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江湖博 > 第五百八十八章 见血孤狼(下)

正文 第五百八十八章 见血孤狼(下)

书名:江湖博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热门推荐:、 、 、 、 、 、 、

    <center stye="fnt-sze:15px">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你可算是想起来了……”八邻托而轱冷笑着应道。

    然而,南宫俊短暂的吃惊过后,却是恢复了镇定,见到了老对手,反倒是丝毫不在乎:“哼,手下败将还敢前来,上一次在七岭关没有取了你的狗命,居然还敢不怕死地回来,这一次你可别想从我枪下逃掉!”

    “这一回是谁死在谁的手上,你难道看不出来吗?”八邻托而轱完全没了七岭关一战时的狼狈慌张,仗着势利猖狂道,“现在这条关道已经被燕只吉台大人的部队重重包围,你就算有飞天的本领,也休想从这逃出去!”

    南宫俊总算套出了八邻托而轱的话,他已经清楚了,从一开始燕只吉台就在此设伏,阻碍先锋军阻截淮北援军之计。幸好陆菁早有预料,以分兵几路行入狼子关,其余部队已经平安到达缜郡,唯有北道南宫俊的部队中了燕只吉台的埋伏。

    但是这样问题也来了,分兵之计固然保全大局,但风险也大,先锋军的主力部队数量本就不多,加上分兵几路,各部更是人数寥寥。现在燕只吉台的主力大军在此关道设下天罗地网,正如八邻托而轱所说,现在南宫俊的处境是↖插翅难逃……

    “哼,如今入了圈套,你们可别想逃出去——”八邻托而轱冷冷笑道,把南宫俊看成了捏在自己手上的弱小猎物一般。

    然而,南宫俊似乎并未有丝毫恐惧和惊慌,他临危中反倒是从容一笑,不屑一顾地回应道:“哼。麻烦你不要搞错了,我南宫俊既然到了狼子关口。从来就没有想过要逃……”

    “你说什么?”八邻托而轱神情一边。

    “我可不像你,遇势弱便狼狈而逃。遇势强则丑态尽显……”南宫俊手提八丈蛇矛,眼神镇定前方道,“上次让你逃走了,这次既然你斗胆回来,我会让你成为我的枪下亡魂!”

    南宫俊的眼神和话语倒是震慑住了八邻托而轱,满脸自信从容的神态却是让八邻托而轱颤抖和恐惧。“死到临头还嘴硬……”当然,八邻托而轱自是受不起气,搭起身旁士兵的弓箭,拉紧弓弦道。“受死吧!”

    “嗖——”两支箭矢飞窜而出,还未叫战,八邻托而轱竟不顾道义地箭矢偷袭而去。

    当然,南宫俊并不将其放在眼里,不但没有提枪抵挡,而且只是空空抬手,徒手将飞来的两支箭矢含指接住。

    “你这种鼠辈,根本不配当我南宫俊的对手——”南宫俊霸气一声,随即提枪驰马而去。“杀——”随着军令声疾吼一阵,身后骑兵誓死挥军齐上,浩浩荡荡便朝八邻托而轱的部队而去。

    “给我挡住!”见着南宫俊气势汹汹的样子,不像是在说大话。这时略显紧张的八邻托而轱急忙下令道。

    然而南宫俊的飞骑如风一般,马蹄扬尘不留余渍,南宫俊冲锋最前。长枪即下,金光闪过。凤舞飞扬,“惊魂枪”回风扫叶而出。却似正中敌军命脉,从敌军阵中杀入,一枪即过,便是搅得敌军阵前人仰马翻。

    “啊——啊——啊……”蒙元军中惨叫连连,杂七杂八的尸体在马蹄旁堆积——南宫俊杀出一条血路,身后的骑兵紧随而上,寒冰利刃划过,斩下尸首无数。

    南宫俊部队的人数并不多,但其冲锋的阵势却是着实吓到了八邻托而轱。八邻托而轱这才知道自己轻视了南宫俊,自己的位置又太过靠前,不出一会儿南宫俊便会飞身至此,斩掉自己的人头。

    果然,八邻托而轱想要转身逃跑,身后却是传出了南宫俊的威慑叫喊:“哼,只会见势逃跑的缩头乌龟,今日你别想从我枪下逃脱!”

    说完,南宫俊枪下金光一闪,“天裂神枪”横劈而过,空宇斩落似要直取敌将首级。八邻托而轱应对不及,慌忙中拔出苗刀予以阻挡。然而手中一震,一声金属断响,八邻托而轱手中的苗刀被南宫俊干错利落斩成两段,“天裂神枪”的余力还将八邻托而轱的额头划开一条血口。

    八邻托而轱慌了神,一招便被南宫俊击破,惊吓得半天反应不及,手中的缰绳更是不听使唤。南宫俊不给机会,快马加鞭一道,疾马如闪电而过,伴着南宫俊八丈蛇矛的金光一道,枪身从八邻托而轱身前贯穿而出——南宫俊的蛇矛直接一枪穿心,一招便取了八邻托而轱的性命。

    八邻托而轱连惨叫的反应都没有,南宫俊闪电般的枪法杀人只在瞬间,鲜血长溅一道,八邻托而轱直接倒在了乱马尘蹄中……

    “底下的先锋军部队是谁?”而在狼子关山关之上,设下大局的燕只吉台巴扎多正在凝望着狼子关北道战事的一切,想到先锋军中兵数不多,必然是分路之军,于是便朝身边将士问道。

    “大人,他好像是先锋军五绝阵法的左翼骑将南宫俊——”熟悉的将士只声回应道。

    其实此计是由燕只吉台和李乘生共同所设,起初是料到先锋军部队会在狼子关阻截淮北援军,徐州方面索性来个“反埋伏”,里外合围。谁知先锋军部队兵分几路,打乱了淮北方面和徐州方面蒙元军队的节奏,两方跟踪目标不一,加上常遇春主力部队的按计援救,之前的计划被打成一锅烂粥,如今徐州部队拦截下的,也就只有狼子关北到偏僻的南宫俊部队。

    “听说薛羌大人的部队遭埋伏了,主力已经遣回淮北……”燕只吉台一脸严肃道,“但狼子关的战事不能放松,淮北方面即退,先锋军部队必放松警戒,我们趁此反击一道,不但可以打压他们的军心士气,也能缓解徐州之难……”

    “军师不跟着可以吗?”将士又继续问道。看来李乘生这回并没有和燕只吉台一同出行。

    “这回出征狼子关,徐州方面可是调遣了几乎所有的主力部队。现在徐州城守备空虚,军师大人在徐州坐镇。方能稳定大局……”燕只吉台继续道,“反正狼子关的地形我们熟,部队数量又比先锋军多,只要在常遇春得到我军主力动向消息之前,在狼子关剿灭先锋军部队,再时回徐州镇守,徐州之难就一定没有问题。”

    “那大人您接下来要怎么做?”将士又问道。

    燕只吉台看着关下激战之况,继续说道:“南宫俊是先锋军中的骁勇骑将,掌管五绝阵法左翼部队。唐战陆菁肯定不会坐视不管……既是如此,我们将其逼至绝路,引诱唐战陆菁他们前来救援,然后一举歼灭,岂不是万全之计?”

    “大人果然是神机妙算,末将佩服——”一旁的将领趁机美言道。

    燕只吉台倒还显得冷静,知道现在自己的军队不能耽误战局片刻,随即下令道:“传令下去,各部守军沿向而动合围南宫俊部。不用赶尽杀绝,将其逼至死角绝路,然后引诱先锋军主力前来,一举而并歼之!”

    “末将遵令!”将领也激昂受令一声。随即便转身从令而去。

    “哼,唐战还有陆菁,先锋军全灭在即。看你们这次还能玩出什么花招……”燕只吉台望着关下的战事,心中暗暗道……

    北道关下之战。南宫俊部还在奋力突围,虽然杀了敌军的主将八邻托而轱。但部队全面并未有好转,反倒是因为这次看似鲁莽的冲阵,使部队越陷越深,逐渐被蒙元军队全方位包围……

    南宫俊依旧是阵中之虎,长枪掠过,便是百来人头落下,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神将即现,无人敢当。但南宫俊毕竟精力有限,冲阵杀敌以一当百,身上也是布满血刃刀伤。狼子关血战地狱之地,南宫俊浴血孤狼一匹,奋力厮杀不知疲倦,却是奈何坚持几许。

    果然不过多时,南宫俊的部队开始出现颓势,因为部队数量的极大落差,深入敌军腹中的南宫俊部有些力不从心,前排冲锋的部队还好,威慑阵势,但后方被包抄的部队却是越战越难,伤亡开始增多。久而久之,战况影响到了前方部队,包围上来的蒙元部队数量愈渐增多,而南宫俊部队的数量却是越打越少,就连南宫俊自身也是负伤不浅,左肩和大腿上受了两刀重伤,血流不止……

    “呀——”南宫俊卯足全力,横枪“天裂神枪”一式,将围攻上来的蒙元士兵冲翻在地。但糜战数久,加上疲惫和负伤的双重负担,南宫俊的力道愈加力不从心,趁着意识清醒,他也明白继续拖下去,自己的部队会全军葬送于此。

    “将军,这样打下去我们迟早会败,必须想办法先找到破口突围出去——”一旁同样骁勇的骑将厮杀中奋力喊道。

    “我知道,不过必须得先找到破口——”南宫俊不断挥舞着手中的长矛,手上、脸上却是早已溅满了血,心惜不知还能久战几何。

    “将军,那边的敌军阵势最薄,前方还有一个山坡高地,我们可以从那边突围!”另一骑将像是发现了生路,兴奋喊道。

    南宫俊转头,一眼即中目标,随即撕声下令道:“全军都有,沿北道西进方向突围,占领前方高坡!”

    军令即下,南宫俊阵中全军同仇敌忾,方向并一,如箭阵之势,朝敌军薄弱处洞穿破口而去。

    “杀——”南宫俊提气再吼一句,蛇矛挥舞杀得敌军阵中落花流水。合围先锋军部,唯独南宫俊处蒙元士兵所见,惊心丧胆,甚至有的不敢挥刀相向,弃甲便逃。

    南宫俊在阵前杀开血路,后方骑兵便是一拥而上,全军上下见血同心,狼子关中群狼嗜血……

    “他们中计了……”可是让人万万没有想到,此时的燕只吉台,却是冷笑着观望狼子关下的一切——原来这些都是燕只吉台的算计,他下令故意在前方高坡的方向放松兵力堵截,故意让南宫俊轻松突围,实意则另有所图。

    “大人,为什么在那里故意让他们突围?”身旁的将领又不解地问道。

    燕只吉台笑了笑,回声应道:“我们不能现在就杀了南宫俊,必须留其做诱饵,引诱先锋军的主力部队前来……南宫俊找到突围方向,自然会急破而出,找到高地居高临下防守更是兵法常识,然后静待援军到来。只是没有想到,哼哼,这是我故意安排的计策……”

    留在燕只吉台脸上的,只是诡异的冷笑……

    “啊——啊——啊……”西北一道,蒙元士兵倒下无数,阵中处果然被撕开一条裂口,南宫俊部队勇猛势不可挡,见血挥刀而上,尽管所剩部队不多,但依旧个个以一当十、震慑八方,一阵冲杀敌阵过后,南宫俊总算是划开血口,从重重的包围中突围而出,而在他们眼前的,也正是之前找到的高坡据守之地。

    “全军加速,占领前方高地!”杀敌解难之下,南宫俊当然不会有精力想到,前方正是燕只吉台给他甚至是给整个先锋军下的一个圈套……

    蒙元部队倒还给面子,南宫俊部队成功突围后,并没有加速去追,而是眼睁睁看着南宫俊部队已经不足一千的人马占领前方高地,然后据守而对敌军……

    “将军,所有幸存部队已经到达高地,虽有伤亡,但大部都还能战——”占领高地后,军中将士不断向南宫俊汇报着情况。

    “我知道了,吩咐精力充沛的弟兄,加固高地四周的防御,一旦敌军有强行突上之意,便以巨石乱岩相阻!”南宫俊还是丝毫不敢放松,军中每道防御都严格把关。

    而此时此刻,山下已经围满了数以万计的蒙元步骑,已经将南宫俊镇守高地围得水泄不通。就算蒙元部队在山下死守不上,围困个七八天,南宫俊部队便会因为粮水不足而困死其中。

    “可恶,燕只吉台这个家伙,看来是屯守在这儿不打算走了……”南宫俊愤恨地捶拳道,“又不进攻,又不撤退,看来他是想要把我们困死在这儿,同时打压我们的军心……”

    “不过只要其他方面的部队安然无恙即好……”一旁的将士苦中安慰道,“常将军近日按设计在狼子关阻截淮北方面,那唐将军他们一定已经朝淮北方面的蒙元部队动手了,昨晚的战事恐怕已然胜利……徐州方面的敌军属于意外之况,虽然让我们碰上了,但我们也已知道,燕只吉台最初的目的是要设计埋伏我们先锋军部……陆军师神机妙算兵分几路,我们被困住了,但至少先锋军主力部队还有存活……”

    南宫俊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转了话题问道:“对了,刚才统计我们剩下的部队还有多少?”

    将士回答道:“粗略数过后,大概八百出头……”

    “八百出头,怎么会这么少?”南宫俊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不对,随即嘀咕道,“奇怪了,刚才冲锋杀阵虽然伤亡不小,但也不至于只剩这么点人……昨晚初入狼子关时,先锋军主力分成五路,五绝阵法左翼骑军为主力,少说同行的部队也有三四千,为什么现在这么少……当初分兵的时候,人数几乎是均分,如果说我们人数这么少,那其他分部的也一样,如果真是这样,那其余的先锋军部队到哪去了……对了,昨晚摸黑进入狼子关时,天上下了雨,所以没有明火,当时全军人数就没有统计,难道那个时候,是菁妹故意为之?还是说,菁妹另有他计……”南宫俊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可就是想不出其中的关键。

    其实,注意到先锋军人数不对的不只是南宫俊一人,之前唐战也无意中意识到了这个奇怪现象……(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江湖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