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江湖博 > 第五百二十五章 单结恩怨(中)

破镜重圆古墓旧情 第五百二十五章 单结恩怨(中)

书名:江湖博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不……不是阴谋……”仇如心说话间,眼神突然变得些许哀婉。

    “怎么了吗?”苏佳跟紧问道,“到底是什么事情?”

    仇如心哽咽了一番,随后说出一句出人意料的话语:“师父他是想……是想救人……”

    “救人?”葛威听了最先吃惊,因为在众人眼中,鬼王是田栩作恶多端,是人都能将其定性为十恶不赦的罪人,何况自己的义子还有血仇在身,仅凭仇如心的一句话,葛威可不会相信。

    “还有什么人要救吗?”苏佳继续问道。

    ---m

    “是……是两个女婴……”仇如心抚着胸口缓缓道。

    “女婴?”兰姑的神经像是被什么触碰到了,不禁一紧。

    “就和十八年前的我一样……”说到这里,仇如心的眼角里缓缓渗出泪水,“师父他虽然作恶多端,但其实他,也有还未泯灭的善良一面……十八年前,我本随我父亲死于扬州暴乱的战火中,但是他却答应了我的父亲,将我抚养长大……”

    兰姑听了,心有感触,毕竟十八年前还是朋友的时候,她很是能了解田栩的性格。

    方瑛听了,心中也是波澜起伏。在她看来,田栩只不过是被十八年前的仇怨所蒙蔽而失去理智,其实在他内心,也有善良人性的一面,就像十八年前为救自己的母亲——即他的恩人奋不顾身一样……

    “两个女婴?”萧天在一旁疑惑了很久,随之问道,“为什么还会有女婴?那两个女婴都是田栩收养的。他为什么会做这些……”

    仇如心顿了顿,静下心来说道:“其实这十八年来。师父和我们几个弟子也并没有一直呆在这里,除了布置寻巍山的机关以外。我们也曾游走过南北各地……尤其到了北方战乱压迫之地,许多受苦受难的人无家可归。于是就和十八年前一样,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师父在战火中救下了失亲的一对刚生下的女婴,并准备将其抚养成人,这还是半年前的事情……”

    “才半年,这时段确实北方的战乱愈演愈烈,许多的人流离失所……”葛威身为丐帮帮主,习惯性地关心起了天下民生。

    “没想到平时作恶多端的田栩。竟然也有会这份善心……”在葛威身边,薛飞痕也不敢相信道,“对我们恨不得施计逼入死路,私底下却也有放不下的珍惜……”

    “但恶人毕竟是恶人,既然做出了这么多天理难容之事,他也无颜苟活于世,我想方掌门此时进去,一定会和他做个了断,将他就地正法!”葛威回过神振奋了一句。在他看来,无论田栩之后做了什么,他是决计不会原谅灭门黄纪一家的仇人。

    “他原来一直都是这样……”这个时候,兰姑在一旁发话了。“毕竟除了扬州,他从小也是从战乱中长大的……他经历过流离失所、失去亲人的痛苦,所以他心底里其实也同情那些失去亲人的孤儿……”

    “那又如何?做了这么多恶事是不争的事实。无论结果怎样,他今天都必须得死!”薛飞痕在一旁义正言辞道。

    兰姑倒是没太在意薛飞痕的话。她回头望了望刚才方仲天追进去的房间,凝神皱眉道:“听这姑娘说的。那两个女婴在房间里对吧……”

    话音未落,兰姑轻功一施,径直飞进了台阶上的正厅房间。

    “兰掌门——”葛威见此,想到刚才方仲天交代的事情,现在再拦下她已是不及。

    “让我师父去吧——”这一边,方瑛反倒是表情从容道,“我知道十八年前,我爹、我师父还有田栩前辈发生的种种恩怨,我想也许只有他们三个重回这相似之地,才能了结一切。”

    这一回葛威倒是相信了方瑛的话,不过同时他也非常吃惊——方瑛一个不会武功的女孩儿,在经历了这么多波折并陷入十八年恩怨情仇纠缠间,一直都是淡定从容的心态,似乎对她来说,这一切都一切都是命运中随流而出,不去想太多,看淡这一切,反倒是更加释然……

    “喂,现在这些都不重要吧……”众人正沉浸在刚才平和的气氛中,萧齐突然在人群中发话道,“重要的是,我们怎么从这里跑出去。火海已经蔓延上山,再过不久,这里就要被火焰包围了——”

    这句话倒是特别的现实,加上愈加炎热的空气流动,众人这才回过神来,想到自己等人这边还深陷困境。

    “不好了,火已经蔓延到庭院这边来了!”站在庭院门口的风文回头一望后面的火光,有些惊慌道。

    “现在该怎么办?”葛威这边也是着急了,如今武功盖世的武林众士全部集结于此,却是拿这“火海地狱”没有任何办法。

    苏佳不改以往的主动性格,眼见着包围庭院而来的火焰,二话不说,轻功一跃而上围墙,翻身一式“神道鬼影”,欲用其刀流的冲击力隔断火势。凄厉鬼啸即出,鬼影幻化的刀芒直接将庭院门口台阶前的众大树一并斩断,但倒下的树干随即便被火势所吞没,火海再次将庭院包围起来。

    江湖上闻风丧胆的“断魂刀法”,如今也是拿这火海无能为力,更何况苏佳的手上有伤,不能行动自如,持续耗力不为宜计。

    “啊——”猛然一阵强风,熊熊火势如同魔鬼一般,“呼——”一般朝苏佳袭来,苏佳惊叫一声,从围墙边上退了下来。

    “佳儿——”萧天这边怕是苏佳遇险,惊叫着跑了过去。

    好在苏佳只是被火势逼退而已,并没有受什么伤。萧天扶着落地的苏佳,继续担心道:“佳儿你没事吧?”

    苏佳见萧天如此关心自己,心中不免感动。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当下之际,是怎样从这个地方安全逃脱。

    “不行。就算武功再高,也不可能从这里突围出去……”苏佳有些失望道。

    “那怎么办。难道只有在这里等死吗?”耐不住性子的胡夷狄大声应道,“我还就不信了,区区大火,把我们逼成这样?再等下去就是死路一条——与其这样,还不如突围冲出去,总比这样被窝囊烧死的好……”

    “别胡闹,整座寻巍山已经被机关熔岩的火焰所包围,你就是有飞天的能力,也逃不出去——”萧天怕胡夷狄失去理智做出什么。立即制止道。

    “那现在怎么办,你这个苍龙大侠有什么好办法吗?”胡夷狄这时也不忘调侃萧天道。

    “总会有办法的……”萧天努力镇定下来说道,“我刚才说过了,这机关之术,哪怕是毁灭机关,一定有逃生的通道……而且刚才仇姑娘也说了,田栩回房的目的是为了救那两个女婴,如此说来,那间房里一定有躲过这场火灾的方法——”

    “可是那个房间……”方瑛有些愁眉地朝房间望道。“我爹和我师父,还有田栩都在里面……现在我们冲进去,恐怕不一定……”

    “嗯——”这一回葛威也冷静下来了,点头望向房间道。“既然我们都相信方掌门,就只有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了……”

    “可是火势包围得太快了,恐怕不等方掌门出来。我们就已经……”萧齐还是有些后怕道。

    “我们也不要坐以待毙!”苏佳咬了咬牙,在萧天的搀扶下重新站起身。面对着包围上山的大火,坚忍毅力道。“我们现在得想办法,阻止这里的火势,为方掌门和兰掌门他们争取时间!”

    “可是该怎么做?”萧齐又问道。

    “管他呢,动脑的动脑,出力的出力,你们不上,我先去灭火!”个性张扬的胡夷狄率先说道。

    随即,胡夷狄两脚一跃,觉得自己有浑身使不完的劲,两手握紧长刀,“怒破刀风”疾驰而下,欲用其刀芒之力,减退熊熊而来的火焰。然而适得其反,在凶猛火焰面前,平日里威力十足的刀法却是不足一提,疾风而去的刀流很快被火焰吞噬。不仅如此,和刚才的苏佳一样,火焰如同魔鬼一般,借着风力一道反扑,硬是把胡夷狄也逼退了回来。

    “危险!”萧天看着胡夷狄也未能阻挡,担心大喊一声。

    看来这火势确实难缠,加上胡夷狄之前在山下耗费了大量的体力,现在也是无力持久再战。

    “可恶啊——”胡夷狄不甘心地朝地面挥了挥拳头,握刀的双手上有被火轻微烧伤的痕迹。

    “看来硬冲是逃不出火焰的包围圈……”苏佳收回开始的冲动,改重新想策略应对。可是时间继续浪费下去,火势只会是越来越大,继续坐以待毙,不出半个时辰,整个庭院都会被火焰所吞没……

    “我想起来了——”这个时候,仇如心突然发话道,“在后院那里,有很多机关布置的巨石……如果可以用巨石滚落的方法,让巨石带着燃着的树干滚下山,说不定可以拖延一会儿……”

    “这倒是个办法!”苏佳听了,兴奋道,“仇姑娘,谢谢你了——”

    “这……没什么……”仇如心有些羞愧地低了低头,没想到曾经的敌人,如今却成了互相帮助的朋友。田栩曾经告诉自己世上的情感皆为虚伪,可是萧天的真挚和博爱之心让她重拾感动,让她明白情感真正的意义所在,她也为改变自己命运转折的萧天等人感激不尽……

    “就这样了,要干就快干,否则全都等着变烤猪啊——”还是胡夷狄最先发话,仇如心刚说完,他便飞奔至后院,然后一人搬起一块巨石,奋力跑回围墙一边,用力将巨石扔了下去。

    只见刚才被苏佳和胡夷狄斩断的树干,被巨石带着一起滚落至山下,火势确实是减小了不少。虽然不能根本上灭火,但这至少可以争取不少时间。

    “就这样,我们这么多人一起干吧,方掌门那边解决之前,我们得自己求生!”葛威这个时候,也大喊着动员起所有人来。

    “好,一起干!”“一起来吧,人多力量大!”“好久都没有这么兴奋激动过了,动动筋骨也是好的!”其他人这边,无论是逸仙门众弟子,丐帮的人,还是萧齐、胡夷狄这样的局外人,都卯足了干劲,一时间众人团结一心、众志成城起来……

    很快,整个庭院里人来人往——他们倒不是像市集上赶路的平民,而是纷纷努力搬运巨石,齐心协力一起“救火”。除了重伤无法行动的黄纪和仇如心,其他的人包括方瑛在内,都没有闲下来……

    “呀——”苏佳大喊一声,起身一式“神道鬼影”,鬼影刀芒将庭院门前的大树一一斩断,带着火势一起。

    “一,二,三——放!”萧天和萧齐两兄弟重回儿时萧家山庄共同努力的干劲,一起用力将巨石沿着树干倒落的方向抛下。只见巨石顺着山体滚落,带着燃着的树干一起,滚下山区,庭院周围的火势自然少了一圈……

    其他的人也是如此,来自不同门派、不同地域的众人,如今一起面对危险,全部一心所向度过危难。即使深陷危机,众人并没有显得害怕绝望,反倒是久违或是从未有过的兴奋和干劲十足……

    庭院正厅的房间内……

    看样子仇如心是说对了,田栩跑回房间后,在后房找到了躺在床上本应照顾的那对女婴。姐妹两个还在哭哭啼啼,可能是外面的喧闹,也可能是因为熊熊火焰而升温的空气。

    “太好了,幸好来得及……”仍旧心存善良的田栩见了,流露出少有的放心从容的目光。

    可是这个时候,一个身影从后面追了过来……

    田栩知道这个人,他让姐妹俩重新躺回床上,随即握紧剑柄回头道:“方仲天,你果然还是来了……”

    “因为能和你了结十八年恩怨的,只有我……”方仲天声音不高,但是语气坚定道,“你也一直想要和我做个了断,不是吗……十八年来,你恨的人其实只有我方仲天一个,可十八年来受罪的,却都是其他人……这一切该结束了,十八年的怨恨也该到头了,如果真要亲自了结的话,你就冲我来好了……”

    “你少在那里装清高!”田栩突然愤怒地拔剑大喊道。

    “呜呜——呜呜——”可能是田栩愤怒的喊叫,可能是长剑出鞘的锋利声,床上躺着的两个女婴害怕得哭哭啼啼起来。

    田栩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姐妹俩,这时却是不能安慰她们。

    “那两个女孩儿是谁?”方仲天眼见着后面的女婴,不禁问道。因为刚才仇如心解释时,方仲天并不在,所以他并不知情。

    “这些都和你没关系!”田栩再次把目光回到了方仲天身上,举剑指着道。

    “这些是这家伙从战乱中救回的女婴……”不知何时,兰姑突然从房檐的上端轻功而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下了床上哭啼的一对女婴,随即用母性的目光望着手上的姐妹俩,缓缓说道,“田栩从小也是经历了战乱失去亲人的痛苦,你又不是不知道……”

    “兰姑,你……想干什么?”田栩见兰姑夺去了女婴,想要指责兰姑,但自己心中对兰姑依旧有情,话语中也是有些犹豫。

    “你放心,比起你这老家伙,我可比你会带孩子多了……”兰姑轻笑着说道,“别忘了,瑛儿可是我抚养大的……”

    一提到方瑛的事情,方仲天心中又是一酸……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江湖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