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江湖博 > 第三百七十章 绝望真相(上)

正文 第三百七十章 绝望真相(上)

书名:江湖博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来运镖局众人这个时候跑到了前的阶梯口,然而孙云此时已经手起刀落,眼看就要砍下察台多尔敦的人头,没有人能够阻止的了……

    “刀下留人——”千钧一发之际,从前厅房的另一侧,又传出来一个声音……

    孙云的刀落在察台多尔敦的脖子前停住了,他倒并不是真想放过察台多尔敦,而是他非常熟悉这个声音,想要一看来者面目;而且察台多尔敦已经铁定沦为自己的刀下鬼,也不急得一时了结。<

    孙云抬头向一侧张望而去,前来阻止的人和他猜测的一样——察台王。

    察台王终于出现了,如今王府上上下下被弄得天翻地覆,自己的儿子察台多尔敦也即将命丧黄泉,察台王这个时候才出现。但是,察台王的出现也仅仅只是延缓了孙云的落刀,孙云的杀意却是并未褪去,相反,他眼神中的杀气却是愈加浓烈。

    孙云改怒视着前侧的察台王,只字只句道:“察台王,你终于出现了……”

    “咳、咳……”察台王的病依旧没有好转,他强忍着病重的身子,微微道,“你……不可以杀了他,他是……”

    同一时间,察台王的妻子度里班扎娜及他的子女察台拉朵和察台科尔台也从后面出来了。知道了部分真相的他们,都纷纷用惊异的目光望着自己的父亲,随后又用惊恐的眼神望着满是杀气的孙云及已经近乎奄奄一息被打为废人的察台多尔敦。还有王府前激烈战斗后的一片狼藉、尸横满目,生性不见残忍的察台拉朵甚至有些不敢看了。

    “哼,就算你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察台王,今天也奈何不了我!”孙云满是杀气地怒声道,“察台多尔敦,今日我一定要砍下他的人头!还有你。察台王,你们父子俩我今天都不会放过,我孙云今日便亲手解决你们父子俩。了结一切!”

    察台王听了,先是稍稍诧异了一番。他没有想到孙云居然会想要找自己算账。也不知是孙云被仇恨冲昏了头脑还是怎么的,察台王疑惑道:“你为什么……咳咳……为什么也要杀了我,我可从来没有……”

    不等察台王说完,孙云抢先道:“你从来没有对来运镖局做过什么,我承认,但是你却置天下于不道!你在汉人的心目中,的确是难得一见的良臣好官,但是那些都只是假象!十八年前。你曾串通裕兴城知府兀罗带托多,勾结朝中乱党,策划剿灭了唐门世家,这个账我可是不会忘记!”

    察台王万万都没有想到孙云居然会知道这个,于是继续惊讶道:“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没想到吧,上一次陪鸣剑山庄的人来你们王府的时候,我在房里面找到了一切罪证!察台王,枉我昔日对你善目相待,没想到你也是这样一个卑鄙小人!”孙云怒声呵斥道。

    “原来鸣剑山庄的人那次来王府见本王的时候……咳咳——你也来了,不过……十八年前唐门世家的事情。其实还有别情……”察台王突然眼神悲伤地说道。

    度里班扎娜似乎也对这话题有些敏感,转眼望了一下察台多尔敦,眼神中也流露出一丝恨意。

    “不用说了——”孙云继续大声道。“我不管你曾经剿灭唐门世家出于什么原因,我已经答应了我的兄弟。他是唐门世家的后人,要我来大都找到灭他家族的仇人。现在我终于找到了,今日我便要了结一切,等我解决掉了察台多尔敦,下一个就是你!”

    说完,孙云右手的银月刀直接朝察台王面前飞了过去。

    “啊——”察台拉朵惊叫一声,十分害怕自己的父亲被孙云一刀毙命。

    然而察台王并没有躲,似乎此时此刻他一点也不害怕孙云。而孙云的飞出去的刀也没有砍中察台多尔敦。仅仅只是砍中了察台王身后残垣的立柱上,似乎只是杀意前的威慑。

    孙云的手上还有一把银月刀。他把目光重新放回了察台多尔敦身上。察台多尔敦此时早已是濒临垂死的状态,神情恍惚得连害怕的眼神都无法流露。但是察台多尔敦此时也并不害怕。他早就料到了可能会有这样的结局,既然自己与孙云的赌注最后是自己输了,他也准备坦然接受着一切。

    “这回再也没有人可以救你了,察台多尔敦……”孙云提刀冷言道,“我今日便送你和你的父亲一起下地狱!”同一时间,孙云重新举起了银月刀,准备一刀落下。

    “你不能杀了他!”察台王竭尽全力地大喊道。

    “云儿,快住手!”孙尚荣这边,也想要尽力阻止孙云。但是此时此刻,孙云已经完全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在他眼里,似乎除了报仇雪恨,没有别的一切。

    “你刀下的人不单是我的儿子……”察台王拖着不禁的身子,继续竭力道,“他还是……还是你的……哥哥!”

    此话有如晴天霹雳一般,就在话语出来的一瞬,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住了……

    每个人的眼神中都充满了无比的惊讶,来运镖局这边的人也是,察台拉朵和察台科尔台也不敢相信,就连知道一些真相的度里班扎娜也是稍稍一震,不过随之又平静下来。而孙云手中的刀,最终还是停下了,他身下的察台多尔敦听到了父亲的话语,眼神中也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

    时间静默了好一会儿,这段时间在场之人没有一个人有别的举动,似乎在这一时刻,所有的一切都凝固了……

    终于,孙云带着惊异的眼神,暂时放下了手中的刀,转头望着察台多尔敦。他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转声问道:“你说什么?”

    “他是……咳咳……他是你的哥哥——”察台王继续坚持着竭力道,“你,也就是……咳咳——我的亲生儿子!”

    这句话算是了明了一切。但是在场的人却是没有一个人会立刻相信,就连度里班扎娜也一样。当然她自己很清楚,就算孙云真的是察台王的儿子。也绝不是自己亲生的。

    孙云自然是不会相信察台王说的话,于是立刻回问道:“你何以凭证。说我孙云是你的儿子,是你们察台家的人?”

    “凭这个……咳咳——”察台多尔敦咳嗽着答应道,随后从身上缓缓掏出一件闪闪发亮的东西。

    孙云没有看错,他满脸惊异地望着察台多尔敦手上的东西,那东西不是别的,正是自己之前一直挂在自己身上的那碎成半段的龙纹玉佩。

    “我的玉佩,怎么会——”孙云惊呼了一句,随后顺势将手放在了自己的腰间。果然玉佩早就不在自己身上,于是孙云又问道,“你是什么时候……”

    “咳咳……就是今天一早你在大都城楼,和士兵激战的时候……咳咳……掉下的……”察台王缓缓说道,“后来我经过那里,找到了……这个东西,才认定你是……你是……咳咳……我的儿子……咳咳——”

    原来,在大都城楼前捡走孙云掉落玉佩的那个神秘人,正是察台多尔敦。但是孙云还是不敢相信,他不愿意承认自己是察台王的儿子。死命地摇头道:“不会的,这个不可能,不可能——我是汉人。不可能是蒙古人的儿子,不可能,不可能!”说着,孙云的情绪有些失控了。

    孙尚荣看着孙云有些失控的状态,也是心生怜悯,但是当他转头望向察台王打得时候,他自己也惊呆了。而察台王似乎也是一样,看见了孙尚荣,也露出了惊异的表情。

    “是你——”孙尚荣和察台王相互打了一个照面。似乎是久日未逢的熟人一般。

    二人如此的照应话语,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来运镖局的人也是。鸣剑山庄的人也是,察台王府的人也是……孙云也不例外。他抬头继续用惊异的目光望着自己的义父孙尚荣和自称为自己亲生父亲的察台王。

    “十八年前,就是你把云儿和那两段玉佩交给老身的,然后老身就一直抚养了云儿十八年……”孙尚荣望着察台王,缓缓说道,“没想到今日见来,你居然是大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察台王——”

    “十八年前,本王把他交给孙镖师你抚养……咳咳咳——没想到,如今你不但没有离开镖局,还成了来运镖局的镖头……咳咳——”察台王爷回应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谁能告诉我?”孙云一下子不能接受这么多的事实,大声喝问道。

    察台王重新把目光放在了孙云身上,继续缓缓道:“你们不是都想知道十八年前本王和来运镖局的关系吗……咳咳——那我现在就告诉你们……咳咳……十八年前,我南巡的时候,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办法把我的儿子,也就是你们现在的孙少主带回大都,于是……咳咳……于是便把他寄给了来运镖局的一个镖师抚养,也就是你们现在的孙镖头。当时我也下了誓言,若如他日有缘,一定……咳咳……一定不忘昔日恩情,报答当日的孙镖师……”

    孙云认真地聆听着,还时不时望向自己的义父和察台王。

    “咳、咳——”察台王咳嗽了一番,继续说道,“当时作为凭证,我把碎成两段的龙纹玉佩放在了你们的孙少主身上……咳咳……后来,十八年过去了,中原的军阀势力逐渐被统一削弱,我就想着……咳咳……这个时候是找回自己的儿子了。但是十八年后,我也并不知道昔日的孙镖师还在不在当日的来运镖局,于是……咳咳……于是我假借其名,上奏朝廷,让你们来运镖局从汴梁迁置大都……咳咳……然后以次寻找线索——只是没想到,昔日的孙镖师居然会成了如今的总镖头……咳咳……你们的孙少主,居然就是……就是我一直要找的……亲生儿子……咳咳咳咳咳——”

    孙尚荣听完了察台王说的一连串,略带悲伤地摇了摇头说道:“原来他日故人,竟是今日的察台王——如果说来到大都之后,老身能够早一点和察台王爷您逢会一面,说不定这几个月以来察台王府和来运镖局的一切恩恩怨怨就会避免……哎。只怪老身昔时不愿说出真相,让云儿一直蒙在鼓里,虽然老身也不明云儿一直要找的亲生父亲。居然会是察台王爷您,但是现在想想。没能告诉云儿其他的,也算是老身的过错啊……”

    孙云听了察台王和孙尚荣二人的对话,整个人思绪都凌乱了,而且他也不想接受这样的现实——在大都众人辛辛苦苦“忙活”了几个月,和察台王府闹了无数的矛盾,死了那么多的亲人朋友,结了数不清的恩怨瓜葛,最后归结到底。最后居然全部缘于自己身世的迷雾。现在真相全然摊开,似乎以前的一切种种疑惑都解释得通了,为什么察台王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和自己的儿子察台多尔敦作对,并暗中保护来运镖局,又为何会屡次插手自己与察台多尔敦注下的一场场“闹剧”。而孙云自己也不会相信,他与之斗了几个月的“死对手”,最后终于可以一刀了结的仇人,居然是自己的亲生哥哥……

    孙云眼神中的杀气在意消磨殆尽,取而代之的是惊恐与不安。他赤手空拳,独自一人将这防守森严的察台王府搅了个天翻地覆。如今面对这样不愿博得的真相,居然也会开始害怕得惶惶不安起来。

    孙云放下了手中的刀,双手不停地颤抖。头也开始加快速度地摇摆,不愿接受着一切的他,不断地重复道:“不会的,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这都是真的——”突然,一个冰冷的声音打断了孙云一切的犹豫,孙云转头望去,说话的人居然是——察台王的妻子度里班扎娜。

    “原来你就是察台王和小艳那贱人的孩子……“度里班扎娜用蔑视的目光望着孙云,冷笑着说道:“你身上的龙纹玉佩。可是先皇赐给察台家族的传家之物,没想到居然会给了你这个孽种……那龙纹玉佩可是十八年前察台王送个你亲生母亲小艳的定情信物。知道为什么会碎成两半吗?那是我亲自把他摔断的,以表达我对察台王的情断义绝!”说着。度里班扎娜有用狠毒的目光望了一眼察台王,似乎在这其中,她还对察台王怀有深深的恨意。

    察台王听了度里班扎娜的话,心知他想要表达的东西,并没有说什么话,只是默默地低下了头。

    度里班扎娜又回头望着惊魂未定的孙云,继续冷笑道:“知道你的母亲是什么人吗?哈哈,你的母亲说白了就是一个妓女,你可是察台王和那妓女有染后生下来的孽子,你根本就不配做我们察台家的人!”

    此话也是十分的狠毒,句句刺痛察台王的心,也让自己的子女察台拉朵和察台科尔台感到心痛——刚才在后度里班扎娜告诉他们的真相,就是这些东西,只是当时还不确定她口中“孽种”的身份,就是孙云。

    孙云听到这里,整个人都快崩溃了。然而度里班扎娜似乎还没有要放过的意思,继续恶狠狠道:“不过真是没想到啊,没想到十八年后的真相揭开,居然会是再这样的场景——所有的人都在,你这孽种居然还把察台王府闹了个天翻地覆,做的还真是‘漂亮’啊……只是没想到,十八年前那个有恩的老镖师居然还活着,你这个小孽种居然变得这么风光,成了来运镖局的少主……”度里班扎娜的话语甚是阴毒,甚至连来运镖局的人也不放过。

    “啊——”终于控制不住情绪的孙云抱头大叫了一声,整个人似乎是崩溃到了极点。他立刻站起身,离开身下奄奄一息但也同样知道真相后大吃一惊的察台多尔敦,起身便往外面跑去……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江湖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