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江湖博 > 第四百七十六章 恶人相斗(下)(扬州记事篇)

正文 第四百七十六章 恶人相斗(下)(扬州记事篇)

书名:江湖博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白燮虽然语气轻狂,但表情却显得异常的冷静。带着令人畏惧的杀气,白燮缓缓解开手腕上的绷带,似乎意有所图。

    “既然你如此狂妄,那就让我看看你究竟有多少斤两——”李徒可不管三七二十一,既然有人上门挑衅挑衅,那自己根本就无需手下留情。李徒拔出腰间的短刀,一个迅影低身划步至白燮和周兴通的身前。

    别看江湖“四大恶丑”令人唾弃的名号,他们的武功倒是厉害得很。李徒的出招极为迅猛,一瞬之间便移至白燮的下身,见白燮并没有做出任何反应,李徒嘲笑道:“哼,就这点反应,还想向我们挑衅?”

    说完,李徒的短刀已然而上,想要直接以迅影之势砍断白燮的双手。而白燮这边似乎看到没有看李徒一眼,表面上他像是没有跟上李徒的速度,实际上白燮的表情十分淡定,似乎并没有把李徒放在眼里。

    短刀已然而至,正中白燮解开绷带的手腕之上……然而令人震惊的一幕发生了,李徒的刀砍在白燮的手腕上,一点反应也没有,不但没能砍断白燮的手,李徒的刀似乎是被什么坚硬的东西给卡住了,暂时无法立拔。

    “可恶,那是什么东西……”李徒一边惊讶着,一边试图拔回自己的短刀。

    然而白燮依旧是刚才一副冷淡的表情,他的动作依旧是很慢,似乎并不像即刻就出手,因为在他眼里,李徒根本就是一个无能之辈。对自己构不成任何威胁。

    “你就只有这点力道吗?”白燮轻笑了一句。

    “什么?”李徒有些惊讶,然而近身的他已然落入白燮的攻击范围。根本无法立刻逃脱。

    “这回该我了——”白燮一边继续解着手腕上的绷带,一边冷冷地说道。也没有在意砍在自己手腕上的刀。

    忽地,如疾风闪电般,白燮下盘就是一道阴脚,李徒还没反应是怎没回事,自己的身子就硬生生吃了这一击重击。白燮的脚力还不小,一脚便将李徒踢飞老远。李徒打吐了一口鲜血,遭受重击的他,十分痛苦地倒在了地上。

    “李兄——”托托儿和韩古见了,有些惊慌地喊道。他们没想到仅仅只是一脚,便将李徒给踢得沾不起身。

    “看来你们也没什么本事嘛,一脚踢成这样……”白燮继续冷笑着嘲讽道。

    “你少得意,我会让你再也笑不出来——”一向杀气十足的托托儿,外号“冷血杀手”,自然看不惯白燮这样狂妄的年轻之辈继续嚣张下去。托托儿拔出刀,两脚一踮,飞身便朝白燮扑去。当然这一次托托儿吸取了李徒的教训,进攻之时不忘注意白燮随时可能的反击。

    然而白燮依旧是不放在眼里。面对托托儿的进攻,白燮并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而是继续解着手腕上的绷带,刚刚李徒砍在自己手上的刀。还没有拔出。终于,绷带已然全部解开……

    托托儿这个时候才冲到白燮的跟前,却是看到了惊悚的一幕——只见白燮解开绷带的手腕自袖间。冒出了令人胆寒的东西。白燮的手臂至手腕处,尽是如同龟甲一般用刀刃连接起来的“护臂”。护臂向来是用于防御之用,然而白燮手上的护臂。却是刺满锋利的刀刃,两只手上皆有,远近看来,就如同一个满身是刀的怪物一般。刚才李徒砍在白燮手腕上的刀,正好卡在护臂的刀刃间,所以没能立刻拔出。

    “那是什么东西?”托托儿没有见过如此怪异的护臂和出招,样子又是让人看了胆寒无比,这不禁拖慢了托托儿进攻的速度。

    但是托托儿已经停不下来了,来至身前,岂有收招之理?托托儿手起刀落,伴着阴暗厅堂里的一道刀光,托托儿的刀由上而下,朝白燮的身前猛劈而去。

    白燮却是摆出一副很冷静的姿态,面对江湖上的“四大恶丑”,丝毫没有任何迟疑和慌张。只见白燮看准了托托儿的刀路,披满刀刃的左手臂微微向上抬起,不偏不倚地将托托儿的刀给拦下了。

    和李徒一样,这一回是白燮主动出击,托托儿的刀砍在白燮刀刃手臂上,丝毫不起作用,而且自己的武器也卡在其中无法拔出。白燮看准时机,也和刚才一样,一招阴脚便朝托托儿下身而去。

    而这一次,托托儿吸取了李徒的教训,看准了白燮的突然反击,见白燮突施阴脚,托托儿两脚跃起相出,躲过了这一击。避开了偷袭,托托儿甚至有些暗自高兴。

    “光注意下面可不行哦——”然而,白燮冷冷的一句一下子把托托儿拉回了现实。托托儿刚想抬头望去,只见刚才满是刀刃的手臂突然有了动静。

    白燮如迅影一般,横手一挥,刀刃护臂就如同疾风利刃一般,朝着托托儿全身突袭而去。这托托儿也倒是反应迅速,抬头的一瞬间,就发现了不对劲,看见了护臂上无数的刀芒朝自己侵袭而来,托托儿又是用尽全身力气向后倾斜而去,果然这一下突袭又被托托儿躲过去了。

    “什么破招式,也不过如此嘛——”托托儿见自己连续躲过白燮的偷袭,有些自满道。

    “是吗?”然而,这一切似乎都在白燮预料之中,白燮冷笑一句,暗藏在杀气中令人迷茫不知的诡异,才是白燮让人最为害怕的东西。

    托托儿自以为躲过了白燮的攻击,然而让他意想不到的是,白燮手上的刀刃护臂又有了异动。只见刀刃护臂如同有灵性一般,臂上的刀刃忽地身长数分,无数的刀刃如同尖锐的毒刺一般,根本不等托托儿反应,这是诡异中狠毒的一招。

    托托儿做梦也不会相信。天下竟有如此诡异招数。护臂的刀刃转而变为长而尖锐的毒刺,刀刃的突然伸长。这一回托托儿的身体已是极度倾斜,已经躲不过了。密密麻麻的毒刺划伤了托托儿的身前。很快伴着一身惨叫,托托儿受伤倒地,汩汩鲜血缓缓渗出。虽然这些都只是皮外伤,但是强烈的剧痛已经让托托儿无法起身。

    白燮施完了招,护臂上的毒刺又缩了回去,重新变成防御用的刀刃。而李徒和托托儿的刀,还卡在护臂之上。看见托托儿已经毫无还击之力,白燮拔出了手腕上的刀,将其扔在地上。冷冷地回了一句:“不过就这点本事,也想要做老大……”

    托托儿和李徒一样,被白燮不费吹灰之力击倒,剩下的吴通和韩古,虽然心中不服,但是已然知道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不好对付。

    白燮重新将目光正视在“四大恶丑”剩下的两人之上,并用杀气逼人的语气说道:“好了,下一个是谁?”

    作为老大的吴通还在犹豫不决,韩古在一旁已经按捺不住了。见自己的师兄弟纷纷倒下,他可不能袖手旁观。韩古亮出自己的铁拳,上前几步,对着白燮怒声道:“哼。臭小子,你别得意,如此狂妄。让爷爷来好好教训教训你!”

    话音刚落,韩古便举起拳头飞身而去。和刚才的李徒。托托儿不一样,韩古的手中并没有兵器。但也正是因为这点,韩古便可不用过于在乎白燮手臂上那诡异的“东西”。

    白燮自然还是一样,一脸冷傲的神情,前面两人自不用说,现在上来的韩古,在他眼里看来,也不过如此。

    “啊——”韩古大吼一句,飞身而下,铁拳犹有开山破斧之势,横冲而下。

    白燮和周兴通还不知韩古要如何出招,于是二人先静观其变。见韩古如同一头野兽一般猛冲过来,二人还是先跃起向后暂退而去。

    韩古重重一拳而下,砸向刚才白燮、周兴通二人所站的地方,只听得一声巨响,地板直接被击穿一个窟窿。整个会议厅发出不小的震动,震荡的碎屑和尘土飘得满屋皆是。

    在一旁“观战”的仇千安从未见过如此“震撼”的场景,有些害怕地向书桌的后面躲了躲。

    “啊——”韩古再一次大吼一句,起身又一次飞拳而出,这一次是看准了二人所在的方向,以更加迅猛的力道加以突袭,准备一招将其毙命。

    白燮见了,缓缓抬起满是刀刃的护臂手腕,准备予以还击。可就在这时,周兴通却在一旁阻止道:“师弟,这个没头脑的家伙就交给我吧,反正你也对付两个了,该换我动动筋骨了……”

    白燮听了,侧身应道:“师兄想要出招?哼,反正都是些无能的家伙,用来热手也罢,那就交给师兄了……”

    两人说得如此轻松,只见白燮放下了手臂,改用脚提起身旁的一张木桌,表面上像是要将韩古的拳头拦下。

    韩古自然不知道二人有何打算,白燮提起的木桌挡住了自己俯冲的视线,韩古自然是二话不说,一拳将其打成木渣。可就在韩古准备继续攻下时,几道闪光差点让自己没有反应过来。

    只见几道暗器冷不丁地便朝韩古的面门袭来。“是暗器——”韩古的反应还是挺快的,眼疾手快的他一个翻身,直接绕过了飞来的暗器。紧接着,韩古怕再有偷袭,先暂时收回了拳头,稳稳落在了二人的身前。

    再看二人时,刚才的站位有了少许的变化——两人一前一后,白燮站在了后面,而挡在自己身前的,却是年纪少长的周兴通,看来这一次韩古的对手,变成了周兴通。

    “换了一个人……是害怕爷爷了吗?”韩古倒是有些不知天高地厚道。

    “小子,奉劝你一句,千万不要过于执迷于眼前的一切,因为眼睛看见的,不一定是事实……”周兴通见自己的年纪比韩古要大,于是用长辈教训晚辈的口气说道。

    “哼,少废话,你要真有本事,刚才为什么要躲开我的拳头?打完我的两个师兄,现在就想逃避,这算什么本事?”韩古说这话,很明显是针对周兴通身后的白燮。

    白燮倒是没说什么,他只是和刚才一样,一脸冷笑地望着韩古。而周兴通也依旧是不变的表情和口气,继续说道:“我说过了,不要执迷于眼前的一切,那不一定是事实……真正的东西,总归是你眼睛看不见的……”

    “哼,莫名其妙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韩古却是一脸的不屑,这一次在众人面前,反倒是他显出一副狂妄的姿态。

    “小心——”然而,就在这时,韩古的身后传来了吴通的声音。韩古还不知道怎么回是,因为他并没有看见周兴通接下来有任何的出招,于是不知所云。

    可是他错了,就在一瞬间,还没来得及反应,应该说根本就没有反应,韩古的背后一凉,似乎是火辣辣的疼痛让自己无法站稳。

    “这是……暗器?”韩古忍着痛,不敢相信地回头望去——只见刚才躲过的那几发暗器,如同幽灵一般绕了回来,不知何时神不知鬼不觉地击中了自己的背后。

    暗器打中韩古重要的穴位,韩古暂时无法出招应战。“为什么,这到底是……”韩古还是不明白这其中的玄机,不甘心道。

    几发暗器落地,看清楚后,韩古才发现,这些暗器都是周兴通手中的围棋棋子,而在每一串旗子上,都有很细很细的银线串联,肉眼很难发现。

    “原来……如此……”韩古终于知道了真相,可是一切都已晚了。

    “这样的身手,也根本不够我们热手的,就这样结束吧……”周兴通也冷冷说了一句,随即两眼杀气顿起,修建的暗器如落雨般飞射而出。

    只听得韩古身前的“蹦蹦——”几声,韩古被飞来的强击暗器直接弹至半空,可见周兴通暗器的力道之强。最后毫无反击之力的韩古,被周兴通很普通的暗器招式,给直接打回了原地……

    厅堂处比武的一切,躲在房梁之上的田栩全都看得一清二楚。田栩见着白燮和周兴通诡异无比的招式,心中暗暗道:“果然还是中原之人小觑了西域武林,没想到西域的高手出招尽是如此诡异,而且毫无纰漏……”

    楼下的对决,“四大恶丑”已经倒了其三,剩下的老大吴通自然也不会坐视不管。但是面对招式诡异且武功不浅的白燮和周兴通二人,吴通也心知自己未必是他们的对手。

    “怎么样,现在答案已经很明显了吧,谁才是这里的老大?”白燮依旧是不改自己情况的口气,冷笑着朝吴通问道。

    吴通知道二人的厉害,但是自己却是一点都不害怕。他抽出自己身间的铁钩,缓缓向前两步,似乎是要替自己师弟“报仇”的样子,满眼尽是愤怒和不甘。

    “看样子我们还得多打一场了,师弟……”周兴通望着杀气而来的吴通,对身后的白燮悄声道。

    “看来这家伙也是冥顽不顾啊……”白燮继续冷笑了一句,走回周兴通的身前,当着吴通和其他三人的面嘲讽道。

    “你们打伤我的三个师弟,你们觉得我会就此罢休吗?”吴通提起手中的铁钩,冷言道,“想要做老大,先过我吴通这关再说!”

    吴通倒是说得义正言辞,可在白燮和周兴通看来,根本就不放在眼里。白燮想了想,刚才的冷傲中却是夹杂了一些痛苦的话语:“哼,本想要来中原武林找到自己的意义,没想到尽是对上这些无能之辈……也罢,既然你不怕死,那我就成全你……”

    说完,白燮眼中的杀气又起三分,和刚才的轻狂不屑比起来,全然有些不同……未完待续。。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江湖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