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九重紫 > 第二十三章 妹妹

正文 第二十三章 妹妹

书名:九重紫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小小的蚂蚁排着整整齐齐的队,有条不紊地把吃食拖到洞穴里去。《》

    赵璋如满脸兴奋地朝着窦昭挥手:“快点,快点!”低头把手中的白面馒头捏碎了丢在地上。

    蚂蚁立刻围了上来,齐心协力地把碎屑往老槐树下搬。

    窦昭慢慢地走过去,蹲在了赵璋如的身边,望着她娇憨的小脸,有片刻的出神。

    她想起了女儿茵姐儿。

    第一个孩子流产后,不管是婆婆还是魏廷瑜都对自己颇有微词,魏廷珍更是毫不客气地道:“你们窦家也算是世代官宦了,怎么没个懂规矩的?”要从景国公府派个懂得生养的嬷嬷来服侍她坐小月子。第二十三章妹妹

    那她岂不是丢脸丢到景国公府去了!

    窦昭却只能打落了牙齿和血吞,笑着对魏廷珍说是自己不小心,眼睛却往魏廷瑜身上直瞅,指望着他出面帮她拦一拦魏廷珍。谁知道魏廷瑜那个没心没肺的竟然连连点头,极为赞同地道:“姐姐这也是为你好!”

    她当时气得说不出一句话来。

    那时正是新婚燕尔,又知道这次是自己做得不对,她气了两天也就消了。

    为了弥补婆婆的遗憾,她很快再次怀孕,并于次年元月生下长子葳哥儿,十三个月之后又生下次子蕤哥儿,蕤哥儿三个月的时候,她又一次小产……从此损了身子,看见魏廷瑜就怕,这才将胡氏抬了姨娘。

    后来她在魏家站稳了脚跟,两个儿子和她之间都像隔着层纱,怎样也亲昵不起来。《》她有种说不出来的寂寞,这才冒险生下了茵姐儿。

    或许是有了儿子的教训,茵姐儿出生后,她亲自哺育,亲自教养,孩子也因此和她格外的亲,一会没看见她就要高声喊着“娘亲”,让窦昭的心第二十三章妹妹都酥了,看见什么好吃的好玩的好看的就惦记着给茵姐儿弄一份。

    没有了自己的庇护,也不知道女儿怎样了?

    念头一闪,眼睛就酸涩起来。

    随后窦昭又一愣。

    她现在回到了从前,哪里还有什么葳哥儿、蕤哥儿和茵姐儿!

    心里顿时像被什么东西挖空了一大块似的。

    她抬起头来,透过半掩的窗棂,看见舅舅正和三伯父在那里争论不休,模样十分的激烈。

    窦家势大,舅舅就算是争赢了又有什么用?

    想当初,宋墨弑父杀弟,满朝的文武弹劾他,可有皇帝护着,他还不是毫发未伤!

    宋墨还有一个堂伯,两个堂叔,按律可以继承英国公爵位,但宋墨一纸奏折,就让皇上夺了英国公这个爵位。宋墨的堂伯和堂叔当时气得暴跳如雷,扬言要杀了宋墨,可当面见到宋墨却连屁也不敢放一个。

    舅舅谋个实缺去西北也好。

    南方富庶,盯着那里的人多,能去的都是有背景的,因而官场复杂,一不小心就会栽跟头。西北虽然贫瘠,但胜在民风淳朴,人也相对单纯点,未尝不是件好事。《》

    窦昭想到这些,轻轻地叹了口气。

    ※※※※※

    过了两天,舅舅和舅母就带着三位表姐回了安香,除了逢七的时候来给母亲敬香,并不和窦家的人来往。等到五七做了法事,母亲的棺椁被送往祖坟安葬。

    她的牌位会在西窦小佛堂供奉三年,之后安放到窦家北楼的祠堂去。

    外面风平浪静,并没有听到关于母亲的任何诟语,反而是舅舅,卖田卖地凑银子去京都求缺的事连窦昭都听说了。

    她不由苦笑。

    住得近就这点不好,但凡有个风吹草动就能知道。

    难怪上一世舅舅会失手!

    窦家派人送了两千两银子过去,舅舅分文未动地退了回来。

    三伯父有些担忧:“睿甫这是把我们家给恨上了。几辈人的交情就这样完了。”语气颇为唏嘘。

    祖父却不以为然:“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不必唉声叹气的。”

    但三伯父还是想补救,派人以高于市面价格二两银子的价钱想把舅母陪嫁的一百亩山林买下来,被舅母拒绝了。

    窦昭私底下和妥娘感慨:“舅舅和舅母也太老实了些,要是我,田照卖,人照恨。”

    妥娘在灯下给窦昭做袜子,闻言睁大了眼睛:“那岂不是个无赖。”

    窦昭愕然,继而失笑:“可见我骨子里还是个窦家人!”

    妥娘听不懂。《》

    窦昭也不和她解释,问她:“王姨娘这些日子都在做什么呢?”

    她通过妥娘用着母亲留下来的人,十分顺手。

    “和从前一样。”妥娘道,“每天关在屋子里,早早地就歇了,吃饭喝水什么都有身边那个叫琼芳的丫鬟尝过才入口。”

    窦昭“哦”了一声。

    萱草跑了进来:“素馨姐,素馨姐,栖霞院那边出事了。”

    窦昭还是个小娃娃,丫鬟们说话从来不避着她。

    妥娘不太关心,敷衍地道:“出了什么事?”

    “不知道谁在王姨娘内室的花觚里放了块麝香,要不是王姨娘身边的胡嬷嬷发现得早,可就要出大事了。”

    妥娘望了眼窦昭。

    窦昭睁着双大眼睛正听得有趣。

    妥娘只好道:“能出什么大事?我听人说,麝香是最好的香料呢!”

    “胡嬷嬷说,麝香能让人滑胎。”萱草低声道,“王姨娘不让人说,可胡嬷嬷那么大的嗓门,我们都听见了。”

    “哦!”妥娘本来就话少,这个时候更加不会说什么了。

    萱草趴在热炕边,意犹未尽地道:“素馨姐,您说,真的有人要害王姨娘吗?前些日子胡嬷嬷也嚷着说有人在王姨娘的饭菜里下毒,可大太太和三太太亲自过来查了半天,不过是黄苓粉罢了。《》现在又发现了麝香……谁会害王姨娘啊?为什么要害她啊?”

    “我怎么知道!”妥娘不感兴趣地道。

    萱草十分的失望,说了几句话,就跑去和秋葵她们嘀咕去了。

    妥娘望着窦昭。

    窦昭道:“王姨娘那边是非太多了,你还是跟丁香的娘说一声,丁香年纪不小了,又定了亲,不如早点接出去。”

    妥娘应了声,望着窦昭的目光忍不住露出些许的狐疑。

    “唉!”窦昭在心里叹了口气。

    年纪小,有利也有弊。

    还好她身边的人是妥娘,要是其他人,恐怕早就吓得撒腿就跑了吧!

    不过,王映雪还真沉得住气,这样子都能坚持下去。

    要不要再吓吓她?

    窦昭思忖着,第二天早上醒来就传出王映雪生了个女儿的消息。

    她望着窗外开得正艳的石榴花,满意地点了点头,问妥娘:“今天几号?”

    “五月十二。”

    上一世,窦明的生辰是七月初三。

    看来这一世,窦明得五月十二过生辰了。

    上一世,窦明早产了。

    这一世,王映雪会怎么解释窦明的出生呢?

    窦昭很期待。

    她吩咐妥娘:“你给我换身漂亮的衣裳,我要去看看妹妹。”

    妥娘喊了玉簪进来,帮窦昭换了件月白色银条纱的夏裳,陪着她去了王映雪那里。

    三伯母和丁姨奶奶早已经到,还有一大堆服侍王映雪的人,把屋里挤得满满的。

    窦世英正抱着孩子瞧,看见窦昭,窦世英带着几分郁色的脸上难得地露出一丝笑意:“寿姑,这是你妹妹!”说着,蹲了身子,让她看看他怀里的孩子。

    皱巴巴的,猴子一样,有什么好看的!

    窦昭在心里小声地腹诽,但还是笑眯眯地凑了上去:“妹妹好小!”

    她说着,看了眼王映雪。

    王映雪笑着依在大迎枕上,因为生产的原因,脸色很苍白,却有种纤柔羸弱之美。

    见窦昭望过来,她不禁紧紧地抓住了被角。

    自从那天窦昭和她说过话后,她就一直避着窦昭。

    窦昭微微一笑,问父亲:“我能抱抱妹妹吗?”

    “好!”窦世英笑着摸了摸长女的头。

    “不行!”王映雪却紧张地道,坐直了身子。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我是说,寿姑的年纪还太小,”王雪映急急地解释道,“怕她抱不稳……”

    “那我能每天来看看妹妹吗?”窦昭打断了王映雪的话,歪着小脑袋,眨着大眼睛望着王映雪。

    “寿姑不和萱草她们玩跳百索吗?”王映雪笑容勉强,“来看妹妹,就不能玩了!”

    “妹妹比跳百索有趣多了!”窦昭不假思索地道,然后仰了头望着身边的父亲,“爹爹,我能来看妹妹吗?”

    “能!怎么不能!你以后想什么时候来看妹妹,就什么时候过来!”窦世英觉得长女十分乖巧、纯善,他把孩子交给了乳娘,抱了窦昭,“你现在是姐姐了,以后要好好照顾妹妹,知道了吗?”

    “知道了!”窦昭大声地道,眉眼弯弯,笑得十分甜美。

    窦世英忍不住夸奖女儿:“寿姑真乖!”

    窦昭笑吟吟地望向王映雪。

    王映雪望着笑得天真无邪的窦昭,心却不断地往下沉。

    那天窦昭和她说话时的眼神和表情根本不是个三岁的孩子的样子,而且她果然生了个女儿。

    这一切实在是太惊骇、太诡异了!

    窦昭就好像,好像披着孩子皮的……什么怪物似的……揭了那层皮,却是个噬人的东西……偏偏其他人却一无所察。

    王映雪指尖发凉,看见窦昭哧溜地从窦世英怀里挣扎着下了地,飞快地跑到了乳娘身边,一把就揪住了妹妹细软的胎发。一边揪,还一边道:“爹爹,您看,妹妹的头发没我多!”

    乳娘猝不及防,急得不得了,低声哀求窦昭:“四小姐,快松手!”

    窦昭不理她,朝着父亲笑。

    窦世英走过去,仔细地看了看次女,又看了看窦昭,认真地道:“嗯,是没有你的多!”

    窦昭高兴地咧了嘴。

    乳娘只好朝着王映雪求助。

    王映雪早吓得全身僵直,半晌强忍着露出个笑容,柔声地对窦昭道:“妹妹还小,不能揪头发!”

    窦昭在心里冷哼。

    她当然知道孩子还小,不能揪头发了。

    此时的窦明还没有战斗力,胜之不武,她不会伤着窦明的。

    她不过是虚张声势地吓唬吓唬王映雪罢了。

    想当初,王映雪让她有苦难言,现在,她也让王映雪尝尝这滋味。

    ※

    今天又是周末,祝大家周末愉快!

    oo~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九重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