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江湖博 > 第二十五章 陆家小姐

正文 第二十五章 陆家小姐

书名:江湖博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陆氏陆府位于汴梁城城南,从城北还要越过密集的人群到城南,怎么说至少也得走一个时辰。不过这汴梁城人多也不是太见怪,毕竟繁华的都城贸易往来、商品流通也很发达,人来人往是必须的。尽管现在是中国历史上的元朝末年,各地战争不断,但硝烟弥漫却怎么也没影响汴梁城的繁荣。当然,此时北方的大部,包括这河南的汴梁,都还是属于蒙古人统治下的城池,战火还未波及到此。也正因如此,比起战火正浓的东部,尤其是山东边界地带——在那朱元璋正策划者北伐——汴梁这里可要安定多了。而城中的守将左君弼、汪古部扎台、兀良哈勃尔勒以及王氏三兄弟等,个个武艺高强,又能谋划行兵,城中受压迫的百姓也不敢反抗……

    饮了酒,食了饭,唐战与赵子川二人总算是有精神了。一路上,他们浏览了繁华的街道,以及人来人往。尤其是唐战,他很少到汴梁城,小时候每回和唐骁风来此,他似乎觉得总有看不完的新鲜玩意儿。向街上吆喝卖艺的,甚至还有表演杂剧的,由北至南可以说是琳琅满目,弄得唐战眼睛都有些花了……就这样一路走了约莫一个时辰,唐战对周边的景象依旧好奇心不减。但赵子川可是累坏了,毕竟赵子川从小在汴梁城中长大,这些东西他都看烦了。相当于这一个时辰中,赵子川是漫无目的地行走着……

    唐战回头向赵子川问道:“子川兄弟,这陆府还没到吗?”看来城中再怎么精彩,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中走上一个时辰,是人也觉得累了。

    “你说陆府啊……”赵子川指手道,“诺,前面就到了……”

    只见两人面前出现了一个红『色』大院,门上的牌匾写着“陆府”两个大字。大门是敞开的,两个朱红『色』的大柱间正站着一个个头不高,但身姿曼妙的红白衣女子,此人年约十五六岁,娇人的面庞给人无限的遐想。

    赵子川见着,上前先招呼道:“嘿,玲珑妹子!”

    那女子听到声音,回头见着赵子川,笑着回道:“是赵家的三公子,你应该是来找陆姐姐的吧?”

    唐战见着这女子挺漂亮,便向赵子川问道:“她是谁?”

    赵子川说道:“噢,她叫玲珑,是陆菁最要好的贴身丫鬟,我一般都管她叫‘玲珑妹子’。”[]江湖博25

    “那她刚刚提到的‘陆姐姐’,该不会就是陆家大小姐陆菁了吧?”唐战又问道。

    “没错!唐兄弟你等着……”赵子川先是回答道,然后又转身向玲珑问道,“对了,陆菁那丫头呢?”

    玲珑有礼地说道:“回赵公子,陆姐姐去买些东西去了,说叫我在这儿等候,她稍后就回来。”

    唐战见着玲珑一个丫鬟就已如此的动人,心里想着那身为大小姐的陆菁会是怎样一个大美女……

    约莫一刻时,只听玲珑朝邻区喊道:“陆姐姐回来了!”

    唐战和赵子川二人同时向一侧望去。说是“千呼万唤始出来”,但并非“犹抱琵琶半遮面”,而是一个全正相。

    只见不远处走近一个身着红『色』紧绒衣,脚穿黑皮八角玲珑靴,腕配五彩金凤羽套,头戴皎月银珠簪的约莫十六七岁的女子。此人面部眼如出水芙蓉,玲珑剔透,粉唇玉面似珍珠不『露』,两鬓垂然如姿条嫩柳,最让人感情的是那纯水一般的双眼,折『射』出美丽与自信的神情。怡然之面孔再配嫣然一笑,那便是所谓的“绝『色』倾城”。

    只见玲珑很快跑过去招呼道:“陆姐姐,你终于回来了。怎么样,找到合适的人了吗?”

    看来那红黑衣女子便是陆家小姐陆菁错不了了。只听陆菁回道:“哎,走了两条街,什么像样的东西都没买着。说是找仆人,连一个像样的都没有!”

    听到了陆菁那甜美无比的声音,唐战心里有着一种隐隐的冲动——陆菁在他眼里,实在是太美了,如果能让他一辈子都和陆菁在一起,哪怕是做她的仆人,他也死而无憾……

    玲珑接着说道:“人家赵公子已经等了好久了,陆姐姐你还是快去见见吧!”

    陆菁听后,放下玲珑,甩头一望,看见了赵子川和唐战二人,便笑着道:“喂喂喂,我说子川兄弟,你这回来找我又有什么事?”

    赵子川见陆菁出口就是“喂喂喂”,有些无语了。但他已经习惯了陆菁这种自由活泼的『性』格了,便也笑着道:“凭你菁妹的聪明才智

    ,应该猜得出来吧?”

    听见二人开头就是这样“纨绔”的语气,唐战在一旁差点笑出声来——看来赵子川说的没错,他们两人的关系更像是“兄弟”。[]江湖博25

    陆菁走上前来,做出忖度的样子说道:“让我想想……又是你爹叫你出来‘找老婆’吧?你爹一定又是『逼』着你赶紧找个有地位的媳『妇』儿,为你们赵家传宗接代对吧?”

    赵子川答道:“不错,菁妹果然是料事如神!”

    陆菁见着,装出一副没事儿人的样子说道:“你不是去找南宫娇和慕容樱了吗?怎么,那两小姐不合你口味?”

    “你——”听到陆菁如此调侃的语气,知道陆菁是在耍自己,于是不好气道,“我要说我爹是要我来找你的,你信吗?”

    “不——信!”陆菁故意做出一副机灵鬼的样子说道。

    赵子川觉得自己调侃下去,待会儿一定说不过这个“机灵鬼”,便笑着给自己下台道:“想也知道不可能,你可以看看我们俩,整天混得像哥们儿一样,哪里适合做夫妻?”

    “也对……”陆菁笑着说道,“你这个人啊,就是一点爱情观念都没有,整天就只有哥们儿义气。你自己也就罢了,还弄得黄纪黄兄弟变得和你一个样子,成了找不到老婆的‘书生武夫’!哼,谁要跟你在一块啊,永远都只能睡冷被窝……”

    “你——”赵子川听了有些气不过,不过这也没办法,陆菁不但聪明,而且『性』格鬼灵精怪的,每次遇到这种情况,他总说不赢陆菁,于是他投降道,“行行行,我说不过你个死丫头……不过话说回来,你刚才‘找仆人’是怎么回事儿?”

    看赵子川没有发火,陆菁便笑嘻嘻地做了个鬼脸——陆菁就是这种阳光活泼的『性』格。听到赵子川的问题,陆菁说道:“哎呀,烦死了,还不是近些日子我房前的杂务比较多,尤其需要搬运很多东西。这里面有很多又重又危险的东西,玲珑一个弱女子没办法做,于是我爹就叫我出门找一个新的身强力壮的仆人来帮忙。可是今天出门见了,那街上的杂工男人不是瘦里吧唧的就是『色』眯眯的,要招回来一点都不放心。结果一上午,一点儿收获都没有,快把我给急死了!”

    唐战听了,侧身向赵子川问道:“既然是身体好的男壮丁,这么大的陆府应该有其他的佣人吧,干嘛还要出来找?”

    赵子川回头笑着回答道:“这你就不清楚了,这陆丫头古灵精怪的,心里头不知道有多少鬼点子,家里的男女佣人,除了玲珑妹子以外,没一个敢随便进这丫头房门院子的。要是进了,指不定哪天被这丫头恶整一顿,所以她家里的佣人仆人都不敢在她身边做事。”

    陆菁见赵子川正和一棕衣少年说话,于是注意到了唐战,便向赵子川问道:“这小子是谁?”

    赵子川见了,只说道:“这小子比你大一岁,我刚交的朋友!”

    赵子川本来是想绕个嘴舌弯儿,谁知道陆菁理都不理赵子川,直接去问唐战去了,这可让赵子川又吃了一个闭门羹。陆菁向唐战问道:“喂,你叫什么名字?”

    听到如此柔美的声音,唐战全身顿时愣住了。再看陆菁正正眼望着自己,唐战有些不敢抬头道:“我……我……我叫唐战。”

    “你有口吃吗?”陆菁突然问道。

    唐战听了不知所措,紧张无比。赵子川见状,敲了唐战的大腿一下说道:“问你呢!”

    唐战直言道:“没有。”这一句倒是挺干净利索的。

    “那你就把话说完整呗!”陆菁笑道。陆菁这句话本来只是顺口一说,谁知那唐战又傻又紧张得竟把这句话理解为“让他再说一次”。

    而面对陆菁的嫣然一笑,唐战更是脸红紧张地没有时间思考,于是他再次说道:“我叫唐战!”

    这一次虽没结巴,却把陆菁吓了一跳。“你怎么这么傻?我刚才只不过是自我感叹了一句,你竟然当成是命令了……”陆菁摇头说道,“唐战?好难听的名字,不如我给你起个名字吧……”

    唐战有些紧张地哆嗦起来,赵子川却在一旁偷笑,心里似乎有着什么鬼点子……

    陆菁想了想,先对赵子川说道:“笑什么,好好的一个小伙子,结果跟你混在一起,变得傻里傻气的,你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灾星……”说完,扭过头又去想。

    “我——”赵子川对陆菁是彻底没辙了,“又跟我有什么关系……”赵子川心想着,得找个人能治一治陆菁。

    陆菁一边想,一边说道:“看你样子傻傻的,嗯……就叫你‘傻蛋’好了。傻蛋——”陆菁随口叫了一声。

    “啊?”唐战不小心答应了一声。

    旁边的三人听了,都头笑了起来。陆菁笑道:“嘻嘻,你还真答应了?那我以后就叫你‘傻蛋’好了!”

    “我,不是,那个……”其实唐战并不是傻得说不好话,完全只是因为他太紧张了。唐战刚想要辩解,却被赵子川打断了话语。

    赵子川抢先说道:“菁妹,我看要不这样吧……你不是正愁找不到佣人吗?那这姓唐的小子长得结实强壮,最近又没太多银两,不如送你家用用?”

    陆菁听后,又上下瞅了瞅唐战——深铜的皮肤下,一块块肌肉结实无比,绝对可以干粗活儿。再加上从刚才的对话中,可以看出唐战的老实憨厚,让人放心,于是陆菁说道:“那好啊,看来我又欠你个大人情了?”

    “什么人情不人情的,你以后少拿我开玩笑就行了……反正这小子正愁没事儿做,正好今天找到份好差事,何乐而不为?”赵子川笑道。

    唐战听了不明白,向赵子川紧张道:“子川兄弟,你这是什么意思?”

    赵子川推着唐战,并凑到他耳边小声道:“反正你去找朱元璋还没个头,怎么去找都不知道。现在就你身上的那点银子,恐怕连路费都不够。依我看,你还是先老老实实干点本分的活儿,等攒了些银子再从长计议。”

    “那……好吧!”唐战回头这么说,心里也觉得有一些道理。但等他又转回头,正眼望着陆菁那美丽的面容和水灵的眼睛时,心里『乱』跳个不停——之后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可以天天陪在陆菁这位大美女身边。

    赵子川又向陆菁道:“那么菁妹,唐兄弟就放你这儿了,我还有事先走了……”说着,转身欲要离去。

    “喂——”唐战伸手向赵子川叫道。

    赵子川回头对着唐战道:“没事儿,下次有机会再到我家里来做客,你还是先在这儿好好做事吧……”

    于是,赵子川快步离去……赵子川偷偷笑道:“嘿嘿,说不定唐兄弟这个傻小子,真能治一治这个‘不可一世’的死丫头……”

    这下可好,本来是赵子川来有事找陆菁的,现在反而把唐战莫名其妙地留在了陆府。唐战本就没来过几次汴梁,这人生地不熟的,唐战也只能“既来之,则安之”……

    唐战一直站在原地,呆望着赵子川远去的背影,心里不知道是难过还是开心。正在这时,陆菁注意到了唐战在发呆,便叫道:“喂,喂,傻蛋,还在看啊?”

    “嗯……啊?”唐战这才回过神来,回头望了陆菁一下,却有一下被陆菁美丽的容颜所弄得浑身紧张起来,“我,那个……”

    陆菁先说道:“行了,以后你就是我的贴身佣人吧……不过我先把话放在前面,我可是很不好伺候的,家里的那些仆人现在都被我整得见了我就害怕,所以你要做我的贴身佣人,要有十足的心理准备。”

    唐战微微点了点头。

    陆菁见唐战背后那根很奇怪的长长的东西,感到好奇,便笑着问道:“喂,你这背后背的是什么东西?”

    唐战知这梨花枪是不能随便亮与世人的,于是他说道:“这……这是我们家的传家宝,不能轻易给外人看的。”

    “这么长的东西背在背上,应该是一件兵器吧……”陆菁想了一会儿,然后说道,“算了,不追究这个问题了,你还是和我们快点进屋吧……”

    于是,陆菁和玲珑先走进了院子,唐战则还傻傻地站在外面。

    玲珑向外又叫了一句:“快进来啊!”

    唐战此时是全身紧张,他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成为这个大美女的佣人,不知是福还是祸。不过既然到了这步田地,唐战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毕竟想要找到朱元璋,现在还没有任何头绪。在玲珑的催促下,唐战只好跟着踏进了陆家大院。

    一进院子里,这陆家大院就给了唐战不一样的感觉——这里门连门,院连院,房前的空院敞而亮。红柱青瓦错落有致,房屋草木并架其间。又有众多下人在此劳力,上等之人穿梭叫唤。隔窗身感日光照,旁门耳听马驹鸣。真可谓富家仕族,朱砖兼碧树,书香并炊烟。

    唐战一直跟在陆菁和玲珑身后,走了许许多多的廊与屋,感觉这里就如同一个小型的『迷』宫一般,都快把唐战弄晕了……

    不一会儿,他们来到了一个较大的厅门前。这房间比唐战刚才一路看到的那些厅堂都要大得多——看来这里应该是正堂了。

    陆菁和玲珑停住了,唐战也跟着停了下来。陆菁转过身来说过:“你们两个,在这里等着!”

    两人同时点了点头,于是陆菁很快便窜进了正厅门。

    玲珑见到唐战的一脸疑『惑』样,便对他说道:“唐公子,你可能不知道,这陆府虽是富家大院,其实还涉及了武林之事。”

    “武林之事?”唐战有些不解,因为他平时也没听唐骁风说过这类事情。

    “让我告诉你吧……”玲珑面带微笑道,“陆姐姐的爹娘,也就是陆展鸿和阮翠英,曾是武林中的著名剑客。后来他们二人不愿混迹于江湖,便继承祖业,守护者这陆家大院。陆姐姐还有一个比她大三岁的哥哥陆昭和一个比她小一岁的弟弟陆蒙,他们二人都有得名师指点,有一身好武艺。只不过陆姐姐和他们二人交往谈话不多,因为陆姐姐每天都会拉着我到城里去玩儿,而无暇顾及院内学习生活的兄弟二人。不过陆姐姐和他们二人的感情倒是挺好的,能在一起的时候就经常互相关心帮助。只是陆姐姐不爱像一般小姐一样呆在深闺大院里,而是喜欢去外面的世界看和玩,所以她才交了诸如赵子川、黄纪这样的一些兄弟好友。”

    唐战想了想,说道:“看来这陆大小姐个『性』跟男孩子有点像,虽然长得好看,但个『性』有些活泼。”

    玲珑补充道:“还有啊,陆姐姐从小读过了许多的兵法,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有这个兴趣……总之她现在都被人称作是‘古灵精怪’‘鬼点子不少’这类的,很多她看不顺眼的人都被她整得死去活来。她还有一身很好的双短剑武功,没有几个男人敢惹她或是正眼看她一眼。由于这个『性』格,老爷都开始发愁了,他担心自己的女儿总这样会嫁不出去。”

    唐战笑道:“应该不会吧……至少她长得很漂亮,应该可以嫁给一个好人家的。”

    “嘘!”玲珑竖起食指道,“唐公子,这话你千万别在陆姐姐面前说,否则你会死得很难看的……”

    唐战听了,吓了一跳,他隐隐觉得这陆菁外表活泼阳光,内心却是神秘无比。于是他哼了哼气,不再说话了……

    陆菁一进正堂,便高兴地叫道:“爹,娘,我回来了!”

    声音过后,从正堂右侧的帘子处走出来两个约莫四十岁的一对中年夫『妇』,不用看也知道,他们就是陆菁的父母——陆展鸿和阮翠英了。

    阮翠英见女儿高兴无比,便问道:“菁儿,你回来了。今天的事办成了是吗,这么高兴?”

    “是呀!”陆菁笑道,“我这次找到了一个非常壮的小伙子,他为人又憨厚老实,绝对可以帮女儿做很多事情。”

    陆展鸿在一旁发话了:“让我看看是谁……”

    于是陆菁回头叫道:“喂,傻蛋,进来!”

    唐战听到陆菁的叫唤,很快跑了进来。唐战见了正堂里的豪华装饰,不由地有些惊叹了。

    陆展鸿摆手道:“好了,看一眼就行了,你叫他下去吧……”

    陆菁叫唐战又在门口等着。唐战听了有些失望——他还没有做自我介绍,就被一把手给“轰”出去了。

    陆展鸿继续说道:“佣人找到了,你也没什么怨言了吧?你呀,都十六岁的大姑娘了,还那么任『性』、调皮。你要多学学你的哥哥和弟弟,以后别整天都到外面鬼混!”

    陆菁低头道:“是,女儿谨记父亲教诲!”

    陆展鸿又说道:“行了,菁儿,你今天下午别再出去玩儿了,好好监督那小子做事情。”

    “是!”陆菁低身鞠躬道。

    阮翠英安慰道:“行了,菁儿,听你爹的,别出去了,晚上还要陪家人吃饭呢!”

    “嗯……”听见娘亲的安慰,陆菁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开了正堂……

    唐战见陆菁那活泼的『性』格一到父母面前便被压得像见了鬼一样的安静,不觉有些好笑。

    玲珑见了,便在一旁解释道:“唐公子,你别看我们家陆姐姐有些任『性』、调皮,但她有一点好,那就是她很孝顺。从小到大,陆姐姐虽然在很多行为习惯上与老爷夫人格格不入,但在口角中却很少发生矛盾。每次都是陆姐姐虚心接受批评……当然,只不过很多批评陆姐姐接收后,出门又接着再继续犯了……总体来说,她还是调皮、任『性』,呵呵……”玲珑说着说着,自己都轻声地“呵呵”笑起来了。

    唐战也跟着笑,但当陆菁从堂厅里走出来时,两人立刻停止了笑声。

    陆菁出来后,对玲珑说道:“玲珑,你出去帮我买条帘子,我房里的帘子坏了。今天下午我不能出去了,所以只好拜托你一人了。”说着,从自己包里拿出了银子递给了玲珑。

    玲珑接过银子道:“放心吧,陆姐姐,我去帮你弄帘子,你在家里好好休息吧!”于是,玲珑转身离去。

    陆菁笑着望了望玲珑的背影,她觉得玲珑做什么事都让她放心——她们俩真的不像是小姐和丫鬟,更像是姐妹。

    唐战在一旁正思考着,陆菁突然回头道:“走,傻蛋,我带你去看你的房间!”

    于是,唐战跟着陆菁继续向院子深处走去。唐战发觉到他现在是和陆菁——就他们两人——走在一起,心里有些莫名的冲动,这跟刚刚玲珑在身旁时的感觉不一样,于是唐战叫道:“那个……菁儿……”

    陆菁听到“菁儿”这个称呼,立刻停下脚步,瞬间回头。这一动作把唐战吓了一跳。陆菁睁大眼睛望着唐战,笑着问道:“你……刚才叫我什么?”

    唐战愈加紧张,他知道自己刚才说错了话,但已经收不住口了。他觉得无路可退,便老实地答道:“刚才,叫你……‘菁儿’啊……”

    陆菁面带微笑,却用着一种无法令人琢磨的眼神望着唐战。唐战只觉全身发颤,他觉得陆菁此时的眼神能杀死一切,他的脑海里开始浮现出待会儿怎样被陆菁的鬼点子整惨的画面……

    陆菁又问道:“你为什么叫我‘菁儿’?”

    唐战发颤道:“因……因为……你爹娘刚才就是这么……叫你的啊……”

    陆菁继续问道:“别人都叫我‘小姐’,你为什么叫我‘菁儿’?”

    唐战顿时闪过一个念头,一句出人意料的话随口而出:“你不是说我‘唐战’这个名字难听,所以才改名叫‘傻蛋’吗?那我同样觉得……‘小姐’这个称呼对你来说太难听了,我认为还是‘菁儿’……这个称呼比较可爱,比……比较适合你……”唐战顿时觉得这莫名其妙的话说不下去了。

    哪知这陆菁似乎并没有责怪唐战,反而微微一笑道:“你……真觉得‘菁儿’好听吗?”

    唐战一脸傻样地点了点头。

    陆菁咬了咬嘴唇道:“你真是个傻小子,不过……我就喜欢你这种人!”

    唐战听了,脸早已红了大半。

    陆菁看出来了,急忙解释道:“你……你不要误会了,我说的‘喜欢’不是那个‘喜欢’,我的意思是说……”

    听到这句话,唐战才松了一口气。

    陆菁继续说道:“其实是这样的,我这个人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叫我‘小姐’,那种趋炎附势的态度,我最恨了,所以我才经常整那些一个个都势利眼的仆人。我越整他们,他们就越怕,越怕我就越整他们……相比之下,像赵子川和黄纪兄弟他们都叫我‘菁妹’,玲珑叫我‘陆姐姐’,我就比较喜欢他们。在所有的佣人仆人中,玲珑是第一个敢叫我别称的,你……是第二个!”

    唐战听了,似乎明白到:“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他们都说菁儿你爱整那些人,原来是这个原因……”

    听到“菁儿”这一称呼,陆菁心中又是一乐。她对唐战说道:“那……我们说定了,以后你叫我‘菁儿’,我叫你‘傻蛋’!”

    唐战笑着点了点头,陆菁也眯眼笑了起来。唐战第一次看陆菁笑得这么开心,那是一种纯洁、天真的笑容。

    陆菁又说道:“行了,行了,看把你乐的……我们还是快点走吧,整理完房间后,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做的。”

    唐战笑着点了点头。于是,二人继续朝着深院处走去……

    不一会儿,穿过一个短廊,陆菁把唐战带到了一个宽敞的庭院。在他们正对面,有一座装饰不错的大房间,而在大房间的两侧,又有两个小房间。在庭院中央,栽着好些花草,只见几个花匠正在修剪和整理它们。而花草的一旁,有几个重杂物堆在一起。

    陆菁用手指了指中间的房子说道:“诺,这对面的房子便是我房间。”

    唐战定睛望了望。

    陆菁又指着旁边的房子说道:“左手这边是玲珑的房间,右手这边是你的房间。你们两个房间正好贴在我房间旁边,以后我随叫随到。来,傻蛋,我带你去看看你的房间。”说完,陆菁一把抓住唐战的衣袖,把他给拽了过来。唐战没有注意,直接被陆大小姐拽走了——看来这个陆菁是练过的,力气还不小。

    来到唐战的房间,陆菁推开门,只见里面都是一些很普通的摆设,但应有尽有——这对从小住在深山里的唐战来说,已经是再好不过了。

    陆菁发现床上比较单薄,便对唐战说道:“傻蛋,你等着,我去叫人给你拿床被子。”

    见陆菁对自己如此体贴关心,一股暖意冲上唐战心头,唐战还时不时地望着陆菁。

    不一会儿,被子送来了。陆菁接过被子,便叫人下去。然后,她将被子抱到床上,还亲自帮唐战铺床。

    唐战见了,急忙伸手道:“菁儿,这种事情我自己来,你还是去休息吧!”

    陆菁并没有放手,还一边说道:“没事儿,我来帮你做,至少身为大小姐的我,也要学会做一些粗活,否则以后就真嫁不出去了。”

    “可是我是你的佣人……”唐战继续说道,“哪儿有主人给佣人做事的?还是我来吧……”

    两人就这样你推我让……突然,唐战的手一不小心搭在了陆菁的玉手上……本能的反应,两人同时缩回了手,然后用惊异的目光互相望着对方……

    陆菁眼睛瞥向一边道:“那你自己来吧……你收拾完后别走了,半个时辰后,我还要找你做事。”

    “没问题,菁儿,你去休息吧!”唐战笑道。

    于是,陆菁离开了唐战的房间。而唐战收拾完床铺后,感觉有一点累,便躺在床上小憩了一会儿……

    安卓客户端上线下载地址: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江湖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