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江湖博 > 第二章 爱女遭劫

正文 第二章 爱女遭劫

书名:江湖博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武林之中,最有实力的门派应该算是逸仙门了。逸仙门坐落在一座大山林里,此地四季如春,鸟语花香。暂且不说地理条件,就说门派弟子的数量和实力,那都是武林中的佼佼者;随便找几方弟子,那都是个顶个的高手。其实,逸仙门能如此繁荣昌盛,与其治帮之法是有莫大关系的。逸仙门向来都是以仁为本,以德为荣,专好搜集天下名人志士。这些人往往都是武功高强而且内心高洁、品德正直的侠士,他们经历了江湖中的无数苦难,同时悟得了为人之道;他们厌倦了江湖的喧嚣,便以隐居的方式加入了逸仙门。因此,逸仙门从来就没有与任何一门派发生过矛盾——这是罕见的;只有在武林大会或其他武林重要会议时才会『露』面,平时很少『插』手江湖琐事。这些人在这里安居乐业,教育后代,其乐融融,逸仙门愈加繁荣;再加上优美的景『色』,可谓是人间仙境……

    众所周知,逸仙门的掌门人是武林七雄之一的方仲天,长老更是武林四圣之一的陆清风。在他们的管制下,逸仙门一天比一天繁昌,一天比一天富强……

    这天,众人在大厅里好像在谈论一些事情,每个人的脸上都显得有些焦急……

    这时,从门外飞跑进一个人,然后迅速跪在一个人前面,说道:“报!启禀帮主,我发现小姐的去向了!”

    原来他所跪向的人是逸仙门掌门人方仲天。方仲天只有二十多岁,只见他焦急地问道:“快说,瑛儿现在身在何处?”

    那人说道:“小姐被江湖‘四大恶丑’拐走了,我们正设法率领人马堵截,两个时辰之内,他们还逃不出去!”

    方仲天愤怒道:“这‘四大恶丑’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敢上逸仙门捣『乱』?来人!”

    “在!”很快出现很多侍卫。

    方仲天说道:“马上传令,各人马守住每一个关口,‘四大恶丑’不是善类,每个关口至少要派十个高手……不,二十个,决不能放他们出山。一旦发现其踪迹,发『射』信号弹!”[]江湖博2

    “是!”侍卫们很快飞一般的消失。

    “陆长老,子清,虚门,你们跟随我去救瑛儿!”方仲天摆了手说道。

    陆清风别出了佩刀,说道:“好,事不宜迟,我们快点出发!”于是,众人也走了……

    方仲天的女儿名叫方瑛,刚出生还不到三个月大。其母李婷早在生她时就去世了,方仲天为此也是悲痛不已。今天上午,方仲天依旧像往常一样,自己去会议厅处理事务,女儿交给她的『奶』娘照顾。可是江湖上的“四大恶丑”胆大包天,竟敢上逸仙门来扶持掌门的女儿。江湖上的“四大恶丑”分别是“人肉屠夫”吴通、“嗜财薄命”李徒、“冷血杀手”托托儿和“四不像”韩古。此次他们所来目的,就是因为吴通嘴馋,而且胃口不小,敢来抢逸仙门掌门的女儿。方仲天得知女儿消失的消息后,马上派各人马去搜寻。后来才得知是江湖“四大恶丑”干的好事,便又气又急,连忙派高手去堵截。而现在,他本人也是亲自出马……

    在一片丛林里,有四个人影……“大哥,我早说了,这儿太危险,恐怕……”一人说道。另外一彪形大汉说道:“闭上你的臭嘴,你大哥我从来不吃一般的婴儿!”原来这彪形大汉正是江湖“四大恶丑”之首——“人肉屠夫”吴通,刚才与他对话的是“嗜财薄命”李徒。吴通手上还抱着一个熟睡的女婴,应该是被点了『穴』道,看来她就是方仲天的女儿方瑛。

    吴通突然停下来了,其他三人见状,也停了下了。韩古问道:“怎么了,大哥,干嘛不走了?”

    吴通笑道:“已经甩他们很远了,我干脆就在这把她吃了,早好早完事!”

    托托儿严肃地说道:“可我感觉附近好像有人,咱么还是先走为妙,大哥!”

    吴通听了,骂道:“有你个屁!你这家伙整天怪里怪气的,一会儿说旁边有人,一会儿说有杀气,可有几次灵验了?我看你是太胆小了,还‘冷血杀手’?我看就是个‘缩头乌龟’!”

    “可我还是觉得……”托托儿刚要说什么,突然几阵剑气飞过,“四大恶丑”感到不妙,纷纷跳开。

    只见树林中窜出十几个人,个个手握长剑,并很快将他们四个围住。只见前头一人喊道:“风文在此,‘四大恶丑’还不快快放下婴儿!”原来前头的人名叫风文,看来他就是这十几个人的头领。

    吴通见了,笑道:“是哪个娃娃敢在你吴爷爷面前嚣张,小心你爷爷我把你剁了吃了!”吴通的话带着杀气,而且常人听了这样的话,也会闻风丧胆。

    但前面的这位白衣少年毫不畏惧,依旧挺立,剑锋直指四人,而且挺胸有成竹的样子:“江湖‘四大恶丑’,人人得而诛之,再不放下婴儿,休怪我风文无礼!”

    吴通轻蔑的说道:“我倒要看看你一小娃娃有多大能耐!”吴通见风文最多也就二十来岁,便很不把他放在眼里。

    风文见话语无用,便飞身攻向吴通,试图强夺婴儿。吴通见他来真的,便把婴儿丢向了一旁的李徒。李徒伸手接过婴儿,婴儿没有任何反应,依旧熟睡。[]江湖博2

    吴通先是侧身避开攻击,然后拔出身上的长钩,突然甩手用力,欲直接砍掉风文的人头。要知道,吴通的这条长钩,可是沾染了很多人的血。但风文只是弯下了腰,便躲开了这一击。吴通见风文还没站稳,便欲用肘击猛击风文的胸口,想将其锤倒在地。可风文不紧不慢,只见他收回了剑,以其正挡吴通的肘击。“砰——”吴通的肘击打在剑上停住了。吴通自己也是惊了一下:他的这一击着实用力,普通人用兵器挡住,兵器会被很轻易地击断,但风文却用剑轻松地挡住了,可见风文这位少年内力之深厚。还没等反应过来,风文翻身一脚重重地踢在了吴通的头部,吴通踉跄了一下,在一棵树旁把持了一会儿,而风文则又是一个翻身,稳稳落地。

    吴通突然脸『色』发青,勃然大怒,只见他用长钩用力随地上划去,地上的树叶全部腾起,一股强大的气流冲向风文。风文往后退了一下,并呼喊师兄师弟们做好准备。吴通猛地发力,长钩带着强劲的力道劈去,风文见不妙,腾空躲开,只见刚才他所站的地方后面的大树被当场劈断。众人也有些紧张了,纷纷站好位置,随时应战。又是一击,吴通再次使出了刚才的招式。但这一次风文也不甘示弱,举剑施展“三清剑气”。只见几道剑痕划地而过,与吴通的招式拼在一起,霎时间巨声响起,地上被两人的招式冲击得变了形。

    “趁现在,摆剑阵!”风文突然大声喊道。只见其余弟子先是展开,然后一一对应,摆出了一道类似于铁桶阵的阵型,将吴通团团围住。吴通有些措手不及,此剑阵即出,只见阵内剑光四『射』、剑气错杂,自己被划伤了好几处,但不能在很短时间内破阵,只好见招拆招。

    托托儿看到有些不对劲,便想冲过去帮助大哥。可是他还没跑几步,前方的一个雄浑的声音把他震住了:“‘四大恶丑’还不快快束手就擒!”原来“四大恶丑”在这浪费了太多的时间,而方仲天等人已经赶到了。

    方仲天冲着托托儿大喊,可托托儿不予回应,转头便拔刀砍向方仲天。

    方仲天没有动身,身旁的长老陆清风出招神速,手起刀落,一阵强大的冲击力飞去,托托儿被当场分尸,地上还留下一道深深的刀痕。其他人惊呆了,他们“四大恶丑”这一辈子也没见过如此强大的内力和力道,也没见过如此迅猛的刀法。

    这便是陆清风的自创绝世刀法“断魂刀法”,光名字听了就能使人感到『毛』骨悚然。

    李徒和韩古见了,丢下了婴儿欲要逃跑,陆清风在远处又是手起刀落,也把他们两人作了。真不愧是武林四圣之一的陆清风,瞬间就能解决战斗,刀法之精强,可谓是前无古人,同时也能猜测三十多年前陆清风与郜英的五百回合的大战,是多么惊心动魄。

    吴通在剑阵中还在苦苦坚持,只见方仲天走了过来,说道:“江湖‘四大恶丑’,人人得而诛之,今天我以逸仙门掌门的名义,替天行道,铲除『奸』魔!”随即,一招“龙虎霸王拳”顺势打去,剑阵众人纷纷避开,内力重重打在了吴通的胸前。吴通被打飞了老远,然后撞在了一棵粗壮的大树上。大树被活生生地撞断,而吴通则倒在地上,吐了很多的血。

    方仲天等人随即走了过去。吴通勉强坐了起来,说道:“不愧是‘龙虎霸王拳’,方掌门的……力度真不亚于当年的……蒙掌门!”

    方仲天两袖齐挥怒道:“有什么遗言快说吧!”

    吴通笑道:“我快死了,但我想告诉你……要你女儿的人……可不是我……”他还想说什么,可是提前断气了。

    方仲天由于过于急躁,没有控制拳法的力度,一拳便将他打死了。可当他听到要他女儿的人不是他时,他猛然回头——但为时已晚。只见一身著紫衣的女『性』挥袖夺走了刚才李徒和韩古所放的婴儿,然后逃逸而去。

    “瑛儿!”方仲天太大意了,他把注意力都放在“四大恶丑”上了。当他看见女儿被另一个人拿走时,不禁大叫一声。他非常愤怒,一招“龙虎霸王拳”打了过去。排山倒海之势涌来,前排几棵大树都被打倒,但那名女『性』轻功着实的好,已经跑了很远了。

    “掌门,我们快去追吧!”子清向方仲天说道。

    方仲天二话不说,立马飞身去救女儿,众人见了也跟了过去。

    方瑛是方仲天与其妻李婷爱情的结晶,可惜李婷在生下方瑛后便去世了……方仲天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女儿才不到三个月大,他决不能让瑛儿受到伤害……众人都是加紧追赶……

    总算是看见了那名女子了,只见她一身紫『色』的衣服,戴着面纱,在一个湖岸边停下了。

    方仲天等人也停下了。只听方仲天说道:“阁下究竟是何人?快快换我女儿。如你与方某有恩怨在先,我们私下可以解决,但请你放过我女儿!”

    那紫衣女子缓缓转过身去说道:“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声音非常柔和,方仲天听了好想知道了什么,叹道:“是你……”

    女子轻声笑道:“不错嘛,你还记得我!”

    方仲天还是不放心地问道:“你究竟想怎么样?”

    女子道:“叫你的手下都回去吧!我想和你单独谈谈。”

    方仲天闭上了眼睛沉思了一会儿,然后将右手向后摆去:“陆前辈、子清、虚门,还有大家,你们都先回去吧!”

    陆清风仍心有余悸地说道:“可是掌门……”

    方仲天依旧将手举起,止住了陆清风的话语,继续说道:“都回去吧……都回去吧!”

    陆清风像是明白了方仲天的意思,便说道:“好的,掌门,我们在会议厅等你回来!”随后,他转身道,“行了,大家都回去吧!”

    “可是,长老……”“可是,长老……”子清和虚门仍不放心地问道。

    陆清风挥手道:“哪来那么多‘可是’?叫你们回去就快点回去,都快回去吧!”

    “是!”“是!”子清和虚门答应道。然后他们转身叫身后的人都回去。于是,众人都走了……

    只剩下了方仲天和紫衣女子以及方瑛了。待众人走远了,再也察觉不到一丝气息了,方仲天才睁开眼睛,然后轻声说道:“好了,你想和我说什么?”他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哀伤。

    那紫衣女子缓缓转了过来,说道:“我有很重要的事和你说!”随即,她缓缓摘下面纱……这是一张清秀、润泽的脸,眉间稍起,两眼灵秀,颇有一副佳人韵味……

    方仲天有些哽咽:“兰姑,果然是你!”

    原来那名紫衣女子名叫兰姑,只见她两眼微皱道:“你果然还认得我,跟那个贱人温存了一段时间,你还想得到我!”

    “住嘴!你……”方仲天听兰姑说自己的爱妻是“贱人”,先是愤怒道,但之后有些哽咽了,“李婷……她不是贱人!”

    兰姑哈哈大笑起来,其声音有些刺骨,但同样带着哀伤。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变成一声长叹……兰姑侧着头,用满带悲伤的眼神望着湖边的风景,轻慢地说道:“好……好……你为了你那个心爱的她,反过来教训这个曾经为了你献出一切的我,好,你好……”

    方仲天慢慢闭上了眼睛,无数的回忆在脑中浮现——当方仲天还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时,他在扬州遇上了兰姑。他们俩一见钟情,情投意合,往后的日子还经常一起冒险和玩耍。他们俩还曾在树下发誓要爱对方一生一世。那时的日子,是美好的,也是难忘的……可是当方仲天遇上了扬州女神医李婷后,他对这个女人又动了心。最终,方仲天当行了逸仙门的掌门,娶的是李氏……他知道他自己违背了誓言,但他心中还是从来没有忘记兰姑。他的心中有两个女人在徘徊,他知道他要为他所做的过错付出代价……

    而现在,兰姑就站在他的前面……方中天渐渐睁开了眼睛,用悲枯的眼神直视着这个他一辈子也对不起的女人。

    兰姑又低下了头,望了望手中抱着的女婴,轻声笑道:“这就是你跟那贱人的孩子!”

    方仲天怕兰姑对孩子不利,试着转移话题。于是,他问道:“是你指使‘四大恶丑’的吧?”

    兰姑笑道:“不错,‘四大恶丑’只是给你们的诱饵,我只不过是想要你的孩子!”

    “那‘四大恶丑’遭人围攻,你就袖手旁观了?”方仲天问道。

    “谁叫他们中途打坏主意,想破坏我的计划;再说了,这些人在江湖上也是血债累累,被你们干掉也是死有余辜!”兰姑漫不经心地说道。

    方仲天有焦急地问道:“那你要瑛儿做什么?”

    “瑛儿?”兰姑笑道,“很好听的名字!这就是那贱人的孩子!”

    “不许……不许你说她是贱人!”方仲天有些愤怒,但还有些不忍,他的眼眶也有些湿润了……

    兰姑也有些抽泣了,只听她含泪说道:“行,李婷她不是贱人……那你是贱人!”

    方仲天不说话了,他低下了头,在慢慢地哭泣……终于,他还是轻声泯道:“求求你,放了瑛儿!”

    “好啊,你求我放了她,那你就在我面前跪下来求我啊……”兰姑说话时开始带着哭腔。

    方仲天沉思了一会儿……他的内心好痛苦,痛苦他遇上了两个心爱的女子,痛苦他所犯的过错……瑛儿是方仲天如今唯一的寄托,唯一的呵护,他不想再让另一个人——他的女儿受到伤害,孩子是无辜的……

    周围的一切都安静了。湖水平静了,鸟儿停止鸣叫了,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冻结了……

    过了许久,方仲天睁开了早已湿润的眼睛,直视着兰姑,眼光却是那么的坚定……终于,方仲天的两腿开始弯曲了,他的身体开始下降了,他的两膝重重地碰在黄土地上了……一个男人竟然在一个女人面前跪下了。这个人竟然是逸仙门的掌门人,武林七雄之一的方仲天。方仲天竟然舍弃了作为掌门,作为男人的尊严,在一个女子面前跪下了。他只为救自己的女儿,个人的任何东西都可以不要了……

    尽管兰姑一直望着方仲天,却一直是泪流满面。她的心中何尝没有叹惋?她的心中何尝没有思念?他何尝面对这样不愿让人接受的场面没有一点点自责?兰姑将头侧了过去,望着广阔的苍穹,流了好一会儿泪。随即,她挥手拭去了颊上的泪水,回头说道:“我本来是想送你的女儿去黄泉的,既然你在我面前跪下了,那么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可以保她的姓名!”

    方仲天心中一喜,但仍跪在地上说道:“什么条件都行,只要你能放过瑛儿!”

    兰姑见他不敢『乱』来,于是说道:“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来弥补你犯下的罪过!”

    方仲天问道:“什么事?我以逸仙门掌门的名义向天发誓,我方仲天一定做到!”

    兰姑郑重地说道:“好!那么你要答应我,把你的女儿交给我抚养!”

    方仲天大吃一惊:“你说……什么?”

    兰姑继续道:“你放心,我只抚养十八年。十八年以后,我自会派人把你的瑛儿安然无恙地送回来……我这样做,是想让你尝受十八年相思之苦,来赎你所犯下的罪过!怎么,你不同意吗?”

    方仲天先是一脸茫然,不敢相信兰姑所说的话。可是,他已经在兰姑面前发了毒誓……他不忍心,但又不得不。终于,他的嘴里挤出了话语:“好……我……答……应……”

    兰姑见他答应了,闭着眼说道:“好!希望这次你能遵守你的诺言……”说完,转身飞去,飞去时还挥去了几滴晶莹的泪水——这在方仲天眼里,成了他这辈子都不能忘却的画面……

    兰姑已经走很远了,方仲天依然跪立在那里……

    一个时辰过去了,方仲天依然跪在那里;他的两眼发呆,没有任何的生气……

    会议厅内,众人还在焦急地等待。两个多时辰过去了,掌门人还未回来,有些人提议去救掌门:“我们派人去救掌门吧!”他们显然认为掌门人这么久未归,肯定是出事了。

    长老陆清风已年过五十,只听他用苍雄的口气说道:“都给我安静地等着!”

    “可是长老……”有些人还是不放心。

    “……掌门会安全回来的!”陆清风又叫了一声。其实他的心里比谁都焦急,逸仙门的近几年繁荣,全都归功于方仲天和自己的『操』劳,若掌门真出事了,他最是过意不去……

    于是,众人继续安静地等待……

    突然,风文飞跑进来叫道:“掌门回来啦!”

    “掌门回来啦!”“什么?掌门回来了,太好了!”厅内的众人闻之,都兴奋起来,起身准备迎接掌门。

    众人来到门口,只见方仲天正慢慢地踱步过来,眼神发灰,神情低落,两膝还是土黄『色』……

    众人见掌门这番模样,都不免有些担心。陆清风前去问道:“掌门,发生什么事了?瑛儿呢?”

    方仲天没有正眼,只是缓缓说道:“瑛儿没事,只是……算了,以后再解释吧!我好累,想回屋睡一觉……”

    “那个女人是谁?”陆清风加紧问道。

    “她……”方仲天抬头回答道,“她是我这辈子都对不起的人……”

    众人没有再问什么……

    方仲天回房后,什么也没做,直接倒在了床上。他没有脱衣服,只是把被子轻轻盖在了身上,也忘记了擦去膝上的黄土……

    安卓客户端上线下载地址: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江湖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