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江湖博 > 第三百五十三章 是非善恶

正文 第三百五十三章 是非善恶

书名:江湖博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孙云慢慢走到花叶寒的身前,眼神凝重地问道:“花前辈,晚辈还有一事未解,冒昧请教花前辈……”

    花叶寒似乎是猜到了孙云心中的疑惑及接下来要问的问题,复杂的眼神中显现出了一丝淡定。花叶寒顿了一下,随后轻声回应道:“如今事情已经明了,孙少主还有何事相问?”

    孙云想了想,随后问道:“请原谅晚辈如此问言……花前辈,虽然暗杀北原五侠的计划都是察台多尔敦及沂州城的官员一手设计,但是晚辈却有疑惑,整件事情中,花前辈及鸣剑山庄的人却能够暗中屡次相助北原五侠……虽然晚辈存有疑心,但是晚辈还是想一探清楚,花前辈及鸣剑山庄的人,是如何知道这项暗杀计划的?或者说,这其中,是否还有人知道一切因由?”

    花叶寒的担心是正确的,孙云最终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而且不只是花叶寒,在场的任光等人也是同样用疑虑的眼光望着孙云和花叶寒二人,竟孙云这样问出,众人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花叶寒顿了顿,似乎在犹豫什么,于是先言问道:“孙少主你……真的想要知道?”

    孙云看着花叶寒有些犹豫不决的样子,皱眉说道:“现在因为这一些列的事情,北原五侠前辈遭到暗杀,来运镖局也因此事牵连了进去,说不定事情还没有结束,还有会更多无辜的人因此而遭到牵连甚至丢掉性命……已经如此境遇了,花前辈还有什么可犹豫的?”

    花叶寒看着孙云坚定的眼神,心中略有所思,随后,他稍许闭了闭眼,随后又道:“如果孙少主执意想要知道,那鄙人也无需隐瞒,只是……鄙人若是说出此等,怕孙少主你又会有其他想法……”

    “不管是什么答案。晚辈都能接受……”孙云立刻回应道,“现在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甚至已经有人因此而丧命,还有什么事情比这个更重要呢?”

    花叶寒想了想。紧接着道:“既然孙少主执意要弄清楚,鄙人道出也无妨,不过……此等事情还不急于公众出来,鄙人暂且只和孙少主你一人说较为妥当……”

    孙云听了,不知何意,但他相信花叶寒作为鸣剑山庄庄主的为人,于是回头望了望在场的孙尚荣、任光其他人等。

    孙云静思了一会儿,随后回头对花叶寒轻声道:“好的花前辈,我们换个地方单独说……”

    花叶寒点了点头,于是随孙云一起走到了后院的一个角落处。暂时避开了众人的视线。而后院的其他人也很配合,没有去偷听二人的对话,毕竟今晚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是该消停一下了。尤其是刚刚回来的杜鹃,她今天可以说是累了一天。也经历了不少,最关键的,今日在青墨山庄幽暗丛林的时候,因误中了卢欢的蛊虫之毒,她的两腿阴差阳错地有了恢复的迹象。由于一路上是孙云背着赶回来的,杜鹃还没有多试恢复后的行走,于是杜鹃回房的路上。试着不用拐杖踱步行走。让杜鹃较为高兴的是,虽然不能和正常时候的双腿相比,但是恢复了一丝的腿脚,可以勉强慢慢踱步行走,尽管身体还是有些摇摇晃晃的,但比起之前不得不用拐杖要强了不少。而且。杜鹃在逐渐的行走之间,能隐隐约约感觉到自己的腿脚还在不断的恢复,心想着照这样下去,总有一日自己的腿脚一定能够完全恢复正常……

    杜鹃回房后,其他大多的镖师和下人也回去了。只有镖主孙尚荣和任光还留在后院。孙尚荣作为一家之主,事情还没有完全结束,自然是不能完全放心下;而任光作为陈扬临死前委托人之一,心中似乎还在担心着什么。

    任光望了一眼角落处孙云和花叶寒的窃语场景,心中暗道:“或许,花前辈真的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告知少主吧,不要我们现在知道也许也有他的道理,不去过多掺合也是对的……但是我现在最担心的,是阿景、阿布他们。就算成功出城了,梁子山离大都还是有段距离的。而且这段距离多为平原郊区,万一察台多尔敦此时派出骑兵火速追捕的话,阿景他们真的能够平安顺利完成任务吗?千万不可以出什么事啊……”

    的确,任光现在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林景、石常松、何子布还有鸣剑山庄其他弟子的安危。若是陈扬临死前委托他们的任务没有完成,那今夜的事情就还没有结束……

    而在孙云和花叶寒谈话的角落处,花叶寒正慢慢告知另外事情的真相……

    “好了,花前辈现在可以告知晚辈了吗?”孙云有些迫不及待地问道,“花前辈你们究竟是接受了谁的委令,暗中保护北原五侠,而且能够知道北原五侠前辈等人的动向?或者说,那个委托人是谁,他到底是如何知道这一切事情的发展的……”

    和略显急切的孙云不一样,花叶寒倒是一脸较为淡定的深情,当然,花叶寒的眼神中也夹杂着一丝悲伤。只听花叶寒缓缓说道:“孙少主可否还记得,几日前久旺商会委托你们来运镖局运镖?”

    孙云听了,露出满脸的疑惑道:“委托运镖?还是久旺商会……不对啊,来运镖局除了运镖去过一次青墨山庄之后,就没有大动作了,也没有运过镖,那花前辈说得究竟是……何时的事?”

    “就是几日前——”花叶寒肯定地说道,“也难怪孙少主你会忘记,毕竟那次运镖的人……只有孙少主你一个人——”花叶寒最后的这句话格外强调。

    经花叶寒这么一提醒,孙云这才似乎想起来,有些惊异道:“难道说,那次运镖……”

    “没错……”花叶寒点头继续道,“因为那次北原五侠登门拜访你们来运镖局,你们来运镖局抽不开人手,所以只有孙少主你一个人前来运镖……”

    “花前辈说的那次,就是去察台王府的那一次是吗……”孙云说到这里,口气逐渐变得低沉起来。

    “鄙人之前应该和孙少主你提到过。那一次去察台王府,是因为鸣剑山庄接受了某人的委托。由于此事极为隐秘,所以那时也没有具体告诉孙少主你……”花叶寒继续说道,“不过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说出来也无妨……那日接受该人委托的时候,其实也是不能让察台王府及朝廷其他人等起疑心的,所以鄙人才想借用运镖之名,不起他人猜疑的进入察台王府……”

    “所以当时花前辈就找了晚辈,想要借来运镖局运镖的名义,一同潜入察台王府,然后不被察觉地去见委托人……”孙云跟上叙述道,“如果不是那日赶巧,北原五侠拜访来运镖局的话,随同花前辈你们一同前往的。恐怕不只晚辈一人了……”孙云说着说着,自己的心也变得沉重起来,因为提到这个事情后,他怎么也忘不了,自己在察台王府书房找到的惊人的秘密。以及自己和察台多尔敦的再次对决。

    花叶寒跟上应道:“因为此事的重要性,不能泄露给其他无关人,原谅鄙人当时没有把事情的真相告诉孙少主……只是没想到,最后你们来运镖局居然也牵连进这件事情中去了……”

    孙云想了想,又接着问道:“不过晚辈还有疑问,如果说真的想要秘密委托的话,直接约出察台王府外的其他地方委托不是更方便吗?一来不用花前辈你们大费周章地潜入察台王府。又能避开朝廷官兵的眼线。如果说委托的这个人在察台王府较有权势的话,应该会更方便才对……”

    “那是因为……”花叶寒有些犹豫地顿声道,“那是因为这个委托人,他……出不了察台王府……”

    “怎么了,身为察台王府的人,为什么出不来?”孙云又接着问道。“就算是之前被察台王囚禁的察台多尔敦,也没有如此禁令,除非……这个人确实不方便,或者说根本就没办法出来……这个人到底是谁,花前辈你们受委托的那个人究竟是谁?”孙云加紧问道。

    “他是……”花叶寒还在犹豫。似乎不知道该怎样说出口。

    “到底是谁啊,花前辈你还在犹豫什么?”孙云又急切地问道。

    “他就是……”花叶寒最终从口中吐出了字语,“他就是察台王府的王爷——察台王……”

    此话一出,孙云确实是被震惊不少:“什……什么?”显然,孙云还不能立刻接受这个事实。

    “我们见到的委托人,正是察台王……”花叶寒缓和着说道,“因为察台王之前生了大病,察台王府的掌权又到了他的长子察台多尔敦的手里。不能出王府,一是身体的原因,二是局势的所迫,自己的行动不能过于暴露……所以鄙人才说,这个秘密现在不方便公众他人,怕你们听了会有其他的想法……”

    事情已经完全清楚了,那个知道一切局势走向的人,正是人人都意想不到的察台王。

    “为什么……为什么?”孙云轻轻摇了摇头,两眼瞥向一边,依旧不相信道,“察台王居然委托花前辈你们,委托你们鸣剑山庄的人去保护北原五侠,和他的儿子察台多尔敦作对?他这么做,究竟为了什么,他能得到什么……”

    花叶寒见着孙云有些要激动的情绪,继续稳定下来说道:“察台王算得上是蒙元朝廷中鲜有的良臣,不但多为朝廷出谋划策,而且主张改善蒙元民族关系,深受百姓爱戴……察台王因为重病在身,所以没有办法多管理朝政,但是看着和自己原则背道而驰的长子察台多尔敦掌权实政,察台王也放心不下,所以即使察台多尔敦复辟掌位,察台王也没有放松对自己儿子的盯视……”

    “哈哈,太好笑了,太好笑了……”孙云似乎有些意想不到的情态,居然自笑了起来,“改善蒙元民族关系,鲜有的良臣?他做出了那样的事情,还自诩良臣,熟不知他的恶行蒙蔽了多少人的眼睛!”看来在孙云眼里,他似乎对察台王没有什么好感。也难怪,毕竟那日在察台王府的书房,他发现了那个惊天的秘密,从而彻底改变了自己对察台王的看法。

    花叶寒倒是没有立即理会此时孙云的情态,而是继续叙述道:“其实在察台多尔敦复辟之前,察台王就开始监视察台多尔敦的一举一动。他也听说了沂州城北原五侠的事迹,也知道了察台多尔敦联合当地的奸臣官员,企图夺取秦氏人家的遗产,以及对北原五侠不利……因此,察台王很早就在沂州城及大都这里安插了无数自己的眼线,只要是察台多尔敦有举动的,察台王基本上第一时间就能弄清楚……这次的北原五侠暗杀计划也不例外,察台王也许是早就猜到了这一点,所以当日才委托我们前往察台王府,说明一切缘由。我们鸣剑山庄也接受了委托,暗中保护北原五侠,只是没想到……只是没想到察台多尔敦会行动会如此之快,陈扬前辈之前的四人,我们没能顾及得上,而且最后的陈扬前辈,虽然从察台多尔敦的手中救出来了,却是没能保住他的姓名……对于鄙人、对于鸣剑山庄来说,我们深感愧疚……”

    “花前辈你们该愧疚的,是对没能保护北原五侠五位前辈的事情,而不是那个察台王的委托——”孙云言语中点明了对察台王的偏见,想到那日在察台王府的情境,孙云继续道,“那日在察台王府,原来花前辈你们见的人,就是察台王,怪不得那日我去王府后院的时候,没有见到察台王的人……哼哼,好像察台多尔敦自己也不知道,还在后院和我空打了一架,太好笑了……”

    花叶寒听了,也有些疑惑道:“孙少主你是说,那日在察台王府,你主动到后院去找……察台王了?为什么,之前我不是和孙少主你说了吗,你们来运镖局和察台王府本就有恩怨在前,孙少主你进了王府后不要随意招惹,为什么……”

    “因为那日,晚辈发现了一个秘密,一个隐瞒天下所有中原汉人的秘密……”孙云继续说道,还特地强调了“中原汉人”的几个字。

    “什么秘密?”听孙云的口气,似乎这事情不简单,花叶寒加紧问道。

    孙云继续说道:“我在书房发现了,十八年前的秘密……察台王十八年前南巡,曾经过裕兴城一带。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察台王去裕兴城的目的,竟是和裕兴城当时的知府兀罗带托多密谋覆灭唐门世家的阴谋!”

    “你说什么?”花叶寒吃惊问道,“可是,十八年前灭了唐门世家的人,不是……唐门世家的同门弟子唐天辉吗,为什么……为什么会和察台王扯上关系?”

    孙云凝神继续道:“唐天辉只不过是直接凶手,但是幕后密谋这一切的,却是察台王——没想到吧,受所有人尊敬的察台王,表面上平易近人的察台王,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情!而且他还骗过了所有汉人的眼睛,中原汉人没有人知道这个秘密——”

    话虽这么说,其实还是有知道的人,那就是他一直朝思暮想的兄弟唐战及同行的人。唐战是因为在裕兴城知道了自己身世的真相,才知道这一切的幕后黑手都是察台王……

    孙云说完后,花叶寒露出了惊异的眼神,他也终于知道孙云为什么刚才会对察台王抱有如此大的偏见……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江湖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