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江湖博 > 第二十三章 断魂刀法

正文 第二十三章 断魂刀法

书名:江湖博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众人在议论着,风文又说道:“莫掌门,你看这次的意外事件,会不会影响到这次的峨眉论剑会?”

    莫天行叹道:“哎,影响还是会有的……不过峨眉论剑会还是可以继续进行,毕竟这次的突发事件没有影响到其他门派的弟子。”

    风文接着说道:“到了峨眉派,我们便会告示天下,阐明陈世今已成了蒙古鞑子的走狗,天下义士恐皆痛疾……”

    “陈世今叛逃了,恐怕李忆瑶也没心思参加什么论剑会了吧……”陈世今的背叛让莫天行痛心疾首,莫天行哀叹道,“这回峨眉论剑,我们追风派不打算派弟子参赛了。”

    “也好,你们追风派出了这么大的事,是要好好整理一下事务并分析一下对策了……”风文抱拳说道,“时候不早了,这天也快下雨了,我等人也该启程上路了。莫掌门,请多保重!”

    “保重!”莫天行也回礼抱拳道。

    于是,众武林弟子再次上路了……

    莫天行望着众人远去的背影,自叹道:“忆瑶恐怕已伤透心了吧……欸,忆瑶,忆瑶呢?”

    莫天行回头没看见李忆瑶,众追风派弟子这才发觉李忆瑶不见了。徐双叫道:“奇怪,忆瑶师姐刚才还在这里的,怎么……或许她现在心情很『乱』,毕竟她原来是对陈师……陈世今有好感的;可现在陈世今变成那个样子,恐怕忆瑶师姐现在……”[]江湖博23

    吴贤紧张道:“李师姐她……该不会又去找陈世今算账了吧?”

    “应该不会!”徐双说道,“如果她是去追陈世今,应该是往他们撤退的方向追去。可如果那样,我们包括其他武林弟子等一干人早就发现了。所以最有可能……忆瑶师姐是回去了。”

    莫天行听后,立即吩咐道:“既然如此,吴贤、徐双,你们快去忆瑶家看看她回去了没有……其他人等,都分别到各处去找找!”

    “是!”众人一齐喊道……

    ……这是一个小斜坡,坡上仍旧是铺满了桃花瓣。只可惜今天的不一样,在阵阵阴风下,这些桃花瓣各个都显得死气沉沉……斜坡底下走来一个粉衣约莫十七六岁的女子,不用看也知道,此人便是李忆瑶。

    此时的李忆瑶脸上已是毫无生气。她痛恨,她难过,她不敢相信这是事实,她不敢相信自己一向信任的陈世今会成为蒙古人的走狗,成为一个遗臭万年的历史罪人。李忆瑶自言自语道:“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陈世今说过他自己要成为一个胸怀天下的男子汉,可为什么会反水投敌?”

    阴风不断地刮着,逐渐变成狂风,肆虐着李忆瑶的发髻。天上传来了闷闷的雷声,好像再过不久暴雨将至。可李忆瑶没心情关心这些,现在的她精神恍惚,好像一个对世界彻底失去希望的人。她慢慢地在斜坡上走着,走着,走了很长时间都没有走完这道坡……

    “我发誓了,我一定要亲手宰了陈世今这个混蛋……”李忆瑶如同失去了理智一般地咬牙切齿道,但她又想了想,便又闭眼道,“可是陈世今的武功远在我之上,我真的杀的了他吗?”

    李忆瑶现在越想越疑『惑』,越想越气愤。过了一会儿,她睁开眼睛道:“没有办法,要想杀了陈世今,只得提升自己的武功。我要继续努力,我要变得更强,直到能彻底打败他为止!”说到这里,李忆瑶那满是泪水的眼眶,流『露』出了仇恨和杀气……

    “轰隆——”一声闷响,雨水终于开始下起来了,虽然只是小滴,但是后面会渐渐变成暴雨……

    李忆瑶的脸颊被几滴雨水打中后,这才发觉下雨了,便四下张望找地方躲雨。突然,她看到了不远处有一个山洞。但她没有立刻前去,因为那是追风派的禁地——“水月洞”。

    “本门的禁地,去还是不去呢?”李忆瑶看这会儿因为追风派发生了大事,所以水月洞门口没有守卫,迟疑了一会儿,毕竟进“水月洞”的人万一不小心被外人看见,那就是死路一条……最终,她下决心道,“哼,反正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我李忆瑶以后的目标就是杀死陈世今,就算被追杀或是被逐出师门也在所不惜……我又何必在乎这当年被陆清风陆老前辈称作为‘愚蠢的帮规’的禁地呢?”

    于是,李忆瑶铁了心地往“水月洞”奔去……施展了几道轻功划步,李忆瑶很快进到了“水月洞”洞口。而她刚一进来,外面就下起了暴雨,看来李忆瑶进来的还真是时候。

    李忆瑶看了看洞外的暴雨,轻笑了一下,然后转身对着漆黑的洞口道:“哼,我今天倒要瞧瞧,这洞里究竟有什么?”

    于是,李忆瑶慢慢向洞里深入。可她没有注意到,她的行踪竟被门外一个刚巧路过的侍卫给发现了……[]江湖博23

    李忆瑶家里……

    “什么?”徐双大喊道,“忆瑶师姐没有回来?”

    在李忆瑶家里,徐双和吴贤两人正在问小红“李忆瑶是否回家了”。小红说道:“没错,忆瑶她根本就没有回来。忆瑶她……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于是,徐双把事情的原委全部详细地叙述了一番。小红听了后,吃惊道:“什么?陈世今他……简直不敢相信……”

    “是呀!”徐双继续说道,“恐怕忆瑶师姐现在心里想着的,就是如何去杀死陈世今吧……对于忆瑶师姐来说,陈世今的行为已经让她恨之入骨了。”

    “何止是李师姐,我们所有人都恨不得杀了陈世今那个狗贼!”吴贤说道,“不过除了陈世今以外,追风派最厉害的弟子莫过于李师姐,说不定也只有李师姐有办法去杀陈世今……”

    徐双担心道:“可是你又不是没看到,忆瑶师姐的武功相较于陈世今来说,还是差了老远,究竟能有什么办法除掉陈世今?”

    “总之,小双、吴贤,你们两个先回去吧……”小红说道,“等有了忆瑶的消息,我会通知你们的。”

    “嗯!”徐双和吴贤二人点了点头。

    “哎……”小红望着窗外自叹道,“外面下这么大的雨,忆瑶究竟跑哪里去了?”小红突然一个寒颤,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水月洞内……

    李忆瑶继续『摸』黑往洞里走,扶着粗糙的墙面慢慢往里深入。渐渐地,她听到了断断续续的滴水声,是从前面传出来的。李忆瑶琢磨着,她断定前面还有一个相连的大洞。于是,顺着阴湿的石道继续往里深入……果然,随着转过一个曲形弯道,一个大空洞尽在眼前。

    李忆瑶踏着积水来到了洞的正中央,她发现这里的光线要比之前的洞口要亮堂许多,或许是这里的积水通过光的不断反『射』,将外界的光源源不断地传进来吧……

    李忆瑶四下张望了一会儿,很快她的目光停留在了她前面的几个灵位上。李忆瑶轻轻走了过去,然后仔细观察着。果然,这些灵位便是追风派历代掌门人和对追风派有重大贡献的人的灵位。李忆瑶定眼望去,只见上面有追风派开山立派的祖师上官仙剑、前长老王天道,以及庞飞剑等其他一些掌门的灵位。

    李忆瑶又退后了几步,望着所有的这些灵位,然后深深鞠躬道:“对不起,打扰了各位前辈的亡灵。而今不是我李忆瑶有意来触犯惊扰各位前辈,而是这世道已经『逼』得我乃至追风派其他弟子再无办法了。身为追风派首席弟子的陈世今,竟然不顾道义地做了蒙古人的走狗,为我们追风派蒙羞,而我们却无力对付陈世今。我们究竟该怎么办,还希望得到众前辈的指点……”

    当然,这些个灵位自然不会说话,但此时的李忆瑶也不得已用这种方式聊以自慰……李忆瑶自笑道:“哼,反正这追风派的禁地,也只有我李忆瑶一人在此,不如看下这里究竟还有什么……”

    于是,她大胆地走上前……突然,她的脚被什么东西给绊住了。李忆瑶回头一看,差点没把她吓个半死——是一具骷髅。毕竟李忆瑶再怎么愤怒和忧伤,她自身还是个女孩子,遇到这种东西的第一反应还是会吓一跳。不过李忆瑶并没有叫出声,只是又往灵位旁看了看,还有好多具骷髅。“我懂了,这些都是追风派先烈的遗体,因无人殉葬,所以尸体便在这洞里慢慢腐烂,最后化作骷髅。”李忆瑶自言道。

    于是,李忆瑶又对着面前的所有灵位深深地鞠了一个躬,借以向被她打扰的那些前辈们致以歉意……

    李忆瑶往旁边走,从第一个灵位一直往后面看。她发现每一个灵位前都放了一个东西,她想这可能是各前辈生前最喜爱的东西吧……走着走着,她突然发现上官仙剑的灵位前,居然放着两样东西:一样是一把江南造的龙泉剑,还有一样是一本类似于武功秘籍的小册子。

    当然,让李忆瑶感兴趣的并不是那把龙泉剑,而是那本小册子。李忆瑶缓缓拿起那本小册子,然后借着幽光,慢慢将那本小册子翻开看来……

    顿时,书上的内容让李忆瑶大吃了一惊。“这……这……”李忆瑶不禁道,“这不是上官前辈的,而是陆清风陆前辈的……”

    李忆瑶慢慢翻着,只见上面竟是——陆清风的手笔:

    “上官前辈永吾之师,谅弟子深入洞『穴』。水月洞乃追风禁地,乃进存活之人,唯吾不守陈规之道而有意革新者陆清风也。吾年盛时,不解追风派之门规。吾不解水月洞之禁地何为,不解人之不进何为,不解人之进而不存也何为。门派之规,皆有理有道而使人之眀其身也。然追风派之门规,不善人之体魄之强,不长人之礼仪之风,不尽人之永乐之道,何其然也?人之犯愚规,非死即叛,而未伤追风礼仪之道,未蛊庶人之心,何其然也?顾吾念之,追风之派之所以未能久立于武林之上,皆出于门派禁锢人心之愚规也。古人云:‘成人治世者,兼于仁义之道武学之强也。’其一,不破腐朽陈规,何来治世者仁义之道也;其二,至于武学之强,吾乃记载绝世刀法‘断魂刀法’于此书。若能敢于摒弃墨守成规之心,进得水月洞者,即有不禁于传统腐思敢于创世之心也;然吾早已察觉陈规禁锢人心之理,故自创‘断魂刀法’公于世,乃明吾之志,又置秘籍之书于水月洞矣。呜呼,以此效尤,凡学得吾刀法者,必有不禁于传统腐思敢于创世之心而进其洞也。由是也,学得吾刀法者,必兼于仁义之道及武学之强也,此治世之成人也。

    陆清风之笔”

    李忆瑶望着陆清风的手笔,想到这必然是陆清风五十年前离开追风派时所写的。上面的意思大致是指陆清风察觉到追风派之所以人才贫瘠,久无盛起,全都缘于追风派禁锢人的思想的愚蠢的帮规。陆清风想将自己的“断魂刀法”传与他人,但陆清风想让此弟子拥有和他一样的敢于打破腐朽陈规的思想。所以陆清风便将此刀法秘诀藏于人人都因帮规而不敢进的水月洞中,想学得“断魂刀法”,就必须进水月洞;能进水月洞活着出来的,必是敢于打破腐朽陈规和敢于创新的思想的人,这便是陆清风真正心仪的弟子,看起来陆清风的这一招倒是挺有道理并挺管用的。

    李忆瑶此时心里又激动又紧张,因为她此时手上拿的,正是当今武林四圣之一的陆清风曾一绝江湖的“断环刀法”的秘籍。遥想五十年前,还只有二十岁的陆清风凭借着自创的绝世“断魂刀法”,打败了众多的武林高手,并能成为当今的武林四圣之一……而现在,这套绝世刀法的秘籍就握在李忆瑶的手里。

    看了陆清风的手笔,李忆瑶也明白了,陆清风一直想要有一个和他一样敢于反抗封建思想的弟子,并能传其刀法。

    “‘断魂刀法’在此,我是否要学?反正陆前辈上面说得很清楚,凡得此书之人,便是敢于打破封建思想之人。今天我李忆瑶能得此书是上天注定,我便将成为第二个‘陆清风’……”李忆瑶自言道,“反正我的目标就是要亲手宰了陈世今那个狗贼,若我能习得此刀法,且能就地陈世今,我便算不是追风派弟子,我李忆瑶也问心无愧!”

    于是,李忆瑶便下定决心,翻起这本小册子来。

    刚翻看了几下,李忆瑶便觉里面的内容甚是神奇。由于没有刀,李忆瑶不得不拿出自己的佩剑比划。再者,在“寒灵神功”的作用下,李忆瑶学起此刀法来可以说是飞快,显然她也忘记了“追风派弟子不能学剑以外的兵器武功”这样的腐朽愚蠢的帮规……

    看完了一些要领后,李忆瑶还起身试了几手,明显感觉到这“断魂刀法”的威力要远远大于追风派的武功。李忆瑶越练越起劲,越练越有信心。她不知疲倦地练习、练习再练习,这便是李忆瑶的『性』格——做任何事都一心一意、心无杂念。李忆瑶自己甚至都没注意到,洞里的光线光了又暗,暗了又光——她自己已经在这洞里练了一天一夜了……

    李忆瑶家里……

    现在是第二天早上了,昨天的雨也早就停了。徐双和吴贤一大早便跑来问李忆瑶的情况。

    “什么,忆瑶师姐还未回来?”徐双担心道。

    小红也急道:“是呀,她都一天一夜没回家了,我正担心着,昨天一晚上都没睡好。”

    “那……那怎么办啊?”徐双急得快哭起来了。

    小红托着下巴想了想,然后说道:“要不这样吧……小双、吴贤,你们两个再到山上去找找,我到莫掌门那里去打听些情况,说不定有什么线索。”

    “也只有这样了……”吴贤转身对不安的徐双说道,“我们快走吧,小双!”

    于是,三人就这样分工完了任务……

    小红施展着轻功,快步向东堂处跑去。小红虽说是李忆瑶的侍女,但生活在追风派这么多年,怎么说还是学过一些武功的。轻功一施,不一会儿功夫,小红便来到了东堂处。

    刚一到坡底,小红刚想要上去,却发现一个侍卫正和莫天行在谈论着什么。小红的听力很好,只是躲在远处静静地听着二人的对话……

    “什么,此话当真?”莫天行突然吃惊道。

    “错不了的……”侍卫说道,“在下亲眼看道李忆瑶进的‘水月洞’。我开始一位她只是避雨,可是等到雨停了,她还是没有出来。于是我又等了一天一夜,她依旧没有出来。我琢磨着她这会儿可能还在洞里……”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忆瑶她……”莫天行此时两眼发愣地望着石桌面,他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侍卫继续道:“掌门,在下知道您对忆瑶感情颇深。可帮规是不能变的,擅自进‘水月洞’者,可是要斩立决的!”

    “嗯……”莫天行顿了一下,伤心道,“派一级杀手堂的人去吧……”说完,莫天行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一级杀手堂?”侍卫问道,“要用那么厉害的吗?”

    莫天行道:“李忆瑶的武功可不简单,对付她至少要派六个杀手……”

    “我知道了,属下这就去办!”于是,侍卫准备转身离去。

    “等等……”莫天行的一声又把侍卫叫住了,“别杀她,我还要亲自见她……去把她抓回来就行了,但是不能伤——害——她!!!”

    侍卫顿了一下,然后回答道:“属下遵命!”遂去。

    莫天行抬头望着灰蒙蒙的天空,心如刀绞一般,他好像对李忆瑶有一种莫名的亲情在里面。李忆瑶犯了死规,莫天行作为追风派的掌门人,心里苦不堪言。他对着苍天轻声道:“这难道是天意吗……”

    两人的对话早就传到了小红的耳中。虽不能完全听清楚,但大概意思小红已经明白了。小红内心慌『乱』不已:“不好了,忆瑶有危险,我得赶紧去救她……”于是,小红又急忙向水月洞赶去……

    水月洞前……

    不多时,水月洞的门口蹭出了十来个蒙着面的黑衣刺客,看来他们就是一级杀手堂的人了。

    其中一人说道:“就在这里等候,等李忆瑶出来。”

    又有一人问道:“要是她总不出来怎么办?”

    那人说道:“放心吧,她总不会在那洞里呆一辈子。我们如果贸然进了‘水月洞’,说不定会牵涉到不小的麻烦,所以说就在这儿等!”

    “是!”众人齐声答道……

    不知何时,一直飞镖“嗖——”地飞了过来。其中一名黑衣刺客用手轻松衔住,然后厉声喝道:“是谁?”

    只见一女子踏着轻功而来——是小红。小红心想:“我得想办法进‘水月洞’,这样他们就拿我没办法了……”

    于是,二话不说,小红大步向前,准备冲进“水月洞”。可这些一级的杀手哪有这么好过,只见一刺客一落叶镖疾速地飞了过去。小红一见,大事不妙,只好先降落到地面上来。刺客们见了,纷纷冲上前来。小红手上没有兵器,只得不停闪躲。不仅如此,小红还尽量往水月洞靠近。但越是这样越危险,这些杀手个个都是武功高强、训练有素,没过多久,他们的剑就在小红身上留下了数道血口子。

    小红强忍着痛,用尽力气施展出轻功,趁刺客们还没完全注意她的动向,几步踏至了动前。可是,接下来的一名刺客使出一招毒掌,重重打在了小红的身上,小红被直接打飞进洞里,然后吐了一大口血。

    一黑衣刺客见了,向首领问道:“怎么办,头儿,那人进了‘水月洞’,我们不敢再去追了。”

    貌似首领的人说道:“你放心吧,她中了我的阴掌,凭她那点内力,她已经活不长了。”

    果然,此时的小红已是身负重伤,连站起来都很困难。没有别的办法,小红直接往洞深处爬去……

    洞里面……

    李忆瑶总算是看完了最后一招式,她现在心情舒畅无比,毕竟她只花了一天的时间就学会了“断魂刀法”,这时常人一般做不到的。李忆瑶越想越开心,继续将书翻至了最后一页。谁知最后一页上面还有陆清风的手笔:

    “翻至此页,刀法已然学成。上官仙剑前辈的灵位之后,有一天晶玄石所造之刀。此刀锋利无比,能斩断世间万物,就连鄙人都没用过。相信今你这有缘这人,能成为此刀之主人。”

    于是,李忆瑶按照陆清风的意思,走到了上官仙剑灵位的后面,伸手『摸』了『摸』。果然,她『摸』到了一把短刀。李忆瑶将它拿出来——此时这把刀使用布幔包起来的,不过这布幔倒是有一定年头了,毕竟是五十年前的东西了。

    这时,李忆瑶又发现布幔上写着“鬼刀”二字。

    “这刀叫‘鬼刀’?”李忆瑶叹道,“好诡异的名字,我倒是想看看这‘鬼刀’究竟何等模样……”

    于是,李忆瑶掂量了一下,这把短刀实在是小得可怜,就跟菜刀一样长、苗刀一样宽。不过这刀的重量还确实是有一些分量,看来这天晶玄石甚是不简单。

    李忆瑶正准备伸手打开布幔时,突然有一人爬进了洞里。“是谁?”李忆瑶惊地回头道。毕竟李忆瑶也不会想到,除了她之外,还有人敢进这个洞。

    借着幽暗的光线看去——是小红,此时的她重伤在身,满身都是血,血染红了她的白衣。只听她用竭力的声音喊道:“忆瑶……”

    “小红姐姐,怎么是你?”李忆瑶大吃一惊,立马跑上前去搀扶道,“你怎么了,小红姐姐,发生什么事了?”李忆瑶都伤心得哭出声来。

    小红强忍道:“莫掌门……知道了你在这里,便……派杀手来抓你了,我……为了救你,和他们激战,可惜……我……”

    李忆瑶此时心中怒火中烧,她放言道:“小红姐姐,我现在就去替你杀了这些杂种!”

    “不,等等……”小红急忙抓住了李忆瑶的粉衣袖,抢言道,“忆瑶,我有话要和你说……”

    李忆瑶见到此景,也只好顺着小红,把她扶到了墙边上靠着坐好。小红理了理气,然后说道:“我已经活不长了,但……有些事情我……必须告诉你……”

    “什么事?”李忆瑶哭出来说道。

    “原谅我……”小红继续道,“我对你撒了一个谎,一个……十几年的谎……”

    “什么谎?”李忆瑶哭着问道。

    小红说道:“忆瑶,你还记得……我们大伙儿讲过的苏仁和林雨霏的……事情吧……”

    李忆瑶点了点头。

    小红继续说道:“其实……我一直在对你撒谎,其实……你并不是什么李氏人,你是……你就是……苏仁和林雨霏所生的女儿……”

    听到这个消息,李忆瑶如同遭到了天打雷劈一般。她自问道:“什么,我是……苏仁和林雨霏的……女儿?”

    小红点头道:“你的母亲……曾经是武林第一美人,而你的父亲……却是一介穷书生罢了。当时你父母相爱……引起了武林大轰动,武林之人都不敢相信,武林第一美人竟会爱上一个……穷书生。但你的母亲却敢于追求爱情,之后你的父母又……生下了你。你父母又找了一个十岁左右的侍女童,那……就是我。可是,莫天行他……因为嫉妒,用计毒死了……你的父亲。你母亲伤心欲绝,从此……流落他乡,再无音讯。所以……武林之人都不知道你母亲的下落,也不知道……你就是……苏仁和林雨霏的女儿……后来,莫天行觉得愧疚不已,便……想将你抚养成人,以赎他所犯下的过错。在此期间,莫天行他……也吃了不少苦,甚至还被蒙古人发配充军过。而我……就一直侍奉着你……后来莫天行解放后,并……带我们俩一起到了追风派,然后……一直在这里生活。莫天行成了……追风派掌门人后,更是……把你当成他的亲生女儿一样看待,所以……所以十七年来,他一直……对你关怀备至,他一直……没把你是苏氏之人的消息……公众于世……我也没有告诉你真相……”

    “我姓……苏?”李忆瑶茫然道。

    “没错……”小红道,“你随你父亲姓‘苏’,你的真名叫做……你的真名叫……苏佳!”

    李忆瑶,也就是现在的苏佳,望着自己的手——她不敢相信这是事实。苏佳对着地上的积水照了照自己,发现自己现实变了一个样。她觉得自己变得更加美丽和沉熟稳重,她不再是那个天真活泼的李忆瑶,而是成熟内涵稳重的苏佳。

    小红望着苏佳的脸,继续说道:“你现在这个样子……真美,真的和你母亲是一个模子打出来的。你……不但和你母亲一样有着绝代佳人的美丽,你还和你父亲一样,有着……坚定的眼神和执着的心……”

    苏佳再次望了望水中的自己,她觉得这样的自己很陌生,但是却很温馨,她的眼角不觉渗满了泪水。

    “咳、咳——”小红又咳出了一口血,她现在面部痛苦难堪,看来她真的是活不长了。

    苏佳见后,立刻扶着小红道:“小红姐姐,让我用寒灵神功给你疗伤吧……”说完伸过手去,却被小红一把拦住了。

    小红微笑道:“不用浪费力气了,我已经……不可能有救了……”

    “那我能为你做点什么?”苏佳此时已是泪流满面。

    小红顿了一下,缓缓说道:“你……为我吹一曲吧……”

    苏佳听后,哭着点了点头,然后从包裹里拿出了陈世今送给她的那把竹笛。她看着竹笛有些恨,因为陈世今已让她恨之入骨,但苏佳很是忍住了,依旧将竹笛放至嘴边,开始吹起来……

    笛声婉转悠扬,并非悲伤的调子,而是欢快宽广的旋律,仿佛是在描绘着波澜壮阔的大好河山,给人以清新愉悦之感。

    小红听在心里,也感觉舒坦。她默默念道:“真好听,真美,能一辈子做你的……侍女,真好……谢谢你,忆瑶……不,佳儿……”渐渐地,小红安详地闭上了眼睛……

    笛声吹了好久才停……苏佳望着小红,此时小红的脉搏已经停止了——她死了,她就这样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苏佳没有再哭——她的泪恐怕已经哭干了……她缓缓放回了竹笛,然后再次拿出那把“鬼刀”,想要看看究竟是何模样。她打开布幔,只发现这是一把漆黑的短刀,从刀身到刀柄全是黑『色』的,黑得有些『迷』人却又黑得有些恐怖。鬼刀持手,微微晃动,黑『色』的刀面上折『射』出锐利的寒光。

    苏佳擦干了泪水,收回了小册子,然后将小红的尸体抬起,慢慢往洞的出口走去……

    洞口外,众刺客还在等待着。其头领叫喊道:“刚才洞里传来了笛声,现在又停止了。大家注意了,说不定李忆瑶马上就会出来了,大家做好应战准备!”

    “是!”众人齐声答道……

    果然不久,从洞口深处走出一个粉衣服的约莫十七岁的女子——她就是苏佳,也就是李忆瑶。她的手里还抱着一个女人的尸体,这个女人便是小红。

    苏佳抱着小红的尸体,缓缓走出洞口。由于在洞里呆的时间过长,刺眼的阳光立马照『射』着苏佳,好在苏佳很快就适应了。

    那领头见了,便对苏佳放话道:“忆瑶,快和我们回去!忆瑶……”

    可苏佳似乎没有听见似的,只是抱着死去的小红,眼神呆滞地继续向前走去。

    “上!”头领见口说不应,便下令强行捉拿苏佳。

    十来人将苏佳团团围住,似要强行捉拿归案。苏佳停下脚步,眼睛里顿时充满了杀气。

    众人纷纷拔出了长剑,然后一齐向苏佳刺来。而苏佳则抽出了她那把鬼刀,手臂微举……突然,一瞬间,一刹那,鬼刀迅猛而落,只听得几声凄厉的刀啸声,随后一切都安静了……那些刺客个个横躺在了血泊中,而苏佳收回了刀,继续抱着小红的尸体向家走去……

    过了好久才到了家,苏佳从房里取来了铁锹,然后开始挖土……

    足足弄了半个时辰,苏佳才将小红安葬好。她在坟前慢慢思索着,突然想到了什么,然后又慢慢走回房里……

    这时,徐双和吴贤碰巧感到了李忆瑶的家门口,发现了李忆瑶,也就是苏佳进家门时的背影。

    徐双喜道:“太好了,忆瑶师姐回来了……”刚想要起身前去,却被眼前的一幕吓住了——这是小红的坟,小红已经死了。

    徐双愣道:“这么会这样,小红姐姐怎么会,怎么会……”说着,两滴泪珠滴落下来。

    猛地,吴贤拉着正在哭泣的徐双的手道:“不好,有人来了,快躲起来!”于是,他俩迅速地躲进了远处的一处草丛中。

    果然,又从远处奔来了十余名黑衣刺客,他们将苏佳的家门口给围住了……

    “吱——”房门又渐渐打开了,从里面出来一个蓝衣服的女子。此人头配蓝白相间的发簪,腰间缠着一条银『色』腰带,腰带左边是一吧小巧玲珑的佩剑。她的面部清秀、可爱怡人、眼神炯亮、长发飘然,尽管黑发一端用发簪挑起,却丝毫不掩清柔之意,似天然之雕琢、美玉之精华。她的年纪约莫十七岁,貌似天仙却又身着侠服,无愧为一名绝代佳人。她手握一柄黑『色』短刀,眼神波澜不定。她便是苏佳,那把黑『色』短刀便是那把“鬼刀”。她刚才回房却是换了一件衣服,她换上了生辰日那天,小红送给她的那件蓝『色』的布绸衣。

    “是忆瑶师姐!”徐双差点喊出声来。吴贤见着也是有些担惊受怕起来……

    黑衣刺客这回二话不说,直接冲上来直刺苏佳而去。苏佳镇定了一会儿,忽地手起刀落。一阵强烈的刀气划过,黑衣刺客被当场分尸,地上还留下了一道深深的沟壑。这便是“断魂刀法”的威力,其余刺客有些开始害怕起来,脚在慢慢向后挪动。

    但苏佳此时忽地疾速而跃,一式“灵燕飞身”,跃至了众人的身边。苏佳挥舞着手中的“鬼刀”,人随刀旋转似的挥舞几下,只听得如同鬼一般的凄厉声。随后众刺客便集体倒在地上,血染红了苏佳家门口的一大片……不愧是“鬼刀”,能够发出鬼一般的叫声。苏佳擦了擦刀片上的血,然后收回了刀,往山下的方向慢慢走去……

    徐双和吴贤见到了从他们出生以来,最血腥的一幕。徐双哭道:“那是什么刀法。忆瑶师姐什么时候学会的?她身为追风派的弟子居然学会了莫名的刀法,就和五十年前陆清风陆前辈一样……忆瑶师姐怎么了?她好像变了一个人……为什么小红姐姐也会死?”

    吴贤见了,在一旁不停地安慰着徐双。其实,他们两人此时的心里也很矛盾啊,他们似乎感觉到,这个世界一下子就变黑暗了……

    苏佳下了山,一直走到了追风派的门口。“出了这座山,从今天开始,我便是苏佳而不再是李忆瑶。我要去找我的母亲……我一定要先去杀了陈世今,再回来杀了莫天行为我父亲报仇。我发誓我要亲手宰了这两个人!”苏佳一直这么自言道……

    突然,一双稚嫩的小手抓住了苏佳的右手。苏佳顿时心里一震,她回头一看——是鲁涛站在自己身后。

    “淘淘……”苏佳有些伤心道。

    “忆瑶姐姐要走吗?”鲁涛哭着道,“不是说好要永远在一起吗?现在世今哥哥已经走了,难道忆瑶姐姐也要离我而去?”

    苏佳顿时茫然了,这是发自天真孩童的声音。孩子是纯真的,他不懂爱恨情仇,也不懂世态炎凉,他只想要安详、幸福、和睦地与亲人生活在一起。苏佳再也忍不住了,她蹲下身,用手擦干了鲁涛的眼泪道:“淘淘,你放心,忆瑶姐姐以后一定会回来看你们的!”

    鲁涛问道:“真的?”那声音真的是天真无邪。

    “嗯!”苏佳微笑着点了点头。

    “那……我们拉钩?”鲁涛伸出了小手指。

    苏佳见状,也伸出了手指。于是,两人手指勾在了一起……

    随即,苏佳起身,转身飞去……

    世间本有真情在,一剑红鞘度炎凉。桃花愿落几余载,恩怨情仇皆叹长。

    苏佳出了追风派,就是全新的自己。她有了新的人生、新的朋友……她来到了柳沙镇,结识了萧天、刘端,她开始信任新的朋友,她开始用另一个眼光和角度去看这个世界……

    安卓客户端上线下载地址: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江湖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