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九重紫 > 第十五章 未遂

正文 第十五章 未遂

书名:九重紫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如果母亲不是那么情长就好了!

    她这样,自己实在是不好办啊!

    窦昭深深地叹了口气。《》

    对母亲骤然间涌现出些许异样的情绪。

    好像有些心痛,有些怜惜,还有些……羡慕!

    心念一起,她吓了一大跳。

    心痛母亲的处境,怜惜母亲的不易,这都是人之常情,可她为什么要羡慕呢?

    羡慕母亲什么?

    曾经拥有的深情?还是母亲在父亲面前所表现出来的率性?

    窦昭有些困惑,也有些迷茫。

    送走了魏氏母子,她坐在热炕上看着含笑和双枝帮母亲卸着钗环。

    父亲走了进来。第十五章未遂

    他的脸色有些难看:“谷秋,我有要紧的话和你说。”

    母亲转过身来,纤细如葱的手指绕着鎏金水草纹靶镜柄下垂着大红流苏,眸光幽深,静静地望着父亲。

    屋里服侍的丫鬟、媳妇子悄无声息地退了下去。

    父亲半蹲在了母亲的身边:“谷秋,映雪……她……她……怀了身孕……”

    母亲绕着流苏的手指突然停了下来。

    父亲垂着头:“……我只能来和你商量……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可让我当做什么事也没有,我,我实在是做不出来……”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母亲轻轻地问父亲,语气平静,手指又开始有一下,没一下的绕着流苏。《》

    父亲精神一振,道:“我到了京都,自然要去拜访观澜先生。正好映雪去那里借人参……”他说着,急急解释道,“我当时并没有见到人,只因观澜先生把我当子侄似的,家里的人也没有有意回避我,我是听观澜先生家里的下人说,王行宜的女儿来拜见夫人,说是侄儿生病了,需要喝独第十五章未遂参汤,想请夫人帮着买两株百年以上的人参,偏生手中又没有多的银子。你也知道,这样品相的人参,可遇不可求。夫人想尽办法,还贴了些体己钱进去,也只帮着弄了株五十年的人参。我想到那王行宜和五哥是同年,他铁骨丹心,高氏贤明大义,竟然落得这样一个下场,不免有些同情,就让高升去帮着买了两株五十年的人参给她送去。她得了参,特意来谢我……”父亲说着,脸渐渐红了起来,“我知道她是靠着收棉花生意赚的钱,就答应帮她引荐家里的管事,又帮着她弄了些其他的药材……她问我成亲了没有……我一时口快,开了句玩笑话……”他声若蚊蚋,“她为了父亲的事,常和哥哥到京都父执辈那里走动……为人很爽快……告诉我京都有哪些好玩的……又一起饮了些酒……”

    母亲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半晌才睁开,问父亲:“她难道一直没有问你是谁?”

    “没有!”父亲低声道,“我,我怎么会知道是这样的关系……”

    母亲的手“啪”地一下拍在了镜台上,手腕上的翡翠手镯互相撞击着,铮铮作响:“呸!我就不相信她不知道你是谁!这真定府方圆几百里,谁家不是仰窦家的鼻息过日子?她就是不认识你,你说了给她引荐家里的管事,她难道就猜不出来是你?她从小就在我们家走动,我嫁的是什么人,难道她不知道?她对你一无所知,仅凭着两株人参,一句承诺就敢跟你上床?她就不怕遇到的是个登徒子……”

    “谷秋,谷秋!”父亲羞愧难堪打断了母亲的话,“她是真的不知道!是事后才想起来的……要不是怀了身孕,她也不会跟我回真定了……”

    “你不相信我的话?”母亲的脸阴得像快要下雨似的。《》

    “我信,我信!”父亲连声道,“不管怎么说,她一介女流,遇到这样的事……总之,这件事全是我的错,你就帮帮我吧?”

    “你……”母亲咬着唇,原本绕在指头的流苏被拽得笔直。《》

    “谷秋,谷秋,你别生气!”父亲着急道,“这件事要是传出去了,我可真没脸见人了……你就当看在我们夫妻一场的份上,帮我过了这个难关吧!谷秋,谷秋……”他目含哀色地望着母亲。

    “好!”母亲笑道,只是那笑容怎么看都透着股惨淡,“你让王映雪签了卖身契,我就让她进门。”

    “这怎么能行!”父亲急得大叫,“你这样,让王家怎么做人?你这也欺人太甚了!不行,不行!”

    “那你说怎么办?”母亲淡淡地道,神色间透着几分疲惫。

    父亲有些扭捏:“我们多给些聘礼,不要王家的陪嫁……我看冯保山纳妾的时候就是这样……冯保山说,这跟买妾是一样的,不过为了颜面上好看些,变成了聘礼……要是后悔,聘礼得全数退回的……”

    “那岂不是和那些商贾之家娶平妻是一样的?”

    父亲一愣,好一会才喃喃地道:“这,这怎么一样?你们在一起生活,窦家的人都知道谁是大谁是小……”

    “你倒是什么都想清楚了!”母亲笑道,笑意却未达眼底,“公公不是禁了你的足吗?你还是早点回去吧!这件事我和大嫂他们商量就行了。”

    父亲高兴得一跃而起,拉着母亲的手道:“谷秋,这么说来,你答应了!”像个终于得到了糖果的孩子。《》

    “我答应了。”母亲嘴角上翘,反手握住了父亲的手,低下头去轻轻地吻了一下,“快回去吧!小心公公又把你叫去教训一番!”

    父亲冲着母亲直笑,温柔地抚着母亲的鬓角:“谷秋,你待我真好!”

    母亲咯咯地笑,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父亲欢欢喜喜地走了。

    母亲还在那里笑,只是笑容慢慢变得稀薄,泪水却越流越多。

    “娘亲!”窦昭扑在了母亲的怀里。

    母亲慢慢地抚着她的头她,低声道:“王映雪是有心的……可能一开始不是有心的,可至少后来是有心的……寿姑,你爹爹不相信我的话,你,相信娘亲的话吗?”

    “我相信,我相信!”窦昭不住地点头,眼眶湿润。

    “可你相信有什么用啊?”母亲笑,泪水如晨露般晶莹地挂在她白玉无暇的面颊边,“你这个小坏蛋,什么也不懂!”她亲昵地捏了捏她的小鼻子。

    我知道,我知道!

    我什么都知道!

    窦昭忍不住泪流满面。

    她并不真是个两岁的孩子。

    父亲既然把王映雪怀孕的事说了出来,可见是被逼得没有办法,准备孤注一掷了。

    “西窦”子嗣单薄,这样做可能会让王映雪背上不媒苟合的名声,但母亲要是坚持不让王映雪进门,却会让窦家的长辈对她有微词,甚至会背上不贤的名声。何况这不媒苟合的名声也不过是在窦家几位长辈的心里而已,为了窦家的颜面,窦家的人是绝不会说出去的,不仅不会说出去,而且听到什么风声还会极力地为王映雪辩护。这样的恶名,对王映雪又有什么作用呢?

    王映雪使了手段算计父亲,这么明显的事,以父亲的聪明,却置若罔闻,可见心早就偏了。王映雪这样好的手段,等她进了门,还不知道会生出什么事来,若是每遇一件事母亲都要这样解释一番,这日子还得有什么意思?

    父亲为了让王映雪进门,先是威胁母亲要休妻,后是半跪的姿态蹲在母亲身边求情……

    往后,还有多少羞辱在前面等着她呢!

    玉兰树下的少年,是母亲心中的梦。

    梦碎了,是醒还是沉沦?

    窦昭心中一震。

    所以,母亲选择了死!

    她抬起头来,震惊地望着母亲。

    母亲微笑着,落着泪。

    目光穿过层层虚空,落在不知名的地方。

    “寿姑,娘累了,要歇会。”她呐呐地道,“你去找俞嬷嬷玩去吧!”

    “娘亲!娘亲!”窦昭抱着母亲的腿,稀里哗啦地哭了起来。

    她再也不会离开母亲一步。

    “好孩子!”母亲亲着她的面颊,泪水如冰地落在她的脖颈,冷得让人直打哆嗦,“难怪大嫂说你聪明……果真是母子连心……只有你知道我心里有多苦……可我实在是没力气了……你要怪就怪娘亲没用……懦弱无能……娘走了,你还有舅舅……”她颤抖地道,“说不定这样更好……他们欠娘的,都会还给你……免得我们彼此日日折磨,把一点点恩情全都消弥殆尽……让我们都变得面目可憎……”

    “不是的,不是的……”窦昭含糊不清地嚷着,“只要活着,就有希望,只要活着……”

    母亲紧紧地搂着她,想要把她镶入怀中一样,好一会,才渐渐地放开她,大声喊着“俞嬷嬷”。

    窦昭嚎啕大哭,厉声尖叫着“娘亲,不死,娘亲,不死”。

    俞嬷嬷愕然,继而哭着跪在了母亲的膝边:“您不如拿把剪子先让我去了的干净……”

    “嬷嬷,嬷嬷……”母亲揽着俞嬷嬷的肩膀,“我真的支持不下去了……我在田姐姐面前,还装着夫妻恩爱……我心里像滴血似的……”

    “没娘的孩子是根草,”俞嬷嬷环着窦昭,“你要是走了,四小姐可怎么办?旁人再亲,也是隔着肚皮的。老太太去得早,你难道想让四小姐也和您一样吗?”

    “母亲,您别走,我听话!”窦昭哭得上气不断下气,“您别走……”

    “寿姑,寿姑……”母亲伤心不已。

    三个人哭得像个泪人。

    窦家的灯火次第亮了起来。

    祖父、父亲,都被惊动了。

    ※

    写得我也挺怅然的!

    加快进度,快点把这段写过去……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九重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