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江湖博 > 第二十一章 神秘来客

正文 第二十一章 神秘来客

书名:江湖博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话说那天李忆瑶得到了那本《寒灵神功》,晚上便爱不释手地独自研究起来。李忆瑶本来就对武学的造诣很深,有极好的天赋,所以学起来也是得心应手。

    一个晚上之后,她发觉这寒灵神功的心法甚是巧妙,不但体内的真气流动愈加平稳,而且整个人也变得轻盈了许多,有点飘飘欲仙的感觉。都说武功学到了一定境界,就感觉身体好似仙骨得道,而李忆瑶恐怕也这么认为吧……

    她越钻研越是兴奋,最让她感兴趣的,便是关于心法疗伤的部分。当自己受到很强的内伤时,可以及时运作寒灵神功的心法,使其内伤程度减小;若是双人相互运作,疗伤效果更佳。

    看到这里,李忆瑶微微打了一个哈欠,内心暗道:“等我彻底掌握了这门心法,我可以传授给小双还有陈师兄,然后渐渐参透此等心法,之后只要伙伴们在一起,就能合力打败武林众多高手并为我追风派争光了……”

    过了一会儿,她躺在床上,两眼望着茅草屋顶,表情呆板,暗自苦道:“不过话说回来,玄空大师今天白天说的那些话,总感觉好别扭,但又觉得挺有道理。若真照他所说,莫非我与陈师兄之间根本没有所谓的爱情,只是我的一厢情愿……不知道为什么,玄空大师说完那些话后,我突然真的感觉自己对陈师兄没有太多感觉了,莫非之前对陈师兄的好感只是一时的冲动……”

    无数的困扰如同无数的蚊子在李忆瑶头上盘旋,让李忆瑶有些心浮气躁,但是由于过度疲劳,李忆瑶很快地就睡着了……

    第二天,李忆瑶守约来到了追风派西堂处与陈世今弈棋。在这里,李忆瑶终于见到了她一天不见的陈师兄。除了陈世今外,李忆瑶的那些死党——徐双、吴贤还有“淘淘”鲁涛——都在那里。

    若是换做平时的李忆瑶,见到了久违的陈世今,一定会冲上前去“撒气”,可是在听了玄空大师的一番话后,李忆瑶似乎变得比以前冷静了许多,见到了陈世今也只是微微一笑。

    李忆瑶慢慢走到陈世今面前,轻声问道:“陈师兄,你昨天一天去哪了,连我的生辰日也没来?”[]江湖博21

    陈世今解释道:“噢,我昨天有些事……不过你的生辰日我可没忘,你看,礼物不都在你手上吗?”

    果然,李忆瑶手里正拿着陈世今送给她的竹笛。李忆瑶轻轻一笑道:“谢谢你的竹笛,陈师兄……”语气中掺和着一些忧郁的神情。

    “忆瑶师姐,你今天是怎么了,这样的情态不像是你啊……”一向活泼的徐双看见了今天有些反常的李忆瑶,想了解情况,便又转身向小红问道,“小红姐姐,忆瑶师姐今天是怎么了?”

    小红平静地说道:“没什么,只不过昨天忆瑶会见了一下玄空大师,可能是玄空大师给她的某些武功指导让忆瑶有些困『惑』吧……”其实,昨天送走玄空大师回到家后,李忆瑶并没有把与玄空大师有关“情”的谈论的细节告诉小红,所以其实小红自己也闷在谷里。

    吴贤为了解脱尴尬的气氛,摆了摆袖子说道:“话说回来,李师姐今天到此不是来陪陈师兄下棋的吗,干嘛不快点开始啊?”

    徐双听了,揪了揪吴贤的耳朵道:“你是呆瓜啊!人家忆瑶师姐和陈师兄一天没见面了,当然要先叙叙情了!”

    李忆瑶听了,还是有点害羞地味道:“什……什么叙叙情,我发现小双你说话越来越大胆了……”

    “我看是忆瑶师姐你在陈师兄面前表现得越来越大胆了吧?”徐双又笑嘻嘻地补上一句。

    本以为李忆瑶又会像往常一样害羞,谁知今天李忆瑶真的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对此只是淡淡一笑。

    众人只是稍微地疑『惑』了一下,但也没有太放在心上。于是,众人听了徐双的话,也笑了起来。

    可是吴贤并没有笑,只听他呆呆地说道:“小双,你别再挖苦李师姐了,你弄得人家都没办法再认真下棋了。要知道李师姐的棋艺可是精湛得很,我可是特地为了这场棋来观战的。”

    徐双听了,抓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然后对吴贤白眼道:“吴贤,你是我见过的,最没有追求和脑筋的人了……”

    哪知鲁涛则在旁边『插』上一句:“吴贤哥哥你真是笨啊,很明显忆瑶姐姐是对世今哥哥有意思嘛!”

    此话即出,本来整个场面还朦胧着的那层纱瞬间被捅破,这鲁涛和吴贤二人年龄和心理成熟度完全是反着来嘛……可是,李忆瑶却不以为然,仍旧是轻轻一笑,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对陈世今从未有过的冷淡感觉。

    而陈世今这边,心态还算稳得住,只听他说道:“好了,好了,既然已经来了,我们就开始下棋吧!”[]江湖博21

    于是,李忆瑶坐在了石凳上,没有再说什么话,与陈世今开始对弈起来……

    两人棋艺较之,果然不分高下。陈世今走法怪异,步步藏杀机;而李忆瑶则是防守反击,稳中带凶。俗话说,棋风能够看出一个人的『性』格,看来这李忆瑶虽表面上天真活泼,其内心『性』格还是比较谨慎理智的。而围观之人见了,也都眼前一亮,被如此精彩的对决所吸引……

    终于,这棋下得越来越深,顿时陷入僵局,无论黑棋白棋,只要稍错一步,都有可能满盘皆输。陈世今将视线稍微离开了一下棋盘,仰头深呼吸了一下,然后喝了一口茶,对李忆瑶说道:“忆瑶,你我已在这局面上僵持了如此长的时间,不如停下来休息一会儿吧!”

    “也好!”李忆瑶坐直了,微微伸了一个懒腰。

    吴贤看着桌上的棋局,痴痴地说道:“李师姐和陈师兄的棋艺真是高深莫测,看来我永远也比及不上。”

    徐双在一旁笑道:“那还用说?这下棋讲究的是静心谋局,你脑袋瓜这么笨,想下好棋当然难了……”

    李忆瑶对吴贤说道:“其实只要你刻苦用心练习,总有一天你会有成绩的。”

    吴贤微微点了点头。

    陈世今放下茶杯后,深深叹了一口气。

    李忆瑶发觉后,不禁问道:“陈师兄,你在叹什么气啊?”

    陈世今说道:“再过不久,峨眉论剑就要开始了,据说明天许多门派的代表参赛选手都会到我们追风派附近歇脚,然后挑时一起前往峨眉派。想到这里,我不免有些激动和兴奋了。”

    李忆瑶笑着说道:“陈师兄是想尽早到峨眉山,然后一展我追风派的雄风对吧?”

    陈世今答道:“是呀……这次我会让武林众人皆知,我追风派并不是一个沉沦不起的门派,至少让他们知道追风派还有我陈世今在!”

    “嘻嘻,还有我!”李忆瑶眯眼笑道。

    陈世今见到李忆瑶那淘气可爱的样子,又是怡然一笑。

    徐双跟着说道:“看来陈师兄真是有伟大志向,能够为我们追风派争光,现在这世上就缺少你这样的人!”

    听到徐双的夸奖,陈世今笑了一笑说道:“这还不算什么,我真正的志向是想成为一个胸怀天下、寄心于民的人。现今蒙元暴政,百姓苦不堪言,各地有志之士纷纷崛起。如果可以的话,我愿加入他们的行列,推翻暴政,让天下百姓从此安居乐业,不再受压迫之苦……”

    陈世今的话深深震撼了李忆瑶,李忆瑶说道:“陈师兄,我也想和你一样,成为那样的人!”

    “有那样的志向才好!”陈世今激昂道,“身为武林志士,其最高境界便是心寄苍生,我希望你们将来都能成为那样的人!”

    于是,众人异口同声道:“谨记陈师兄教诲!”

    陈世今也满意地点了点头。

    李忆瑶回答完毕后,也顿时心血高涨起来。她这一生还有一个理想,那便是成为一个心怀苍生的女侠;即使不能成为,也要为天下百姓做出一些贡献来……

    众人还在深深回味着刚才的激昂话语,突然一个持剑弟子飞奔而来,然后行礼说道:“陈师兄,堂门处有人找你。”

    “是何人?”陈世今问道。

    “不知道!”持剑弟子答道,“不过那人说只要你见了他,就知道他是谁了。”

    陈世今想了一想,然后摆手说道:“我知道了,你去吧!”

    “是!”于是持剑弟子又飞奔而去。

    陈世今理了理衣冠,然后回身道:“忆瑶、各师弟妹,愚兄要去见一个朋友,不多一会儿就回来,你们在此等候。”

    “好!”众人同答道。

    于是,陈世今也飞奔而去,但值得大伙儿注意的是,陈世今的表情变得似乎略带严肃起来……

    徐双在一旁对李忆瑶说道:“怎么样,忆瑶师姐,是不是有兴趣跟过去看一下?”

    李忆瑶在一旁捉『摸』不定,吴贤却先说道:“可是小双,陈师兄叫我们在此等候他的。”

    听完这话,徐双敲了一下吴贤的脑袋。随着吴贤“啊”地叫了一声,徐双说道:“你呀你,真是个熟透了的呆瓜。陈师兄说等,又不是下的死命令,咱们去看看又何妨?”

    “还是不要去吧……”李忆瑶说道,“说不定是陈师兄要去见某个秘密的朋友,我们去打扰不太好吧?”

    徐双听了,顿时瞥眼道:“哇塞,你居然会想到陈师兄去和秘密的朋友相会,那你怎么不说陈师兄去和某个女子幽会呢?”

    很显然,徐双说这句话,是想对李忆瑶使用激将法,好让她改变心意。当然,尽管李忆瑶对陈世今的态度要冷淡了许多,但毕竟还是在意陈世今的,所以这句话对李忆瑶还是起到了一些刺激的作用。李忆瑶吞吐道:“陈……陈师兄才不是那……那样的人呢……”其实,李忆瑶自己心里也有些不放心,她也确实想要瞧瞧来者何人。

    徐双在一旁嘻嘻笑道:“我知道忆瑶师姐心里有些担心……你放心,我们到时站得远远的,不会让陈师兄发现的!”

    “那……那好吧……”李忆瑶想了一想,说道,“不过只得在远处偷看噢,等陈师兄准备回来时,我们要立刻撤退!”

    “没问题!”徐双笑着答道。

    于是一顿撮合后,众人还是决定偷偷跟踪陈世今……

    陈世今与来客相见的地方是追风派的西堂门处。这里是一个三岔口处,两边都栽着矮矮的桃花树。

    李忆瑶等一帮人跟到了一块大岩石的背后,然后蹲着身子向陈世今偷窥而去。他们不敢再往前走,怕再弄出响声,会被陈世今发觉。

    而三岔口处,陈世今正和一个布衣男子在谈话。叽叽咕咕地说了一堆,也不知道在说什么,毕竟三岔口处离李忆瑶等人所在的大岩石处还是有一定的距离。

    “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徐双忍不住问道。

    “我怎么知道?”李忆瑶小声道,“小双,你蹲后点,都踩到我的脚了……”

    再看三岔口处,只见二人说着说着,那布衣男子突然从身上的包裹里掏出了一件类似信件的东西,并递给了陈世今。陈世今接过了信,打开看后,脸上的表情突然由微笑转为严肃。随后,那布衣男子又对陈世今说了一句话,陈世今便猛地用尽内力将那封信『揉』成碎屑。之后,那布衣男子继续说了一句话,陈世今冥思了好一会儿,便点了点头。最后那布衣男子转身而去,看来是与陈世今分别了……

    而陈世今则在原地呆立了好长时间,面部没有任何的表情。他缓缓抬头,望向广阔的苍穹,深深长叹一声,然后慢慢闭上了眼睛……

    “陈师兄到底怎么了?”徐双问道,“是不是发生什么不好的事了?”

    “我哪知道?”李忆瑶小声道,“我想八成是陈师兄遇到什么麻烦了。”

    这时,陈世今转过身,好像是要准备回去。李忆瑶悄声道:“不好,陈师兄要回去了,我们也最好快点回去。声音轻点儿,不要被发现了……”

    于是,李忆瑶等人蹑手蹑脚地向棋台处归去……

    回到了棋台处,众人长吁了一口气。徐双对李忆瑶开玩笑道:“忆瑶师姐这回放心了吧,陈师兄赴约的朋友是个男的!”

    李忆瑶摆手道:“小双,你是要诚心戏弄我啊?”

    一番短暂的笑声后,李忆瑶突然变得严肃道:“不过话说回来,你们不觉得陈师兄的举动实在是有些古怪吗?”

    徐双也变得正经道:“忆瑶师姐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有些不对劲。我猜或许是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了……”说到这里,徐双自己都有些不敢往后说下去了。

    吴贤则在一旁不这么不吉利的话嘛……”

    李忆瑶则在一旁轻声地自言自语道:“陈师兄是看了信之后才突然变了情绪的,我想那封信上的内容肯定是解开一切谜题的关键。可是陈师兄竟然在看了那封信并等那人说了一句话后,便将那封信毁了,看来那封信是一份绝密信件,不想再有其他的人知道。至于离别时,那人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陈师兄也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八成那人和陈师兄只见只是有一些利益关系吧……可是,陈师兄为何『露』出如此忧伤的表情?究竟是何事让陈师兄如此『迷』惘……”

    正在思考间,陈世今突然从远处回来了。他抬头望了望四人,只见他们都用略带惊讶的目光望着自己。

    为了解除尴尬的场面,李忆瑶赶上前,先发话道:“怎么样,陈师兄,你见到的那人到底是谁啊?”

    谁知,陈世今并没有任何难过的反应,而是面带微笑道:“没……没事儿,只不过是一个朋友而已。”

    看到陈世今又恢复了微笑的情态,众人更是感到诧异。不过他们不敢太过于表『露』出来,总不能让陈世今发觉他们刚才在跟踪他吧……

    陈世今直起身,对李忆瑶笑着说道:“来,忆瑶,我们把那最后的棋下完吧……”

    李忆瑶望了望——陈世今擦过她身边,慢慢移步到了棋台旁。李忆瑶微微答道:“好……”从她的语气中,似乎感到了一种勉强和无数的疑『惑』。

    于是,李忆瑶也走到了棋台旁,与陈世今两人面对面地坐了下来。顿时,李忆瑶只觉这一刻过得好慢,她与陈世今是同时坐了下去。她直望着坐在自己对面的陈世今,突然有一种冰凉的感觉。这种感觉很难受,好像对面的人不再是自己的朋友……

    棋继续开始下了,但氛围远没有之前那样喜庆。下棋之中,徐双、吴贤他们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话了。李忆瑶更是没得说,她也没说什么话,一心一意地集中精神于棋盘上。她从来没有这么认真过——这是头一次。不知怎地,刮起的凉风无情地将桃花瓣给吹起打落、吹起打落,场面寂静无声,顿时显得有些肃杀。

    突然,陈世今吐出了干哑的话语:“忆瑶,你的理想……也是要成为一个为天下百姓着想的女侠吧?”

    “对……对呀!”对面陈世今突如其来的问题,李忆瑶觉得有些生硬和奇怪。

    “那是你在没有灾『乱』的时候才有的吧……”陈世今继续问道,“如果有一天,你发现这个世界其实是虚伪的,世界上的一切都在骗你,你还会……坚定不移地守住自己的理想吗?”

    此话一出,李忆瑶不经打了一个寒颤,因为她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问题。听到陈世今突然冒出这么阴冷的一句,李忆瑶更是觉得疑『惑』万分并有些许的担心。

    陈世今继续说道:“就好比有一天,你的亲人全部离你而去……你只剩你孤单一人,而且世间许多人都漠视你甚至是敌视你,你还会坚守自己的理想吗?”

    听到这话,李忆瑶当场吓了一跳:“陈师兄,你……你到底想说什么?”她开始有些担心害怕了。

    陈世今说道:“我是说……若你在人生途中遇到了最惨的境况,你还会坚守自己的理想吗?”

    李忆瑶想了一想,突然灵光一闪道:“我会的!”声音是无比的坚定。

    陈世今继续追问道:“是真的吗?无论发生什么情况,你都会坚定自己的理想,胸怀天下、寄心于民吗?”

    李忆瑶肯定地答道:“我会的!”这次的声音更加的坚定。

    陈世今听完后,微微笑道:“是吗?那我就放心了……”

    李忆瑶越来越觉得奇怪,她也不知自己为何回答陈世今的问题会回答得如此坚决。还有陈世今的话语,他为何要说这样的话,里面似乎还含着淡淡的悲伤……

    约莫半个时辰,棋终于下完了,结果是以陈世今惨败告终。众人都觉得奇怪,陈世今从来没有输得这么惨过;而且在中盘时,两人还势均力敌,怎会后半段全盘皆输?陈世今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了。

    徐双叫道:“真是稀奇,陈师兄居然会惨败给忆瑶师姐……”

    吴贤也跟着说道:“就是说呀,平时陈师兄可是能给李师姐制造出不小的麻烦。今天是怎么了。居然被李师姐弄了个全盘封死……”

    李忆瑶望着棋盘,心里也举着不定……

    陈世今倒没怎么样,站起身来说道:“忆瑶,是你赢了……”

    可是李忆瑶并没有太高兴,她隐隐感觉到刚才那个神秘来客的拜访让陈世今一下子变了一个人似的,变得和自己陌生了。可她也不好意思去主动问陈世今,于是她也起身微微点了点头。

    陈世今放眼望了望远处,天突然变得阴沉下来。他干声地说道:“忆瑶……记住了,无论何时……都不要放弃自己的理想,都要胸怀天下、寄心于民……”

    “嗯,我知道了!”李忆瑶坚定地答道。

    “那我就放心了……”陈世今微微闭上了眼睛。

    李忆瑶也抬头望了望灰蒙蒙的天空,她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不知过了多久,陈世今转身说道:“天『色』有些不太好,我们各自还是赶紧回家吧……忆瑶,别忘了明天莫掌门安排过你的,要你去接待远道而来的各武林门派的弟子,他们明天都会到追风派山脚下来歇脚的。”

    “我知道了!”李忆瑶点头道。

    于是,几阵简单的话语过后,众人都分道而去……

    李忆瑶独自走在回家的小道上,此时她的心里好像非常的沉重,她也不知为何一个神秘的来访者会让整个气氛一瞬间扭转。她肯定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隐含,陈世今那样乐观的人都被颠覆成了忧伤的样子,那神秘的来客来头肯定不小……

    越想越疑『惑』,李忆瑶便不想了。她和小红快速走回了家,然后李忆瑶一个劲儿地闷在了床上——她突然觉得好累。

    可是睡着没有用,她便又起身,练了几遍寒灵神功的心法,身体算是舒畅了一些。

    小红见着李忆瑶郁闷的样子,安慰道:“我知道,忆瑶,你在想陈世今因为看了那封信,所以整个人有些失常了。”

    “我想应该是这样……”李忆瑶跟着说道,“不然陈师兄是不会有那么奇怪的举动的。”

    小红想了想,说道:“我想也许陈世今自己有什么**的事情吧,好比说家里出了什么情况……”

    “你说得对耶,小红姐姐,我怎么没想到……”可李忆瑶想了想,摇头道,“还是不对,如果只是简单的家庭问题,他干嘛老问我‘会不会坚定理想’的问题?”

    小红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我也想不出来这到底是为什么……”

    “哎——”李忆瑶叹气道,“也不知道陈师兄是怎么了,他到底在想什么?”

    小红安抚着李忆瑶道:“好了,忆瑶,别想太多了,当务之急你还是好好准备明天如何去接待那么多的武林弟子吧!”

    李忆瑶听完后,头靠在小红肩上说道:“小红姐姐,你对我真好……你说你为了什么要无私地侍奉我?”

    小红听完,突然略带忧伤地回答道:“因为我答应过你死去的父母,要将你好好抚养成人……”

    李忆瑶闭上了眼睛,又缓缓道:“小红姐姐,你长得其实也不错,又那么勤劳能干,若不是成了侍奉童女,你几年前恐怕可以早嫁于一个好人家了吧……”

    小红听了,眼神流『露』出了一点点悲伤,不过李忆瑶闭着眼睛,并没有注意到。小红缓缓说道:“谢谢你的关心,忆瑶,我现在这样很好……很好……”

    阴风过后,追风派上再无热闹的喧嚣声……

    安卓客户端上线下载地址: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江湖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