“仇人相见”此处,自己已经猜得到对方想要干什么。

    “离开了王府,回到你们那个破镖局,日子还过得舒服吧”果然,察台科尔台一上来就冲孙云鄙视道。

    任光在人群中见着,看着“高高在上”的察台科尔台,一脸威胁地望着孙云,就跟从前为难镖局的察台多尔敦一样,心中不由倒几分。

    “你来这里干什么?”孙云也不甘示弱,面无表情看着科尔台,冷冷一声回问道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江湖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