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江湖博 > 第五百六十章 七岭大捷(下)

正文 第五百六十章 七岭大捷(下)

书名:江湖博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热门推荐:、 、 、 、 、 、 、

    <center stye="fnt-sze:15px">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将计就计?”谭有虎如此关头,已经放弃了突围逃生的希望,在自己临死之前,他却还想要知道陆菁的算计。

    “之前发给你们太守大人的信上不是说了吗?”陆菁笑着说道,“‘今夜必来取燕只吉台的人头’,既是如此,想要今晚就大军横渡,除了水军别无可能……如果换做是一般的将领,你们一定会在水岸处设伏,以地形之优势加以狙击;可是燕只吉台很清楚,他的对手是我,绝不能以常计应对。所以在摸清我用兵套路之前,燕只吉台选择后撤主力军队十里,但为了争取主动,一定会派出部队偷袭我军的后营,毕竟燕只吉台用兵向来都是主动出击,而且我军后营的七岭关口也是我军要害的关键……而我正是抓住了你们太守大人的心里,所以以水军‘虚阵’假借横渡笼湖,放松你们警惕,好让你们以为先锋军的主力已随水军而去,后方空虚;可实际上,先锋军的主力部队都在这里,今夜我军营地设计了守卫空虚的假象,就是为了骗你们入瓮——”

    “可是我军岸地也发了讯号,说明你们水军的战船已经靠近我军阵地;我还听到了笼湖处的战鼓声,难道那些也能做假?还是说……”谭有虎似乎是明白了什么,整个人有些愣了神。

    “这有何难?你们太守大人在; 对付我军荣武将军一战时,不是也用过吗?”陆菁微微一笑道,“空船之计——渡河的是船又不是人,只要在船上安排足够数量的擂鼓士兵。就能制造真的是有万军之阵的假象……荣武将军之败,正是败在了尔等‘水军空船’的假象。不过那晚尔等余军的追击,却是中了我的圈套;今晚我军以彼之道还彼之身。让燕只吉台尝尝两次被我算计的滋味——”陆菁最后的这句语气突然放重,似乎是在故意激怒谭有虎。

    果然,谭有虎听完,整个人脸都发青了。反正已经被逼上了绝路,谭有虎已经不打算再逃避,大吼一声后,提起大刀就朝陆菁面前砍去。

    此景即现,谭有虎身后的唐战自然是不能坐以待毙。谭有虎挥刀之际,背后梨花枪枪头灵光一闪。谭有虎也算是经验老道,未有回头却是偏头一闪,躲过了唐战致命的一枪。

    “唐战,先锋军的统将,出征主力少有出战,我今天倒是想见见,燕只吉台大人为何会对你如此忌惮——”谭有虎眼见着另一个目标唐战已然站在自己身前,就算是一死,谭有虎也想见识见识唐战的本事。

    “纳命来——”唐战说话倒是干脆利落。提枪便朝谭有虎而去。

    唐战的武功自不必说,自然远远高出谭有虎。但谭有虎既是做死前一搏,也不害怕什么,挥舞着大刀用尽全力劈砍而去。

    “砰——”唐战看准角度。梨花枪枪头正中谭有虎的刀口,牢牢制住。随即,唐战转身用力一脚便朝谭有虎腹部而去。

    谭有虎看见了唐战的动作。却是无力应对,草草用手臂挡住。内力厚重的一脚还是将谭有虎给踢出十丈远。

    唐战不给谭有虎机会,梨花枪一个旋转。擦地划十而去——“噌噌——”几道十字连刃如同破风席卷而去,强大的内力扬起杂碎的尘土,砂石顿时激荡飞扬。

    谭有虎还没从刚才的那脚中站稳,便觉前方内力逼人。谭有虎无以应对,匆匆拿刀阻挡,只听得一声清脆的震响,谭有虎挡不住“十字连刃”强大的冲击,手中的大刀不翼而飞。

    可出招没完,不等谭有虎反应过来,梨花枪金光一闪——“夺命索魂枪”正朝谭有虎眉心而去。不过唐战并没有使出全力,毕竟还得留住谭有虎最后一条性命,所以出枪的速度也不算太快。

    但对于谭有虎来说,这招“夺命索魂枪”已属致命之招,慌乱匆忙中偏头躲过,千钧一发之际闪躲保住了性命,试想唐战若是多加哪怕一层力道,谭有虎此时已是脚踏黄泉之路。

    可这一招唐战似乎早就算计其中,就在谭有虎偏头躲过的一刻,唐战脚下一用力,正中谭有虎的脚后跟。谭有虎的注意力都在梨花枪上,脚下未有注意,直接被唐战一脚撂倒,整个人翻身腾空。紧跟着,唐战梨花枪枪杆由上及下一道重劈,直接将谭有虎整个身躯打翻在地,伴随着接下去膝盖的一个撞击,谭有虎这回连倒地都无法自如。

    倒地的谭有虎,忍着痛想要起身,却发现自己的脖子上已经被唐战的梨花枪架住。谭有虎知道自己已无还击之力,索性放弃了抵抗,任凭唐战发落。

    “现在终于认命了,菁儿,该如何处置他?”唐战转头又向陆菁问道。

    陆菁微微一笑,将头向前一摆,随性说道:“放他回去吧,留下他没什么用……”

    谭有虎听到这句话,冲陆菁投去了惊异的目光。

    陆菁继续对谭有虎道:“尔等军中只有你听到了我的言辞,你要是死了,就没人替我向燕只吉台巴扎多‘复命’了……”

    谭有虎没说什么话,虽然心有不甘,但眼神中已经没了之前拼死决心的杀气。

    “滚回去吧……”唐战的枪依旧架在谭有虎的脖子上,轻声摆头说道。

    谭有虎没再有其他的反应,从地上起来后,脖子移开了梨花枪,重新骑上马,折返而去……

    “菁儿,就这样放他回去,真的没问题吗?”事后,唐战还是不忘向陆菁问道。

    “没问题——”陆菁语气坚定道,“谭有虎对我们来说,一点利用价值都没有,要记住,我们的对手只有燕只吉台巴扎多和李乘生二人……这一战虽然胜了,但也仅仅只是提升了军队的士气。大局上我们并没有胜出什么,毕竟燕只吉台的主力军对还在。我军也没有成功渡河……”

    “报——”正在这时,一个探子士兵穿过五绝阵法的战场。快步跑回了唐战陆菁的前营。

    “这个时候汇报,有什么事吗?”陆菁直言问道。

    “萧将军和苏将军回来了——”原来,传令士兵是来说明萧苏二人携“水军”归来的消息。

    “说到还真回来了,说实话开战前,燕只吉台究竟有没有退军十里,我还真不确定,所以萧大哥和苏姐姐的任务十分危险……第一次让他们出征,就做那么危险的事情,还真是难为他们了……”陆菁笑了笑说道。

    “菁儿。敌军已经消灭得差不多了,谭有虎一走,剩余的残余军队应该也会撤退,我们必须赶紧清理这里的战场才行——”唐战正经说道。

    “对,赶走了谭有虎的军队,我们还不能放松警惕,毕竟我们对于攻打徐州来说,并没有做出实效……”陆菁收回笑容冷静道……

    五绝战法战场中,“宫城方阵”和骑兵的奇袭。加上“燕尾阵”的层层拦截,今夜偷袭而来的五千蒙元精兵,损失惨重,所剩不过一千。更关键的。八邻托而轱逃跑,别速科沾被杀,剩下的被放走的谭有虎。也是作为军中唯一的将领,只能带着败军狼狈折返而去……整个七岭关口一带响彻着先锋军“胜利”的口号。在之前荣武、常遇春连败的军心低落处境下,朱元璋的军队终于是迎来了久违的“七岭大捷”……

    赵子川不改以往的习惯。只有等战役完全结束,才会收回自己的剑。他手中的乾坤二剑既为赵家后裔传家之物,誓斩杀残害中原百姓的蒙元贼子,今夜的别速科沾也算一个。此时的赵子川,还站在别速科沾尸体的面前。

    战役结束后,今夜同样骁勇无挡的南宫俊和慕容飞也走到了赵子川身边,慕容飞见着别速科沾的尸体,先是不屑摇了摇头,随即对赵子川道:“哎,又让你这家伙占了便宜,之前让他逃了,却让你捡现成的……这下好了,这回的军功,又算在你这个‘飞骑将军’的头上……”

    赵子川听了,知道慕容飞是在开自己的玩笑,但心中也有些不甘,于是赵子川以兄弟的口吻笑着说道:“行了,你出征打仗难道是为了军功吗?我们三个都是玄空师父的弟子,虽然不是一起北伐出征,但出征前不都在师父面前立过誓吗,我们随朱元璋北上讨伐蒙元的目的?”

    “是是,你说什么都对……”南宫俊说话间,看了看赵子川身前其他几十具蒙元骑军的尸体,也不忘再一旁插句嘴道,“这一仗下来子川兄弟你勇猛无比,以一人之力阻挡蒙元骑军,还击杀了敌军的将领,却是战功显赫。但你这一仗下来,身上又多了这么多血伤,到时候回去,看嫂子怎么‘修理’你……”说笑间,南宫俊又扯到了赵子川的妻子李玉如身上。

    “你少拿玉如说事,你以为我真是吃软饭的,成天看她的脸色……”李玉如不在身边,赵子川倒是敢大胆开玩笑说道,“要不是她有身孕,换做是以前,她要敢犟脾气跟我对着干,我不‘整死她’才怪——”

    “呵呵,今天终于把心里话说出来了,要是嫂子听见了,非杀了你不可……”知道赵子川在开玩笑,慕容飞还是不忘“报复”一句道。

    “听说萧天兄弟和苏姑娘回来了,我们去看看吧……”刚才听到了传令士兵回来的消息一二,南宫俊又转移话题道。虽说在汴梁萧苏二人与南宫慕容家的关系不好,但是在外南宫俊和慕容飞二人还是把萧苏二人当做是生死之交,今晚经历此战后,更是如此……

    谭有虎带着败军撤走而去,今夜先锋军七岭关一战大获全胜……

    七岭山脉笼湖岸边,原蒙元阵地驻扎处……

    由于之前蒙元军队侦察的士兵发出了先锋军“水军进攻”的信号,却是迟迟没有看见先锋军半个士兵的影子,心生怀疑的燕只吉台巴扎多改变了计划,斗胆率兵回到了原驻扎阵地,一看究竟。结果正如燕只吉台担心的那样,即使是在笼湖岸边,也没看见先锋军水军的半个身影,连刚才战鼓灯火连天的船阵,也在笼湖之上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燕只吉台身旁的一个亲信将领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诧异说道,“这根本就没半个人嘛。不是说敌军的水军靠近笼湖了吗?”

    “难道说水军登陆不久又撤军了,是看破了我军的计策?”另一个将领也自问说道。

    燕只吉台没有说话,他看了看眼前荡然空空的一切,向前走了十几步,低下身用手在你图上碰了碰,随后又站起身,似乎是知道了什么。

    “大人……”李乘生知道燕只吉台是看出了什么,在身后应了一声道。

    燕只吉台发出轻微笑声,但也只是短暂一瞬。随即,燕只吉台不慌不忙道:“今夜戌时天降有雨,持续二三时辰,而我军撤退十里是在申时……雨夜即过,可湿润泥土上却是没有任何士兵和马蹄的脚印,结果很明显——唐战的水军根本就没有登陆!”

    “那他们什么意思,水军来了又不上岸?还说是看穿了我军的计策,折返救营?”身后的将领又问道。

    “我们不妨换个说法——今晚敌军的水军根本就没来,或者更直接的,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水军……”燕只吉台像是明白了一切,独自暗暗说道。

    “可回来禀报的探子说,明明看见了船队的灯火,连战鼓声也很明显……”后面的人继续补充道。

    “空船之计——”燕只吉台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后面的众人听了,都发出惊异的声音。

    “空船之计?”思维敏感的李乘生听了,眼神一凝道。

    “之前对付荣武的时候不是用过吗?”燕只吉台继续笑道,“这一次倒是她陆菁用上了,成功算计了本将军一回……”

    “如此说来,今夜谭有虎将军的突袭,岂不是……”李乘生也开始担心说道。

    “结果还需要想吗?”燕只吉台的笑容渐渐消失,随即逐字逐句道,“敌军的主力部队今晚根本就没来,而是静待以守我军突袭,谭有虎将军当然是凶多吉少了……”

    “报——”正说着,蒙元军队这边的探子突然回来了信息,“燕只吉台大人,谭有虎谭将军已经率部队折返回来了,只是……”

    “只是什么?”燕只吉台站在最前面,眼神犹豫不定,一旁的李乘生帮忙问道。

    探子继续说道:“只是谭将军是带着部队败军回来……八邻将军也在,还听说……听说别速将军战死了……”

    话音即落,燕只吉台眼神中杀气突现。

    身后的众将士听到了败军的消息,每个人脸上都充满了惊慌的神情,逐渐后面的人开始议论纷纷,谈论着关于唐战军队的事情……

    “好了——”突然,燕只吉台转头一句放狠,众人立刻恢复了安静,“只是一次败仗而已——敌军不过两万的部队,我军有浩荡七万之师,被两万部队所屈服,成何体统?”

    在场没有人再敢随便说话,现在正处百丈之际,少错一句影响军心,很可能遭军法处置,人头落地。

    李乘生在一旁想了想,走上前来问道:“大人,接下去该怎么应对,是要挥师主力强压而上吗?”

    “不急,再怎么恨,也别忘了我们徐州军队的任务是要守住徐州关口……”燕只吉台又转过头望着湖面,心中嫉恨着说道,“不过这个仇我一定会报,一定会让他们偿还百倍千倍……”

    东方白昼重升,七岭军事何从……(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江湖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