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九重紫 > 第二十二章 舅舅

正文 第二十二章 舅舅

书名:九重紫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舅舅和祖父说了些什么,窦昭无从知晓,但舅舅回来的时候,脸色非常的难看。《》

    “睿甫,”舅母忧心忡忡地迎了上去,“亲家老爷怎么说?”

    “他还能说出什么好话来!”舅舅冷笑,眼角的余光瞥过热炕,却看见窦昭拿着个绒球坐在炕尾,正睁着一双灿若晨星的大眼睛好奇地望着他。他心中一痛,想着那窦铎是外甥女的祖父,窦世英是她的父亲,怨怼的话到了嘴边还是咽了下去,又怕自己的脸色吓着了窦昭,勉强挤出个笑脸,温声问妻子:“孩子们都用过午膳了没有?”

    “都用过了。”舅母应着,不由顺着舅舅的目光回头望了一眼第二十二章舅舅窦昭,眼中立刻泛起了些许的水意,“这孩子,好像知道母亲不在了似的。不哭也不闹,我喂她什么就吃什么……从前可是个这也不吃,那也不吃的主……这以后还不知道要遭多少罪呢?”

    舅舅难过地低下了头,道:“我正想和你商量这件事……”

    “你说就是。”舅母掏出帕子擦了擦眼角,“我嫁进门的时候,谷秋才五岁……我们新婚之夜,她非要和我睡,说喜欢我这个姐姐……我把她带到了十六岁,又亲自把她送嫁到窦家,她是我的姑子,可更像我的闺女……她的事,你不用和我商量,你说怎么着就怎么着,我决不会多说一句话。《》”

    “晓蛾!”舅舅感激地握了舅母的手,“这些年,辛苦你了!”

    “我们是夫妻,”舅母耳朵通红,“说这些做什么。”她有些不好意思地坐到了炕上,把窦昭抱坐在她的膝上,哄着窦昭,“表姐们都去睡午觉了,你也睡个午觉好不好?睡了午觉,下午才能有精神和表姐们玩。你想不想和表姐她们玩?”

    窦第二十二章舅舅昭一直在等舅舅回来。

    现在舅舅有话对舅母说,她如果装睡,舅舅和舅母说起来话肯定更无所顾忌。

    窦昭轻轻点头,打了个哈欠。

    舅母帮她脱了外面的小袄,拉了床被子裹着她,把她抱在怀里轻轻地拍着,然后叫了自己贴身的丫鬟给舅舅倒了热茶,吩咐她:“我和老爷有话要说,你在外面看着点。”

    丫鬟应声而去。

    舅舅和舅母并肩坐在炕上,道:“我想把寿姑接到我们家长住。”

    闭着眼睛的窦昭耳朵一动。

    舅母没有任何异议,道:“寿姑来了,正好和璋如做个伴。”

    舅舅眼底闪过一丝欣慰,沉吟道:“你上次说,寿姑和田姐姐家的儿子订了亲,可有信物?”

    “有。《》”舅母一面拍着窦昭,一面道,“是田姐姐出嫁时陪嫁的一只羊脂玉的镯子。”

    “谷秋刚走,窦家应该还没得来及收拾她的东西。”舅舅低声道,“谷秋的东西一向是由俞嬷嬷打点的,你这就派个体己的丫鬟悄悄去找俞嬷嬷,把寿姑的订亲信物拿在手里。”

    舅母虽然一愣,但什么也没有问,叫了个丫鬟进来吩咐了一番。

    舅舅解释道:“如今谷秋去了,寿姑和魏家的婚事又没正式下聘,只怕到时候会有些波折。我看那窦世英就是个二百五,女人多看他几眼,他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了……”说起父亲,舅舅有些激动,“他连自己有几斤几两都不知道,指望他为寿姑作主,还不如指望他早点死!他死了,我们至少可以名正言顺地插手寿姑的事……”

    “你小声点!”舅母忙道,“小心吵醒了孩子。”

    舅舅探过头来看了眼窦昭,见她闭着眼睛,松了口气,语气渐缓:“若是以后寿姑能找个好人家,这件事不提也罢。若是没有合适的,有这信物在手,魏家想反悔,只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窦昭眼睛涩涩的。

    母亲去世了,她成了“丧妇长女”,是无教戒之人,好一点的人家都不会娶这样的姑娘做媳妇。

    舅舅,什么都为她想到了……

    她突然想起来了。《》

    母亲和婆婆交换信物的时候,她还以为是在梦中,所以没有在意。实际上,上一世她出嫁前根本就没有看见过什么信物,是新婚之夜,魏廷瑜拿了一块玉佩和一对手镯,说是当年两家的订亲信物。她还以为是父亲交给魏家的。

    难道上一世,这玉镯是在舅舅手中不成?

    她的心不由砰砰乱跳起来。

    耳边传来舅舅带着几分歉意的声音:“晓蛾,我想除了那三十亩祭田,把其他的祖产都……卖了!”

    “啊!”舅母惊呼,“为,为什么要卖祖产?”

    窦昭也吓了一大跳,眯了眼睛窥视舅舅。

    舅舅垂着眼睑,轻声道:“晓蛾,你本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大小姐,可自从嫁给我,不但要伺候瘫痪在床的婆婆,抚养年幼的小姑,为我生儿育女,操持家务,农忙时节,还要到田里去巡田……里里外外,全都靠你……我心里都记得……原想好好读书考个功名,为你挣副凤冠霞帔,让你也能眉扬吐气一回……可谷秋出了这样的事,我不能为了自己的前程,连唯一的妹妹也不顾……非进士不入翰林,非翰林不入内阁……是我对不起你……”

    “没有,没有。《》”舅母急急地道,眼睛都红了,“你待我很好,我知道,我生了璋如之后,我娘怕你嫌弃我,特意托人从江南买了个漂亮小姑娘让你带回来,你说养不起,怎么也不肯要……”

    舅舅有种谎言被戳穿后的狼狈,强硬地道:“是养不起嘛!”

    舅母开怀地笑,温顺地附和着舅舅:“是,是养不起。”眼泪却籁籁地落下来。

    窦昭的眼泪也差点落下来。

    秀雅俊逸的舅舅站在中年发福的舅母身边,不像夫妻,倒像姐弟,而且还是年龄相差至少五岁的姐弟。

    可舅舅却始终没有忘本,始终记得舅母的好,从不愿意让舅母伤心。

    “说这些做什么!碧如她们再怎么也是我的亲骨肉。”舅舅不自在地道,丢了个帕子给舅母,“快把眼泪擦擦。”

    舅母一边笑,一边擦着眼泪。

    舅舅就道:“我想进京打点打点,想办法谋个实缺。到时候我们带了寿姑去任上。”说到这里,舅舅的语气有些苦涩,“不过,我算了算,就是卖了祖上的那几亩田只怕也不够……你能不能,”舅舅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脸上露出又羞又愧的神色,看也不敢看舅母一眼,“把你的陪嫁借给我……我手头一活了,就立刻还给你……”

    “你说什么呢!”舅母嗔怪道,“我的不就是你的!当初爹娘给我那么多陪嫁,不就是想我们过得好?只要我们过得好,这陪嫁就尽其所长了,有什么花不得的?若你遇到这样的大事还不跟我开口,我反觉得你和我不是一条心呢!”

    窦昭哭了起来。

    “寿姑,寿姑,你怎么了?”舅母慌张把她抱起来,“怎么了?怎么了?”

    窦昭趴在舅母的肩头,渲泄般地大哭了起来。

    上一世,母亲去世,舅舅无力对抗窦家,忍着悲痛去参加了会试,然后拿着舅母的陪嫁谋了个实缺,想带她去任上,她却当着窦家的人咬了舅母一口,还嚷着不和舅母走……舅舅为了自己的妹妹,已经对不起舅母了,若是谋了实缺却不上任,舅舅会因此丢官,那就更对不起为了舅舅付出那么多的舅母了……而且赵家的产业都卖了,不走也不行。

    是谁?

    是谁教唆着她咬的舅母?

    她虽然丧母,但父亲和祖父均健在,她如果激烈地表示不愿意去舅舅家,舅舅也无可奈何。

    而且在那种情况下,她的反抗,等于是狠狠地扇了舅舅和舅母一巴掌!

    窦昭直起身子,停止了哭泣,挂满泪珠的小脸上满是坚毅。

    她要把这个人找出来!

    ※※※※※

    舅舅毫无悬念地拿到了羊脂玉手镯,他交给舅母收好:“……谷秋七七之后我就启程,你把家里的事都打点好。等我那边一有了消息,你就借口接寿姑去家里住几天,然后带了她一起去任上。等她及笄,我们再把她送回窦家出嫁。”又道,“岳母和舅兄那里,你先别声张。临走之前去看看他们,等我们安定下来再给老人家写封信赔个不是。”

    舅母没有任何的迟疑:“我这两天就开始安排家里的事。”

    守在门外的丫鬟重重地咳了一声,高声道:“三爷、六爷!”

    舅母低声道:“你去忙你的吧,我会照顾好寿姑的。”

    舅舅微微颔首,撩帘而出。

    舅母帮窦昭梳头,笑道:“寿姑,以后跟着舅母好不好?”

    她表情舒展,语气中透着几分快活,看得出来,对于舅舅的安排,她不仅没有芥蒂,而且还很高兴。

    舅母,是个很好的女子!

    窦昭眉眼弯弯,笑得甜蜜如糖。

    舅母亲了她一口。

    赵璋如啪嗒啪嗒地跑了进来:“寿姑,寿姑,我发现你们家桂花树下有窝蚂蚁,我们去看蚂蚁搬东西。”

    赵碧如稳重地走了进来,拦着妹妹:“姑姑不在了,你不要乱跑。寿姑还要去灵堂前给姑姑上香。”

    赵璋如不懂这些,眨着大眼睛问母亲:“姑姑去哪里了?”

    舅母摸了摸女儿的头,有些伤感地道:“姑姑去了南海。”

    “哦!”赵璋如会意,“原来姑姑是去看菩萨了。”

    赵碧如别过脸去。

    舅母把窦昭放在了地上,柔声嘱咐她:“和姐姐们去院子里玩会吧!”

    “快点,快点!”赵璋如牵了窦昭的手就朝外跑。

    ※

    今天的时间没控制好,回来晚了,非常的抱歉。

    亲戚都聚在家里,只能明天改错字了。

    oo~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九重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