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江湖博 > 第三十一章 金钗婆婆

正文 第三十一章 金钗婆婆

书名:江湖博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萧天背着苏佳继续往前走……

    来到镇口,苏佳说道:“阿天,小镇到了。镇上人太多,看了怪不好,你还是先放我下来吧!”

    “嗯!”萧天答应道,然后缓缓将苏佳放了下来。

    苏佳试着自己走两步,发现还能勉强自己走。只是自己走的速度很慢,小碎步地挪动,身子还一歪一斜的。

    萧天见了,说道:“苏姑娘,不然我扶着你走吧……”

    苏佳点了点头,主动伸手拉向萧天。萧天见苏佳对自己主动伸手,心头一暖,于是萧天也用手扶住苏佳的手臂。两人就这么走着,虽然速度很慢,但两人彼此对对方相视一笑,似乎是在享受这个过程……

    进了镇的第一件事,当然是要找郎中。萧天搀着苏佳先来到了最近的一家大夫馆,里面的郎中见了,马上问道:“客官是要来看病吗?”

    萧天把苏佳扶到一个木凳上坐下,然后萧天说道:“大夫,我的朋友受了很重的伤,您能帮我看下怎样才能治好此病?”

    大夫听了,问道:“受了伤?是外伤还是内伤?”[]江湖博31

    萧天答道:“是内伤。”

    “内伤啊……”大夫忖度了一会儿,接着说道,“是内伤就不好办了……不过我可以帮你朋友把把脉,想一些相应的对策。”

    于是,萧天又把苏佳扶至柜台前。大夫伸手把了把苏佳的脉,眼睛一皱,随后松手道:“不妙啊,这位姑娘的脉象甚是紊『乱』,我根本没办法弄清它……哎,都怪我医术太浅,只懂治些小病。倒是这位姑娘长得这么漂亮,怎么会受这么重的内伤?”

    “那是因为……”萧天不知该怎么说出口,便又问道,“你们这镇上最好的郎中是谁?我要去找他。”

    大夫说道:“镇上最好的大夫当然是西街院的吴老先生,不过他也不见得能查出个所以然来,你去找他试试看吧……”

    “那多谢了!”萧天还是很有礼貌地行礼道,遂扶苏佳离去……

    这个镇子虽及不上柳沙镇那么繁华,但比起前一个凄凉的破镇,这里的人要多的多了。现在已是临近黄昏,街上的行人多的不是回家,就是去饭店吃饭。偶尔冲来一群调皮的孩子,随后被赶来的父母骂了几句,然后带回去了……总之,镇子上的人的生活还算平淡和谐,也没有太多官府压力,也没有江湖险恶……

    西街院离刚才的大夫馆不远,萧天扶着苏佳到了后,远远就看见前方有一块大旗,上面写着“吴氏医馆”四个大字。于是,萧天又试着加快脚步前去……

    来到吴氏医馆,只见里面坐着一个六十多岁的白发老人,并在给人看病,看来他就是别人口中所说的吴老先生吴大夫了。

    吴大夫给那人开完『药』方后,发现了萧天和苏佳。吴大夫问道:“二位是来看病还是来买『药』?”

    萧天将苏佳扶好坐下后,说道:“是我朋友来看病,她受了很重的内伤,请吴大夫您看看该如何治好她?”

    吴大夫也是一样,先是把了把苏佳的脉,然后说道:“的确是受了很重的内伤,她的脉象非常不稳,我想体内应该还有毒伤……”

    萧天见这吴大夫竟然能这么快看出症状,便觉这吴大夫确实经验老道,可能有办法治好苏佳,便高兴问道:“那吴大夫依您看,该怎样才能治好她?”

    吴大夫皱眉道:“哎,这位姑娘体内有一种内力正与毒素相抗衡,彼此杂糅在一起,想要治好有些困难。”

    萧天和苏佳深知吴大夫刚才所说的“内力”是指苏佳体内的“寒灵神功”,不禁觉这吴大夫确实厉害。吴大夫又问道:“这位姑娘,你还会武功,应该是武林人士吧?”[]江湖博31

    苏佳听了为之一震,随后轻轻点了点头。

    萧天急问道:“吴大夫,您就说有什么办法可以治吧……”

    吴大夫摇了摇头道:“我只能查出这病的症状一二,至于该怎么治……哎,我也无能为力……”

    听了这话,萧天顿时垂头丧气起来。苏佳见了,对萧天微微一笑道:“不用为我担心,阿天,我不会有事的……”

    萧天见了,发现苏佳还是很乐观,便也对苏佳微微一笑。

    “不过……”吴大夫又出声了。

    萧天和苏佳听了,立马回头。萧天又急问道:“不过什么?”

    吴大夫继续说道:“据说在我们镇外的梁翁山处,有一个‘梅花山庄’,庄里有一个叫‘金钗婆婆’的神医,能治天下各种奇病。你若是找到她,说不定就能让她治好你的朋友……”

    “真的吗?”萧天又转喜问道,“那‘金钗婆婆’她人在梁翁山的哪个地方?”

    吴大夫叹道:“哎,我们也只是听说,也不知具体何处……而且据说那金钗婆婆的看病条件还挺奇怪。”

    苏佳问道:“你们镇上的人都没真正见到过她,那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吴大夫说道:“其实我们这的镇子虽不大,但经常会过往一些和你们一样的武林人士。他们经常谈及一些关于‘金钗婆婆’的事,我们这些普通老百姓也就经常会听到一些趣闻。”

    “那您刚刚说的‘看病条件奇怪’是……什么意思?”萧天又问道。

    “你们有所不知……”吴大夫继续说道,“若是有人带朋友上门找她看病,她必会以另外一人的生命为代价。也就是说小伙子,假如你带你这位朋友去找他就医,那你就必须……以死来换取你朋友的生命!”

    听到这里,萧天和苏佳互相望了望,都觉有些『毛』骨悚然。萧天战战兢兢地说道:“那……谢谢你了,吴前辈……吴大夫。”

    于是,萧天又扶着苏佳离开了“吴氏医馆”……

    两人继续在街上走着。看着萧天坚定却又彷徨的眼神,苏佳担心地问道:“阿天,你该不会……真的要去找‘金钗婆婆’吧?”

    萧天想了想,说道:“嗯,这已经是上天赐予我们的唯一的机会了……”

    “可若真是那样的话,你会……”苏佳悲伤道。

    “我不怕……”萧天说道,“为了苏姑娘你,我什么也不怕!再说了,我们还可以再想想其他别的什么办法,既让你的伤治好了,又能让我们度过这场劫难……”

    苏佳没有再回应,双眸伤情且又『迷』茫地望着萧天……

    两人走到一家客栈前,萧天拍了拍肚子笑道:“好长时间都没吃好东西了,苏姑娘,我们干脆现在这住一晚吧!”

    苏佳笑道:“嗯,我肚子也有些饿了,干脆有什么事吃饱了再说……”

    于是萧天扶着苏佳进了门,并找到一个有空的座位坐了下来。

    小二见了,立刻跑上来问道:“不知二位客官想要点什么?”

    萧天说道:“给我们两个上面条吧……嗯,我要两碗!”

    “好嘞!”小二高兴道。

    “再加一个鸡蛋!”萧天突然说道。

    小二听了,笑着道:“行,客观,您就在这儿瞧好了!”

    小二飞一般地离开后,苏佳问道:“阿天,你要吃两碗吗?”

    “是呀,我饭量大,又饿了这么长时间……”萧天说道,“再说了,吃两碗,我才有更多的劲背苏姑娘你在山路走啊……”

    苏佳听了,心里暗笑道:“呵呵,真是个小傻瓜……”

    不过一会儿,面条上来了。小二说道:“二位客官请慢用!”

    萧天谢道:“谢谢你了!”

    小二遂去……

    萧天把有鸡蛋的那碗给苏佳,说道:“苏姑娘,这个鸡蛋给你吃吧!”

    苏佳见了,推辞道:“还是你吃吧,阿天,你吃了才更有精力背我。”

    “还是苏姑娘你吃吧……”萧天继续说道,“苏姑娘你现在身子虚弱,更应该好好补补才是。”

    苏佳见不好推辞,萧天对自己又那么好,便笑着道:“那我不客气了!”

    萧天听到苏佳诙谐的话语,顿时一笑。苏佳见萧天一笑,自己也笑着道:“死东西,笑什么,还不快吃?再不快吃都凉了……”

    于是,两人没一会儿功夫就干完了餐点。结完账后,萧天伸了伸懒腰道:“哎呀,好久都没这么饱过了,真舒服!”

    苏佳问道:“接下来呢,我们要在这里过夜吗?”

    萧天说道:“不知道,先看看情况吧……”

    这时,萧天发现柜台前有一条麻绳,于是走过去捡了起来,对掌柜道:“掌柜的,这麻绳不要,可以送给我吗?”

    掌柜的一见,只不过是一条废弃的麻绳,便摆手道:“反正也没什么用,想要的话就拿去吧!”

    “那谢谢掌柜的了!”萧天又是一谢,随后回到了座位上。

    苏佳好奇地问道:“阿天,你拿这些麻绳做什么?”

    萧天说道:“反正明天也要经过梁翁山。梁翁山路途也不知是不是艰险,带上这些麻绳,翻山的时候说不定会有些作用。”

    苏佳笑了一笑……

    正在二人畅谈间,突然,从门外走进一群大汉。他们之中,有的手持大刀,有的身背巨斧,个个虎背熊腰、魁梧无比。

    苏佳突觉不对劲,拍了拍身旁的萧天说道:“阿天,你看……”

    萧天见了也不对劲,便轻声说道:“这些人是什么人,他们来这里做什么?”

    苏佳暗道:“看来不是普通的民众,从他们手上拿的重兵器来看,应该是武林人士。”

    “怎么办,要溜吗?”萧天见苏佳受伤,自己功夫又差,万一待会儿有波及,局势肯定不妙,于是便问道。

    “不急……”苏佳轻声道,“刚才吴大夫说过,这里有武林人士出没是很正常的事情,他们经常会谈一些武林中的趣闻,说不定在这儿能套出点有关金钗婆婆的消息……”

    小二见了,连忙奔去俯身道:“客官想要点什么?”

    手持大刀、长发披散的一人将一绽银子往桌上狠狠一拍,粗声道:“上你们这儿最好的酒和菜!”

    重击声将小二吓了一跳,小二急忙颤抖地收了银子说道:“官爷,您……您稍等……”遂飞奔离去……

    酒菜上桌后,手持大刀的汉子大声道:“他『奶』『奶』的,那金钗婆婆甚是可恶,把我的那几个兄弟都害死了……”

    一听是有关金钗婆婆的事情,萧天与苏佳在一旁默默听着……

    手持斧钺的汉子也道:“谁叫你的那些朋友要去找她为另外的兄弟治病?现在好了吧,金钗婆婆果真是说到做到,救了那些人,却把你的那些朋友都害死了。”

    手持大刀的汉子继续道:“也不知道那金钗婆婆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救一个人却要杀另外一个人作为代价?他『奶』『奶』的,今日她给我兄弟的尸体我看了,从脚到身都中了剧毒,全部溃烂,也不知道金钗婆婆究竟下的是什么毒,这么狠?”

    又有一手持双锤的人说道:“结果你今天又去找金钗婆婆算账……怎么样,被打回来了吧!”

    手持大刀的汉子『摸』了『摸』肿痛的脸道:“也不知道那七十岁的老太婆,哪儿来这么厉害的功夫,我们竟伤不了她半根寒『毛』!”

    手持斧钺的汉子说道:“行了行了,毕竟你兄弟也是答应金钗婆婆的条件在先。这事儿啊,就这么算了,以后看病可千万不能再找金钗婆婆了……”

    “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也对不起我死去的兄弟……”那手持大刀的汉子一气之下,一碗酒猛入腹中。

    苏佳在一旁,似乎是把大概情况弄清楚了,于是对萧天轻声道:“阿天,你听我说,这些人看来今天是真见过金钗婆婆,你待会儿就去问他们金钗婆婆身在何处。”

    萧天听了,紧张道:“别开玩笑了,我兵器被卢欢打到湖里去了,苏姑娘你现在又不能用武功。现在去问,万一他们发起火来,我们可不好应对……”

    苏佳想了想,拔出身上的鬼刀说道:“阿天,你拿着它。”

    萧天接过鬼刀,却说道:“可我又不会使刀。”

    苏佳说道:“你先别急,待会儿你就背着我去问。我虽不能用武功,但我可以暂时将我体内的功力传至你体内,然后借你的体内释放出来。你拿着鬼刀,他们若动武,你就用你最大的力气挥刀过去,明白吗?”

    萧天咽了咽口水道:“好吧,苏姑娘,我相信你……”

    那群人还在吃酒,只见萧天背着苏佳慢慢走了过来……

    手持大刀的汉子见了,便问道:“臭小子,你来做甚?”

    萧天深吸一口气,然后壮起胆问道:“各位大哥,小弟方才闻见你们在谈及有关金钗婆婆的事情,不知可让小弟闻之与否?”

    那汉子见萧天在自己面前出言不逊,便拍桌起身喝道:“臭小子,你敢偷听我们讲话?在我们面前敢这么嚣张,哼,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萧天心里有些害怕,但是没有表『露』出来,因为他深知若自己在他们面前有丝毫的胆怯,他们就会立刻冲上来要了自己的命。于是,萧天故作镇静,学者武林高手那样从容道:“小弟只是想打听有关金钗婆婆的事,并没有要干扰各位大哥的意思。只要几位大哥告诉小弟金钗婆婆人在何处,小弟就在这儿谢过几位大哥了!”

    手持大刀的汉子突然瞄准了萧天背后背着的苏佳,便歹笑道:“哟,好漂亮的小妞儿啊……不如这样吧,你把这妞儿留下来陪我们,我就把金钗婆婆的地点告诉你,怎么样?”

    其他的同伙见了,也都起身,『色』眯眯地看着苏佳。

    苏佳一见形势不妙,自己的手掌便偷偷地推至萧天背后,传给他内力。萧天顿时感受到了源源不断的强大内力凝聚在了自己拿刀的右手上,心里暗道:“成败在此一举,只能赌一把了……”

    于是,萧天壮着胆子厉声喝道:“放肆,你们若敢动她,我会让你们死得很难看!”

    众汉子听了,哪里受得了气。那手持大刀的汉子吼道:“呀,还没有哪个『毛』头小子敢对我如此放肆的,哼,我今天便要让你碎尸万段!”说完,准备挥刀而下。

    可是没等他动手,萧天早就一刀从上而下劈过。萧天用尽了全力,首先是一声刺耳寒心的鬼啸,接着只见一条黑『色』鬼影厉声而下,直冲而去……

    众人惊呆了,这一刀直接看向客栈门口,整个门口被这一刀砍得“轰——”地塌方下来。门上的立柱及周边的木楔被砍得七零八落、满地杂碎,而在地上还留下了一条深深的刀壑,地面开裂,恐怕连萧天自己也惊呆了吧……

    那汉子见状,差点没吓死。他庆幸自己刚才没有冲上去,否则还不知道自己会被分尸得多惨。不只是那几个人,客栈里的所有人乃至门外的一些人也惊呆了,刚才恐怖的一幕迟迟没法在脑海中消退……

    突然,萧天感觉自己的身体又恢复了原状,没有刚才的那股强大的真气了——是苏佳,由于给的力道几乎是苏佳所使的最强力道,苏佳体内的阴毒之气不断冲击着苏佳的身体。苏佳明显有些吃不消,手从萧天背上落了下了,看来是没办法再给萧天第二次内力了。

    萧天发觉背后的苏佳松弛下来,也似乎是清楚了状况,心里紧张道:“糟了,刚才那一刀消耗了苏姑娘大量的内力。苏姑娘身上重伤纠缠,恐怕没办法再支给我第二招了……不过也好在第一刀用力十足,但愿刚才那一刀已经将他们镇住了。可万一他们再来挑衅……不行,只要不『露』出胆怯,就还有很大的机会,现在只能赌赌看了……”

    于是,萧天收了刀,厉声道:“是你们要『逼』我的!好了,快点告诉我金钗婆婆人在哪里!”

    那手持大刀的汉子见了,立马放下了刀,颤声道:“在……在……在梁翁山的南山脚,那里有个‘梅花山庄’。从梁翁山往南山脚下走,过了一条小溪就到……到了……”

    “哼,算你识相!”萧天尽量用毫不客气的语气说道,随后背着苏佳快速往门外走去,毕竟在这儿多呆上一刻,就越有被拆穿的危险。

    可那手持大刀的汉子又突然叫道:“等一下!”

    萧天停住了脚步。他开始紧张起来,心跳加快:“不好,莫非他已经知道了……”

    谁知那汉竟说道:“小兄弟……不,小少侠,我奉劝你一句,若你是找金钗婆婆看病的,就不要去了,她可是会要你的命的!”

    萧天先是松了一口气,然后转身说道:“我不怕,只要能救对自己来说重要的人,我不怕死!”

    苏佳听了,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感动:“阿天……”

    那汉子见了苏佳是背在萧天身上,便问道:“少侠要救之人,莫非是你背上的姑娘?这姑娘是谁,对你真的很重要吗?”

    突然,萧天灵光一闪,想说什么却又犹豫不决。最终,萧天还是坚定地说了出来:“她是……我的妻子!”

    此话一出,苏佳顿时惊呆了。虽然她知道萧天是在骗那群人,但当她听到萧天把自己说成是萧天他的妻子时,她有些震惊,又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那汉子听了,也有些惊了,他觉得自己险些动了萧天女人的歪念,弄不好刚才真的就会被直接分尸了。于是他连忙赔道:“实在是……对不起,刚才有些冒犯,还请……见谅……”

    萧天听了,转身将鬼刀放回了苏佳腰间的刀鞘里,转身刚要走,那汉子又发话了:“小子,你是一个有情有义的好男人,我王勋王某佩服!”

    原来那汉子名叫王勋,虽然刚才在萧天面前有些胆怯,但从『性』格上看,似乎也是一个重兄弟义气的人。

    “萧天告辞了!”萧天只是报了自己的名字回了一句,就赶紧背着苏佳走了。但从刚才王勋对自己的态度及说的话来看,萧天的心里似乎没有了害怕,反而像和他交个朋友,坐在一起喝上几杯……

    黄昏已过,天已经慢慢变黑了。由于刚才的冲突,萧天和苏佳二人没有再敢呆在那个镇子里,而是赶着出了镇。两人很快来到了一座山上,看来此处便是梁翁山的山中了。

    天『色』越来越暗,基本上看不清南山脚的方向,看来他们今天只好在山上过夜了。

    由于苏佳的传送内力,她的身子变得更加虚弱,连站起来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所以现在苏佳只能一直伏在萧天的背上,让萧天背着她前行。

    萧天慢慢地向山中『摸』索,自言自语道:“可恶,天黑后山里恐怕不安全,要是能找到一个山洞,就好过夜了……”

    苏佳则一直回想着萧天刚才在镇上说的自己是他的妻子的那句话,心里缠绵不已。于是苏佳问道:“阿天,你为什么会突然想到说那种话……”

    “什么?”萧天一边走,一边问道。由于脚下一直有树枝被自己踩断的“啪吱”声,苏佳刚才那轻声问的一句也没听清。

    苏佳继续道:“你为什么会对王勋说……我是你的妻子……”

    萧天听了,脸红道:“我只是灵光一闪罢了……我这个人很笨,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苏姑娘你不要当真,你……不会怪我吧?”

    苏佳摇了摇头,微笑道“不,阿天,你刚才做得很聪明,没有……在王勋面前『露』出半点破绽……咳、咳……”

    突然,苏佳咳嗽了几声,似乎是伤情恶化。萧天担心地问道:“苏姑娘,苏姑娘,你——不要紧吧?”

    苏佳勉强道:“阿天,你……快点找到休息的地方,我……要赶紧找地方用寒灵神功来……调息,否则我真撑不住了……咳、咳……”

    萧天见状,说道:“苏姑娘,你闭上眼睛休息一下吧,再说话会加剧你的伤情……”一边说,萧天一边加快了脚步。

    “阿天……”苏佳最后一直叹着这句,然后身子放松,头依旧靠在萧天的右肩上,闭上了眼睛。只是她的脸与萧天贴在了一起,两手将萧天的脖子搂得更紧了。

    萧天顿时觉得心头一暖,这是他与苏佳接触的最亲密的一次。但此时的情况由不得萧天有时间动其他的想法,萧天现在所要做的,是要尽快找到一个安歇之地,否则苏佳就真的会有生命危险……

    “老天啊,如果你真的还有慈悲之心的话,就请帮帮我们,帮帮苏姑娘吧……”萧天的心里一直这么喊着。可这个世界上毕竟没有神,在面临重重危险和困难时,人只有靠自己坚强的毅志去拯救自己……

    又上了一个大坡,萧天大喜道:“太好了,苏姑娘,我们找到山洞了,你有救了!”只见萧天面前确实是有一个小山洞,只不过里面比较暗,所以暂时还什么也看不清。

    背着危在旦夕的苏佳,萧天深吸一口气,猛地一步踏上坡。到了洞口,萧天赶紧放下苏佳,让她盘坐着,并说道:“苏姑娘,已经到了,你可以调息了。”

    苏佳撑着坐好,两手施功,开始运作寒灵神功中的心法来给自己缓解伤毒……

    萧天这边放下苏佳后,找了几块打火石和木柴,随即在洞里生了火。火一亮,洞里瞬间被照明了。萧天往里一望,这里根本就不是什么山洞,只不过是一个自然形成的大窟,往里走不了几步就是封闭的死路。

    萧天见了,一边加柴,一边说道:“什么洞嘛,根本就是一个山坑……不过这样也好,要真是一个深洞的话,还指不定里面有什么东西呢……”

    苏佳这边调息算是稳住了伤情,身子可以自己慢慢挪动了。苏佳用微弱的口气喊道:“阿天,没事了……”

    萧天见苏佳开口说话,赶紧起身走到苏佳边上说道:“苏姑娘你好点了吗?让我扶你吧,晚上比较冷,坐在火堆旁要暖和些……”

    苏佳微笑着点了点头。随后萧天慢慢扶起苏佳,然后两人一起到火堆旁坐下了……

    苏佳烤了一会儿火后,缓缓说道:“阿天,谢谢你,你对我真好……”

    萧天不好意思道:“没……没什么,苏姑娘你是我的朋友,朋友之间的帮助是理所应当的……”

    “你不怨我吧……”苏佳问道。

    “什么怨你?”萧天不知头绪道。

    苏佳说道:“这世上的人……不是和我有仇,就是觊觎我的美『色』……你总是这样护着我,不怕……哪一天会因为我而丧命吗?”

    萧天听了,低头道:“苏姑娘,你又来了……我说过了,我萧天这辈子都是苏姑娘你最好的朋友,不怨你,也不怕任何危险,只要能陪在苏姑娘你身边……对了,今天在客栈的时候,你明知输给我内力会大伤你的元气,你干嘛还要冒着生命危险做那样的事?”

    苏佳眼神波澜不定,随后轻声道:“我怕你不是那些人的对手,我怕你……我怕你……”苏佳好像又要说什么,声音却戛然而止。

    萧天似乎是感受到了苏佳内心的彷徨与痛楚,便也没再说什么,只是静静地陪坐在苏佳身边,和她一起烤火……

    天『色』已晚,突然洞外传来了淅淅沥沥的雨滴声,雨水声越来越大,“嘀嗒”的声音也逐渐加快,几阵凉风吹进了洞里来……

    “下雨了……”苏佳望着洞外,突然冒出话语道。

    “还好及早发现了这个洞……”萧天说道,“但晚上下雨冷得很,晚上睡觉肯定会冻出病来……不知道有没有可以找来当被子之类的东西?”

    于是,萧天四下张望,发现地上有一块单层草席。萧天叫道:“运气真好,居然发现了草席,可能是曾经也到这个洞来过的游人留下的……只可惜这草席太小,只能供一人用……”

    没办法,萧天只好将草席先移到座位旁……

    安卓客户端上线下载地址: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江湖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