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九重紫 > 第四十一章 震虎(粉红票60加更)

正文 第四十一章 震虎(粉红票60加更)

书名:九重紫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纪氏也只说玉簪不合适留在窦昭身边服侍,让她另换个丫鬟过来。《》

    俞嬷嬷知道,这是纪氏逼着她处置玉簪。

    西府的那些丫鬟、婆子之所以巴结奉承她,不就是想从她手里捞点好处。结果犯了事她不仅没办法把人保下,还要亲手惩戒这些曾经阿谀奉承过她的人。

    以后谁还会靠过来?

    但她若是装作没听懂,六太太会不会觉得失了颜面,把这件事捅到二太夫人那里呢?

    想到二太夫人,俞嬷嬷就不禁心里发寒。

    先把眼前这个难关过了再说吧。

    俞嬷嬷咬了咬牙,把玉簪领了回去,当着众人的面结结实实地打了她二十板,直打得她皮开肉绽,进第四十一章震虎(粉红票60加更)气多,出气少,想着老太爷不知道正为什么暴跳如雷,谁靠近谁遭殃,因而怕玉簪死了触了老太爷的霉头,一面请了大夫过来给她用药,一面让人给玉簪找户人家嫁了。

    “最要紧的是嫁得远远的,”她嘱咐媒人,“也不要她的赎身银子,我们还倒送十两银子的嫁妆。”

    这样好的事,媒人自己动了心:“我有个远房的亲戚,是个挑夫,在淮安漕运上谋生,刚死了老婆,若是能成,还有几封茶叶的谢礼。只是年纪有些大,有两个儿子……”

    俞嬷嬷才不管那些,只要能把人远远地弄走,多的一句话没有问,就应了这门亲事:“我去跟七爷说一声。”

    媒人欢天喜地坐在那里一面喝茶一面等着。《》

    窦世英在鹤寿堂,俞嬷嬷赶过去的时候却被拦在了门外。

    “老太爷正和七爷说事,”小厮与她小声地道。“吩咐了谁也不许打扰。”

    俞嬷嬷就站在院子里等。

    书房中,躺在醉翁椅上的窦铎像一下子老了十岁似的,疲倦而憔悴。

    “万元,这第四十一章震虎(粉红票60加更)次你一定要考个举人回来!”他手背搁在额头上。挡住了眼睛,低沉的声音里透着几分无奈和愤懑,“现在的窦家。已不是伯祖父当家时的窦家了,你想保住家业,就要争气。知道吗?”

    窦世英直直地站在那里,没有作声。

    窦铎猛地坐了起来,暴躁地大声喝斥道:“你到底听见了没有?”

    “听见了。”窦世英平静地应着,问道:“王家的事,您准备怎么办?”

    窦铎冷笑。森然地道:“这件事你不用管了,西窦有我,就不会任东窦搓圆捏扁!你只要安安心心地去参加乡试就行了。”然后大声道:“谁在外面当差?”

    “是小的杜安。”

    “你去请了王家的大爷过来。”

    杜安应声而去。

    窦铎回头对沉静地站在那里的儿子道:“你回去收拾行李吧,明天一早就启程去京都。”

    窦世英恭敬地向父亲行了个礼,出了鹤寿堂。

    俞嬷嬷急急地迎了上去。《》把去东府的事说了,最后道:“……六太太的意思,这样的人是留不得了,为着从前***名声,最好还是远远地嫁了。”

    她怕再生波澜,把纪氏搬了出来。

    窦世英错愕,半晌才道:“既然是六太太的意思,你就按着六太太的意思办吧!”

    俞嬷嬷得了话,急急地去回了媒人。当天晚上就一副门板抬了玉簪出去。

    而窦世英在原地呆立半天,吩咐身后的高升:“你去帮我收拾东西吧,我去趟六爷那里,看看寿姑。”

    高升忙道:“那您早去早回,明天一大早还要祭拜祖先。”

    窦世英点了点头,去了东府。

    窦世横正在收拾要带到京都去的书卷。书房里有些狼藉,见窦世英过来,和窦世英到厅堂里坐下。

    “寿姑和你六嫂去老二媳妇家串门去了,”他给窦世英倒了杯茶,道,“看时辰应该快回来了。”

    窦世英轻轻地说了声“麻烦六嫂了”,端着茶盅沉默良久。

    窦世横笑道:“怎么了?嫌家里烦?”

    窦世英淡淡地一笑,答非所问地道:“六哥,诸家要退亲的时候,你为什么要给诸家说好话?”

    窦世横有些意外,半是玩笑半是调侃地道:“你的名声已经够差的了,要是再被诸家退亲,以后恐怕找不到什么好媳妇了。《》”

    窦世英听着想了想,突然展颜一笑,眉目舒展开来,如一副缓缓打开的画卷,有种自然写意的流畅与随意。

    窦世横看着一愣,窦世英已抬了抬端着茶盅的手,笑道:“六哥,我敬你一杯。”

    “哟!”窦世横压下心底的异样,笑道,“你这又是为哪一出?”

    “就是想跟六哥说一声‘多谢’!”窦世英嘴角噙着笑,目光却认真又郑重,让窦世横微微有些惊讶,正想问他出了什么事,外面传来一阵嬉笑声。

    “是寿姑回来了。”窦世横道,和窦世英一起出了耳房。

    大红灯笼照得院子一片红彤彤的,一群丫鬟婆子簇拥着纪氏和窦昭走了进来,纪氏低着头,不知道和窦昭说了句什么,窦昭仰着脸,望着她咯咯地笑,耳边坠着的小小赤金丁香忽闪忽闪的,像夜空中忽明忽暗的星子般顽皮可爱。

    窦世英鼻子一酸。

    如果谷秋还活着……不知道有多高兴!

    他不由蹲下身,张开手臂冲着窦昭喊了声“寿姑”。

    窦昭抬头,看见剑眉星目的窦世英。

    她静静地站在纪氏的身边,徐徐地喊了声“爹爹”。

    窦世英的笑容僵在脸上,手臂仿佛托着千斤力,慢慢地垂落下来。

    纪氏忙推了推窦昭,笑道:“你爹爹明天就要走了,他今天特意来看你的。”

    窦昭佯装不懂。《》曲膝给窦世英行礼,脆生生地和父亲道别:“爹爹一路平安!”

    窦世英失笑。

    自己和一个孩子计较什么?

    他笑着上前摸了摸女儿的头,笑道:“寿姑在六伯母这里,要听话。知道不?”

    窦昭笑嘻嘻地点头。

    窦世英给纪氏行礼:“寿姑就请六嫂多多费心了。”

    纪氏忙还礼:“七叔客气了。寿姑乖巧懂事,我们都很喜欢。”

    窦世英笑着告辞。

    窦世横送他。

    被窦世英拦住:“明天大家都要起早,就不用这么客气了。”

    窦世横是个爽快人。笑着朝窦世英挥了挥手:“那我们明天见。”

    和纪氏并肩而立,望着窦世英离开。

    清风明月下,繁枝婆娑,窦世英的背景孤单而寂寥。

    窦昭扭过头去,啪嗒啪嗒地跑进了内室……高氏站在栖霞院东厢的台阶上,玉簪花浓郁的香味热烘烘地扑面而来,从正屋隐约传来庞氏娇滴滴的笑声。仿佛针尖刺在她的心上,是那么地令人难以忍受。

    她顿时心浮气躁,忍不住在院子里打起转来。

    自己怎么就和庞氏做了妯娌?

    见过不要脸的,可从来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自己的脸都给庞氏丢光了。

    想她从小到大行得端、走得正。不管什么时候都堂堂正正毫不畏惧,何曾像现在这样,走路都要看着脚尖……

    高氏气呼呼地在庑廊前站定。

    不管王知柄是怎么想的,反正她明天一早就回南洼,然后带着儿子去京都看望父亲,再也不趟这滩浑水。

    王知柄丢得起这个脸,她可丢不起这个脸!

    拿定了主意,她心中略微好受了些,就看见一个黑影从旁边的树林拐了过来。

    她吓了一大跳。定睛一看,是丈夫王知柄。

    他低着头,高一脚低一脚的,一副神不守舍的模样。

    不知道窦家老太爷跟他说了些什么?

    高氏思忖着,想到昨天自己劝王知柄不要住在窦家,随便到哪里窝一夜都行。王知柄不听,结果今天早膳的时候,窦家的丫鬟看他们的眼神就像他们是来打秋风的穷亲戚,她硬是一口气堵在胸口直到了下午才渐渐散去,高氏就不想理睬丈夫。

    她转身回了厢房。

    王知柄望着从半开的房门内泻出来的昏黄灯光,不由苦笑。

    他何尝不知道他们住在这里言不正名不顺,可若是他不住在这里,庞氏没有人压着,谁知道还会做出什么泼皮事来?

    也不知道这门亲事是谁做的媒人,这哪里是在给他们家做媒,这简直是在害他们家。

    偏生他弟弟又懦弱无能,被这个弟媳掐得死死的,他一个做大伯子的,总不能越过弟弟去管弟媳吧?

    王知柄头痛欲裂地进了屋。

    高氏一句话也没有和王知柄说,默默地打了水给王知柄洗漱。

    王知柄知道自家的事让妻子受了委屈,十分过意不去,拉了妻子衣袖,故作高深地道:“你知道窦老爷叫我去是为什么事吗?”

    高氏敷衍地道:“什么事?”

    “窦老爷问我,是想让爹做个名流青史的贤臣?还是想让爹做个昙花一现的诤臣?”

    高氏骇然:“窦家老太爷都对您说了些什么?”

    “说了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王知柄迟疑了片刻,把赵谷秋的死告诉了高氏。

    高氏面白如雪,捂住胸口,嘴角微颤,好一会才颤颤巍巍地道:“会,会不会,弄错了?”却猛然间想起有一次婆婆说是故旧人家嫁女儿,没有钱随礼,不想去。还是她当时当了自己的一根金簪子才让王映雪去喝的喜酒……心里却已经信了几分,眼泪就忍不住扑扑落下来:“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我也没有想到。”王知柄的眼睛也红了,“窦老太爷说,他要不是钦佩父亲的为人,是决不会让映雪进门的。原来只当是照顾旧识的女儿,却没想到惹出这样的祸事来。映雪想什么,窦老太爷清楚,可窦老太爷也说了,出了赵氏这件事,赵家是绝对不会答应扶正映雪的。你也知道,没有赵家的同意书,就算是窦家承认映雪,也是没有用的……”

    不知道为什么,高氏听了这话脑海里却突然浮现出“祸水东引”这句话来。

    ※

    大家在评论区里让我整个人物表,因为大纲里涉及到剧情,人物表是随大纲一起走的,需要剥离出来,暂时照着“天空中的美人鱼”的格式做了个,大家先看着,有新人物出现再更新。如果还是看得不明白,我们再商量着改格式,欢迎大家指正……第二十八章《过年》里,把窦启俊的年纪改了改。按原来的大纳,窦家的事写得太多,减了几个人物,结果出现了这样的错,在这里检讨一下。

    最后是关于称呼。原来考虑到三房是没有封诰的,所以各称呼各的,准备在第二部分里把所有的称呼统一,现在看来这样更混乱了,又因为工程量太大了,怕改死机,我在窦家“昌”字辈前面缀上各自的名以示区分。比如说窦环昌,就称“环九爷”,大家觉得怎样?

    有些小错误正断断续续的改正中。

    ※rq!!!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九重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