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大明文魁 > 九百章 潞王的悲催

正文 九百章 潞王的悲催

书名:大明文魁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天子雷霆之怒,岂是了得。

    何况这一次还是御史们理亏。

    弹劾林延潮,是马玉一手鼓动的,打伤付知远,是马玉一手策划的。

    仅仅是打伤付知远这一罪名,就足以令文官们愤慨的,一名太监居然敢让人开枪打伤文官,简直反了天的。

    所以马玉此举等于站到了所有文臣的对立面。

    加上百姓上万民书弹劾马玉,这么大的事,御史们能说百姓是睁眼瞎吗?御史们此举等于站在百姓的对立面。

    他们自诩为民请命,但是他们请命到哪里去了?面子里子都丢了,这一次弹劾林延潮,他们可谓是全盘皆输。

    他们心底恨啊,不应该押注错误,他有是的李子华,辜明已的同党,有的则是意在弹劾申时行,没料到这一次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十几名言官瑟瑟发抖。

    “臣有罪!”

    这时一名言官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双手将弹劾奏章托在自己的头上,自己的乌纱帽上,头深深地埋在膝间。

    其余言官也纷纷如此,他手中的奏章捧得高高,昔日他凭着手中一封奏章就能罢二品大员,但今日他们却自食其果,毁在了自己的奏疏上。

    这一幕可谓衣冠丧气,当初弹劾张居正时,言官是如何了得,一个个牛气冲天,连六部尚书,封疆大吏都不放在眼底。

    高启愚案,虽小有挫折,但也没有今日如此悲惨。

    现在清正自诩,刚正不阿自诩的言官们,就这么跪伏在天子面前,如同打断脊梁骨了一般。

    一旁许国看向了申时行,心底对他顿生佩服之意,利用压下林延潮奏章之事,将这几个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的御史搞倒搞臭,这一次是翻不过身来了。

    天子金口圣断,给林延潮加了‘为民请命’四个字,就是为这一次淤田案,以及马玉被杀之案定了性了。

    一言概括,淤田贪污是没有的,而杀马玉也是为民请命。

    只是许国揣测,因为淤田之事,天子不降罪责罚林延潮,还算是‘情有可原’。但是林延潮杀马玉,再如何有道理,也是不行的。

    天子为何连脸面也不要,却‘包庇’呢?这是令他所想不通的。

    天子冷笑道:“有罪当罚!来人,将他们乌纱摘掉,官服拔去,交大理寺议处!”

    众官员一惊,天子的处罚竟是如此之重,这一次言官们可真是要打趴在地,再也爬不起来了。

    殿下已有言官悄声落泪。

    就在天子要将言官罢官之时,申时行却出班道:“陛下,台谏责在监督,在上谏,河南民情失察,确有疏忽之处。”

    “但是这一次河南官员联名上奏,也有河南巡按曾乾亨具名,可见台谏亦尽到了按察地方之职责。至于朝中列位大臣弹劾林延潮,也是尽他们的职责所在,恳请陛下宽宥。”

    什么?申时行竟出面给言官做保?

    申时行不是与言官是死敌吗?

    自从高启愚案后,言官对申时行的弹劾,一直都没有中止过。

    但许国细细往里面思考一层,就能发现申时行的高明。

    首辅出面力保,天子很不悦,上一次自己设立内操,然后又向户部伸手拿钱,这两件事被言官群起攻之,弄得皇帝很没有面子。

    这一次他借林延潮的事作文章,大有报复之意。

    故而天子方才表现惊怒交加,怒不可遏的样子,绝对不是演技,而是相当认真的。

    三分是为了林延潮,七分是因为积怨在胸啊,朕已经对你们忍了很久了,以前你们让朕下不了台,今天朕把你们一个个扒了这身官皮。

    如此他既顺应了民心,又包庇下林延潮淤田案,然后还打击了言官,简直一举三得。

    但是天子不明白,内阁平日不是也被言官攻讦吗?自己给他出气呢,为什么申时行在这时还要出面保言官呢?

    搏取清名?官官相护?

    天子道:“申先生,不要替他们说话,百官失责,台谏纠之,台谏失责,朕来纠之。”

    天子这番话,众官员听的很耳熟。

    张居正在位时,就曾说过,抚按官有延误者,该部纠之,各部院有隐蔽者,科臣纠之,六科有容隐欺蔽者,内阁纠之。

    没错,这就是张居正在位时,大明制度体系。

    巡抚巡按这些疆臣,由六部监督,六部由科道监督,科道由内阁监督。至于内阁里,当然是张居正说得算。

    可是张居正后呢?

    台谏,就由天子亲自来抓,百官失责,台谏纠之,百官当然也就包括了内阁。这才是天子理想的模式。

    如此内阁甘愿?

    申时行当了几十年的官,一路被无数猛人揉搓后,方才有今天的位子,无论是官场,文章都娴熟至极,他怎么会没有对策。

    不让言官监督内阁,他办不到,所以就……天子,百官失责,言官一律纠之。

    天子不是想管教言官吗?不行,言官如果以后不敢弹劾皇帝了,不是尽往内阁挑刺。

    所以申时行道:“陛下为君以来,广开言路,台谏感知遇之恩,莫不效死陛下,故国而忘家,忠而忘身。这都是天子恩典,朝廷德政之处。”

    “言官行事确有所不周,陛下理当罚之。若是陛下能恩容言官之过失,必成明君之范。”

    明君的典范,这个马屁的规矩不可为不高。

    一旁许国,余有丁等大臣也是出班道:“臣附议。”

    一旁众大臣也是心底对申时行佩服,这是什么?这是枢臣风范,不计前嫌,在天子面前力保攻讦过自己的言官,这是以德报怨。

    这等不一味讨好的天子,并维护文官体面的首辅,真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啊。

    言官们也是满脸羞愧,虽知道申时行在玩套路,但这一次怎么说也是承了他的情。

    天子见众官员力保,就算他有意要降罪这些言官,也没办法。

    当下天子只能对下面跪着的言官道:“既是如此,看在申先生以及百官的面上,予你们各自罚俸一年,以后若再敢如此,定惩不饶。”

    众言官们都是松了一口气当下道:“臣谢陛下。”

    言官的事揭过后,天子又道:“至于马玉以及其同党之事,必须明正典刑,以正法纪,内阁拟旨,要给众臣工,河南百姓一个交代。”

    申时行众官员拜道:“陛下圣明!”

    “另外河南官员上奏璐王就藩河南之事暂缓,交予部院重议!”

    下面潞王身躯一震,这时武清伯李伟出班即道:“陛下,潞王就藩之事,当初礼部,户部,各大臣都已是议过了,岂可屈于小民压力,而有所更张。处罚马玉已可平民怨,但是更改决议,有失朝廷体统,若以后小民皆效仿此举,朝廷制度何在?恳请陛下三思啊!”

    天子道:“武清伯请听朕一言,宗室之事,并非一朝一夕了。这一次除了河南官员联名上奏,请裁减宗俸外,河南周王府宗正朱睦楔也是上疏。”

    “疏里有言,眼下天下之害,宗室是其一,宗室人口不断繁殖,比二十年前多了一倍,朝廷宗俸若继续按口给之,国库虚矣。”

    “周宗正也是宗室怎不会为宗室计?朕也是宗藩出身,深知宗室与家国同体,但朝廷财政匮乏,也是不争之实。故而朕打算重议宗室俸银体制,至于潞王为朕的亲弟,宗藩之观瞻,藩产之事亦当重新考量。”

    朝廷在二十年前修《宗藩条例》减过一次宗室俸禄了,但是眼下二十年不到,宗室人口倍增,这样下去索要的俸银比原先还要更多。

    天子也知道国库没钱,但是宗室也不能不护。天子想拿出一个解决的办法,两边是不是能各自妥协一下。原来天子忌惮李太后一直不敢开口,但今天马玉之事后,天子对潞王就不能不护着。

    潞王的事不解决,将来如何能削宗室俸银?宗室也会有异议的。

    (笔者按,历史上万历确实想削减宗室俸银,派官员与藩王们商量,宗室暗中商量说,裁禄之谋必起于朱睦楔。于是藩王聚集宗室千余人击之,裂其衣冠,上书抗诏。

    后来万历中期施政,也有改革宗室俸银之事,但多没有成功,或者地方阳奉阴违。原因多方面,但众藩王认为万历对潞王封赏如此之厚,已是开了一个不好先例,他们又怎么会心服口服削减俸银。所以上梁不正下梁歪,要约束下面的人,先以皇帝为表率)

    面对天子这么说,武清伯也没有办法,连周王府宗正都开口了,又加上现在国库里确实没钱,天子必然是动了削减宗俸的心思。

    马玉牵连潞王是一,裁减宗俸是二,两件事连在一起,天子必须要对潞王藩产的事动手了。

    所以武清伯不敢在这时反对,唯有到部议时再做打算了。

    潞王见武清伯都退下了,知道事情没有转圜余地了。

    马玉一介宦官无亲无故,死了也就死了,没什么大不了。他也不会可惜。

    至于言官,也是辜明已,李子华挑动的,这一次申时行力保,只是处以罚俸,损失也并不大。

    但就藩之事关系他将来,重议必然待遇有所削减,这一次他实在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而今日之事,归其原因,都是因为林延潮之故,为什么他一定要与自己过不去呢?三番五次的与自己找茬?

    潞王实在是欲哭无泪啊。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大明文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