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九重紫 > 第三十三章 不知

正文 第三十三章 不知

书名:九重紫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窦昭当然不知道王映雪姑嫂在屋里都说了些什么,她被父亲窦世英拉了去钓鱼。《》

    六月的真定,天气还是很热的,但马车跑起来,有风从竹帘穿过,还是让人感觉很舒适的。

    父亲的随从高升这次充当了车夫。他一边赶着车,一边和父亲说着话:“……还是两年前和您一起去钓了鱼的,山上的野葛又粉又甜,再也没有吃过那么好吃的野葛。不过这次去的不是季节,只怕吃不上了。”

    “不过山上有半坡野艾蒿,”父亲微笑道,“到时候摘点回去做艾叶茶或是煮艾叶粥,清热解火,也不错啊!”

    窦昭望着只有三个人的马车,奇道:第三十三章不知“爹爹为什么不带几个小厮、丫鬟,到时候也有人帮着做事啊!”

    高升呵呵地笑,专心地赶着车。

    父亲则摸了摸她的头,没有作声。

    好象她说错了什么话似的。

    窦昭心里有些犯嘀咕,再一看,这路边的景致怎么这么熟悉!

    她扒在车窗上朝外望。

    密密匝匝的蜀黍地仿佛一望无际,几户小巧的农家小院点缀其间,远处油绿色的山丘此起彼伏,偶尔道路两旁全是郁郁葱葱的杨树。

    这,这不是去母父田庄的路吗?

    窦昭错愕地回头朝父亲望去。《》

    父亲还以为她是被眼前的景色所震惊,笑着指了蜀黍地:“看见那黄色的须须没有,那就是蜀黍。等会我让高升下去看看,要是熟了,就掰几个我们带着去山上烤着吃。”

    高升再次呵呵地笑。

    窦昭不置可否。

    马车很快转了个道,穿过一片蜀黍地,朝个小山丘驰去。

    莫名的,窦昭松了口气。

    这片蜀黍地是朗家种的,祖母的田庄在第三十三章不知郎家的隔壁,碑界是块人高的青石,刻了大大的窦字。

    不一会,马车停了下来,他们下了车,高升拴了马,手提肩背地拿着钓鱼的东西跟着他们身后。

    绕过棵老松树,窦昭听到了潺潺的流水声。

    她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

    这个地方她太熟悉了。

    这是条位于郎家和窦家交界之处的小河,河水清澈透明,河床很浅,里面的鹅卵石清晰可见。每到六月,河里的一种像梭子似的小银鱼就会在河边食青草。她常和农庄上的孩子挽了裤子下河网鱼。

    河对岸是个斜坡,品字型长着三株野桃树,每到春暖花开时,桃花盛开,娇嫩如粉,十分的漂亮。等到夏天,野桃树会结了小小的青桃,又苦又涩,根本不能吃。《》这个时候,他们就会跑到野桃树旁的洼地去摘野菜。珍珠菜、黄秋葵、酸浆草,南苜蓿……春天的时候采了嫩叶做菜,夏天的时候采果实卖到真定的药铺,换几个铜子补贴家里,总能换来大人的一声称赞,赏两文钱卖零嘴吃。

    她自然不用为了零嘴去做这些,不过她走到哪里身边都带着两个像小尾巴似的丫鬟,两个丫鬟或是摘了野菜或是采了野果,她就分给同伴,时间长了,大家越来越喜欢和她一起玩。

    父亲怎么也知道这个地方?

    窦昭脑子有些打结,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和父亲站在了小溪边的大槐树下。

    高升则在大槐树下支开胡凳,摆上凉茶。

    父亲带着窦昭在大槐树下的胡凳坐下。

    高升则选了水草丰盛的地方站好,拿出鱼杆,挂上鱼饵,开始钓鱼。

    这就是父亲所谓的金钓鱼?

    窦昭有些张口结舌。

    父亲却悠然地喝着茶,还叮嘱她:“不要跑到太阳下面去,小心晒伤了皮肤。”

    窦昭无聊地望着对岸的青桃子。

    风吹过,树枝哗哗作响,青桃随风晃动。

    父亲笑道:“那桃子又苦又涩,吃不得。等来年开春,我让人到真定府给你买了京都的水蜜桃回来吃。《》”

    连这个都知道!

    窦昭瞪大了眼睛。

    那边高升已经钓了一条小鱼起来。

    他将小鱼丢到小桶里,笑道:“照今天这样,七爷和四小姐晚上有鱼吃了!”

    父亲笑道:“今天我们去保山家蹭饭吃去!”

    高升有些奇怪地“哦”了一句,但并没有多问。

    窦昭却没有顾忌,道:“我们为什么要去冯家蹭饭?”

    父亲犹豫了片刻,笑道:“王姨娘的嫂嫂们过来了,他们家今非昔比,又和五哥有些渊源,按理说,我应该好好招待招待的,可隔王姨娘毕竟是妾室,我出面招待名不正言不顺的。待我们在你冯伯伯家用过晚膳回去,她们也应该回南洼了。”

    难怪大热天的出来钓鱼!

    窦昭恍然。

    父亲笑道:“走,我们去山坡上看看!”说着,抱着窦昭就爬到了坡顶。

    放眼望去,祖母的宅子历历在目,窦昭甚至能看见站在前院和仆妇说话的祖母。

    窦昭十分惊讶。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祖母好像能感觉到他们的存在似的,一直望着他们。

    窦昭回头。

    父亲目不转晴望着祖母的宅子,表情认真。《》

    窦昭脑子里“嗡”的一声。

    原来,父亲一直是通过这种方式来表达对祖母的思念。

    她从来不知道!

    父亲,还有什么秘密呢?

    窦昭思忖着,耳边传来父亲喃喃的自语:“我九岁的时候才知道自己的不是娘亲亲生的,我就是想知道,生我的是个怎样的人?我不想让娘亲伤心,可想到她这么多年一个人孤零零地呆在这田庄,我又觉得心里很难受……”

    她只觉得心里堵得慌。

    难道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前一世她才被送到田庄的?

    那天父亲对王映庄说,他需要一个嫡子。

    难道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才有的窦晓?

    前一世,父亲只有两个小妾,却很少在小妾屋里过夜,她以为是因为父亲喜欢王映雪的缘故,可现在看来,父亲当时正值壮年,父亲和王映雪却只生了窦明和窦晓两个……

    她很想问问父亲。

    可这些今生都没有发生过。

    她心里乱糟糟的。

    ※※※※※

    高氏的心里也乱糟糟的。

    她知道庞氏这个人心眼多,说话行事没有规矩,可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更没有想到的是,小姑竟然还一脸的意动。

    她忍不住怒火中烧,厉声喝斥庞氏:“已所不欲,勿施于人。你这样说,也太……”她想说“太无耻”,可想到以后还要在一个屋里进出,无奈地改口道,“太过份了!”

    庞玉楼看见高氏变了脸心里就高兴,说起来话夹枪带棍毫不含糊,“大嫂,我不像您,读过贤圣书,说起话来大道理一套一套的,我只知道,人不为已,天诛地灭!小姑落得如此下场,到底是为什么?还不是为了我们这个家!现在家里略有些气色了,怎么,就嫌小姑丢人,就翻脸不认人了?你们做得出来,我做不出来?我知道,这人要知道好歹。当初小姑一个姑娘,为了家里的营生家抛头露面的时候哪个人不在背后对我们家指指点点的,那个时候你们怎么不跳出来讲什么礼义廉耻啊?说到底,还不是因为要靠着小姑吃饭……”

    高氏不由瞥了眼王映雪,就看见王映雪正已不可察地微微颔首。

    她顿时如坠如冰窟,心里都透着几丝冷意。

    “你给我住嘴!”高氏厉声喝道,打断了庞玉楼的话,“靠自己的劳作吃饭,天公地道,何惧那些小人的那些流言蜚语!窦七爷已经定亲,你却为了私心去破坏窦诸两家的婚事,行事卑劣,人人皆可唾弃,怎可相提并论……”

    庞玉楼冷笑:“什么是私心?什么是公心?想吃好穿好过好日子就是私心?把自己的东西全给别人就是公心?小姑是相貌不及那诸家五小姐?还是出身不及那诸家五小姐?何况当初是那窦世英骗小姑说他没有成亲,小姑这才一时大意着了她的道,怎么就不能扶正?怎么就不能把本该属于自己的东西拿回来?大嫂你可别忘了,你是王家的人。当初小姑是为了你的儿子求药才遭到窦世英的!”

    高氏脸色发白,胸脯剧烈地起伏,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

    “小姑,这件事我支持你。”庞玉楼坐到了床头,立刻换了副温柔如水的模样,安慰着王映雪,“别人既没有吃你的又没有喝你的,说你不好,那是应该的。可那些吃了你的,喝了你的,还在哪里道貌岸然地在那里指责你的人,比那外面的人还要狠毒……”

    “二嫂!”王映雪哭着,靠在了庞玉楼的肩头。

    “别哭,别哭。”庞玉楼掏出帕子帮王映雪擦着眼泪,“你听我的,我保证让那诸家乖乖的退婚……”

    高氏闭上了眼睛,好一会才睁开,神色平和了许多。

    她柔声喊着“映雪”,道:“当初的事,是大嫂对不起你,我跟你赔个不是。我嫁到王家这么多年,说是我在主持中馈,实际上没有你,这个家我根本撑不下去。你一向聪明,有些话不用大嫂说,你也应该明白。妾室扶正,是要赵家一份同意书的。窦家和赵家搞得这样僵,赵家怎么可能会写同意书?而且窦家的态度你也看见了,要是有意把你扶正,诸家不同意婚期的时候就和诸家解除婚约了,怎么会等到这个时候?何况那诸家也不是什么小门小户,窦家不可能为了我们得罪诸家。父亲虽然起复,不过是个小小的七品县令而已。以后该怎么样,你要好好想想才是。”

    王映雪伏在庞玉楼肩头,细声道:“大嫂,从前你不是总告诉我,有些事,要试试才知道吗?”

    高氏被堵得说透不过气来,最后说了句“你再仔细想想”,拂袖而去。

    ※

    先贴上来,错字等会改。

    oo~

    ※

    c!!!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九重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