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江湖博 >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权位相立

破镜重圆古墓旧情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权位相立

书名:江湖博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吾乃察台王族次子察台云,奉令前来调查巡逻士兵奇死一案!”孙云大跨步上前正声一句,并亮出了自己来与镖局的徽令那是一个月前身世了明后,察台王特赐予孙云在来运镖局的身份之证,代表着来运镖局少主与察台王族地位平等,五品之下皆不可冒犯。

    调查的官兵见到徽令,遂收回了忤逆的眼光但他们也并没有就此放行,似乎仍对孙云有着“敌意”。

    “怎么,察台家的人在此,你们还当不敬吗?”孙云看到眼前的景象,壮胆一声问道。

    “是我命令他们的”然而这时,从官兵后方,忽然传来一声熟悉的蔑声。

    孙云似乎知道来者身份,两眼神情不禁一凝,举足注目望着前方。

    后面的人来了,官兵众人才纷纷让道,对其予以尊敬来者不是别人,正是接过察台多尔敦的位置,暂掌王府实权的察台科尔台。

    察台科尔台是奉令前来调查此事,想着这起事故发生在来运镖局门口,本就对孙云等人敌意不小的科尔台,自然是想从中“大做文章”,以此刁难来运镖局众人。

    孙云对察台科尔台自然也是没好脸色,“仇人相见”此处,自己已经猜得到对方想要干什么。

    “离开了王府,回到你们那个破镖局,日子还过得舒服吧”果然,察台科尔台一上来就冲孙云鄙视道。

    任光在人群中见着,看着“高高在上”的察台科尔台,一脸威胁地望着孙云,就跟从前为难镖局的察台多尔敦一样,心中不由倒几分。

    “你来这里干什么?”孙云也不甘示弱,面无表情地看着科尔台,冷冷一声回问道。

    “我来这里,当然是奉命前来调查悬案”察台科尔台冷应一声,冲孙云露出鄙视的眼光道,“我跟你这个野种可不一样,我可是朝廷亲命前来,代表察台家的执掌权位而你这个家伙,不过是个被父王庇护的混小子罢了,你可没资格插手管理此事”

    察台科尔台完全一副蔑视的表情,面对孙云言语尽显刻薄,甚至予以人格上的侮辱。一向镇静不乱的任光在后面见了,都受不了此等羞辱,握紧拳头咬牙相望。

    然而孙云面对此景却出奇镇定,丝毫不为所动。

    “快给我滚,趁本公子心情还算好的时候”察台科尔台甚至拔出宝刀,指着孙云的鼻子说道,“你这个野狗也想成为我们察台家的人?哼,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喂,少主”看着利刃指在当前,孙云却仍旧面不改色,任光在后面悄声提醒道。

    孙云两眼定视着科尔台,面对寒锋威胁,面容丝毫不惧。

    “我叫你滚,你没听见吗?”科尔台见孙云神情不变,以为是惧怕自己的权势,索性放开猖獗道,“再不滚,信不信我削了你的鼻子”

    “呼”然而话音未落,几乎只在眨眼一瞬,孙云右手迅影抬起,两指死死夹住了科尔台的刀芒,目光仍镇定不移地望着他。

    “额”察台科尔台也是吃了一惊,没想到孙云竟会出手反击好在只是“指夹刀刃”,但孙云的内力让人惊异,仅仅只是指间的力道,竟让自己拔不出刀芒。

    任光以为是孙云沉默中爆发,情绪激动想要教训对方一顿,神情顿时收紧,满脸紧张地望着对面。

    围观的百姓众人更是凝声不语,时隔多日,孙云独自一人再与朝廷权贵相驳,火药味正浓,像是随时都有场面失控的危险

    “铛”孙云两指微微一动,精悍的指力直将科尔台手中的刀挑飞,紧接着一声清脆的落响,刀刃掉到了地上

    不过,孙云的表情依旧平静,似乎并不像以前一样,所遇矛盾骤时发火

    “不管怎么样,我们都是察台家的人,一家子亲人,没必要在外面剑拔弩张”孙云情绪平和,缓缓走到刀刃掉落的地点,慢慢捡起说道,“你怎么看我我不管,但我既然是察台家的人,自然要心系朝廷,这次官兵遇害的疑案不得不管”

    说完,孙云又重新走回科尔台身前,将刀还给了对方。

    “少主”看着孙云“不适应”的一举一动,任光表情惊愣不已。

    “嗯”察台科尔台忍气一声,顺手将刀从孙云手中夺了回去。

    孙云依旧不急不慌,对待察台科尔台对待自己的弟弟,表情还算亲和道:“我听多尔敦提过你,你和他一样,打小便有权衡政治的野心但你并没有你哥哥那样冷静的头脑,和阅历丰富的处事经验,所以你这次一个人前来行事,恐怕他也不放心吧”

    察台科尔台听到这里,神情不禁一紧,因为就在昨天,自己的哥哥察台多尔敦也说过类似的话

    回忆中

    “真是的,刚当上这个位置没多久,居然发生这样的事”科尔台握着手中的宝刀,完全没了刚才骄傲的姿态,转而十分心急的模样,完全一副稚嫩没有官场经验的新人样子。

    多尔敦在一旁瞥见,忍不住冷言一句:“不要以为现在位高权上,就什么都有了既然身为家族的传位,必须有义务能为朝廷精明干事,你以为我当年这个位子,是谁都可以轻易取代的吗”

    “住口,你这个废人!现在的你,有什么资格可以说我?”科尔台一时心急火燎,忍不住转身冲自己的哥哥喝骂道。

    多尔敦却是不想继续理会自己的弟弟,轮椅背转过去,冷嘲一句说道:“好心劝你一句,官场的水可深着呢,你要还像从前一样什么事情都指望别人,做起事来心浮气躁,你什么都做不成而且你现在的位子压力大着呢,弄不好,整个察台家都有可能被你带向衰亡”

    “你说够了没有?!”科尔台继续怒斥一句,就差没有冲自己的哥哥拔刀了。

    “哼”察台多尔敦没再理会自己的弟弟,推了推轮椅,往自己的住处走去

    现实中

    如今的孙云,和察台多尔敦说着同样的话一个是自己嫉妒憎恶的哥哥,一个是家族鄙夷的仇人,现在却用同样的眼光“审视”自己,科尔台心中不由嫉恨,他觉得这是孙云和多尔敦二人对自己的轻蔑与嘲弄,自己无法忍受

    “我不是有意要打击你,更不是要敌视你,我只是以家人的身份,好心劝告你,严肃问题上沾染不得半点情绪,要冷静、沉着,虚心调教他人,汲取经验”孙云继续耐心说道,“我想你哥哥多尔敦,最初站上这个位子的时候,也是如此吧”

    “少啰嗦,谁跟你这个野种是亲人?!”然而,察台科尔台不忍语气与其继续“磨嘴”,将夺回的刀重新指向孙云道,“你不过是个父王带回来的孽种,你永远都没资格成为我们察台家的人来人啊,给我将这个孽种拿下!”

    想不到察台科尔台竟然忘恩负义,拿回了孙云手里的刀,却重新冲孙云“恶咬相向”。

    孙云看在眼里,只是无奈摇了摇头,一只手伸到了腰带后面

    令声即下,数十官兵迅速将孙云团团包围,如同缉拿重犯一般,丝毫不留情面。

    周围的百姓所见,吓得纷纷后退几步,却又好奇冲突的现场,纷纷投去屏息的目光。

    “喂,你这个人怎么这样?”终于,任光在后面忍不住厉喝道,“我们少主好心把刀还你,你却反咬一口仗势欺人!”任光遇人遇事平时一向冷静,但是这次,连他自己也受不了察台科尔台的歹毒作风。

    “阿光”孙云大声冲喝一句,示意任光不要再说了。

    “可是少主”任光继续说理一声。

    “我是察台家的人,这件事情我自己摆平”这时的孙云,比任何人都要冷静说道,“你退下,不要掺合进来”

    “嗯”任光忍气吞声一句,仍有怒目的眼光望着察台科尔台。

    “非要把事情弄得这么绝吗”面对众军的刀芒,孙云丝毫没有紧张,继续朝科尔台目视说道,“你就是再厌恨我,我们也是一家人我虽然恨多尔敦,恨你哥哥,但关系相认后,我和他还是放下过去,彼此渐渐重归于好可你却用心歹毒,不识时务你怎么对付我无所谓,可就你这样的品德,将来若是继承察台家的位置,家族只会走向衰落”

    “少啰嗦!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说道我们察台家”察台科尔台的话越来越刻薄,简直就把孙云当成自己的仇人,面容狰狞道,“我给你机会你不滚,还矗在这个地方妨碍朝廷公务,那可是死罪一条,你可别怪我心狠给我杀了他!”最后恶冲一句,察台科尔台似乎完全不给孙云以活路。

    在场人之中察台多尔敦权力最大,手下官兵自当听其差遣,“决杀令”即下,众军纷纷提刀上前。

    “少主!”任光看着孙云身临危险,不禁在后方大声喊道。

    孙云却仍旧不紧不慢,甚至没有作出要换手的样子,慢慢从身后掏出一件东西

    “察台王族金牌在此,尔等还不退下?!”终于,孙云凝声厉喝一句,将自己父亲赐予的最高权位令牌亮了出来王族金牌代表家族最高身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凡于朝中为事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在洛庄的时候,孙云就曾亮出来过,当场震慑住了当地的官员。

    果然,围拥上前的众军见了,纷纷停下了脚步这些官兵都是察台科尔台从自家王府带出的亲信,自然认得这令牌。现在孙云手握金牌,他自然代表着最高权力,众军官兵不敢冒犯,纷纷居身退了下来

    “喂,你们干什么,本公子的话你们都不听了吗?!”察台科尔台看在眼里,情绪激动到极点,怒斥一声喝道。

    然而在金牌面前,不但科尔台的命令不再听从,众军官兵甚至在孙云面前放下兵器跪了下来,完全臣服于权威之下。

    “你们”察台科尔台自身处境一时尴尬,如同大白天见到鬼一般,心绪恼怒至极点,气愤得连话都说不出一句。

    “这个金牌你应该认得吧”孙云倒是一脸平静,举牌冲察台科尔台道,“这是父王赐予我的,代表察台家族的最高权位,大都朝中除了皇上,任何人见此都得俯首鞠躬就连你也不例外你我之间在家族中的地位孰高孰低,你应该分得清楚吧”

    “嗯”察台科尔台看在眼里,心中极为不甘,忍气一声跪在地上,遂咬牙问道,“为什么为什么父王的镇族之物,会在你这家伙手上”

    “说明父王根本不信任你,你在他眼中,不过还是个任性顽固的毛孩罢了”孙云面无表情,将金牌缓缓收回道,“看在你我兄弟的份上,我才这么和气对你说如果你不是察台家的人,我早就以王族之命将你处死”

    “去”察台科尔台没有说话,只是默不作声泄愤一句。

    “都起来吧我今日来此的目的,只是为了调查官兵被害一案,并无冲突之意”孙云平息一句,遂又冲科尔台继续斥道,“倒是科尔台你,百般刁难于我,甚至想把我逼上绝路劝你还是安分点的好,要是做事过头的话,别说我和父王会原谅你,你的下场可能比你哥哥还凄惨”这句话既是对察台科尔台的提醒,也是对他的威胁。

    “哼”现在最高权位在孙云手中,硬来的话也未必是他的对手,察台多尔敦不屑一声,遂和周围的官兵众人慢慢站起身来

    “好厉害”任光现在才知道,原来孙云离开王府前,察台王将家族的最高权力交给了他,不由惊叹道,“怪不得少主处事不惊,原来早就准备好这一手了这些可好了,察台王族的权位在手,朝廷之中没人再敢随便欺惹我们来运镖局”

    孙云“训斥”完弟弟后,自己独自一人去调查“死尸悬案”,没有再去理会察台科尔台。然而察台科尔台却是一脸仇视地望着孙云,内心嫉愤不止。

    “为什么为什么家族最高的权位继承人不是我”察台科尔台凝视着孙云,心中暗愤道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江湖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